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惊悚 > 搜神记 > 第 10 章 寒荒凶兽
第5节 楱杌虎伥

  纤纤又是惊惧又是恶心,泪水在眼眶中不住地打转,险些哭出声来。双手颤抖着紧握寸心折刀,两腿发软,几乎便要瘫坐在地。

  那妖魔眼白凄凄惨惨地望着她,口中赫赫作响,口涎从豁嘴与舌头上不住地滴落,肠子悠荡摇摆,无声无息地朝她飘移而来,腥臭阴风随之扑面卷舞。

  纤纤尖叫一声,厉喝道:“不要过来!”折刀乱舞,泪水扑簌簌滚落。

  被她这般蓦然哭叫,那妖魔竟似吃了一惊,顿住身形,喉中发出低沉的嘶哑声响,白骨十指缓缓收拢下垂,畏缩不前。

  纤纤心中惊怖狂乱,后悔害怕,茫然不知所措。忽然想起当年在古浪屿海域,被一只虎皮鲨所追时,拓拔野所说的话来:“傻丫头,越是危险之时,你越需要镇定,切切不可自己慌了手脚。或许它还更怕你呢!”当下强自镇定,凝神聚意,挺直了身子,动也不动,冷冷地凝望着那妖魔。但那妖魔实在太过丑怖,盯了片刻,忍不住想要弯腰干呕。

  那妖魔“赫赫”低呜,似乎被她瞧得不好意思,缩起头来,眼白翻动,不敢直视纤纤。见纤纤妙目瞥向他的破肚,蹙眉嫌恶,掩嘴欲呕;白骨双手连忙遮遮挡挡,彷佛想将那摇摆于体外的肠子收回去。

  对峙半晌,那妖魔始终畏缩不敢上前,怯生生地望着纤纤。纤纤胆子稍壮,刁蛮淘气之心又起,心想:“这妖怪似乎也胆小得紧。我且吓他一吓。”突然尖叫一声,挥刀疾冲上前。

  那妖魔果然骇了一跳,倏地朝后退去,如绿风飘舞,在石笋岩洞之后飘忽游荡,眼白翻动,悄悄打量纤纤。

  纤纤惧意大消,格格笑道:“原来你是个胆小鬼!”正得意洋洋,忽听那妖魔发出一声轰隆怪吼,眼白崩爆,血舌飞探,蓦地增大数倍有余,狰狞可怖地闪电扑来!

  纤纤大骇,尖叫声中,胡乱一刀刺出。绿风扑面,腥臭难当,她的寸心折刀穿入那妖魔体内,竟如穿越一缕烟雾。妖魔怒吼着从她头上扑过,湿答答的口涎和绿色的粘液密雨般滴落。纤纤尖叫不已,瘫坐在地,险些是厥。

  那妖魔瞬息穿掠,在她身后发出凶狂的怒吼,“劈噗”之声大作,似乎与什么怪物殊死搏斗。

  纤纤蓦地回头望去,只见那妖魔狂暴吼叫,正与一条巨蟒缠抖,森森骨爪紧紧箍住那巨蟒的七寸,使之动弹不得。巨蟒则亦将他死死交缠,一口咬住妖魔体外的肠子,死命拖拽。妖魔眼自翻滚,狂吼一声,猛地张开血盆大口,残缺不全的利齿如尖刀般瞬间没入巨蟒体腹!

  巨蟒发出震耳痛吼,突然剧烈抖动起来。妖魔眯起双眼,“嘘嘘”有声,贪婪吮吸不止。那巨蟒的蛇皮蓦地皱起,如波浪般急速起伏!忽而鼓起,忽而塌瘪。刹那之后,巨蟒软绵绵地趴倒在地,只剩下扁扁的蛇皮。其中血肉,竟被那妖魔吸粥似的吸到体内。

  妖魔眯着双眼,血污大口吧圈有声,意犹未尽地从黑黝黝的鼻洞中喷出两道白烟,然后打了一个响嗝,腥臭夺人。巨蟒的血肉从他悬挂于体外的肠子裂口不断滴落,红白稀软,堆积一地。

  纤纤再也忍不住,弯腰呕吐起来。妖魔听到声响,彷佛突然惊醒,猛然翻动眼白,探爪抓起那薄扁的巨蟒蛇皮,轻飘飘地朝纤纤移来;喉中赫赫怪响,似乎在同她说些什么。

  那妖魔丑恶若此,纤纤惊怖交集,连忙朝后退去,突然泪水滚滚,凄声大叫:“拓拔大哥!拓拔大哥!”一时恐惧悲苦,难过已极。

  那妖魔连连摆手,赫赫嘶叫,甚是焦急。见纤纤哭得雨打梨花,玉箸纵横,他似乎也颇为恻然,放下双爪,垂头丧气,不敢上前。

  纤纤所有的委屈、伤心、难过、恐惧似乎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索性伏地大哭。满地的女童骇然讶异地望着她,泪水滚滚,却哭不出声。

