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惊悚 > 搜神记 > 第 7 章 灵山十巫
第1节 药山在望

  那赤虬横生飞舞,翻腾怒吼,天地焦雷,云霭崩散。

  一道金色的阳光破云而出,照在飞扬腾舞的赤虬身上,将它镀得宛如一条火焰金龙,闪闪发光。

  凉风拂面,白云飞扬,百年风雨的洞庭湖终于露出了艳阳蓝天。群山尽染,万里波光,巨石迸落如雨,万千尘土在阳光中欢跃地飞舞。

  众人仰头望去,碧空如洗,红日高悬,原本抑郁潮湿的心情登时烟消云散。

  耳旁是高山崩塌、巨浪奔腾的轰隆巨响,心中却激动喜悦,直想大声啸歌。

  赤虬哈哈狂笑道:“小鱼乾儿,你不是要老子的命么?还等什么?”于儿神九只蛇头扭舞伸缩,又是愤怒又是恐惧。突然嘶声大吼,偌大的身躯竟然如闪电般怒射而出;双爪飞扬,巨尾电扫,三道淡黑色的强猛光波眩舞如狂,从三个方向攻袭赤虬而去。

  真气猛烈,黑光扫处,漫天坠落的巨石轰然炸裂为纷扬碎末。

  赤虬纵声笑道:“小鱼乾儿,你就这么点儿本事么?忒让老子失望!”翻腾摆尾,红光怒放,在空中闪起赤色光弧,呼啸着旋转劈落。

  轰然巨响,强光耀眼。红黑光芒交织,气浪层叠绽放,蓦地扩散开来,哥澜椎等人只觉胸口一滞,气息翻腾,险些便要跌入湖中。

  于儿神怪吼声中朝后倏然退却。那赤虬却呼啸着穿越当空气浪,全身绷直如利箭,电光石火迳扑于儿神。

  于儿神巨尾划起一道圆弧,阳光中亮起眩目森冶的白芒,“轰”地一声,那奇形长刀夹带惊天动地的力量,朝着直冲而至的赤虬当头疾劈而下。

  赤虬依旧毫不躲闪,只是哈哈狂笑,巨口张处,一道清冽雪白的气芒瞬间绽放。“当啷”一声暴响,于儿神痛吼失声,巨尾摇摆,嵌于尾骨的奇形长刀冲天脱飞。黑血喷溅,那道清冽白芒击飞长刀,余势末衰,迳直从于儿神左胸贯穿飞出,呼啸回旋。

  众人无不动容,六侯爷倒吸一口凉气,心道:“他***紫菜鱼皮,那秃头鱼皮的大尾巴扫落下来,力道何止千钧?竟被他吹了一口气就大败若此!这条赤龙究竟是谁?”

  正惊讶间,却听于儿神嘶声狂吼,揉身扑上,九只蛇头“咻咻”射出无数幽蓝

  色寒芒,双掌直推,光波爆舞,巨尾再次狂扫而至。

  赤虬哈哈笑道:“下去吧!”躯身蓦地翻卷而起,弯曲如弓,巨尾陡然弹舞电击,红光耀眼,瞬息将那漫天蓝芒与强猛气浪劈开,重重地抽在于儿神的九只蛇头上。

  “啪啦”巨响,于儿神嘶声惨呼,血浆进爆,九只蛇头登时被打得稀烂。又是“喀啦”一声脆响,于儿神断颈碎裂,捧着心口,从腹中发出凄厉不绝的惨叫,重重地摔入湖中,激起冲天巨浪。

  赤虬哈哈大笑,龙须飞舞。那道清冽白芒在空中呼呼旋转,倏然被他重新吞入肚中。

  众人瞧得目瞪口呆,这赤虬招数瞧来殊为特异诡奇之处,明枪明箭,偏生威力狂猛,避无可避。那暴虐狂妄的于儿神竟三招不到,便被打得生死不知!

  当是时,湖面波涛汹涌,突然浪花逼开,无数人影大声呼叫着从湖中冲天飞超。有人狂喜长呼道:“拓拔太子!六侯爷!你们瞧见了么?我用了半个时辰不到便将这稀泥***十四道混金铜锁打开啦!”

