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惊悚 > 搜神记 > 第 2 章 蜃楼城之夏
第5节 汤谷十日

  秋日正午,阳光灿烂,碧绿的大海上金光粼粼。海风轻拂,空气中满是桂花的清香。汤谷岛西面临海的石崖上,桂花盛开,一个瘦小的中年汉子正在垂钓。他坐在距离崖边丈余处,远远地探头探脑的朝崖下张望。手里握著一柄三丈长的长斧,以斧为竿,在斧梢系著一根银光闪闪的细丝。这钓鱼丝颇为奇怪,瞧来不过三四根发丝般粗细,但在海风中竟纹丝不动,笔直的插入海水之中。

  这瘦小汉子身旁,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盘膝而坐,闭目摇头,口中念念有词,膝前零落摆了几个黑色的石子。那瘦小汉子满恋焦急不耐,道:“卜算子,你到底算准了没有?当真是在此处麽?”那老者徐徐张开双眼,怒道:“自然算准了。我神卦卜算子一日十卦,定能算对一卦。先前九次都不灵验,这次定然错不了。”他言语斩钉截铁,不容一丝回寰。

  那瘦小汉子突然来了气,骂道:“你这老妖怪总是信口雌黄。他***,昨日上你当,在林子里待了一天不说,屁股还险些被竹叶青咬上一口。今日要再如此,老子今晚就将你烤了吃。”那老者卜算子皱眉道:“倘若不是昨日被辛九姑搅局,将石子弄乱了,又怎会发生那等事。怎能因你的屁股坏了我神算清誉。”

  听到“辛九姑”三字,那瘦小汉子突然打了个寒噤,不住的回头张望道:“他***,那婆娘忒可恨。要是她发觉老子拿了情丝钓鱼,那今天就不是我吃鲨鱼,而是鲨鱼吃我了。”卜算子摇头道:“放心放心,我替你算过,你是死在野狗肚里。鲨鱼没这福分。”瘦小汉子骂道:“他***,你才死在野狗肚里。”

  瘦小汉子又四下探望了半晌,道:“不成,老子信不过你。老妖怪,你再算上一卦。”卜算子大怒道:“大荒中谁不知道我卜算子一日只算十卦?告诉你此地必有大鲨鱼上!,便决计错不了!”瘦小汉子见他如此勃然大怒,也只好作罢,口中依旧喃喃道:“他***,好不容易那十个妖怪洗澡去了,辛九姑又睡得死沈。倘若今日钓不到鲨鱼,又不知要等上多久了。”想到鲨鱼鲜美的肉味,他不禁狂吞谗涎。

  两人坐在崖边又静候了半晌,仍是毫无动静。瘦小汉子将那情丝拖将上来,凑到面前一看,情丝上系了一支巨大黝黑的铁!,!上那只四尺余长的金背鱼完好如初。卜算子吓了一跳道:“你胆子也忒大了,偷了辛九姑的情丝、盘谷的开天斧也罢了,怎地连那老太婆的金背鱼也、也……倘若让她知道了,你还有活路麽?”

  瘦小汉子瞪眼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不用这金背鱼做饵,鲨鱼会上!麽?难不成把你这老骨头丢到海里去?”那卜算子肚子突然咕咕叫起来,两人对望片刻,哈哈大笑,当下又将那鱼饵甩入海中。

  突然情丝震动,瘦小汉子大喜,颤声叫道:“来了来了!”他已数月未尝吃著鲨鱼肉,早已谗得食指大动。卜算子跳了起来,趴到崖边向下眺望,只见崖下碧波涌动,一道黑色的三角鱼鳍破浪摆舞。看起来果真是一条极大的纹龙鲨。卜算子颇为得意,眉飞色舞道:“我神算卜十必能中一,这条纹龙鲨的鱼翅可得归我。”

  瘦小汉子叫道:“他***,你算个卦就要鱼翅,那我偷了这些东西来钓鱼,岂不是要龙肝麽?”情急之下,真气稍泄,险些被那鲨鱼拖下崖去。大叫一声,双腿稳住,使足吃奶的力气将情丝朝岸上拉起。

  突听不远处有人尖声叫道:“成猴子,你好大胆子,敢拿老娘的情丝来钓鱼!”那瘦小汉子闻声魂飞魄散,转头一看,一个黑衣女子飞也似的奔来,背後一个九尺来高的大汉气喘吁吁的紧随其後。瘦小汉子成猴子连呼糟糕,正要抛掉情丝逃之夭夭,又听那黑衣女子喝道:“你要敢把情丝丢了,老娘将你剁成肉丝!”

  成猴子叫道:“辛九姑,你怎地这等小气,大不了将鱼翅分你便是!”那辛九姑冷笑道:“你当我象你般谗嘴麽?你这种男人,自私自利,只顾享乐,第一个该杀!”话音未落,已奔到十丈之距。

  成猴子见势不妙,突然闪电般跃起,想要溜之大吉。慌乱中却忘了手中还握著那柄特别的鱼杆。突觉杆子那头如有千钧之物剧烈震动,陡然下坠,突然想起那端乃是是纹龙鲨,大叫一声,被凭空拉去,空中翻滚,朝崖下落去。

  辛九姑怒道:“想逃到海里,哪有那麽便宜!”右手一扬,一道银丝破空飞舞,牢牢的缠在成猴子的身上,想将他拽回。但他下坠之势极为猛烈,再被那数千斤重的纹龙鲨猛烈挣动,登时将辛九姑倏然拉得如箭般窜起,一道尖叫著朝崖下跌去。

  辛九姑身在半空,电光石火间左手一甩,又是一道银丝破空飞舞,立时缠在那九尺高的大汉身上,口中叫道:“盘谷,拉我们上来!”

