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惊悚 > 搜神记 > 第 16 章 瑶池会
第5节 舍我其谁

  钟声悠荡,第一场便是十四郎与泰逢的对决。

  黄土大殿一片欢呼,和山城主泰逢人称“虎尾沙仙”,乃是土族仙位高手,性情诙谐亲和,深得土族众人爱戴。由他对决十四郎,众人均觉胜券在握。

  十四郎脚尖一点,御风飞舞,轻飘飘地落到八殿正中的玲珑浮台上。身法优雅,快捷如电,登时引起黑水大殿一片喝彩叫好声。

  拓拔野心中一动:“阔别四年,这厮倒也有不少长进。”

  泰逢随之飘然落定,笑道:“烛公子,请进招吧!”清瘦的脸上露出戏谑的微笑。黄袍飞舞,双手自然下垂,长长的虎尾鞭拖曳在地,仿佛一条斑斓巨蛇,婉蜒蛰伏。无形之间,一股浩然真气汹汹鼓舞,徐徐弥散,浮台四周的瑶池水波剧烈的荡漾起来。

  “呼!”

  十四郎黑衣倏然后卷,猎猎翻飞。周身彷佛被狂风刮拍,摇摇欲坠,脸上也如水波般抖动起来,似乎随时都要拔地而起,随风卷去。

  水族众人面色微变,拓拔野心道:“原来这就是泰逢的‘狂沙流’了,尚末出手,竟就有如此气势!不知这小子能捱到几时?”

  十四郎高瘦的身子宛如风中芦苇,摇摆不定,苦苦支撑。目中凶光大作,突然厉喝一声,黑衣卷舞,蓦地旋转冲出。“啪!”地一声厉响,一道乌黑的长鞭破空飞舞,急电似的朝泰逢当头拍下!

  众人齐声惊呼,想不到他竟能这么快从“狂沙流”真气中突围冲出。

  泰逢双目中陡然闪过惊讶之色,笑道:“来得好!”右腕一抖,虎尾鞭轰然咆哮,卷起一道黄黑色的强猛气芒,绚舞横空。

  十四郎厉喝道:“幻电玄蛇!”指手飞弹,那长鞭凌冽呼啸,突然光芒爆涨,寸寸进裂,彷佛一条巨大黑蟒裂肤破茧,怒吼冲出!

  “仆仆”爆响,那黄黑色的气芒登时迸碎,虎尾鞭竟被那幻电玄蛇倏然震飞。黑光若霹雳纵横,泰逢一时竟有些应接不暇,疾步飞退,极是狼狈。

  十四郎喝道:“缠蛇式!”玄蛇碧眼森然,红信吞吐,狂风暴雨似的朝着泰逢层层叠叠地缠绕猛攻。黑光飞舞,真气凛冽,刹那之间泰逢便被紧紧裹缠在团团乌光之中,不得冲出。

  拓拔野越看越是心惊,十四郎的这些鞭法与四年前对战段狂人时如出一辙,但身法诡魅难测,真气更似强猛了百倍!心中蓦地了悟道:“是了,定是烛老妖使了什么手脚,让这小子的真气陡然突飞猛进。”

  当是时,十四郎又是一声大吼,鬼魅似的抄身飞掠,霍然一拳击出。

  “砰!”黑光轰然爆炸,幻化为巨大的四角龙头,气势万钧,惊天裂地。

  乌光涣散,玄蛇飞扬,泰逢低叫一声,高高抛飞而起,口喷血雾,撞碎黄土大殿前的围廊石杆,当即昏迷。

  众人骇然,鸦雀无声,想不到堂堂“虎尾沙仙”泰逢,竟在须臾之间败于十四郎之手!

  十四郎倏然收鞭,冷冷环视众人,满脸狂妄自得的神色。傲然道:“承让!”飘然飞起,站到天吴身旁。黑水大殿如梦初醒,一片欢腾。

  拓拔野惊讶难当,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望着巍然而立,不动声色的天吴,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森冷寒意。看来今日驸马选秀的艰难,远在预想之上。

  钟声铿然,陆吾大声道:“第二场,火族赤帝对阵火族战神。”八殿沸腾的人声逐渐平定下来,万千目光齐齐集聚在玲珑浮台上。

  战神刑天号称天下第一勇士,骠勇好战,罕逢敌手。十八年前他败给当时风头极健的“断浪刀”科汗淮后,知耻后勇,备加苦练。近年来随着黑帝、赤帝闭关不出,青帝失踪,许多超一流高手逐渐退隐,他声名之盛,更是如日中天。其烈火干戚人称“古今第二斧”,仅仅列于当年盘古大神的“开天神斧”之下,可见世人对其之推崇。