  纤纤哭了半晌,悲苦稍减,突然想起那妖怪怎地还没扑上前来,当下抬头望去。只见那妖魔怯怯地望着她,极是狼狈。见她抬头望来,连忙举起那软绵绵的蛇皮,咧嘴微笑。眼白翻动,森牙毕现,血盆大口咧到耳际,长舌耷拉摆舞,这一笑比哭还要可怖。

  纤纤忍不住又是一声大叫,朝后退缩。

  妖魔喉中赫赫半晌,突然探出白爪,在空中轻轻比画。爪尖划过之处,碧光闪烁,在空中形成一句话,赫然是“这条蛇想要吃你,我把它吃了。”写完之后,畏畏缩缩地望着纤纤,不再言语。

  纤纤微微一楞,难道适才这妖魔暴怒扑来,竟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与这巨蟒搏斗么?心下又是骇然又是难以置信,但那强烈的恐惧之意却已大大消散。纤纤咬唇道:“真的么?”

  妖魔见她不再害怕,喜色浮动!表情却更显狰狞,连连点头。

  纤纤又奇又疑,慢慢地爬起身来,心道:“这怪物不知是什么妖魔!半人半鬼。”心中又想,既然这妖魔并无害己之心,赶紧带上这些女孩离开此地。

  当是时,忽听洞外远远地传来怪鸟嗷嗷叫声,又听见一声似乎颇为痛苦的怒吼。纤纤一震,全身刹那凝固那些怪鸟回来了!

  妖魔也彷佛蓦地震骇,满脸恐惧,喉中赫赫连响,双爪突然急剧舞动。“哧”地连声轻响,纤纤身上的紫裳登时抽丝剥茧,瞬间迸散开来,光芒闪动,在她周身之外盘绕飞舞。纤纤又惊又怒,喝道:“你干什么?”话音未落,那妖魔骨爪飞舞,一道碧光击中纤纤咽喉,纤纤只觉脖颈冰凉,彷佛突然被冰封凝固,登时说不出话来。那冰凉之意从喉咙瞬间弥漫全身,登时周身麻痹,动弹不得。

  丝丝缕缕从衣裳剥离飞舞,顷刻之间,她只剩下贴身亵衣,雪白一身地站在山洞中。而那紫裳抽离出的丝线则在她身外团团包里,犹如春蚕结茧,将她紧紧缠缚其内。妖魔白爪一指,丝囊高高飞起,青丝缠绕顶壁,将纤纤稳稳当当地吊在半空。

  纤纤惊怒恐惧,这妖魔好生奸狡,竟乘着自己不备突施暗算。透过丝囊的交织空隙,看见那妖魔白爪不断舞动,地上的二十余个女童又纷纷被缠缚人业已破裂的青丝囊中。碧光闪动,丝囊接二连三地高高飞起,吊在半空,轻轻摇荡。

  ※※※

  阴风阵阵,怪鸟叫声越来越近。妖魔将洞内收拾干净,见一切恢复如初,惊惶的神色方才安定下来,眼白滚动,瞟了纤纤一眼,忐忑不安,飘飘悠悠地到了甬道洞口,低头垂臂。

  嗷嗷怪叫声中,几只巨大的黑鸟阔步奔入,前爪上都提了一个青丝囊。众鸟扑翅乱飞,丝囊横舞,一一悬挂在顶壁之下。怪鸟挂好丝囊后,纷纷收翅倒悬,后爪勾在岩壁凸石上,彷佛蝙蝠一般摇曳轻摆。

  却听甬道中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带着一种妖异的节奏,若有若无,彷佛猫过横梁,雾锁大江。不知为何,纤纤的心突然抽紧,森寒恐惧之意油然而生。屏住呼吸,透过丝囊空隙朝外凝望。

  “呜呜”风号,一道森冷白气从洞口蓬然飞舞,那妖魔在洞口旁侧随风摇摆,战战兢兢,满脸惧意。阴风鼓舞,一个白衣男子摇摇晃晃地从甬道中走了进来。一股莫名的阴冷肃杀之气登时如浓雾一般弥漫于山洞中,纤纤不由打了个冷战。