  声音尖利得意,正是大荒第一神偷御风之狼。他在湖底苦苦钻研了近半时辰,终于灵光一闪,解开了第一道铜锁:此后势如破竹,片刻之间就将十四道铜锁尽数打开,得意狂喜,不能自抑。

  湖底群雄适才听得赤虬斩断链索,倾山倒海,冲天呼啸而去:心中已自振奋;此时一旦自由,更加欢喜若狂,簇拥着御风之狼冲出湖面,齐声长啸。

  湖面翻腾如沸,不断地有人影冲出。欢呼声、长啸声、怒吼声以及多年之后重见艳阳青山喜极而泣的长号声,此起彼伏,交织如网。

  有人厉声暍道:“我找到这秃头妖孽了!”众人望去,巨浪滔天,数十个大汉提着玄冰铁链破浪而出,铁链当啷交错,紧紧交缠着一个秃头凸额的半面怪人,凶睛碧光,撩牙匕现,歪着脖子,左手巨爪掩着胸膛,污血不断地从指缝问涌流出来。正是被赤虬打成重伤、跌落湖中的于儿神。

  于儿神恶狠狠地瞪着空中的赤虬,绝望、恐惧交相混杂。

  无数大汉怒吼着踏浪奔来,各自抢着拽住铁链的一端。有人叫道:“他***乌龟王八,将这狗贼大卸八块!”众人轰然怒吼,拉着铁链四面八方奔跃开来。

  血光喷舞,于儿神发出凄厉的惨嚎,铁链交错飞扬,块块血肉进溅开来,四下洒落。刹那间,这镇守洞庭湖的凶神,便被始得自由的水族流囚绞杀得寸寸飞散。

  群雄齐声欢呼,快意至极。

  御风之狼满脸得意的喜色,飘然掠到六侯爷等人身前,突然眉头一皱,叫道:“咦!拓拔太子呢?”

  众人心中一凛,四下扫望。人影穿梭,欢声鼎沸,却哪有拓拔野的身影?

  忽听空中那赤虬哈哈笑道:“你们的拓拔太子在湖底睡觉呢!现下也该醒啦!”

  此时南侧湖面浪花翻涌,传来白龙鹿欢快的嘶鸣声。众人扭头望去,拓拔野骑在白龙鹿背上,高高跃出水面,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踏浪疾驰而来。

  拓拔野笑道:“他***紫菜鱼皮,我醒得晚了,错过了一场好戏么?”

  众水族流囚在湖面上纷纷拜倒,大声道:“多谢拓拔太子出手相救!”

  拓拔野连忙翻身跃下,回礼微笑道:“万不敢当!大家同仇敌忾,理应帮忙。”

  众人心中之感激无以复加,依旧长拜不起,只有御风之狼心中道:“他***,这链锁分明是我解开的,和他有什么相干?”

  原来那赤虬适才在湖底赤晶链被于儿神震动之前,已经透过断剑与紫火赤晶链,将元神寄入拓拔野体内。拓拔野元神被他这般猛一冲击,登时进散昏厥。而赤虬元神寄居拓拔野身体之内,集结两人的念力与真气,奋起神威,挥舞神器无锋,将紫火赤晶链与玄冰冷玉索齐齐斩断。继而元神迅速离体,重归自己虬龙体内,震飞压在身上的五色石,掀翻洞庭山双峰,冲天飞出。

  赤虬既已离开拓拔野体内,拓拔野的元神便重新凝聚清醒。当他醒来之时,瞧见链索断裂,巨山不再,立时明白赤虬已经成功逃离。当下驾御白龙鹿冲出湖面。

  岂料冲出湖面之时,大战已经结束:心中惊喜之余,不免又有些遗憾。

  那赤虬在空中哈哈大笑,突然红光耀目,众人凝神再望之时,他已变成一个男子,徐徐御风降落。但见蓬头乱须,乌衫褴褛,仿佛一个落拓不羁的浪子;掐算年纪,至少当有一百三、四十岁了,但瞧起来却仍然如同二十几许。虽然邋遢,但那满脸玩世不恭的微笑,眉丰间说不出是嘲弄还是忧郁的神色,都隐隐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魅力。众人瞧了片刻,均觉眼前一亮,分明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那男子笑道:“小子,你不知天高地厚,胡作非为,胆子倒大得紧,将这七百多人从湖底解救出来,又助我离开此地。嘿嘿,你可知从今日开始,就算你头上有比这秃头鱼乾更多的脑袋也要被砍个精光么?”

  拓拔野笑道:“前辈,拓拔野的脑袋早就是悬赏之物了!到这大荒,原本就是要闹他个天翻地覆。

  眼下不过塌了两座山峰而已,离我的目标还差得远呢!”