  烈碧光晟原为火族大长老,稳重多智,平时虽极少卖弄,是以其他各族对其武功法术均不知究底,但自从当日他驾御赤炎金猊兽横扫群雄,陷败于赤帝之手后,声威大震,天下皆知。这一月间,他登位赤帝之后,为了威服群雄,击溃炎帝,更是御驾亲征,屡破炎军,令世人刮目。

  刑天骄傲重义,天下皆知。当年烈碧光晟对他有知遇之情、提携之恩,刑天一直对他敬如兄长。但赤炎城一役后,刑天毅然与之决裂,辅佐炎帝,与烈碧光晟已是势同水火。此刻,这火族当世两大高手的颠峰对决,既有个人恩怨,又关切国族情仇,是以格外引人注目。群雄无不屏息凝神,兴奋观望。

  玲珑浮台之上,烈碧光晟温雅挺拔,如红木傲岸,微笑不语。真气滔滔鼓舞,赤铜盘、紫玉盘在他双手指间呜呜绕转,旋舞出层层叠叠的妖艳紫光。

  十丈之外,刑天临风而立,黑发凌乱飞扬,红衣鼓卷。冷冰冰地傲然睥睨,左手持青铜方盾,右手斜握烈火干戚,霸气凛然,令人不敢逼视。雪肤明眸,姿容秀丽绝伦,在阳光照耀下宛如精瓷玉制,竟比八殿大多女子还要俏丽三分。

  八殿女子心神迷醉地凝视着这俊俏如处子的天下第一勇士,私语嫣然,议论纷纷。就连满座男子也有些意夺神摇,心中乱跳。

  六侯爷叹道:“这等绝色,天下少有。侯爷我向来只对女人有兴趣,但这次却忍不住对男人动心哩!罪过罪过!”

  柳浪吓了一跳,慌张道:“侯爷英明,这句话千万别让战神听见,否则你下半辈子只能做女人了。”

  拓拔野忍不住笑道:“那倒无妨,侯爷做了女人,横竖也算得绝色。多半也有男人会感兴趣。”

  众人齐笑,六侯爷笑骂道:“他***紫菜鱼皮,我若是做了女人,便忠贞不二,成天缠着你拓拔磁石,让你生生恶心死。”

  说笑间,忽听惊天震响,一道赤艳光芒冲天窜起,映得满殿皆红。刑天与烈碧光晟的对决已经开始。

  拓拔野心中一凛,凝神观望;这两人乃是驸马选秀中双方实力最强者,孰输孰赢,都将直接影响以后的比试进程。

  红衣翻飞,两人闪电飞掠,犹如两团烈火在清波玉台上熊熊燃烧;万千道紫光红气交错飞舞,火花激撞,气浪迸飞,刹那之间,两人便已激斗了数十回合。

  热风鼓舞,眩光耀眼。八殿群雄相隔甚远,仍可感觉到那汹猛的炙浪狂涛般地奔卷拍舞,逼迫鼻息。不知不觉间,众人的呼吸、心跳都随着两人的节奏急速奔走,跌宕起伏。

  火族武功素以刚猛狂霸著称,而这两人又是当世火族翘楚,其真气之充沛狂猛,招式之刚烈霸道,可谓火族武学之极至。每一次交手,都有惊天动地之威,四周水浪汹汹激涌,冲天喷射,群仙宫似乎亦随着他们的每次碰撞而震动。

  两人越斗越快,众人瞧得眼花缭乱,只见人影过处,无数气浪此起彼落地迸炸开来,仿佛无数烟花姹紫嫣红,绚然怒放,又如花团锦簇,五彩缤纷;映衬着碧波玉台、八面楼阁,更觉瑰丽壮观,看得众人赏心悦目,连声叫好。

  拓拔野当日在赤炎城上空,目睹赤帝赤飙怒与赤松子对决之时,惊心动魄,大有感悟,只道已尽窥火族神功之妙;但今日观望烈碧光晟与刑天之战,始知那日不过管中窥豹,略识其妙而已。当下聚精会神,细心揣摩两人真气变化的每一细微精妙之处。

  激斗酣处,烈碧光晟轻叱一声,红衣轰然鼓舞,双手掌心“咻”地窜起两道狂猛的光焰,倏然没入赤铜、紫玉双盘。两盘铿然激响,蓦地破空冲舞,急速飞旋,光芒刺目迸爆,彷佛两轮灼灼烈日,耀射得众人睁不开眼。

  两道无形的热浪轰然飞卷,八殿中真气稍弱者登时气堵息窒,险些晕厥。

  火族群雄失声道:“紫火转轮刀!”拓拔野瞿然变色,“紫火转轮刀”与赤帝的“紫光七曜”一样,同为“紫火神兵”的变种。其法为积聚全身真气,诱发外界火灵,从双手掌心形成锋锐狂猛的旋转气刀,有惊鬼泣神之威力。虽然不及“紫光七曜”威猛霸道,但胜在随心所欲,灵变难测。烈碧光晟借助赤铜、紫玉盘,物我合一,更将紫火转轮刀的威力发挥到极至!

