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22)

  夜晚的沙滩远比白天要宁静,乌蓝的海水轻触沙滩,如情人的手,一次次贴近,一次次犹疑,月亮是细细的一芽儿,远处的红树林成了深黑色的重影。

  郑微沿着酒店前的海岸线满无目的地向前走,不时有嬉戏的孩子抱着游泳圈跑过。更多的是年轻的情侣,相拥在一起,你侬我侬。她停下脚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回头看,建筑物的灯光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林静或许已经打完了电话,他下楼走不到她,应该会着急的,可郑微不想立刻回去,她需要这样一个地方独自待着,好好喘一口气,她把防雨的连帽外套铺在沙滩上,席地坐了下来,检起被海浪推上来的一块尖锐的小石块,随手在平整的沙地上胡乱地划。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郑微回过头,看到了一个高挑而窈窕的身影,随之而来的,还有让她记忆深刻的RUSH2的香水味,她并不以外,只是无奈地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说:“你果然还是来了。有话跟我说是吗?别问我怎么猜到的,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真的不能有别的招数了吗?”

  RUSH2的主人也笑了,“这情节是挺腻味的,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谁是配角,谁才是真正的女一号。”

  她把身上的披肩解了下来,像郑微一样将它铺在沙滩上,你介意我坐下来吗?“

  郑微说:”沙滩也不是我的。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有话说,应该找的那个人不是我,除了勉强算得上是同事,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连恩怨都不应该是我和你之间的。“”对,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但是一个男人把你和我联系了起来。“她的口气并不咄咄逼人,相反,就像一个跟闺中密友吐露心事的小女人。”那你就应该去找那个男人,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已经打电话给他了吧?况且,你大老远地跟着来,带着另外一个男人出现在餐厅里,不就是希望让他看见吗,这个目的也达到了呀。你从我这里入手是没有用的,做决定的那个人是他,我什么都帮不了你。“郑微抱着膝盖,看着身边的这个女人。

  施洁玩着潮水褪去后湿漉漉的沙子,一点也不介意涂满丹蔻的漂亮的手变得脏兮兮的。她说:”郑微,我就知道你在餐厅的时候也看到我了,我和林静的关系你也不是今天才猜到的吧?“”你和他以前的关系我管不着,至于现在,你打算像电视里那样,告诉我你们一直藕断丝连,而且你还有了他的孩子吗?如果是这样,我会觉得很搞笑,而且会觉得你远没有我想像中那么有脑子。“”如果我真的那么说呢?你敢说一点都不介意?“施洁挑高了眉。

  郑微歪着头想了想,”相比之下,我更相信林静。“

  海风吹得施洁三的卷发飘了以来,让这个美丽而高傲的显得有几分落寂,她笑着对郑微说:”你是对的,但是,你之所以那么笃定,无非是吃准了林静爱你,而我爱他,所以在我们三个人的食物链里,你在最顶端,我在最末端,你有理由居高临下。

  “我没有对你居高临下,你爱他是你的事情,但是干吗把何奕牵扯进来,他是有老婆的人,你根本不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利用他,破坏他的家庭!”郑微想起韦少宜,莫名地就对施洁添了几分不满。

  施洁把手中的沙远远地抛了出去,“我没有逼他,是他自己愿意跟我来的,就像林静没有逼我,而我偏偏愿意跟他在一起,谁怪得了谁?”

  “那你还浪费时间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郑微开始不耐烦了

  “我只不过要你知道,郑微,我输了,但是并不是因为我不如你,而是人的心由不得自己把握。我两年前在一次商务宴请上第一次见到林静,那时他还不是副检察长。男人我见多了。

  但是没有一个像他那样,看上去温厚淡泊,眼睛里却写着征服欲。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当他在桌子的另一段,隔着闹哄哄互相敬酒的人朝我点头的时候,我就开始爱他。”施洁说这些的时候,嘴角带着私有若无的笑意,连眼神都是柔和的,这样的神情郑微多么熟悉,多年前,那个站在宿舍的镜子前,一遍又一遍大量着刚结束了初吻的自己的那个女孩,脸上不也有着这样的光?这一刻,郑微相信施洁对林静的心,也许每一个爱过的人都是如此。

  施洁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完全不理会郑微的心绪变化,“那天,我主动问林静要了他的联系方式。我自问条件并不差,身边追我的人也不少,可我偏偏喜欢林静对我不冷不热的,我一次又一次想尽各种理由去见他,他对我笑一笑,我会开心很久,他随口的一句话,我会想上一整个晚上,完全就像是个初入情网的小丫头片字。”

  “后来林静对也这样了吗?”她不该问的,施洁的来意里就带着挑衅,郑微自己不会完全相信她的话,可到底还是会介意的。

  果然,施洁冷笑道,“如果我说,林静后来同样也这么爱着我,他现在对你说过的情话,做过的动作全部都在我的身上演习过,你还会继续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吗?”

  害怕了?其实你不用担心,男的心都是硬的,只有在面对某些个特定的人时才会变的柔软,我一直希望我是林静的那个人,可惜不是,林静一开始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他告诉我,我很好,只不过不是他想要过一辈子的那个人,换而言之,他不爱我。不过我不在乎,只要他愿意接受我,我可以等,等到他终于爱上我的那一天,我不相信还有谁比我更好,更爱他。我门在一起两年,虽然没有承诺,他也未必把我放在心上,但偶尔会想到我,我已经很开心了,觉得为了他什么都是值得的。那时候,我明知道他在查何总的事,那是他升副检察长之后的第一个大案子,他需要这一次的成功来向那些不满意他年级轻轻就身居高位的证明他的能力,说实话,何总待我不薄,可是我太想为我爱的人做点什么……“

  郑微打个个冷战,”所以你把中键的商业机密透漏给林静,而他也接受了?“”他当然不屑于要求我为他做什么,也许没有瞒我,何总在那种情况下迟早也是要倒台的,是我不想他那么辛苦……“

  也就是说,林静到底是没有拒绝你的‘好心’?”郑微咬了咬牙。

  “至少我把那些文件偷偷放到他的公文包,他后来什么都没说,而我知道这些恰好是案子迅速了结的关键。人都是这样,虽然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达到目的,但是有捷径的话,谁愿意绕弯路呢?”