  那男子扬眉大笑,道:“妙极妙极!无风不成景,无险不成峰。大荒中从此不再寂寞!”转身摇头长笑,踏浪而行,衣袂飘舞,转眼间已到百丈之外。

  六侯爷等人见他辞不达意,不告而别,对助他重得自由的拓拔野竟连一声道谢也没有,心中都是大为诧异,觉得此人果然怪极。

  拓拔野见他飘然而去:心中怅然,大声道:“前辈,前路多风雨,请自珍重!”

  那男子哈哈长笑道:“天下之大,自有没风雨的地方。小子,你多保重吧!”

  余音袅袅,人影已在千重青山之外。

  拓拔野眼见他完全消失在水天群山之际,方才转过神来。见御风之狼贼忒兮兮地盯着他,咳嗽连声,自是心下了然,笑道:“狼兄此次手脚乾净俐索,立下奇功一件,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水族群雄纷纷附和道谢,赞颂如潮,言出由衷。御风之狼心下得意,生平撬锁偷窃无数,每每遭人痛恨,从未有如今这般受万人景仰,风光受用。突然心中一凛,忖道:“稀泥***,拿下宝贝溜之大吉才最要紧,可别中了这小子的圈套,吃了蜜汤糊弄过去了。”又板起瘦脸,咳嗽连声。

  拓拔野羌尔道:“侯爷,狼兄既已立下如许奇功,我看我们就不必再难为他了吧?”

  六侯爷瞥了那正紧张兮兮侧耳倾听的御风之狼一眼,笑道:“他***紫菜鱼皮,这小于定是乘火打劫敲竹杠了!太子既然这么说了,我就饶了他吧!”

  御风之狼大喜,又连连咳嗽。拓拔野微笑道:“是了,那一袋东西也一齐给了他吧!”

  六侯爷叹道:“当真便宜他啦!”

  哥澜椎瞪了御风之狼一眼,从怀中掏出那袋宝贝,连带海蝎蛊的解蛊药一道丢给了他。

  御风之狼喜动颜色,一把接住,笑道:“多谢太子、侯爷!”转身便走,突然顿住,回过身来绽开笑容道:“各位,小的可就告辞了!祝太子一行一路顺风,无往不胜!”

  六侯爷笑道:“走吧!走吧!”突然想起一事,嘿然道:“是了,我们的路程倘若走漏了一点风声,小狼儿,不管你在天涯海角,侯爷我都要将你揪了出来喂海狗。”

  御风之狼打了个寒噤,笑道:“侯爷借小的百十个胆,小的也不敢。各位朋友,告辞了!”将宝贝揣入怀中,闪电般地窜了出去,踏浪御风,竟比那赤虬还快。

  拓拔野等人与他同行一路,于内心深处,也已将他当作朋友一般;此时见他离去:心中不禁也有些不舍。哥澜椎喃喃道:“龟他孙子,跑得这么快赶去投胎么?”

  洛姬雅在拓拔野耳边甜声笑道:“拓拔大侠,你可遂了心愿啦!解救了这么多人。想将他们一道带到灵山去么?哼哼,一路上浩浩荡荡近干人,那可威风得紧。上族的朋友们一定都会慕名前来拜访你哩!”

  拓拔野自然明白她言下之意。他们此去灵山也罢,朝歌山也罢,都是轻装快马,避人耳目。眼下土族正值怪事连连,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重要之事,倘若这般大张旗鼓,带着七百余人前行,不到半路,只怕已被上族大军冲杀得七零八落了。

  心中稍一犹豫,已有了王意。当下朝那凝望他的七百余双眼睛大声道:“各位朋友,不知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一个大汉叫道:“他***,这还用说吗?我这一条命是太子救的,自然就归太子殿下了!从今以后愿意追随太子左右!”众人七嘴八舌地叫道:“不错!我愿追随太子殿下!”

  拓拔野料到他们会有此语,笑道:“多谢各位朋友。各位的命我是不要的,但这个朋友是交定啦!”

  众人齐声欢呼,都觉他平易近人,更加打定了主意。

  拓拔野又道:“那烛老妖是我的仇人,恰巧也是各位的仇人:倘若各位愿意与我一道联手打败老妖,那我再也欢迎不过。”

  众人叫道:“那是自然!那老妖不死,我们又怎能有自由?”