  “当啷!”

  双轮眩光流舞,轰然激斫在刑天的青铜方盾上,渐射出万千绚丽光芒。刑天低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倏然冲天后退,急旋如陀螺,将那惊天巨力勉强卸去。

  八殿轰然,火族群雄齐声叫好。

  烈碧光晟长笑道:“看你能挡几刀!”双盘飞舞,离心飞射道道紫光,气芒破风凛冽,紧紧追随刑天左右。远远望去,彷佛两柄巨大的淡紫色弯刀恣意飞旋激舞,迸放出妖丽夺目的层叠眩光。

  气浪迸卷,流光碎裂。

  “当啷!”连响,“紫火转轮刀”进雷厉电般地交迭疾斩,刑天在空中不断地陀螺飞旋,绕空电舞,翩翩如绝色女子。青铜方盾红光闪耀,突然“喀嚓”脆响,被“紫火转轮刀”震裂开几道紫红色长缝!

  拓拔野心中一沉,蓦地紧张起来,耳畔充斥着火族众人疯狂的叫喊:“杀了他!杀了他!”

  青木大殿、黑水大殿也随之骚动起来。

  刑天秀丽的脸容突然泛起桃红,双眼厉芒电闪,低喝一声,周身红光蓬然爆放,蓦地骨骼倍长,霸气冲天。

  青铜方盾“砰”地一声碎为万千铜片,缤纷怒射冲来,如陨星,如流火,如赤艳雪雨,瑰丽凄艳,蔚然壮观。

  “轰!”众人眼前一红,彷佛赤浪拍卷,炎风拂面,口干舌燥,呼声登时暗哑。

  只听“叮呤当啷!”迭声震响,“紫火转轮刀”被赤红铜雨轰然激撞,登时光焰少敛,嗡然长吟,冲天翻转。烈碧光晟面色微变,气息为之一堵,情不自禁地朝后飞退。

  就在这一刹那,刑天大喝一声,红衣如火,倏地冲过重重气浪,电冲而至,双手紧握烈火千戚,朝着烈碧光晟当头怒斩而下!

  这一斧无甚花巧,简单已极,但快逾闪电,瞬息千里,气势更如泰山崩顶,雷霆万钧。

  烈碧光晟大骇,清啸声中,双手陡然合掌,赤铜盘、紫玉盘陡然飞旋下沉,“当”地一声脆响,丽光炫耀,火星冲天,将那苍刑戚生生夹住!

  众人“啊”地齐声惊叫,纷纷站起身来。

  烈碧光晟面色赤紫,双目血红,咬牙苦苦支撑。刑天当空倒立,笔直地压在他的头顶,冷冷地凝视着烈碧光晟,俊俏的脸颜上笼罩着凌冽逼人的杀气。

  空气仿佛凝固了,就连时间也在刹那间停顿。两人姿势不变,咫尺相望,古怪至极。道道红光从赤铜、紫玉盘与苍刑戚之间绚丽流舞,仿佛彩虹破空。

  “嗤”地一声轻响,苍刑戚陡地下沉,众人失声惊呼中,烈碧光晟蓦地一沉,屈膝挺腰,宛如弯弓,双膝几乎将要着地;双手轻颤,一线血丝从嘴角悄然沁出。

  八殿鸦雀无声,众人心下紧张,都知烈碧光晟已到了生死一线,只需苍刑戚再下三寸,新任赤帝立时便头裂颅开,魂飞魄散。

  成猴子等人兴高采烈,大呼小叫道:“杀了他!杀了他!”龙族群雄跟着大肆起哄。拓拔野心下微有不忍,但想到当日此人对待纤纤、赤帝残酷无情,南阳仙子更是因他而死,心中登时怒意汹涌,倒希望刑天就此一斧斩下。