  那男子硕长高,面目清秀,脸色苍白。斜长的双目,灰白的眼珠,顾盼之间眼神凌厉凶恶,又彷佛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苦痛和厌倦。他冷冷地瞟了一眼那妖魔,迳自走到山洞之中。妖魔眼白翻转,簌簌发抖,飘忽尾随。

  白衣男子经过纤纤那丝囊时,突然凝身,鼻翼微微耸动,灰白的眼珠冷冷地瞥了纤纤一眼。纤纤大吃一惊,心跳瞬间停止,血液也仿佛突然凝固,大气不敢出,闭上眼睛,害怕得不敢朝外观望。那妖魔也骇然惊怖,骨爪微颤。

  白衣男子徐徐扫望了其他丝囊一眼,冷冰冰地道:“今日就只有这些么?”妖魔“赫赫”连声,似乎颇为畏惧。白衣男子双眉一拧,灰白的眼珠中爆射出凶厉无匹的光芒,右手闪电般探出,猛地箍住那妖魔的咽喉,手掌上登时间起一道耀眼白光。

  妖魔嘶声惨叫,青烟缭绕,绿色的身形动荡不已。纤纤大骇,若非喉咙被那妖魔以法术封住,早已尖叫失声。见那妖魔痛苦难当,不知为何,竟颇为担忧同情。那些黑色怪鸟见状嗷嗷惊叫,纷纷扑翅冲出甬道,一路怪叫着朝外飞冲。

  白衣男子突然大叫一声,松开右手,坐倒在地。妖魔“赫赫”叫着奔跃开去,惊惧匍匐于地。白衣男子面容扭曲痛苦,嘶声狂吼,又像是在大声嚎哭,吼声悲郁、狂怒、痛苦、哀恸,在山洞中荡如轰然巨钟。

  纤纤心中狂跳,屏息而望,越看越是心惊,骇然若木。

  那白衣男子悲吼声中,全身骨骼“嘎嘎”作响,剧烈耸动变形,皮肤龟裂,满脸长出银白色的绒毛,嘴唇瞬间裂为三瓣,牙齿迅速变长。“嗤嗤”连声!衣裳寸寸撕裂,全身彷佛灌气般地急速膨胀,片刻间便成了三丈余高、四丈多长的庞然怪物!与此同时,遍体错落长出银白、深黑的粗长毛发,如野草破土蔓延;尾骨飞速延长,白毛缭绕生长……

  蓦地一声凄厉吼声,白衣男子爬起身来,碎衣迸飞,赫然成了一只巨大的人面虎身的怪兽!

  只见它昂首怒吼,虎步缓行,头颈几已碰到山洞顶壁。一双灰睛凶光爆闪,巨口张处,上撩牙竟长达一丈六尺,如森然长刀;刀牙交错,厚厚长长的舌头上,满布肉刺倒钩。全身银毛黑纹,斑斓华丽,毛长三尺有余,拖曳在地。两丈余长的白尾忽而蜷卷,忽而绷直,扫过之时如风雷电舞,岩石应声崩碎。

  纤纤心中骇异,惊怖莫名,突然想起传说中西荒凶兽;是了!这是楱杌!楱杌乃是兽中极恶,人面虎身,凶狂好斗,至死不休?其中又尤以寒荒楱杌最为凶暴,这种妖兽极为稀少,银毛黑纹,长牙钢尾,是自古以来的寒荒七大凶兽之一。但最后一只寒荒楱杌早在七十年前已被西荒群雄杀死,封印元神于众兽山上,今日又怎会在这洞中见着呢?

  正惊疑不定,却见那楱杌悲声狂吼,长尾横扫,裂石崩壁,地动山摇。

  洞中剧震,尘土弥漫,楱杌嘶吼连声,轰然倒地,偌大的怪物竟蜷缩在地上颤抖不休。皮毛波动,突然纷纷迸裂开细小的裂口,脓血流淌。疼痛如狂,遍地打滚,巨尾胡乱扫舞,登时又是一阵天崩地动。

  那妖魔在一旁看得簌簌发抖,白爪飞舞,将几个丝囊解下,徐徐横空,送往那妖兽身前。

  妖兽颤抖着探出虎爪,将丝囊撕裂开来。囊中女童惊怖欲狂,张大嘴,无声地号哭。

  楱杌灰睛中凶光闪动,张口狂吼,虎爪一分,竟将那赤裸女童刹那撕成两半!