  众人被烛龙关在这洞庭湖底许多年,亲人朋友多被害死:心中对烛龙的仇恨铭心刻骨。听说拓拔野要与他们一道打败烛龙,无不欢腾。

  万里晴空,阳光媚好。洞庭湖浩渺烟波之上,欢声如沸,回音响彻群山。

  黄昏时分,夕阳斜照,山谷西侧山坡金光灿烂,无数苇草随风起伏招摇。这山谷中一片荒凉,除了这种长六尺余的黄色苇草,再也没有其他植物。放眼望去,金光摇曳,起伏如浪,倒真像是在苇草的海洋中行进。

  两骑四人在谷中悠然前行。左侧一匹似龙似鹿的怪兽身上,坐了两个少年男女,俊秀清丽,宛如一对璧玉,正是拓拔野与真珠。右侧的一只绿色昆虫怪上,骑着一个脸容俏丽天真的少女和一个英俊男子,正是流沙仙子洛姬雅与龙族六侯爷。

  洛姬雅抿嘴笑道:“出了这山谷,就是一片平原,平原中的几座高山就是灵山啦!”

  六侯爷喃喃道:“可惜可惜,这般多走个几日几夜,岂不美得紧?”

  拓拔野道:“咱们走了大半日,也不知哥澜椎他们此时已到了哪里?”

  六侯爷道:“嘿嘿,他们大队人马在深山老林里爬行,哪有我们这般神速?”

  真珠担忧道:“只盼他们不要遇上坏人才好。”

  众人听她说得有趣,哈哈笑将起来。真珠飞红了脸,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暗暗纳闷。

  原来拓拔野虑及大军行进,太过招摇,对此行无益,便让哥澜椎与班照率领水族群雄先回东海整修,顺便向龙神、赤长老等人通报这月余来大荒发生的众多事情。

  为了确保哥澜椎等人安全回撤,拓拔野查遍《大荒经》,寻了一条最为荒僻安全的道路,可直接抵达东海。虽然这条路上绝少过往之人,但眼下大荒大乱纷起,众人心里仍不免有些担心。

  将出山谷,忽然隐隐听见有万兽奔腾的声音,又听见号角声声,彷佛有大军行进。众人微微一凛,洛姬雅皱眉道:“这可奇啦!谁敢到灵山脚下这般放肆?”

  白龙鹿闻着野兽气味,又开始兴奋嘶鸣。那歧兽见状,也不甘寂寞地扑扇起翅膀,杂讯大作。

  拓拔野心道:“这一路走来绝少太平,不知此次又会遇见什么事情?”众人驾御灵兽,朝着谷外飞驰而去。

  方甫冲出谷外,众人便吃了一惊,险些惊呼出声。

  碧草连天万里,树林星罗棋布,远处三座高山巍峨矗立,彩云缭绕。

  平原上干军万马,旌旗林立,群兽奔腾,井然有序。远远望去,少说也有数万之众,黑压压的望不到尽头,层层叠叠将那三座高山包围得水泄不通。

  风吹猎猎,夕阳照在那密林般的旗帜上,将数不尽的“黄土”二字照得分明。

  拓拔野心中一凛,奇道:“土族大军?为何将灵山包围?”

  六侯爷苦笑道:“莫不是他们的消息飞快,知道咱们大闹洞庭湖,赶来灵山,所以到此守候吧?”

  突然面色一变,咬牙切齿道:“是了,定是那只小狼儿!他***紫菜鱼皮,下次见着了,定揭了他那张狼皮!”

  拓拔野摇头道:“决计不会!御风之狼虽然贪吃贪财,但还不至于如此。况且即便土族当真是为我们而来,也决计不可能在半日之内调集数万大军。”

  六侯爷道:“说的有理!他***紫菜鱼皮,但这数万人哪儿下去,偏生挡在这灵山脚下作甚?”

  洛姬雅突然格格笑将起来,道:“我明白啦!你们只管放心吧!这些人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拓拔野忖道:“这些日子以来,侯爷一行不住地遇见土族大军,臂上都缠着灵带,显是土族之中有贵人夭亡:我在那松树林里,遇见黄帝少子被几族蒙面高手围攻,今日灵山脚下又遇见数万上族大军。

  这中间必定有些关联。不知土族究竟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些什么,但却说不出来。看了看洛姬雅,见她笑若春花,心道:“这妖女定然知道些内幕,可却偏偏守口如瓶。”