  那大汉盘谷猛地一个马步,银丝绷直,朝前滑了几步後纹丝不动。辛九姑与卜算子下落之势登时止住。卜算子却大喜,叫道:“我算得没错吧,我算得没错吧!早上第三卦说你们两人情丝相系,生死两忘。你们还要杀我,当真是不识天意。”成猴子骂道:“你***,快将我们拉上来。”

  盘谷大喝一声,双臂交错後拉,竟将两人连著那海中巨鲨硬生生一寸寸拔起。巨鲨癫狂剧震,那情丝极为坚韧,反复震荡丝毫没有断裂迹象。卜算子只是袖手旁观,不住的连声道:“可惜可惜,今日已算十卦,否则倒可以帮你们卜算吉凶。”

  那盘谷天生神力,全身青筋暴起,面目涨红,肌肉虬结膨胀,憋著气边拉边朝後退。过不多时,已将两人拉了上来。辛九姑一上来劈手就给了成猴子一记耳光,喝道:“死猴子,活得不耐烦了麽?”那成猴子对她颇为忌惮,抚著脸干笑道:“要是活得不耐烦,又怎会变著法儿给大家钓鱼吃?”

  盘谷抢上前从成猴子手中夺下那长斧杆,脸上气得通红,指著成猴子道:“你!你!”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猛地一跺脚,双臂挥舞,竟将那巨鲨高高甩起。

  碧浪开处,一条青灰色条纹状的巨鲨被高高抛起,在蓝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圆弧,阳光在情丝上闪烁耀眼的光芒。巨鲨在空中摆尾,越过众人头顶,重重砸在六七丈外的桂树林中,登时咯拉拉压倒了一片灌木。鲨鱼翻腾弹跳,尘土飞扬。

  盘谷仰面倒地,又立即一跃而起,将情丝从斧杆上解了下来。成猴子和卜算子瞧见那鲨鱼六丈余长,活蹦乱跳,早已按捺不住,叫道:“快将它杀了!”盘谷审视开天斧,确定无恙,方才提斧朝那巨鲨奔去。

  众人都已许久未吃鲜美的鱼肉,纷纷奔上前去。只见那鲨鱼似是极为痛苦,背上有一条铁管破肉而出,鲜血长流,甚是奇怪。盘谷大喝一声,挥舞开天斧猛斫而下,那鲨鱼巨尾横扫,竟不能将他长斧拍开,“扑吃”一声,皮肉翻卷,斧头径直砍到椎骨处方才顿住。

  巨鲨痛极,发狂似的弹跃横摔,盘谷不得已将长斧拔出,朝後跌了几步。巨鲨腹身处被盘谷劈开,挣跳之下,裂口越来越大,突然“哧啦”的豁开一个大口,一个尖锥状的东西从那裂口中撞了出来。

  众人齐声惊呼。巨鲨凌空一个翻越,将那东西猛地甩了出来。那物在空中打转,猛然撞在地上,朝後滑了数丈方被灌木丛卡住。竟是一艘小型潜水船!

  辛九姑等人面面相觑,突然又是“啊”的一声惊呼,只见那小船突然朝两翼打开,跳出一只似龙似鹿的怪兽,甩颈摇头,嘶鸣不已。接著又有两个少年跳将出来。一个俊逸挺拔,英姿勃勃,一个雄武骠悍,眼神凌厉。两人又从小船中拉出一个冰雪美丽的小女孩。三人不断的咳嗽喘气,似是在鱼腹中待得颇久,呼吸不畅。

  巨鲨弹跳了一阵,终於匐地不动。成猴子等人瞧得呆了,他们阅历颇丰,但这等情形倒是第一次瞧见。只有那卜算子突然狂喜道:“第一卦!今日第一卦你们还记得麽?贵人临门,万事大吉!他们定然就是贵人,来救咱们了!”

  这几个不速之客自然便是拓拔野、蚩尤、纤纤与白龙鹿。

  他们在东海上漂流了月余,舟小浪大,虽有司南指引方向,但终於还是被海风吹得稍有偏离。好在这一月来,东海还算风平浪静。三人一兽白日划船,夜里圆舱休息,任尔东西。常常是早上醒来时,发现又偏离方向数十海里。饶是拓拔野真气充沛、蚩尤天生神力,也禁不起这般折腾。

  海上行程寂寞,每有凶险。每日必要邂逅三五种凶兽,拓拔野与蚩尤合作无间,再加上白龙鹿相助,倒也有惊无险。一月下来,二人对於擒降凶兽大有心得,功夫也颇有长进。万里汪洋,终日以生鱼果腹,偶有海鸟飞过,便射将下来,用三昧真火烤熟。因此倒也衣食无缺。只是想到城破人亡,前路渺茫,难免郁郁不乐。尤其纤纤,此前从未与父亲分离,依赖心极重,虽心态早熟,却仍不免孩子心性,常常伤心哭泣,便是梦中也每每泪流满面。拓拔野与蚩尤瞧了均是大为不忍,只能劝慰或转换注意力。大赞科汗淮神功无敌,定能平安脱险云云。纤纤对父亲本就极有信心,听得久了,对父亲的牵挂担忧也逐渐缓解。