  纤纤眼前一黑,险些昏厥。心中惊怒如狂,泪水滚滚而下。

  却见那妖兽喉中“呵呵”闷响,眯眼大嚼,格格有声,口涎流了满地。女童那细嫩的断肢残体被交错刀牙瞬间绞碎,鲜血喷溅。长舌翻卷,连骨带肉一点不剩地吞入腹中。

  妖兽口中“吧嗒”作响,舌头一卷,将唇边残渣舔净,睁开凶睛,寒光闪烁。虎爪撕处,两个丝囊都被抓裂开来,两个女童在囊中瞧见适才惨状,都已惊吓得尿水失禁,一个女孩不过八岁大小,被妖兽狞厉的目光瞪视,登时吓得昏死过去。

  寒荒楱杌眯起双眼,虎爪抓起另一个女童,将她送入口中;那女孩惧怖之下,竟然号哭出声,震天动地。妖兽大怒,尖牙错落,将那女童的天灵盖硬生生咬切下来。脑浆迸飞,鲜血激射,女童惨叫一声,全身抽搐,不再动弹。妖兽长舌探入女童脑中,贪婪吮吸,将白浆一一吸尽,然后虎爪一探,将半头女童整个塞入口中,眯起双眼,格格大嚼。

  纤纤骇怒交集,恨火熊熊,若非被那妖魔以法术封闭经脉,早已不顾一切地割开丝囊,冲出去与那妖兽拼命。见那妖魔战战兢兢地垂立一侧,猥琐不堪,心中更加恼恨愤懑。这妖魔适才对自己颇为留情,还道是他良心未泯,不想竟是如此助恶肆虐的卑劣小人。倘若自己一旦脱身,首先杀了那妖魔,再杀这妖兽,祭奠这几个女童亡灵。

  正咬牙切齿,花容变色,突然想起自己真气稀疏平常,倘若当真与之相搏,只怕也是“喀嚓”一响,被这妖兽咬得粉碎,成为它腹中美餐。又想到自己也如那些女童一样,被捆缚于丝囊之内,等着送命,不知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那熊熊怒火登时又化为无穷无尽的惊惧。

  忧惧之下,泪水簌簌,脑海中立时浮现出拓拔野的身影。这薄情寡义的臭鸟贼,过了大半日了,竟然还不能找到自己!或许他此刻还在哪个火族女子的温柔帐里,美孜孜地消魂,丝毫不知自己身处险境……想到此处,纤纤更觉伤心痛楚,突然觉得还不如被这妖兽一口吃了来得干净。

  那妖兽顷刻之间吃了十五、六个女童,竟连骨头也没有剩下一根。凶睛光芒大作,精神熠熠,懒洋洋地直起身来,打了个呵欠。在洞中徘徊了数圈,蹲踞在地,耸动双耳,然后寂然不动。周身银毛油光发亮,闪起淡淡的白芒。

  突然白芒大盛,光晕荡漾,妖兽倏地如水波幻化,重新变成一个裸身男子蜷伏于地。阴风四起,散落洞内各处的衣裳碎片纷飞杳来,在那男子周围环绕飞舞,一片片飘落拼合,转眼间又化做完整的白衣,将他紧紧包里。

  那男子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妖魔垂手而立,大气也不敢出。

  纤纤心道:“究竟是这男子化做了楱杌,还是楱杌化成了这男子?”她虽知大荒之中,会变幻兽身的人亦有不少,但今日亲眼见这男子变化,仍然颇为骇然惊讶。又想:“这妖孽此刻睡着,倘若现下能出得这丝囊,立刻将他一刀杀了!”但周身经脉被严实封闭,真气流动不畅,连手也抬不起来,心下沮丧,见那妖魔畏缩胆怯,恨恨忖道:“也不知这妖怪使了什么妖法,过得多久经脉才能通畅?”

  心中默算时辰,此时当已是黄昏。那臭鸟贼与笨鱿鱼也应当赶来了吧?心里好生后悔,没有在这路上留下些什么蛛丝马迹,否则也好让他们顺藤摸瓜,一路寻来。又想:“那臭鸟贼诡计多端,倘若当真想要追寻自己,岂有找不到的道理?”心下大宽,牙根痒痒,盘算着拓拔野来了之后,怎么给他脸色看。但转念又想:“倘若那臭鸟贼找不到此处呢?那妖孽醒来之后,腹中饥饿,万一拿自己果腹……”寒意森森,又不自禁地害怕起来。