  心中好奇,寻思着如何从她口中套出些风声来。

  正思虑问,忽听号角声声,战鼓咚咚,西侧蹄声滚滚,又有数千骑兵驾御诸多怪兽潮水般涌来。

  大军之中,一杆长约六丈的青铜大旗格外引人注目。旗幅猎猎,斜斜挥舞。

  那新到的数千骑兵便随着大旗指挥,有条不紊地转折前行,在灵山脚下西面的树林中列队待命。

  拓拔野心道:“想来那便是土族大军的司旗将军了,不知是谁?”六侯爷似是知道他的心事,随手抛来一支千里镜。

  拓拔野举起千里镜,凝神眺望。

  刀戈如林,旌旗飘飘。青铜大旗下乃是一辆极为高大的战车,八匹强壮的龙兽纹丝不动,宛如铁铸。

  战车上两名御兽战士肌肉纠结,面色冷峻,手上一枝长近两丈的长鞭斜斜上举。战车两翼,是两个手持青铜长戈的九尺大汉,雄厚的胸肌上纹了个古怪的凶兽图腾。战车后端两翼,一个弓箭手手持六尺长弓,另一个近卫士持盾握刀,昂然而立。

  这六名战士都巍然不动,若非衣袂飘舞,远远望去还道是铜铁铸成。

  战车正中铜椅上,一个高瘦的男子端然静坐,颜骨高凸,两腮深陷,宛如骷髅。白色的八字眉斜斜乳拉,灰色双眼似闭非闭,突然朝拓拔野电扫而来,亮起一道凶冽无匹的白芒。

  拓拔野微微一惊,相隔二十余里,竟能感觉到那男子陡然绽放的尖锐杀气。

  虽不知他是何方神圣,但岂能示弱?当下微笑对望。

  那男子目中光芒登敛,冷泠地盯了他片刻,又缓缓闭上。右手枯瘦,斜握青铜旗杆,尖尖的双耳微微动弹,右手轻转,旗杆便缓缓转动,指挥大军调度。身上那宽大的黄袍在风中鼓舞不息。

  洛姬雅抿嘴笑道:“你瞧见那个骷髅头啦!那人便是当今土族四大将军之一的王亥。”

  六侯爷一拍大腿叫道:“他***紫菜鱼皮,我道是谁,原来是那个老色鬼!据说他府中的七十二位……”突然瞥见真珠一双澄澈的大眼盯着自己,连忙硬生生地将“美女”二字吞了进去,改口道:“……家奴,极是厉害,嘿嘿!”

  洛姬雅格格脆笑:“是么?这倒奇了,我怎地没听说过?”

  拓拔野瞧这情形,也猜出大概,笑道:“侯爷果然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

  六侯爷传音得意道:“那是自然!本侯游历天下十余年,对天下美女分布如数家珍。他***紫菜鱼皮,倘若侯爷我哪天兴致勃发,画下一张《大荒寻芳谱》,加上本侯爷的心得批注,那可比你那本破烂不堪的《大荒经》广受欢迎得多了。”

  拓拔野见他厚颜无耻自吹自擂,也不禁大笑。

  六侯爷咳嗽一声,笑道:“是了,听说这王亥很能打战,手下骑兵颇为剽悍,纪律又严明得紧,是大荒几大劲旅之一。”

  拓拔野虽不知此人底细,但瞧他指挥大军井然有序,战兽士卒不动如山,果然是极有战斗力的虎狼之师。

  洛姬雅却撇嘴“呸”了一声道:“大荒中名不副实之辈太多了!这老骷髅瞧起来精明强干,却是装腔作势。养养马兽倒也罢了,行军打战,哼哼……”她那张娃娃脸上突然老气横秋,令拓拔野不禁莞尔。

  洛姬雅白了他一眼道:“你不信吗?那便随我来吧!倘若这一路上他们敢动你一根寒毛,那便算我输啦!”仰头呜呜吹响玉兕角,驾御着那歧兽朝前缓缓行进。

  白龙鹿欢声长嘶,撒开四蹄飞奔开来。

  夕阳残照,暮色四合,号角声凄迷诡异。山脚下的数万上族大军突然一阵骚动,拓拔野透过千里镜望去,只见那原先泥塑铁铸也似的土族战士,脸上纷纷露出恐惧之色,朝此处望来。那青铜大旗接连挥动了三次,众兵士才恢复镇定,重新目不斜视地列队待命。

  拓拔野心道:“原来这妖女在土族中的声名竟是如此之响。”

  拓拔野两骑四人中速行进,与上族大军相距三、四里之时,听见一个又乾又冷的声音道:“流沙仙子,想去灵山么?”想来便是那大将军王亥。

  洛姬雅格格笑道:“你管得着么?”

  那声音冷冷道:“上山我管不着,下山我就非管不可了!到了那时就休怪本将军无情了!”