  蚩尤经此变故,性情大变,终日寡言少语,偶有欢颜。只有拓拔野天性开朗,颇为乐观,每日变著法儿逗纤纤开心。如此十余日,纤纤的难过之意稍解,但对拓拔野的依赖心却越来越重。

  两日前午夜,海上风雨大作,险浪滔滔。为避免沈船,蚩尤、拓拔野只好圆舱,三人一兽局促在小船中避浪。岂料一只巨大的纹龙鲨饥饿难当,嗅到柚木船中三人吃剩的海鸟的血腥味,竟狂性大发,将整艘柚木船囫囵吞枣的咽到肚里。好在柚木船极为坚硬,除了个别地方为它利齿戳穿之外,并未受到大的破坏。只是在它胃中无法开舱,那气味又极是难闻。通气管贯穿鱼背,虽偶尔可以带来新鲜空气,但大多时候都是在海里,不断有海水灌将进来。若非拓拔野、蚩尤水性极佳,想法设法将新鲜空气兜在皮囊中,供纤纤呼吸,她早已不能支持两日之久。

  纹龙鲨被柚木船的通气管刺穿脊背,吃痛在海里乱游,时沈时浮,人鱼对峙两昼夜,来到汤谷岛之滨。那巨鲨饥饿难当,闻见金背鱼的香味便不顾一切的咬住不放,是以便有了这破膛露船的奇怪一幕。

  辛九姑等人狐疑的盯著拓拔野等人,又看看那白龙鹿,心中惊疑不定。拓拔野咳了半晌,只觉新鲜的空气源源不断的吸入鼻息,登时大畅。听到那老头大呼小叫自己一行是解救他们的贵人,心中一沈,抱拳微笑道:“在下拓拔野,不知这是什麽地方?”

  成猴子诧道:“这是什麽地方你都不知道?”他脸上露出奇怪已极的神色,突然捧腹大笑起来,“好笑好笑,竟有人莫名其妙到了此处,还不知道……”卜算子恭恭敬敬的一揖到底,说道:“各位神人莫怪,此人就是因为四处行窃、目无尊长,才被流放此处。”

  听到“流放”二字,蚩尤突然面色大变,沈声道:“难道这里是汤谷麽?”卜算子道:“正是。神人被鲨鱼带到此处,那定然是天意如此,要你们将我们救出苦海了。”蚩尤的心登时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心中又是悲凉又是滑稽,只觉世事荒诞,莫过於此。悲苦之下,竟仰天哈哈大笑。

  原来这汤谷乃是大荒四大流放地之一。五族中严重违反族规的罪人,除了水族之外,许多都被流放至此。盖因此处天涯海角,汪洋茫茫,既非水族,又无船只,绝无可能逃回大荒。况且这汤谷岛上有十只巨大的怪鸟太阳乌──汤谷十日镇守,倘有人想逃出岛去,必被这“汤谷十日”鸟竞相攻击,饱受折磨後再抓回丢到汤谷扶桑树上,受烈日灼汤的暴晒浸泡。

  这汤谷十日原是木族圣兽,也是六百年前木族青帝羽卓丞的御前灵兽。当年羽卓丞路经东海时与龙王交战,虽大败东海六龙,却也精疲力竭,耗尽真元。到这汤谷岛的汤谷中休息,睡著後化为巨木扶桑。十日鸟哀鸣绕空不散,就在这汤谷中栖息下来。由於羽卓丞身前严肃刚正,疾恶如仇,大荒长老会便将这汤谷定为大荒思过岛。所有大罪之人便可被流放此地,由羽卓丞刚正不阿的魂灵与十日鸟共同看守。

  大荒中所有人谈到汤谷二字,无不色变。只要一上此岛,便永无离开之日。余生漫漫,只能与穷山恶水相伴。这岛上鸟兽本少,附近海域除了偶有巨鲨海怪出没,其他鱼类忌惮十日鸟,都不敢靠近。因此在这岛上除了每日吃些野果,就只有期盼有鲨鱼上!。鲨鱼虽然肉质糙厚,但在岛民口中尝来,已是少见的美味了。

  拓拔野不知道汤谷之名,但听那老者所言,又见蚩尤仰天狂笑,心中也猜到大概,想到阴差阳错,竟到这麽一个所在,不免也有些沮丧。却听那辛九姑喝道:“小子,有什麽可笑的?”蚩尤心中气苦,家仇国恨犹未报,自己又被困在这囚岛上,满腔怨怒之气正无处发泄,当下狂笑道:“我笑你又如何?”辛九姑大怒:“小子找死!”银光一闪,情丝将蚩尤周身缠住,挥手一掌朝蚩尤脸上摔去。两人近在咫尺,那辛九姑出手奇快,直如鬼魅,拓拔野来不及相救,眼见这一掌便要击在蚩尤脸上,.忽听天上传来“嗷嗷”怪声。

  辛九姑面色大变,硬生生住手。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十只火红的怪鸟从东侧高高的山头飞了过来,在空中鸣叫盘旋。成猴子苦笑道:“他***,真是倒霉,十个妖怪一来,这条大鲨鱼又要白白浪费了。”