  胡思乱想,心中又是恐惧又是委屈又是难过,泪水涔涔而下,伤心不已。

  又过了片刻,忽然听见洞口外传来巨鸟振翅之声,隐隐夹杂着呐喊呼啸。纤纤猛地一震,又惊又喜,侧耳倾听,那叫声稍纵即逝!辨别不出究竟是否拓拔野、蚩尤。

  正忐忑不安,听见那声音越来越近,彷佛有巨鸟迳自飞入石洞甬道之中。巨翼扇动之声此起彼落,“仆仆”连响,一只巨大的血红色蝙蝠从甬道闪电飞入,绕壁盘旋,倒悬在白衣男子头顶。

  纤纤大失所望,蹙眉心想:“这不知又是哪里来的怪物。”她对蝙蝠、毒蛇之类丑怪禽兽均有莫名厌憎之心,见这血蝙蝠体长近丈,双翼完全张开时足有四丈宽,鼠头红肉、撩牙利爪、翼膜透明、丑恶之极:当下扭转头颈,不愿再看。

  那血蝙蝠收起巨翼,微微抖动,红光眩目,刹那间竟化为一个瘦小结实的黑衣少年,背负暗红铁剑,轻飘飘地跃落在地。纤纤大震:“心念一动,只盼那黑衣少年是白衣男子的仇敌,追寻到此,与之火拼。但见那妖魔伫立一旁,木无表情,似是与之相识,心中一沉,侥幸之意荡然无存。突然又是一凛,想起传说的寒荒七兽中,便有一只血蝙蝠,百余年前吸人鲜血、敲食脑髓,作恶无数。后来被寒荒群雄围剿,乱箭射死在雪山顶巅,元神亦被封印于山腹之中。难道这只血蝙蝠便是当年那只吗?”

  想不到今日在这山洞之内竟接连遭遇两大寒荒凶兽!但它们分明已被毁灭肉身、封印元神,又怎能复活呢?又为何躲藏在这山洞中?又何以抓了这些女童?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果腹吗?纤纤又是害怕又是惊疑,隐隐中觉得其间必有什么颇为可怕之事,当下凝神察看。

  黑衣少年蓝眼长眉,满脸冷酷凶悍的神色,负手而立,低头望着白衣男子,嘴唇翕动,不知说了些什么。白衣男子微微一震,彷佛突然惊醒,缓缓地爬起身来,冷冰冰地道:“金龟子?果然来了?”苍白的脸上浮现出阴冷而又欢悦的神情,一闪即逝。

  黑衣少年点头不语。白衣男子又低声问了数句,黑衣少年只是点头或摇头,不发一声。纤纤凝神倾听,只听见“神女”、“祭祀”、“老祖”等词;其中夹杂许多暗语,语意听不连贯,无法揣测。心中大是好奇,不知这两人在说些什么。

  白衣男子轻轻击掌,灰眼光芒大盛,冷冷道:“妙极!受了这么多苦,等了这么多年,便是为了今日了!”衣裳鼓舞翻飞,心中激动,真气随之蓬然四溢。转身对那妖魔说道:“这些娃儿已经分好了么?”

  妖魔“赫赫”连声,点头不已,骨爪比画一通。白衣男子袖袍飞舞,一个银白色的丝袋从掌心飞出,袋口翻卷,射出一道耀眼银光,阴风大作,洞中悬挂的丝囊急速摇摆,悬结的丝带纷纷断裂,“呼呼”连响,丝囊密雨般地飞向那银丝袋,瞬间没入。

  顷刻之间,洞内只剩下十来个丝囊,轻轻摇晃。白衣男子目光徐徐环视,从这剩下的丝囊上一一扫过,纤纤心跳如狂,连忙闭上双眼,屏住呼吸,不敢与他对视。

  过了片刻,听那白衣男子淡淡道:“走吧!”“仆仆”连声,步履飘忽,终于复归一片宁静。

  纤纤慢慢地睁开双眼,透过丝囊空隙朝外望去。见那妖魔在甬道洞口悠荡,探头朝外张望,似乎如释重负。转头望了她一眼,倏然飘来,骨爪一张,纤纤所在的丝囊登时飘然落地,自动翻裂开来。

  纤纤穿着亵衣白玉玲珑地站在青丝囊中,见那妖魔直楞楞地望着自己,又羞又怒。妖魔突然醒悟,“赫赫”叫了几声,转头不敢看她,指爪比画,“嗤嗤”作响,那丝囊青丝飞舞,绕着纤纤盘旋穿梭,片刻之间又变为一件紫衣,翩翩飘然。

  妖魔转过头来,爪尖一点,碧光闪烁,纤纤“啊”地一声,喉咙的冰冷之意瞬间消融,全身麻痹感也随之消散,霍然起身,怒视妖魔,娇叱道:“你是人是鬼?”原想挥舞折刀,乘隙偷袭,但转念一想,这妖魔既将自己放出,似无恶意,当下隐忍不发。