  洛姬雅冷笑一声,毫不理会,只管吹奏那玉兕角:号声愁云惨雾,鬼哭神号,

  真珠听了心中发毛,直想钻入拓拔野怀中。

  那杆青铜大旗缓缓挥舞,土族大军宛如浪潮般朝两侧翻涌开来,自动地让出一条大道。

  白龙鹿纵声长嘶,上族众马兽纷纷骚动,最前的两只龙马昂首踢蹄,惊嘶不已。突听一声雄浑号角陡然响起,众兽登时安静下来,唯有两匹受惊龙马兀自惊鸣打转,座上骑兵二话不说,跳下马来,白光一闪,手起刀落,登时将马头一气斩下。

  鲜血喷射,马头飞出一丈多远,口中惊嘶依旧。无头马身朝前冲了十余丈,方才倒下。真珠瞧得不忍,立时将眼睛闭上。

  众兽慑服,任凭白龙鹿怎生嘶吼,再也没有骚动者。

  四野寂静,残阳照在万千旗幡上,风声猎猎。两旁刀戈林立,光芒闪烁。号声呜咽,白龙鹿的嘶鸣声、那歧兽的振翅声显得格外刺耳。拓拔野四人从土族大军中缓缓穿行而过。

  那王亥脸色阴沈,坐在战车之上居高临下,灰色眼眸冷冷地望着拓拔野四人。

  瞧着拓拔野满脸微笑地策兽缓行:心中突然有一种奇怪而荒唐的感觉:这俊逸洒落、镇定自如的陌生少年,竟比灵山上的那人还要危险!当他的眼光与拓拔野相对之时,这种不祥之感便更为汹涌强烈,脑中轰然作响,仿佛瞬间预感到可怕的未来。有一刹那,他竟蓦然冲动得想要拔身而起,下令三军将这少年万箭射死:永绝后患;但想到那流沙仙子,想到此行目的与如山军令,终于全力克制,拳头紧握青铜旗杆,青筋暴起,指甲深深地扎入手掌,沁出鲜血来。

  一直到拓拔野一行远远地出了军阵,他那汹涌的心潮才缓缓平静下来。汗水从背上流下:心中又是颓唐又是懊悔。

  出了土族人军三里开外,拓拔野犹可感觉到王亥那凌厉的眼神与刀锋般的杀意,仿佛芒刺在背:心中诧异,不知这骷髅似的男子,何以对他如此强烈的莫名敌意。

  六侯爷哈哈笑道:“仙子果然了得,这数万土妖竟连正眼也不敢瞧我们一眼。”

  洛姬雅得意道:“那是自然。况且在这灵山脚下,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敢撒野么?”

  拓拔野又想起那日洛姬雅说道前往灵山之时,御风之狼吓得立时逃之夭夭,不知这灵山究竟有何奇异之处,竟让大荒中人如此敬畏?当下出言相问。

  洛姬雅抿嘴笑道:“你的那本书上不是写得明明白白么?这灵山乃是远古大神伏羲死后所化,他的头发呀、寒毛呀全长成了花花草草。据说普天之下所有的花草树木,这灵山上几乎全有啦!所以呢,仙子我才要到这灵山上来。进山之后,莫说三百六十种奇毒,三千六百种也不在话下。”

  拓拔野笑道:“可是如此说来,这灵山也没有什么可怕之处呀?”

  洛姬雅道:“山上各种花草植物都有,自然就引来各种昆虫动物了。这些虫子怪兽里,偏偏绝大多数又都是极为凶暴的毒物,倘若寻常人一不小心上了这灵山,不到片刻钟,就连骨头也剩不下一根哩!

  尤其到了夜里,所有的毒物都要出来活动,一脚踏下,至少要踩着五、六条蛇、七、八只蝎子。”她那沙甜欢快的声音说到这凶险恐怖之事就显得格外悦耳高扬。

  真珠脸色雪白,咬唇道:“那我们这般上山,岂不是危险得很么?”

  洛姬雅瞟了她一眼,格格笑得花枝乱颤,道:“好妹子,若是怕踩着蛇蝎,便让这两位哥哥抱你吧!”

  六侯爷咳嗽一声道:“如此凶险之事,本侯是万死莫辞了。”

  真珠飞红了脸:心中却是依旧害怕不已。拓拔野在她耳边低声笑道:“放心吧!流沙仙子若没有必定把握,又怎敢带我们上山?”