  那怪鸟长得甚为奇异,长两丈,巨翼横张时,直如红日。眼大如轮,碧光幽然,如许高空,犹清晰可见,瞧来令人不寒而栗。这怪鸟自然便是十日鸟太阳乌。十只太阳乌嗷嗷怪叫,隐隐有威胁之意。辛九姑虽然蛮横,但似乎也颇为畏惧,当下抽回情丝,狠狠的瞪了蚩尤一眼,大踏步朝回走。盘谷三人尾随其後。

  突然三只太阳乌怒鸣三声,闪电般俯冲下来,朝成猴子扑了过去。所经之处突然热风狂舞,炎浪灼人。纤纤险些被那热风刮倒,拓拔野抢身上前,将她护在怀中。

  成猴子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两大块鲨鱼肉,丢在地上。原来他经过巨鲨尸体身边时,以极快的速度割下了几块鱼肉,藏在身上。众人均未发觉,却逃不过太阳乌的锐眼。太阳乌落地扑翼而立,连声怪叫。成猴子将衣服解开,抖了抖,示意没有藏匿。一只太阳乌突然振翼拍去,登时将成猴子击得横飞出去,重重摔在数丈开外。

  纤纤低声道:“拓拔大哥,这几只怪鸟是什麽?这等凶悍。”蚩尤道:“太阳乌。便是传说中驮著太阳的神鸟。”那三只太阳乌嗷嗷叫著,朝他们三人踏步走来。蚩尤道:“拓拔,小心。它们定然将我们认为是流放到这里的新囚,要给我们下马威。”话音未落,那三只太阳乌突然奔跑起来,朝他们怪叫著扑了过来。辛九姑等人回身伫足观望。

  拓拔野道:“蚩尤,左边那只归你,右边那只归我。鹿兄,中间那只就归你了。”两人少年气盛,心中又满是愤懑之意,竟丝毫不惧。刹那间提气纵越,左右奔袭。白龙鹿兴奋嘶鸣,奔到纤纤身前。

  太阳乌还未冲到,但那热冽的气浪已经席天盖地的卷了过来。拓拔野调动潮汐流,瞬息间将真气调至最为猛烈,呼的一掌拍出。“蓬“的一声巨响,那只太阳乌怪叫著冲天飞起,红色羽毛纷纷扬扬。拓拔野也被相交的气浪震得朝後飞出。

  蚩尤被那怪鸟巨翼拍中,吐了一口鲜血,身形一晃。不退反进,大喝声中,双手将那太阳乌巨爪硬生生抓住,奋起神力猛然举起,狠狠朝地上砸去。那太阳乌勃然大怒,拍翼振飞,登时将他拉到半空。

  辛九姑等人尽皆骇然,没想到这两少年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神力。虽然蚩尤眼下受制,但他竟能捱受巨翼一击而不倒,并瞬息反攻,将太阳乌举起,剽悍至斯,令人刮目。

  白龙鹿与那太阳乌跳跃厮斗,打得难分难解。拓拔野担忧蚩尤,大喝一声,调气倒海流,聚气涌泉,高高冲起,瞬间跃到了那太阳乌的身侧,猛地伸臂将它巨颈抱住,气沈丹田,如坠千斤,竟一寸寸将怪鸟连同蚩尤,朝地上降落。这一招乃是当日在万里荒原上与翼鸟龙厮斗时所用。故技重施,虽然翼鸟龙远非太阳乌可比,但他也非吴下阿蒙,真气强盛,因此仍是奏效。

  余下七只太阳乌怪叫著飞翔而来,巨喙狂啄,登时将两人全身扎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巨翼击打,反复数十次,终於将蚩尤击昏。但他昏迷中双手依旧如钢铁般死死抓住太阳乌的双爪。拓拔野仗著体内超强真气,以右臂格挡,将太阳乌的巨翼拍击力一一化解。但那太阳乌实在太过凶猛,远胜於此前他所遭遇的任何怪兽,而且八九只轮番攻袭,终於渐渐不支,被两只太阳乌一左一右抓住双臂,横空飞掠。

  纤纤大为焦急,眼见拓拔野、蚩尤被那怪鸟群抓走,越过蓝空,消失在东山之颠,心乱如麻,又叫又跺脚,珠泪纵横。成猴子等人见状,不由起了怜惜之心,辛九姑年届四十,膝下无儿,更是没的起了慈母之意。他们被囚困於汤谷,受这十日鸟的气久已,只是无力反抗。今日见这两少年骁勇剽悍,竟与十日鸟殊死恶斗,大有同仇敌忾之意,心下都颇为敬佩。当下纷纷奔上前来。

  辛九姑柔声道:“小姑娘,不要担心。这些怪鸟一定是将他们带到那儿去了。我们这就带你去找去。”众人在汤谷十余年,第一次瞧见辛九姑这般和颜悦色,都是又惊又奇,心道:“嘿嘿,从今往後,这母老虎也有了软肋。”

  拓拔野低头下望,百丈之下,烟波浩淼,碧浪粼光。周侧疾风劲舞,刮得双耳生疼。倘若从这里摔将下去,纵然不被水浪拍死,身上的血腥味也立即要引来群鲨,凶多吉少。当下反手紧紧抓住怪鸟巨爪。但那鸟群似乎并无将他们抛掷之意,继续展翼高飞,拎著他们越过东山。