  “哧啦”脆响,烈碧光晟的红袍突然开裂;他身形剧晃,“通”地一声,双膝重重着地,细长的双眼惊怒、恐惧、愤恨、羞恼,瞪视着木无表情的刑天,几欲喷出火来。

  成猴子叫道:“他***,不要脸的老小子,想要跪地求饶吗?”众人见烈碧光晟双膝跪地,两手合十,浑身簌簌颤抖,倒真像是在哀乞求饶一般,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烈碧光晟面色大变,狂怒已极,突然又渐渐地缓和下来,双目炯炯望着刑天,嘴唇轻轻翕动,不知在传音说些什么。刑天冷冷地望着他,目中凌厉的杀气逐渐消隐,双颊晕红,突然闭上双眼,似乎沉吟难决。远远望去,他浑身散耀吞吐的红光气芒倏然收缩。

  拓拔野心中一沉,暗叫不妙:“糟糕,这老贼定是拿从前对刑天的恩遇说情!”

  此念未已,烈碧光晟眼中凶芒陡闪,突然大吼一声,翻身飞起一脚,赤光迸爆,急电似的猛踹在刑天小腹之上!

  众人惊呼,刑天低吼一声,口喷鲜血,干戚脱手,冲天倒飞。

  烈碧光晟纵声怒吼,凶相毕露,闪电似的疾追不舍,赤铜、紫玉盘绚光崩舞,轰然劈斫。

  “砰砰”激响,刑天瞬间连中两刀,鲜血喷舞,重重摔落瑶池之中,碧波登时染为艳红。

  群雄轰然,就连黑水、青木两殿中,也有不少贵侯纷纷起身,义愤喝道:“住手!”

  烈碧光晟凶光稍敛,倏然收回双盘,负手哈哈笑道:“刑天,看在这么多英雄为你求饶的份上,今日就暂且饶你一条性命。下次沙场相逢之时,别怪寡人无情了。”飘然御风,步入赤火大殿中。

  八殿议论纷纷,惊愕摇头,大是不以为然,只有句芒、乌丝兰玛、天吴等人齐声为他道贺。烈炎忍住愤怒,与祝融一齐冲入瑶池,将刑天救出。

  白帝急遗御医,将他送入偏殿救治。所幸刑天护体真气极强,虽然重伤昏迷,却无性命之虞。

  拓拔野心下恼恨,忖道:“此人身为一族之帝,在群雄眼前竟然做出如此卑劣之事,实在无耻之至!”但想到他竟能在瞬间反败为胜,击溃大荒第一勇士,心中也不由暗自凛然。选秀方甫开始,刑天、泰逢接连败北,己方已连折两员大将,形势极为不妙。

  紧接着的十二场比斗,竟又是敌方牢牢占了上风,拓拔野一方除了姬远玄、涉驮两人过关晋级;拓拔野、烈炎、鼌围尚未开始之外,其他诸人均被淘汰出局。公孙玉更被杜岚打得生死不知。

  眼见局势越发不妙,土族、龙族群雄都是一片沮丧低落,成猴子的叫声也渐渐小了下来。黑水、青木、赤火三大殿则欢呼不绝,气焰高涨。

  柳浪皱眉道:“太子,对方正自气盛嚣狂,此刻若不在气势上彻底压倒对手,迎头痛击,只怕我方情绪更为低落,以后的比斗将越发艰难。”

  拓拔野心有戚戚,双方对决,士气犹为重要,一旦对方气势如虹,己方必定心怯气馁,无形之间已经落了下乘。姬远玄与涉驮虽然涉险过关,但赢得颇为艰难,要想扳回局势,除了必须在后面的几场比斗中大获全胜之外,还必须彻底击溃敌方的斗志,粉碎他们高扬的气势。

  当是时,钟声铿然,陆吾长声道:“第十五场,拓拔太子对阵无相城主。”龙族群雄轰然鼓舞,黑水大殿亦是一片喧哗之声。众人的目光一齐朝他望来,神色各异,或期待,或憎恶,或好奇观望。

  六侯爷拍了拍他的后背,嘿然道:“拓拔小子,看你的了。把那矮冬瓜打个落花流水,可别丢了我龙族的脸。”哥澜椎、班照等人亦极是兴奋。

  拓拔野微笑点头,心情又是紧张,又有些沉重。忽听白帝淡淡地传音道:“拓拔太子,你是纤纤的义兄,纤纤的未来便悬在你的手上了。现在能扭转整个局势、鼓舞士气的人,舍你其谁?”