  真珠被他这般在耳畔吹气低语,登时一颤,浑身酥软,双颊滚烫。没有听清他说什么,但心中迷乱欢喜,早已将害怕之意忘得一乾二净。

  六侯爷心下发酸,摇头叹道:“能不认输吗?拓拔磁石一句话,竟可抵挡万千毒物。”

  四人穿过一片矮矮的树林,将土族大军远远地抛在身后。数万大军虽然将灵山围住,但距离山脚仍有五里的距离,不敢过于靠近。

  太阳已经西落,天色昏暗。眼见灵山雄伟高峭,耸然天半,已在咫尺之遥,只需再过一片树林,便可到灵山脚下。晚风微凉,虫声密集,四人忽然听见风中传来

  低低的话语声,透过前方的树林,隐隐约约看见点点火光。

  六侯爷奇道:“难道山脚下还有土族军队么?”

  洛姬雅甜声笑道:“他们哪敢到这山下?这山下都是等着灵山十巫看病的人。”

  拓拔野讶然道:“灵山十巫?是了!《大荒经》上说灵山十巫是伏羲十指所化,很有些神力。”

  洛姬雅道:“对啦!那十个讨厌鬼便是这灵山的守护神,天天在这山上赖着不走,山上的花草全由他们霸着,谁也不许碰上一碰。这十个讨厌鬼又贪心得很,灵山上没有的药草,他们也变着法儿想弄到手,所以就想出了个不要脸的法子,在山脚下开诊看病。”

  六侯爷奇道:“看病?”

  洛姬雅哼了一声道:“可不是么?那十个讨厌鬼自以为是天下医术最高之人,又精通草药,就在山脚下搭了个破棚子看病。凡是前来问诊的,必须缴纳灵山上所没有的草药一株,然后由他们根据病情、病因以及病人身份,定出最后要给多少株奇异药单。倘若少了一株,他们也决计不医。”

  六侯爷笑道:“这倒有趣得紧,倘若那病人所要服用的药草偏生也是罕见之物呢?”

  洛姬雅冷笑道:“那十个怪物只管出药方,不管配药,若要配药,便要与他们交换等量的罕见药草。

  否则你就是得了药方,也是照样没治。”

  拓拔野皱眉道:“天下哪有那么多罕见药草?来这看病的人岂下是大多都不得医救吗?”

  洛姬雅道:“那还用说?不过那十个讨厌鬼说得也有道理,天下奇珍药草是至宝之物,相比之下,人命又值几何?岂能为了贫贱的人命平白浪费了珍稀药草?”

  这歪理由她说来,竟是振振有辞。

  拓拔野啼笑皆非,心道:“是了!在这妖女心里,人命确实比草菅还要不如。”

  说话问,四人已经穿林过河,来到灵山脚下。暮色中灵山迫面而来,气势高峻,彷佛时刻要倾压倒下。山脚下一道高三丈的粗壮荆棘林沿绕山势,迤逦蔓延,将山里山外隔离开来。山外平地上数百个帐篷星罗棋布,篝火熊熊,无数的人影在火光下拉长拉短,变幻不定。

  风中满是花香与青草的气息,偶尔夹杂着说不出的腥臭之味。相较之下,篝火之上翻转的烤肉所散发的肉香,倒没有那么浓郁。

  山脚东南方,那道荆棘林拱成一个圆门,此刻圆门已经被一道荆棘挡住。圆门之外,是一个极为简陋的草棚,其中放了一张圆木,权充桌子,两个圆石放在旁边,此外再无一物。想来这便是洛姬雅所说的灵山十巫用来看病的“破棚子”,这三字倒果然十分恰当,拓拔野触目莞尔。

  草棚南侧此刻竞排了一条五、六百人的长队,蜿蜿蜒蜒,一直排到距离他们十余丈的地方。每人手中都拿了个牌子,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拓拔野四人缓缓前行,四下扫望。洛姬雅道:“这里全是等着看病的人啦!

  那十个讨厌鬼夜里休息,只有白天才各抽出半个时辰看病,所以他们便住在山下,领了牌号,在这排队候着呢!”

  拓拔野看山下众人,多半面黄肌瘦,满脸倦容,还有一些躺在帐篷中奄奄一息。即便坐在篝火旁的众人也是面无表情,呆呆地坐着发楞,彼此之间绝少谈笑。

  偶有说话,也是泪光泫然,甚至相抱痛哭:心下不由恻然。

  经过那数百人的长队时,突然窜出几个贼头贼脑的汉子,探头道:“喂!要牌子吗?”

  六侯爷讶然道:“什么牌子?”

  一个三角眼大汉瞪眼道:“这还用说?当然是看病的牌子啦!”从怀中神秘兮兮地掏出一个木牌,上面写了两个奇怪的字,瞧起来倒是与旁边排队众人手中的牌子相似。

  六侯爷笑道:“多谢了。”

  伸手去拿。那三角眼汉子猛地退后,骂道:“稀泥***,你当老子是你爹哪?平白无故送给你?”