  拓拔野眼前一亮,险些惊呼出声。只见东山那一侧,山谷环绕,中有极大的湖泊,纵横千丈,水汽蒸腾,竟是温泉。湖中一株巨木参天摩云。巨树似桑非桑,径粗数千围,树叶片片都有十丈宽,枝叶繁茂,破入云端。

  太阳乌嗷嗷鸣啼,拎著他们飞向那参天巨树。飞得越近,拓拔野心中便越加惊异。那巨树难道竟是传说中东海的擎天柱吗?一株树要长到如此巨大,非得数万年以上。忽然听蚩尤道:“这便是六百年前青帝羽卓丞的化身。巨木扶桑。传说太阳就是从这里升起。”原来他已经醒转。

  拓拔野道:“这些太阳乌带我们来这里干什麽?”话音未落,突然双臂一松,被那两只太阳乌丢了下去。脚下空荡无物,耳边风声呼呼,从百丈高空径直往下落去。心中大惊,左右环顾,扶桑巨大的叶枝参差横亘,树叶不断刷打到自己的脸上。当下调气丹田,猛地向右一跃,抓住一枝树桠,震荡颠伏,半晌才顿住。

  蚩尤也被几只太阳乌啄得松开双手,掉落在比他低了六七丈的树枝上。当下拓拔野朝下攀缘跳跃。那十只太阳乌在四周盘旋,嗷嗷怪叫著猛扑过来,劈头劈脑的一阵狂啄,拓拔野左格右挡,仍是被啄得鲜血长流。先前的伤口再被啄著,更是剧痛攻心。不得已在树上跳跃躲避。

  蚩尤也被几只太阳乌群起围攻,索性朝上攀爬,想与拓拔野会合。那太阳乌甚为奇怪,只要蚩尤一往上爬,便止住攻击,在他身侧盘旋。一旦他停止不前,立即又群喙齐啄。蚩尤攀到拓拔野身边,两人背靠背,格挡太阳乌的攻击,实在不成,便攀跳避藏。

  突然听见下面有隐隐人声,低头下望,扶桑树矗立百丈,立於湖泊中,湖水蒸汽腾腾,白雾缭绕。向北望去,透过枝叶间隙,瞧见北侧岸上,不知何时已站了密密麻麻数千人,想来都是汤谷岛的囚民,到这看热闹来了。忽然看见站在最前的赫然有纤纤与白龙鹿,那辛九姑等人也站在一旁。纤纤脸上满是焦急担忧的神色,不断的呐喊,但是隔得太远,什麽也听不见。

  拓拔野与蚩尤一同苦斗半晌,浑身是伤。拓拔野道:“蚩尤,这样下去,咱们非被啄死不可。不如一起跳到湖水中去。只要上了岸,便不至这般施展不开,无法还手。”蚩尤咬牙道:“好。宁可摔死,也远胜於被这些火鸡啄死。”当下两人连挥数掌,逼开太阳乌,大喝声中,一道踏上粗壮的树枝,发足飞奔,到那树梢之时,猛地提气跃起,向那温泉湖泊跳了下去。

  太阳乌迭声怪叫,四面八方俯冲而来,猛地探爪将两人衣衫抓住,往上拖去。拓拔野拔出无锋剑,朝太阳乌爪上斩去。那几只太阳乌突然尖叫,似乎颇为惊异,当下松爪,任由拓拔野朝下笔直落去。在空中盘旋鸣啼一阵,又同那几只太阳乌一起,拎著蚩尤朝扶桑树飞翔而去。

  拓拔野心中一楞,突然了悟,这些怪鸟既是木族青帝圣兽,自然识得这木族神器,是以不敢冒犯。登时大为後悔,早知如此,在那扶桑树上时,只需亮出此剑比画一通,只怕它们便立即得乖乖的将自己二人送到岸上。眼下蚩尤被它们重新拖回那巨树之上,援救无方,徒呼奈何。

  正懊恼间,突然白雾迷茫,“扑通”一声,水花激溅,已经掉入那汤水之中。水温暖烫,如千百只手温柔的抚摩全身,浑身流血的伤口竟立时愈合结疤。他心中大喜,原来这温泉湖水还有这等奇效,当下索性缓缓沈入湖底,肆意舒展,只觉周身气血流畅,疲怠尽消。一口气即将憋尽之时,方才向湖面浮去。

  刚浮出湖面,便听到一片欢呼之声,岸上那一群被流放的囚民,见他们如此悍勇顽强,已将他们视为英雄。再听得那卜算子不断的大呼他们是卦中解救众人的神人,虽然那卜算子卜卦极不灵验,但众人心中都希望这一卦能意外命中。因此见他平安无恙,都极为欢欣。

  拓拔野方甫爬上岸,纤纤便又哭又笑的奔了过来,扑入他的怀中。拓拔野笑道:“傻丫头,这麽多人瞧著,也不害羞麽?”纤纤哭道:“我才不管呢!倘若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她话语坚定,倒是让拓拔野吓了一跳,心想:“她父亲生死未卜,眼下孤苦伶仃,定是已将我视为最亲的人。今後须得好好照顾她。”