  拓拔野霍然一震。

  舍你其谁!这四个宇宛如惊雷,在他心中轰然震响。

  他性情平和,但越是身处逆境,反而越能激发出强烈的斗志与好胜心。原本参加驸马选秀,只是为了让纤纤首肯、帮助姬远玄铺平道路,根本不曾想要杀入三甲。此时此刻,身处逆局,这个念头逐渐地模糊起来,被白帝这般轻轻一撩拨,更是如梦初醒,强烈的责任感以及对纤纤前途的关切登时占据了上风。

  拓拔野豪情激涌,精神大振,哈哈一笑,倏然起身,大步朝下走去。刹那之间,心无杂念,对纤纤痴情而欢愉的目光、姑射仙子温柔而关切的凝视竟浑然不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越来越加鲜明:即便只有一人之力,也要彻底击垮对方的嚣狂气势!

  无相穿空飞掠,稳稳地落到玲珑浮台上。他身高不过六尺,矮矮胖胖,笑容可掬,背上斜挂一个巨大的嫩绿色葫芦;青衫鼓舞,碧木真气汹汹流转,周围六尺之内,都笼罩着淡淡的碧光。远远望去,他也宛如一个大葫芦,四周气浪绵密,浑然天成,殊无一丝破绽。青木大殿登时响起一片喝彩。

  拓拔野心中微凛,忖道:“此人真气强猛,果然名不虚传。”

  无相人称“葫芦仙”,相传其母当年误食东海瀛洲的仙葫芦而受孕,出生之时浑圆两截,宛若葫芦。十岁之时便因神力无穷,独力搏杀鸠狼兽,被族人视为仙人下凡。后拜飞英真人为师,十年之后青出于蓝,以不死山长生葫芦为兵器,自创葫芦碧光盾,圆转如意,攻守兼资,一时无敌东荒。

  若在数月之前,拓拔野对阵如此强敌,绝无取胜之把握。那时他虽然真气强沛惊人,潜力无穷,然则毕竟太过年轻,修为、经验远不及大荒第一流高手,状态起伏不定。

  但这几月以来,他屡屡对抗强敌,虽然每每败北,临阵经验却有大幅飙升。又有幸目睹许多超一流高手的对决,潜栘默化,对《五行谱》中所记载的五族神功要诀更有深刻理解。融会贯通,大有斩获。因此虽只短短百日,却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此刻与无相遥遥相对,感应其生机勃勃的碧木真气,拓拔野惊佩之余,却无丝毫惧意,斗志如火,熊熊燃烧。心道:“狭路相逢勇者胜。眼下必须针尖对麦芒,扰乱他的心智,在气势上彻底弹压住他,摧毁他的斗志,让他败得心服口服。”

  一念及此,哈哈笑道:“阁下长得这般丑陋,怎能配得上我纤纤妹子?还是快快回华莛城种葫芦去吧!”霍然戟指,真气轰然鼓舞,一道丈余长的翠绿色气芒经由右臂破指冲出,朝着无相光焰吞吐。赫然竟是昔年科汗淮“断浪刀”的起手式。

  “嗤”地一声轻响,被气刀所激,无相四周的碧光气罩登时波荡开来,绿摇翠颤,缤纷耀眼。龙族群雄精神大振,轰然叫好。

  拓拔野长身玉立,顾盼神飞。碧光隐隐,衣袂猎猎,俊逸洒落如飘飘仙人,登时令八殿诸女意夺神摇,芳心剧跳,忍不住为他大声叫好。相形之下,那矮胖如葫芦的无相不免大为见绌,黯然失色。

  纤纤见拓拔野神采飞扬,极具当年父亲的风采,更是心神俱醉,情难自已。俏脸滚烫,痴痴地凝视着拓拔野,恨不能立即离席奔入他的怀中去。

  刹那之间,群仙宫中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拓拔野虽只一个简单的起手式,便令众人大为倾倒,无形间扭转了被动的局势。就连木族群雄为无相鼓气助威之时,也暗暗觉得有些中气不足。

  无相不动声色,微笑道:“拓拔太子果然英气逼人。只可惜要做西陵驸马,仅仅英气逼人是不够的!”双手一分,背上的长生葫芦悠悠旋转,万千青气丝脉飞舞,从葫芦口中滔滔冲出,绕着无相周身蚕茧似的缠卷交织,瞬间便凝结为厚厚的葫芦碧光盾。

  拓拔野只觉一股绵密汹涌的真气含而不吐,汹汹逼迫,呼吸颇觉难受。周身真气方甫激生,竟觉泥牛入海,陡然不知所踪,心下暗惊,不知其故。

  无相悬空急旋,葫芦碧光盾越来越大,在他周身形成无数道螺旋绿光。“仆”地一声闷响,翠光波荡,拓拔野的气刀光芒陡然一敛,蓦地消失。拓拔野面色微变,念力积聚,真气汹涌贯臂,但那凌烈无比的气刀一旦触到葫芦碧光盾,立刻如卷溺漩涡,瞬间消逝!