  妖魔舌头摆舞,“赫赫”作响!口涎飞溅。见纤纤满脸厌憎,登时一楞,眼白翻动,似乎颇为羞惭。忸怩片刻,朝后飘退,爪尖在空中比画;碧光连绵,形成“虎伥”二字。

  “啊!”纤纤失声醒悟。传闻被猛虎吞噬之人,他的神魂必将为虎役使,成为鬼奴虎伥,助虎为恶,替之觅食。除非此虎殒命,否则其魂灵永不能超脱,故世间有“为虎作伥”之说。想来这妖魔便是被这恶兽楱杌所吞杀的虎伥冤魂。

  这虎伥浑身血污!开膛破肚,手腿白骨森然,想必被楱杌吞杀时,死状凄惨。

  纤纤虽然任性妄为,但却颇为善良,极富侠义心肠,见这虎伥惨状,心下恻然,厌憎之意逐渐转为同情之心,也不再害怕。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虎伥畏缩羞怯,见她非但没有厌惧,神态反而转为温柔,登时大为欢喜,抓头挠耳,白爪比画,写道:“猊飞泠。”

  纤纤心念转动,曾听父亲说过,寒荒八族中便有一族猊姓,以六角犁牛为图腾,想来这虎伥猊飞泠便是此族中人,当下发言相问。那虎伥猊飞泠大喜,接连点头,似是没料到她竟也知道寒荒猊族。

  一人一鬼这般交流了片刻,纤纤方知这虎伥身世。原来这猊飞泠乃是猊族长老猊岱之子,年仅十八,颇为勇武,又精通寒荒法术。数月前寒荒国凶兆横生,传闻妖兽将肆虐横行,猊飞泠与众少年见猎心喜,想要借此一战成名,当下瞒着父母结伴潜往众兽山。岂料到了众兽山下,恰逢雪崩,十六人中立时被压死了十一人!余下五人又相互失散。猊飞泠孤身入谷,夜半便遭遇这恶兽楱杌,惨遭戮噬,从此成为冤魂鬼奴。

  纤纤心下怜悯,忽然想起一事,眨眼道:“既是虎伥,你为何不将我送给那楱杌充饥?还要将我从那巨蟒下救出?”

  猊飞泠眼白乱翻,忸怩不安,摇头不语。纤纤追问再三,他才比画道:“你像是天上的仙女,可不能让这些妖怪吃了。”

  纤纤一怔,又是吃惊又是欢喜又是感激,嫣然道:“谢谢你。”这一笑犹如春风徐来,牡丹盛开,俏丽不可方物。猊飞泠眼白直楞楞地瞪视,豁嘴大张,痴痴凝望。若是平时,芊芊见着这等丑怪妖魔痴痴相望,早已恶向胆边生,将之大卸八块了。但此时一则同情这虎伥命运,二则感激他相救之恩,只是抿嘴一笑。

  猊飞泠虽为虎伥,但毕竟时日不久,良性尚未泯灭,爱美之心尤在。他生平从未见过这等俏丽的少女,初见纤纤,便为之神魂颠倒,震撼莫名。是以不自觉间,便拼死相救,并且甘冒被楱杌识破玄机、毁灭神识的危险,将纤纤藏入丝囊之中。此刻见她殊不嫌弃,渐转温柔,还笑若春花,登时魂飞魄散,觉得即便为她立刻神识消亡也心甘情愿。

  纤纤突然想起那些女童,柳眉拧蹙道:“你既是被楱杌所害,又怎能帮他害人?这些女孩岂不可怜!”

  猊飞泠见她嗔怒,顿时蔫萎,极为羞惭,“赫赫”低声。纤纤心想,他既为虎怅,神识已楱杌控制,倒也不能全然怪他,当下道:“那两个妖怪是什么人?抓这些女孩来做什么?”

  猊飞泠全身一颤,簌簌发抖,只是摇头。纤纤见他恐惧害怕的猥琐之态,登时有气,怒道:“你不敢说吗?”