  众人围上前来,叽叽喳喳的问个不休,大抵都是赞扬之余,询问他是由何处而来。拓拔野心思极快,脑中飞转,忖道:“这些人被困在这汤谷颇久,日夜都想著离开。我们想要脱离此地,必定要与他们团结一心,才有法子打败这些怪鸟。眼下蚩尤又极为危险,更得靠大家帮忙。这卜算子说我们是神人,倘若否认,只怕大大影响士气,倒不如将错就错,借此团结群雄,想办法离开这荒凉之地。说不定这些人对将来复城大计大有帮助也未可知。”主意已定,当下从怀中掏出那柄神木令,高高举过头顶,运气丹田,大声道:“在下拓拔野,这位姑娘是断浪刀科汗淮的千金,树上的那位乃是蜃楼城乔城主的公子蚩尤。我们三人奉神帝之命,到这汤谷大赦。所有犯罪之人,只要改过自新,便可以重获自由,离开此地。”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瞧那神木令决非假冒之物,科汗淮、乔羽又都是大荒中响当当的人物,素以追崇自由正义闻达天下,他们子女为神帝使者倒颇为可信。面面相觑半晌,心中狂喜,爆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拓拔野大喜,心中一动,接著大声道:“但眼下大荒中发生大变,我们三人是冒生命危险,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此地。只因水妖烛龙生怕各位回到大荒闹事,竟然造反,攻打蜃楼城,百般刁难我们,想让各位在这里待上一辈子。”

  一个大汉怒吼道:“烛龙那个奸贼!杀了他!”群雄中没有水族囚民,对水妖素没好感,当下群情激奋,齐声狂吼:“杀了烛水妖!”纤纤听得又惊又喜,想不到拓拔野竟能在片刻间将这群囚民变为反对水妖的力量。岛上这些囚民尽是大荒重犯,虽有不少凶顽之徒,但大半都是因触犯五族族规,或抵怒长老会方被流放至此。他们对五族统治层原就极为不满,尤其怨恨烛龙,一经拓拔野点拨,同仇敌忾的怒火登时便熊熊燃烧起来。

  拓拔野心中振奋,大声道:“对!要想获得真正的自由,我们就必须团结起来,打败水妖!”众人狂吼道:“团结起来,打败水妖!”

  蚩尤在扶桑树上远远听见下面巨浪般的狂呼声,扭头望去,只见拓拔野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数千人不断振臂高呼,心中大奇,不知这小子用了什麽魔法,竟突然成了群雄领袖。寻思间,那太阳乌又狂风骤雨的攻袭来,他不得已又在树枝间跳跃闪避。

  蚩尤游斗躲闪半晌,突然发现一个极为奇怪的事情,只要他往上攀爬,太阳乌便止住攻击,盘旋飞翔。但倘若停止不前,特别是往下爬落时,必定遭到极为凶猛的啄击,直至将他逼得向上攀缘为止。

  蚩尤心中一动:“难道这些太阳乌是想让我爬上树顶麽?”太阳乌突然齐声鸣啼,似乎知他心中所想,大有赞许之意。仰头望去,枝桠遍布,树叶遮天,间隙间可以望见树干冲天而去,没入白云。心道:“他***紫菜鱼皮,要爬到树顶不知要多少年。”登时烦躁泄气。

  太阳乌嗷嗷乱叫,又纷纷振翼扑来,群起而攻之。蚩尤不得已又向上爬去。如此反复数趟,蚩尤被激起好胜之心,狂野的血液周身沸腾起来,大喝道:“你们这些火鸡,当我爬不上这树顶麽?”太阳乌扭头扑翼,呜呜怪叫,似乎颇为不屑。蚩尤大怒,喝道:“你***紫菜鱼皮!我要让你们瞧瞧蚩尤的本事!”当下猛地提气,迅速朝上攀爬跳跃。

  太阳乌嗷嗷大叫,在他身侧不断盘旋,似乎在鼓励,又仿佛在嘲笑。

  蚩尤这一月来心中郁闷,无处发泄,受这太阳乌所激,一面大叫狂吼,一面飞速攀登,胸肺间愤懑之气化为强烈动力,倒是大为舒畅。他身手敏捷,勇猛剽悍,在这扶桑树桠间跳荡攀登,丝毫没有畏惧之意,反而越来越勇,越攀越顺。

  众人齐声怒吼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淡越轻,终於淡不可闻。耳边只有猛烈呼啸的狂风,枝叶沙沙震响的宏声。太阳乌环绕著他飞翔鸣啼,没有再攻击。只有当他停住休息过久时,才有几只扑上来,乱啄一通,逼他继续上攀。但那啄击比之先前已大大温和,倒象是鼓励催促一般。

  不知攀了多久,蚩尤已觉周身乏力,口干舌燥。且已有一日一夜未尝进食,腹中饥饿难耐。树叶上有雾气露水,蚩尤拉过树枝,就著树叶吸饮,甘露入喉,清凉遍体。几只太阳乌突然呀呀飞来,口中衔了一串野果,落在他的身旁,将野果凑到他手边。蚩尤一楞,接过野果,道:“多谢!”当下大嚼,甘香美味,热力直达全身。

  休息片刻,那十只太阳乌又扑翅鸣叫,催促他继续攀登。蚩尤精神大振,灵猿飞鼠般左右腾越,朝上攀缘。他心想:“这写太阳乌似无恶意,但不知要我爬这扶桑树作甚,难道从这里可以离开汤谷麽?”登时大振,越想越有可能,当下力量更足,飞速攀越。