  拓拔野越发骇然,方知不妙。耳畔突然听见姑射仙子柔声传音道:“公子,无相城主的葫芦碧光盾极是厉害,柔韧难破,还善于吸纳对方的木属灵力。千万不可与他缠斗,徒耗真气。”

  拓拔野心中一凛,原来这长生葫芦竟能吸纳木灵!若非姑射仙子及时提醒,今次非要大吃暗亏不可。突然闪过一个极为大胆的念头,倏然后退,朗声笑道:“久闻无相城主的葫芦碧光盾坚韧难破,天下无双,今日一见不过尔尔。想不到堂堂葫芦仙,竟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可笑复可叹。”

  见他尚未交锋,便狂妄若此,青木大殿登时一片沸腾。

  无相笑咪咪道:“是吗?既是如此,还望拓拔太子不吝指教。”

  拓拔野扬眉笑道:“何需指教?只需三招,我便可攻破你的葫芦气盾!”

  此言一出,八殿惊愕,木族群雄无不哗然。无相的葫芦碧光盾天下闻名,以当年青帝之威,亦是到了百招外,方才以“冷月十一光”破入光盾,击败葫芦仙。但那已是八年前的往事,此时的无相又不可同日而语。这拓拔小子究竟有何能耐,竟敢如此自大嚣狂?

  姬远玄、烈炎等人讶然相觑,他们颇为了解拓拔野,却猜不透他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狂妄,咄咄逼人,心下焦虑,纷纷传音询问。拓拔野微笑自若,恍然不觉,戏谑似的斜睨无相,傲气凌人。

  无相双目之中陡然怒色焚烧,嘿然笑道:“拓拔太子若能三招攻破葫芦碧光盾,无相必定叩头服输,从今往后,一见拓拔太子的旗号,无相自当退避十里!”

  拓拔野哈哈笑道:“妙极!果然快人快语。无相城主,准备接招吧!”呛然脆响,翠芒耀目,断剑倏然出鞘,遥指无相眉心;碧光电舞,照得无相须眉皆碧。

  木族群雄失声道:“无锋剑!”句芒目光一闪,指尖轻颤。木族神器无锋剑失踪两百多年,八殿群英几无一人见过,闻言无不震动,纷纷凝神细望。

  断剑翠光闪动,如一泓春水,波光荡漾,在昆仑山正午的烈日下,耀射着惨碧色的眩光,令人不自禁地生出一股寒意。句芒低咦一声,微觉惊诧。当日在日华城外大战拓拔野、蚩尤之时,曾经仔细端详过无锋剑。其时此剑色泽青灰,质朴无华,只有在光照下,才会偶尔闪现夺目光芒;但今日观之,碧光凌厉,锋锐张扬,迥然不同,倒与此刻光芒四射的拓拔野颇为相衬。

  却不知昨夜拓拔野为了救出毕方鸟,无意间将这无锋剑插入章莪山顶的陨星炼炉中,镀上了一层陨星神铁。五行金克木,无锋剑熔炼金灵,阴差阳错变成金木合一的至奇神兵,更添威力。句芒虽不知其故,但念力探觉,亦隐隐知其神妙,更加心痒难搔。

  无相盘膝抱手,凌空飞转,速度越来越快,螺旋碧光呜呜急舞,葫芦形光盾忽大忽小,翠光吞吐跳跃,一股股巨大的无形气劲随着旋光急速飞甩,朝拓拔野卷溺围拢。拓拔野姿势不变,微笑凝眸,那道无锋剑气仿佛风烟水雾,忽断忽聚。

  风声呼啸,玲珑浮台下的淼淼水波一圈圈地荡漾开来,渐渐地,随着那葫芦光盾的旋转节奏激荡回旋,化为层层叠叠的漩涡。支撑浮台的三百六十根白玉石柱在涡流中微微震动,“喀嚓”轻响,似乎连石柱也随之绞扭起来。