  忽听一个冰冷的声音淡淡地道:“他自然不敢说,只要我伸出一个小指头,就可以让他灰飞烟灭。”

  纤纤大震,猛地扭头望去,那白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甬道洞口,灰色的眼珠冷冷地望着自己,目光凶厉寒冷,如冰刀直刺纤纤心中,纤纤恐慌骇异,不由朝后退了两步。但蓦地想起拓拔野所言!越是面临强敌,越是不可示弱,当下强忍惊惧,抬头挺胸,傲然相望。素手负背!紧握折刀,掌心满是汗水。

  猊飞泠“赫赫”大叫,铜铃白眼几将凸出!满脸怖意,突然匍匐在地,不断叩头。

  白衣男子嘴角一撇,冶冶笑道:“要我放了这丫头,你道自己是阎王吗?小鬼奴,既然你喜欢这丫头,我便成全你,让她化做虎伥,终日与你相伴便是。”话语阴森,纤纤不寒而保,握刀的手竟不住地颤抖起来。

  猊飞泠大骇,“赫赫”狂叫,连连摇头,又连连叩首。

  白衣男子灰眼寒芒爆射,冷冷道:“小丫头,到我肚子来做客吧!”右手一探,指爪如钩,森冷寒光瞬间爆放;纤纤只觉呼吸蓦地窒堵,一股强大的螺旋吸力猛地将自己拔地拉起,凭空拽去,当下惊骇欲狂,大声尖叫。

  猊飞泠“赫赫”狂呼!猛地跳将起来,如绿风碧雾横扫而过,重重撞向白衣男子。此举突兀,快逾闪电,白衣男子亦未料想他竟胆大若此,摔不及防之下,右手已被猊飞泠一双白爪紧紧抓住,虎口一痛,这虎伥鬼奴竟然不顾一切地咬住他的手掌。

  白衣男子剧痛攻心,掌中光芒登时收敛,惊怒交集,大喝一声,银光一闪,左手急电般扼住鬼奴咽喉,将他猛地拉扯开来。猊飞泠眼口翻动,“赫赫”有声!咬得甚紧,虽被扯开!但那白衣男子的虎口竟被硬生生撕下一块肉来,鲜血直流。

  白衣男子狂怒咆哮,飞起一脚,白光爆舞,踢在猊飞泠破裂的肚肠上,鬼奴凄厉惨叫,绿光涣散,倒飞而出,彷佛瞬间碎裂迸散,又刹那愈合如初。

  纤纤重重摔在地上,骨骼犹如散开一般,惊惧迷茫,知道那虎伥少年再次冒死救了自己。泪眼迷糊中,瞧见猊飞泠朝着她翻转眼白,白爪比画,直指里侧山洞顶壁;心中一动:难道那里面竟有逃生出口吗?

  却见那白衣男子昂首咆哮,脸目突然裂变开来,撩牙交错,周身膨胀,银毛破体蔓延,又将变成那凶暴可怖的妖兽楱杌。纤纤尖声大叫,想要爬起身,但两腿发软,站不起来。

  此时那白衣男子已经幻化成巨大的人面恶虎,银毛黑纹,巨爪长尾,仰颈凶吼。蓦地扭头,灰睛凶芒怒射,朝纤纤望来。

  纤纤用尽周身力气爬了起来!朝洞中奔去。楱杌狂吼声中,长尾如银鞭卷扫,闪电般划过一个圆弧,将纤纤拦腰缠住。纤纤尖叫一声,纤腰仿佛被陡然折断,剧痛难忍,面色煞白,连气也喘不过来。

  猊飞泠见状大吼,漆黑鼻洞中蓦地冒出森冷白气,猛地朝楱杌疾风般冲去。

  纤纤颤抖着双手齐齐抓起折刀,真气聚集,猛一咬牙,将那楱杌长尾瞬间铡断!

  楱杌痛极狂吼,长尾登时朝后弹飞蜷缩。当是时,猊飞泠已经闪电扑到,白爪张舞,将楱杌脖颈攀住,怒吼一声,张开血盆豁口,残缺尖牙猛地咬入妖兽颈中。

  “嗷——呜!”楱杌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虎爪横拍,千钧霹雳般扫中鬼奴脑袋,猊飞泠的怪头登时粉碎半边,绿浆横飞,连那耷拉的舌头也被一齐打飞。猊飞泠紧紧咬住妖兽脖颈,死不松融。

  纤纤大声惊叫,泪水汹涌,怔怔伫望,见猊飞泠颤抖着伸出白爪,指向洞中深处,似乎在催促她逃跑,更加悲伤难抑。想不到这萍水相逢的虎伥鬼奴,竟如此情深意重;突然明白,倘若自己再不乘隙逃离,猊飞泠只会遭受更多折磨。当下抹去泪水,发足狂奔。