  身侧白云飞过,雾气缭绕。不知不觉已到云端之上。往下望去,云海茫茫,扶桑似是由云中长出一般。阳光耀眼,将那云海镀成万里金光。此等景象见所未见。蚩尤停住观赏片刻,听到太阳乌催促之声,这才向上爬去。

  他腾身纵越,双手攀住一个树枝,突然“咯拉拉”一声脆响,树枝陡然断折,他猛地朝下疾落,眼花缭乱,风声呼啸,刹那间看见身下树干竟有一个纵横六丈的巨大裂洞,还未反应过来,便掉入其中。急速下落,眼前漆黑一片,头顶还听见太阳乌振翅鸣啼。倏然头部撞到一个硬物,登时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拓拔野等人伫足观望,见蚩尤竟不断往上攀越,终於没入云层中,与那太阳乌一道消失不见,心中焦急诧异。纤纤与蚩尤相识两月余,尤其这一月来海上漂泊,朝夕相处,也颇有感情。虽不象拓拔野那般令她欢喜牵挂,但也是心中极好的朋友。眼见蚩尤消失无影,心下大急,摇著拓拔野的双手道:“拓拔大哥,快想想法子救他下来。”

  拓拔野心想:“这扶桑树高得超过云层,要从山脚爬上去,那决计来不及了。需得找个象那怪鸟般的灵兽,将我驮到树顶,才能救他下来。”当下转身问众人道:“各位英雄,岛上可有什麽飞得到高空中的灵兽吗?”群雄相互询议,忽听成猴子叫道:“拓拔使者,有倒是有一个,不过……”拓拔野大喜,见他吞吞吐吐,讶道:“不过什麽?”

  成猴子看看众人,道:“不过那里太过凶险,只怕那位蚩尤使者还没救出,你又……”纤纤“呸”了一声道:“什麽凶险的地方我拓拔大哥没去过?你倒是说说哪里怎麽个凶险法?”成猴子苦笑道:“其实那里也没什麽,只不过住著一个老太婆,养了一只雪羽鹤、几条金背鱼。”岛上群雄纷纷面色大变,辛九姑厉声道:“死猴子你疯了麽?那老太太平日里就招惹不起,倘若被她知道使者的身份,那不更加了不得!”

  拓拔野心中大奇,什麽人听说神帝使者不敬反怒?纤纤眼睛一瞪,脆生生道:“什麽人这麽胆大包天?哼,就算拓拔大哥她不怕,咱们这麽多人一道过去,她也不怕麽?”众人相互观望,颇为尴尬。

  人群中走出一个丰神玉朗的白衣男子,笑嘻嘻的朝著纤纤一揖道:“姑娘,在下柳浪。”纤纤见他虽然面貌俊美,但眉宇间有说不出的邪气,没来由起了厌憎之心,皱眉不理。白衣男子不以为忤,施施然道:“这老太太极为厉害,而且脾气不好。一发脾气,就要杀人。这些年死在她手里的人可比死在太阳乌下的多多啦。所以大夥儿都对她敬而远之。不过她豢养的那只雪羽鹤确是少有的灵兽,常常载著她在海上到处飞行。”

  拓拔野心中更奇,这老太太倘若有这等灵兽,为何不飞到天涯海角,还终日待在这汤谷中?好奇心大盛,更想见识一下这神秘人。当下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定要去会上一会,向她借雪羽鹤一用。”众人面有难色,这少年是神帝使者,自己能否自由系於他身,倘若他有个闪失,离开这汤谷只怕永无希望了。与其如此,倒不如团结一心,与那老太太搏上一搏。

  当下几个大汉大声喊道:“好。我愿意随使者同往。他***,难道她比烛水妖还厉害麽?”众人心中一凛,均想:“是了,倘若我们都不能团结起来,将她打败,又怎能与烛水妖对抗,夺得自由!”豪气顿生,纷纷大声附和。

  拓拔野大喜道:“好。咱们这就走吧!”当下群雄拥簇拓拔野、纤纤,浩浩荡荡朝南而去。

  一路上拓拔野与众人交谈,方知这群雄中,竟有极多原是五族中身居高位的要人。便是那瞧来最为不济的卜算子,原也是土族的三大巫卜,因为接连卜卦错误,引得土族黄帝忍无可忍,大怒之下流放到汤谷。那辛九姑原是金族圣女西王母座下的十大侍女之一,因与某少年偷情,後又遭抛弃,性情大变,恨尽天下男人。竟以情丝绞杀负心人。偏生那负心人又是金族长老会长老的侄儿,所以被流放至此。那盘谷自称是盘古大神的第五十六代孙,因神力惊人,在金族中官拜大将军。岂料酒後大醉,以开天斧误断西北擎天柱,引起西北洪水之灾,被流放汤谷。成猴子原是木族中将,生性好偷,又通魔法,号称普天之下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瞧见别人的宝贝便心痒难搔。结果被仇人所骗,竟误偷木族大长老爱妃的亵衣。故被流放。

  辛九姑指著那白衣男子柳浪,悄悄的嘱咐纤纤,今後对他敬而远之。盖因此人好色成性,自诩风流,凡是美貌女子总要费劲心机勾搭上方才罢休。越是难以弄到手的女子,越是让他心动。他也不知有什麽魔魅之力,总能逃得猎物欢心,因此十次中倒有九次能够得手。他原是金族最年轻的长老,极富智谋。但便是因为好色,声名狼藉,被逐出长老会。後来竟想勾引圣女西王母,立时被她废去周身真气,流放汤谷。先前瞧他色咪咪的盯著纤纤笑,多半又是不怀好意。