  “咻!”一道弧形碧光突然从葫芦光盾中离甩飞出,仿佛弯刀急旋,呼啸破空,闪电似的从拓拔野的左侧飞过,没入瑶池。

  轰然巨响,水面登时如被巨斧劈裂,两道水墙咆哮冲天,碧浪如雨洒落。几艘停靠在群仙宫石柱下的轻舟倏然震裂,众舟子尖叫着纷纷跳入滚滚波涛之中。

  又是“咻咻”连响,几十道弧形碧光冲飞离甩,朝着拓拔野急电飞斫!众女惊叫迭声,花容失色。纤纤心中一紧,蓦地站起身来。

  拓拔野长笑道:“第一招!”气生涌泉,冲天飞起。断剑挥舞,碧光纵横,漫天弧形光刀登时迸裂四射,缤纷乱舞。

  清啸声中,拓拔野人剑合一,急速旋转,陀螺也似的朝着那巨大的葫芦碧光盾冲去;青芒电舞,赫然指向无相眉心。

  青光爆涨,剑气如虹。“滋”地激响,葫芦光盾蓦地凹陷而入,翠光波荡。

  无相目光闪动,大喝一声,背上的长生葫芦倏地飞起,朝着断剑气芒急冲而出。周身光盾气浪陡然爆涨,强光耀眼。

  “轰!”那道雷电似的剑光倏地刺入“葫芦嘴”中,气浪迸飞,火光耀射。拓拔野只觉眼前一花,全身剧震,滔滔真气倏然外泄,仿佛掉入了巨大而湍急的漩涡之中。

  八殿轰然,许多人忍不住站了起来,屏息观望。只见无相盘膝急旋,那巨大气泡似的翠绿光盾飞速膨胀。拓拔野横空滞亘,断剑陷入葫芦嘴中,被那螺旋飞舞的涡流气浪绞扭缠甩,身不由己地急速乱转,无数道青绿色的真气从他奇经八脉中汹汹穿过断剑,涌入葫芦嘴中,被吸纳一空。

  姬远玄、烈炎等人齐齐变色,暗呼不妙。无相的长生葫芦嘴正是其葫芦碧光盾的源心,拓拔野此举不啻于飞蛾扑火。句芒、烈碧光晟等人暗喜,微笑观望,只等着他被吸尽真气,枯竭惨败。

  无相心道:“小子,你自取灭亡,可怪不得我了!”真气汹涌,急念法诀。葫芦碧光盾螺旋飞转,葫芦嘴一寸一寸地向回凹缩,漩涡狂舞。拓拔野周身颤抖,蓦地螺旋陷入,无锋剑尽数没入涡旋,只剩下半截剑柄露在其外。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姑射仙子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拓拔野,俏脸雪白,蹙眉心道:“他……他怎地不听我的话?倘若无相城主稍不留情,他……他……”又是担忧又是害怕,一颗心“噗噗”乱跳,几乎要蹦出咽喉。

  拓拔野念力积聚,借助泄散的真气,飞快测算出葫芦光盾的旋转速度。突然哈哈大笑道:“第二招来了!”蓦地运转定海神珠,因势利导,顺着那涡旋气劲急速螺旋,刹那之间便超过了葫芦光盾的转速。

  “呼”地一声闷响,葫芦光盾突然绞扭,拓拔野周身青光怒放,连人带剑,朝那葫芦嘴闪电似的急冲而入!

  “蓬蓬”连声,拓拔野瞬间没入。葫芦嘴倏地凹缩,整个葫芦光盾随之一瘪,形成巨大的凹陷螺旋。万千碧绿光气从那葫芦光盾的外沿飞旋绕转,涡流似的倒冲入葫芦嘴中。

  “乓!”强光耀目,那强韧的葫芦碧光盾突然破裂!

  碧光迸舞,气浪冲天,八殿群雄呼吸一窒,头发、衣裳齐齐朝后鼓舞。

  定睛再望时,瑶池碧浪滔滔,漫天水珠纷扬洒落。无相面色惨白,惊怒骇惧,跪坐在玲珑浮台上,长生葫芦裂成四瓣,悠悠旋转。

  数丈之外,拓拔野微笑着飘然而立,衣袂翻飞,断剑斜斜下指,一颗水珠在剑尖轻轻震颤,倏然坠落。

  众人瞠目结舌,惊骇莫名,想不到拓拔野仅仅用了两招,便将无相的葫芦碧光盾彻底攻破!这两招之中究竟蕴藏着什么古怪,竟有如此威力?群雄云里雾中,大惑不解。只有白帝、西王母、句芒、姑射仙子等十几人隐隐瞧出端倪。

  倘若单凭拓拔野个人之力,绝难震破长生葫芦。但他深谙“因势利导”之妙,又有定海珠神力相助,借力使力,自然事半功倍。拓拔野故意冲入长生葫芦的涡旋核心,诱使无相倾尽全力,然后借助定海神珠之力,借势随形,以更快的旋转速度带动葫芦光盾的螺旋气劲,反将葫芦气劲以及无相的滔滔真气化为己用,形成数倍于己的冲击力,一举击破长生葫芦。