  身后传来妖兽狂吼,继而是一阵惊天动地的裂响,整个山洞剧烈地震动起来,碎石簌簌。

  纤纤不敢回头,含泪咬牙,奔入洞中深处,仰头四望!果然瞧见顶壁上有一处狭窄的裂缝,四尺来宽,直通山顶,眩目的亮光晃得她张不开眼。

  纤纤突然想起辛九姑给她的情丝,当下颤抖着在怀中胡乱探寻,抓出那情丝,在丝梢系上折刀刀柄,朝顶壁缝隙中抛去,但丢了几回,都不能抛出山顶缝隙。心中焦躁恐惧,顿足不已。

  回头望去,轰然巨响,那半堵洞壁突然粉碎,乱石激飞,一声惊雷似的咆哮险些将她震得晕倒。烟尘碎土中,那银毛黑纹的凶兽如狂风霹雳狂吼奔来,所过之处尖石岩壁无不迸散碎裂。

  纤纤大骇,用尽周身真气,猛地将情丝高高抛起;白光一闪,折刀拖曳着情丝笔直地冲出山顶缝隙,“咄”地一声,牢牢钩住。纤纤凝神聚气,默念“移形换影诀”,猛一用力,尖叫着朝上电冲而去。

  此时,那妖兽堪堪冲到,咆哮声中,巨爪轰然拍击,山裂石崩,顶壁轰塌一块。纤纤闪电上冲,尖叫不止,脚掌火辣辣地生疼。低头望去!见那妖兽暴躁旁徨,突然仰头怒吼,长尾倏地弹射而上,但恰好与她差了数寸,重又蜷缩收落。

  妖兽巨尾弹扫,山石迸裂坍塌,反而将纤纤身后的裂缝严实堵住。

  耳旁呼呼风啸,身体不住地撞到缝壁凸石上,剧痛攻心。眼前豁然一亮,狂风扑面,终于到了山顶。

  穹苍似海,晚霞如火;万里群峰,如撩牙般将残阳吞没。荒寒漠漠!白雪皑皑;寒风吹来,身后雪松震动,雪沫纷飞扑面,清寒入骨。

  纤纤挣扎着爬起身来,担心那妖兽追来,慌忙收拾情丝、折刀,从头上摘下雪羽簪,解印雪羽鹤。鹤声清明,灵禽从簪中闪电飞出,绕着青松飞了一周,轻盈地落在雪地中,曲爪独立,扭颈扑翅。

  纤纤跃上鹤背,叫道:“鹤姐姐,快走吧!”雪羽鹤呜叫一声,白翅煽动,优雅滑翔,朝着西边飞去。

  霜风劲舞,纤纤冻得簌簌发抖,想起那虎伥多半已被妖兽打得魂飞魄散,登时一阵难过。珠泪划过脸颊,立即凝冻为两行冰柱。

  忽听身后传来嗷嗷怪叫,回头望去,瞿然色变。十余只黑色巨鸟高低起伏,急速包抄追来。

  那群怪鸟来得甚快,转眼之间便冲到周围。错落夹击,纷纷横撞、俯冲,想要将纤纤抓获。

  眼见一只怪鸟闪电般从头顶冲下,四只怪爪张舞探来,纤纤大惊,掏出折刀,全力挥斫,砍中巨鸟长爪。折刀极为锐利,登时将鸟爪斩断;那怪鸟哀呜一声,朝上冲去。

  纤纤惊魂未定,又见两只巨鸟嗷嗷叫着左右夹击而来。当下故技重施,挥舞折刀劈斩怪鸟巨翅。突然想起那怪鸟巨翅如万刀攒集,甚是锋利,念头方甫闪过,便“当”地一声脆响,手臂酥麻,虎口震裂,险些从鹤背上翻落。折刀冲天飞起,高高地划过一个弧线,掉入万丈山崖之中。

  纤纤暗呼糟糕,紧紧抱住雪羽鹤脖颈,催促飞行。雪羽鹤突然一声悲呜,左翅洁白的长翎竟被一只怪鸟错身之际以锋锐巨翅斩断数尺。雪羽鹤一阵摇晃,登时失去平衡。纤纤尖叫一声,倏地从鹤背上滑落,双手紧紧地钩住鹤颈,双足悬空,迎风摇荡。

  怪鸟嗷嗷大叫,交错俯冲,一只巨大的黑鸟短爪一探,抓住纤纤背心衣裳,将她猛地朝上拖去。

  纤纤尖声大叫,费力抓住鹤颈,但终于抵受不住那怪鸟的惊人气力,眼看就要被它拖上半空。

  当是时,忽然听见“呼”地一声轻响,彷佛有什么锐利之物破空怒射而来。

  天才悬疑小说家琳子力作,带你看到内心尽头的那个黑影,点击阅读天涯超人气悬疑小说《心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