  另外几个汉子哈哈笑道:“稀泥奶奶,哪儿来的榆木脑袋。”

  拓拔野心下分明,这几个汉子必是专门靠卖这牌子生财的了,当下故意道:“这牌子是几号的?开的什么价?”

  三角眼嘿嘿道:“这位公子,这牌子是第二十七号,明日正午过后,不消半个时辰,就可轮着了,价格好说。”伸出一个手掌在拓拔野面前晃了晃。

  拓拔野笑道:“五棵药草吗?”

  三角眼呸了一声道:“我要那破草作甚?稀泥***,编草鞋么?自然是黄金了,五百两黄金。”

  六侯爷笑骂道:“他***紫菜鱼皮,你不是明摆着抢吗?”

  三角眼斜睨他一眼,冷笑道:“你的命不值这钱么?”从怀里又掏出一个牌子,在手心里拍得“啪啪”乱响道:“这个便宜,只要五两黄金,不过你得排到五日后的下午。若是那十位祖宗心情不好,看了一半突然又不看了,只怕还要拖到七、八天后,到时不知你还有气没?”

  拓拔野指着那排队的众人道:“那他们呢?”

  三角眼冶笑道:“你别瞧他们排得靠前,手上的号最早都要到明日黄昏。前四十个牌子,都在爷爷我这呢!”指着远处几个华丽的帐篷,道:“那不,今日来了不少贵族长老,都从我这买了牌子,明日一大早,最先轮到的是他们。”

  三角眼嘿嘿笑道:“五百两黄金你还嫌贵?今日午后来的那位公子,出手阔绰得很,二话不说就是一千两黄金,结果来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轮上他啦!这钱财乃身外之物,命都没了,还要钱财干嘛?”

  洛姬雅早听得不耐,侧过身,对着那三角眼嫣然笑道:“这位大哥说的是,黄金比起性命来算得了什么?”

  三角眼见她甜如苹果,美若春花,早巳神魂飘荡,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色咪咪地直吞口水。突然惨叫一声,将手中的牌子丢了出去,双手刹那间变得黑肿,“扑”地一声,十指仿佛香蕉般剥裂开来,一路翻卷。血肉紫黑,簌簌掉落,片刻间双手只剩下青紫色的骨头。

  六侯爷哈哈笑道:“这黄金拿得烫手么?”

  三角眼汉子嘶声惨叫,众人纷纷瞧来,无下骇然。洛姬雅甜笑道:“这位大哥,明日中午之前,你全身皮肉都会脓肿掉落,正午一过,便会变成一具骷髅骨啦!所以还是快快去排队吧!”突然蹙眉叹息道:“哎呀!险些忘了,明日正午之前的牌子你都卖给别人啦!”啧啧长叹,不胜同情。

  真珠看得害怕,别过头去。拓拔野虽觉洛姬雅手段毒辣,但这群牌贩子在旁人性命攸关时敲诈勒索,太过可恨,因此倒也觉得心下太快。

  三角眼满地打滚,发出杀猪似的哀嚎声。

  那几个牌贩子瞧得面色大变,见势不妙转身便逃。洛姬雅冷笑道:“你们既有这么多牌子,那便好好地看上一回病吧!”十指轻弹,那几个大汉齐齐发出惨叫声,皮肉腐烂,焦骨毕现,倒在地上疼得直欲晕去。

  众人大快,虽然疾病在身,但脸上均露出难得的笑容来。

  一群黄衣大汉挥舞长刀从远处冲来,大呼小叫道:“稀泥***,到灵山来捣乱吗?”

  洛姬雅格格娇笑,脆声道:“不错,仙子我就是来此捣乱的!山上的十个妖精听好了,大荒第一毒神流沙仙子与神农弟子大荒第一药神拓拔野,来找你们的麻烦啦!”

  那歧兽急速扑翅,在“那七那七”的杂讯中飞也似地穿过迎面冲来的众黄衣大汉,朝山上奔去;错身刹那,众黄衣大汉纷纷惨呼摔落。

  白龙鹿欢声长嘶,穷追不舍。拓拔野哈哈大笑:心中却大为诧异:“神农弟子大荒第一药神?这妖女怎地知道我与神农的关系?”

  天才悬疑小说家琳子力作,带你看到内心尽头的那个黑影,点击阅读天涯超人气悬疑小说《心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