  此举看似简单,其实却凶险之至。倘若拓拔野没有定海神珠,或是不知“因势利导”之法,又或者无相不上其当,在关键时候控制螺旋气劲,不贸然倾尽全力,拓拔野多半已经精疲力竭,一败涂地;甚至有被吸纳入长生葫芦、受螺旋气劲震荡,魂飞魄散之虞。

  八殿寂然,过了半晌,龙族、土族群雄方才爆出轰雷似的欢呼。金族豪英也忍不住喝彩叫好。

  纤纤又惊又喜,格格脆笑,看着拓拔野在群雄面前谈笑扬威,心底里说不出的快活和骄傲。当下命令使女为拓拔野赐酒。群雄见纤纤对拓拔野格外垂青,不免又是一阵轰然。

  拓拔野两招击败木族葫芦仙,几如神话。这一场奇迹似的胜利,从心理、斗志与信心上彻底地击垮了对方,登时扭转了场上局势,令己方士气大振。其后的两场比斗,烈炎、鼌围在群雄的鼓舞之下,气势如虹,干净俐落地击溃了各自的对手,过关晋级。

  第一轮结束之后,余下的十八人分别为拓拔野、姬远玄、烈炎、鼌围、涉驮、烈碧光晟、十四郎、杜岚,龙石、白云飞、刀枫、狄朋、江冰恋、李白石、紫无忧、泠邪、张玳、赤笙陇。虽然双方人数之比为五比十三,依旧颇为悬殊,但两方气势相较,倒是拓拔野等人略占上风。

  一轮既罢,稍作休息。丝竹声声,歌舞翩翩,适才刀光剑影的玲珑浮台登时又变作旖旎春光。众使女有条不紊地穿过回廊曲道,将蟠桃、果酒一一送到八殿的每一个角落。群雄觥筹交错,品尝大荒第一仙桃,喜笑晏如。

  众多贵侯川流不息地到拓拔野席前,敬酒结交。拓拔野素喜结交朋友,一一微笑回敬,众人见他谦和爽快,浑然全无台上的狂妄模样,更加欢喜,一时谈笑风生,杯盏言欢。

  众人退去之后,姬远玄、烈炎方上前举杯,笑叹道:“拓拔兄弟真是好人缘,不过片刻光景,又折服了许多英雄。羡煞羡煞!”三人齐笑。

  六侯爷苦笑道:“他***紫菜鱼皮,折服英雄倒也罢了,偏偏又折服了许多英雌,这才让人羡煞哩!”

  姬远玄、烈炎目光四扫,只见八殿粉黛秋波荡漾,笑靥嫣然,竟有大半都在情致绵绵地凝望着拓拔野一席。两人莞尔,姬远玄笑道:“难怪拓拔兄弟被称作磁石,果然有几分道理。”

  拓拔野笑道:“两位兄长莫取笑。是了,咱们既已号称结拜兄弟,总得将这仪式补上才是。”烈炎、姬远玄齐齐微笑点头。

  拓拔野凝视姬远玄,低声道:“拓拔野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恳请姬兄弟成全。”

  姬远玄道:“拓拔兄弟只管说来,姬远玄定当从命。”

  拓拔野苦笑道:“蚩尤身中蛊毒,误杀黄帝,实在愧疚之至……”

  姬远玄正容道:“拓拔兄弟再勿提起此事!父王死于水妖奸谋,与蚩尤兄弟无关。昨日我已传令本族,决计不可与蚩尤兄弟为敌,如有抗令者杀无赦。”

  拓拔野一愣,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叹道:“多谢姬兄海量!”

  姬远玄微笑道:“蚩尤兄弟与拓拔兄弟情同手足,自然也是我姬某的兄弟,这么说就太见外了。”

  拓拔野大喜,这几日隐隐结于心中的芥蒂终于彻底消散,说不出的轻松快活。

  当下三人点破指尖,滴血入酒,立誓结拜。姬远玄年龄最长,为大哥;烈炎次之,拓拔野排列第三。蚩尤虽然不在场,也洒酒于地,列为第四。拜礼既已,三人相视大笑。

  八殿女子见这三名少年男子英姿勃勃,神采飞扬,无不倾倒。瑶池宫中,群雄黯然,所有的风头一时都被三人抢尽。

  拓拔野三人正自谈笑,忽然听见当空响起霹雳似的厉喝:“贱人!还我科大哥命来!”一道红影如烈火飞舞,朝着西王母闪电冲去。

  拓拔野倏然一震,失声道:“娘!”

  天才悬疑小说家琳子力作,带你看到内心尽头的那个黑影,点击阅读天涯超人气悬疑小说《心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