  群雄中也有穷凶极恶、甚为凶顽之徒。例如豢养凶兽龙蟒的吉良,原就是火族极恶的凶徒,虽然在战场上勇不可挡,但在族中也是作威作福,杀人如麻。所以被火族战神降伏後驱逐汤谷。又如长了两个脑袋的土族姜古木,时善时恶,要看哪个脑袋在思考。杀起人来直如疯魔。

  这些人无一不是跺跺脚风起云涌的角色,但被困汤谷多年,饱受凶悍难当的汤谷十日鸟折磨,凶性都大有收敛。拓拔野此时望去,丝毫瞧不出他们疯狂凶悍的本性。

  一路上谈谈笑笑,很快便到了一个小山谷。到那谷口时,众人都有些变色,纷纷裹足不前。辛九姑低声道:“圣使,前面便是忘川谷。”拓拔野点头,牵著纤纤的手朝里走,众人缓缓随行,鸦雀无声。

  此时落日西沈,天空橙红,碧黛群山起伏如浪。谷中一条小河平静奔流,曲折北来。两岸绿草如茵,竹林绵绵,远远望去如绿雾缭绕。河边竹林中有一间竹屋,炊烟嫋嫋。瞧来殊为平静清幽,怎麽也不象是杀人如麻的女魔头的居所。

  拓拔野运气丹田,抱拳朗声道:“晚辈拓拔野,冒昧拜访前辈。”谷中了无回应,只有水流潺潺,鸟声寥落。群雄屏息四顾,拓拔野又抱拳喊了数声,仍是杳无回应。

  卜算子弯腰颤声道:“圣使,我已算过,今日不宜出门访友,不如我们挑个良辰吉日再来登门拜访?”纤纤见他害怕的神情颇为有趣,格格娇笑,伸手捏住他鼻子,笑道:“卜算子,你倒是算一算我会不会将你的鼻子捏断?”群雄莞尔,紧张的气氛登时缓解。

  拓拔野回身朝众人说道:“各位,我先独自一人去拜访拜访前辈。倘若有什麽异状,你们再来援救不迟。”众人都对那老太太颇为忌惮,听说无须入谷,都松了一口气。但又担心他一人进去凶多吉少,面有忧色。纤纤拉著拓拔野的手,也要进去,拓拔野无奈,只好牵著她朝谷中走去。

  河水丁冬,两人沿著溪流朝南走去。蝴蝶翩翩在纤纤头顶环绕。身侧河水清澈见低,卵石遍布,偶有数尺长的金背鱼悠然穿梭。青草的绿色气息迎面扑来,将周身浊气一涤而尽。

  拓拔野心道:“这山谷清幽佳绝,主人遍植绿竹,怎会是好杀成性的魔头?”正为那神秘的老太太叫屈,突然听见一个柔媚的声音淡淡的道:“我让你们进来了麽?”

  那声音慵懒动人,说不出的好听。拓拔野一楞,止步恭敬作揖道:“晚辈拓拔野,冒昧造访,请前辈恕罪。”那声音依旧淡淡的道:“瞧你这般有礼貌,我便原谅你吧。剁下自己的双脚爬回去,我饶你一条性命。”声音温柔,但话语却是极为蛮横。拓拔野一楞,还未说话,纤纤已经哼了一声道:“瞧你声音这般好听,我便原谅你吧。割下自己的舌头躲起来,我就饶你一条性命。”她依样画葫芦,大喇喇的姿态倒让拓拔野忍俊不禁。

  那声音淡淡道:“哪里来的野丫头,这般没有规矩。我替你父母管教管教。”拓拔野心下一凛,将纤纤拉到身後,凝神戒备。突然山谷中香风大作,竹林摆舞,一个淡绿色的人影从竹屋中倏然闪出,刹那间便飘到拓拔野身前。

  拓拔野叫道:“前辈,得罪了。”丝毫不敢怠慢,调动周身真气,双掌飞舞,径直拍出。那人影一晃,消失不见,耳边听到那娇媚的声音道:“真气倒是很强,可惜掌法太差。”

  拓拔野面上一红,笑道:“岂止是太差,根本是全无章法。”环身四顾,掌风纵横,将纤纤护在怀中。纤纤做鬼脸道:“跑得倒是很快,可惜胆子太小。”话音未落,突然右臂被拉住,朝外拖去,失声尖叫。

  拓拔野大吃一惊,探臂将纤纤拉住,欺身向前,猛地拔出无锋剑,一剑向那紫影劈入。剑光如电,那紫衣人“咦”了一声,极为惊异,猛地朝後滑了十余丈,又鬼魅般在拓拔野左侧停住,厉声喝道:“神农是你什麽人?”

  拓拔野心中惊诧,转身望去。只见三丈开外,一个紫衣女子翩翩而立。她满头白发高高挽起,眉淡如烟,眼如秋水,肌肤白腻胜雪,竟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貌女子。

  天才悬疑小说家琳子力作,带你看到内心尽头的那个黑影,点击阅读天涯超人气悬疑小说《心中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