  “你知道我最想说什么吗?你真蠢!”郑微狠狠地说。

  施洁点头,“我是蠢,他现在对二分下手了,你想必不会那么帮他,因为你没有爱他到不顾一切。不过不要紧,林静不会在乎这个,相比二分的案子,我知道他更看中你,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我第一次注意到你,是在中建附近的一个西餐厅,那天我约了林静一起吃饭,居然看到你跟何亦也在哪里,我跟何亦的关系一直不错,那个餐厅也是我介绍给他的,所以我也知道你就是跟他相亲的那个女孩。林静看了你很久,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去,我邀请他上楼,他没有答应,我猜一定是哪里出了错,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是你!那次之后,他对我逐渐冷淡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打电话给他,他刚从一个朋友的婚礼上回来,我说,我很想他,他却说,施洁,我们散了吧,我找到了想要过一辈子的那个女人。郑微,那个人是谁,你比我更清楚吧。”

  郑微想起了那莞晚在阮阮婚礼上与林静的重逢,但是万万没有猜到后面竟有这样的故事。

  “你可以继续说下去。”

  施洁看着海上忽明忽暗的渔火,“我在他身边两年,豁出了整个人整颗心来爱他,他不是我第一个男人,但是我一直把他当作最后一个,结果,他一句话就要散了,林静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这我知道,只是到头来还是受不了他的绝情。我哭过,该求的也都求过,不管我怎么闹,怎么缠,他不生气,也不肯回头,不怕你笑话,我甚至试过用死来威胁他,他连到我家看看都不肯,只说,命你的。请自珍重。他的心真狠。”

  郑微听得有些出神,施洁最里的这个人,是她完全不了解的林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施洁说的是真的。

  “后来我也相通了,也学他真的不爱我,所以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再陪我吃一顿晚饭,就当为我们这两年的交往一场做个结束。那天我等到很晚他才出现,但是他肯来。我已经很满足,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才知道编了那么多理由,也只不过是我太想见他一面。我们一起吃饭,他从头到尾心不在焉我都可以不介意,但是手机一响,他二话不说就要走……”

  “于是你就泼了他一身的红酒。”郑微接着施洁的话说了下去。

  施洁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果然是去了你那里,可以把一个男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郑微选择了沉默。

  “再也没有人比我更蠢了,我知道他经常为了你出入大院,所以就不断地去找何奕,希望他看到我跟何奕在一起,至少会有一点介意,一点点也好,这一次跟着你们来到北海也是一样。但是他看到我的时候,根本不在乎我身边的男人是谁,他只在乎我会妨碍你和他在一起,郑微,我比不上你吗?我比你漂亮,比你成功,比你爱他,唯一比不过的是,他爱你却不爱我。

  要一个女人承认,深爱的男人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该有多残忍?郑微别开视线,她太害怕这样的绝望,就像又一次翻开了自己。

  两个女人静静坐在海边,听见潮汐的声音,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爱情跟美貌、智慧、财富一样,不是我们想要就可以得到的,真的。

  末了,郑微揉了肉酸胀的小腿站了起来,她对施洁说:”我有一句话,经常用来在最伤心的时候安慰自己,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很简单:愿赌服输。

  施洁走了,郑微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已经震动了很多次,她接起电话,没过多久,心急如焚的林静匆匆忙忙地出现在她面前。

  “不是说了别走远吗?电话为什么不接?一个人在这里多危险你知道吗?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不知道分寸!”他很少用这么重的语气对郑微说话,但她知道,这不过因为关心则乱。

  郑微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紧张不已的男人他在另一个爱他的女人面前,何尝不是朗心如铁。林静之于施洁,就像陈孝正之于郑微,总有一天,她的阿正也会变成另一个微微的林静。或许每个女人年轻的时候都曾遇到过她的陈孝正,然后才会找到林静;而每一个男人都曾是陈孝正,

  当他终于成熟,就变成了林静。

  “微微,你是不是……”林静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郑微憨憨地笑着挠头,“衣服太厚了,手机震动都没听见。”

  林静看着她满是沙子的外套,叹了口气,脱下了自己的大衣裹住她,“你非得把每件衣服都弄成这样吗?”

  郑微嘻嘻的笑着又坐回到她的外套上,仰着头拽了林静一把,他先是不肯,抵不过她故作无辜的表情,无奈的笑了起来,小心的坐到她身边。

  她捡起刚才的石块,继续在沙滩上涂鸦,写完了几个大字,自己看着直笑。林静凑过去一看,写的无非是:林静是坏蛋。

  他笑着抢过她的石块,在另一端也写上:郑微是笨蛋。

  郑微佯怒的拍打着他的肩膀,非要把石块夺回来,无奈屈从于身高的差距,他抬起手,她怎么都够不着。林静侧身避过她的攻击,顺手抹去了多余几个字。只留下了两人的大名,然后在两个名字之间加上了两个字,末端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郑微忽然就不闹了,她轻轻咬着下唇,手悄悄的背到了身后,还好夜色掩盖了她的面红耳赤。

  林静去拉她背在身后的手,被她泥鳅一样躲开,他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嗯”了一声,郑微知道他是在寻求她的答案。

  还在别扭间,又一波海浪扑过来,林静拉着她退后几步,等到浪花退了下去之后,刚才在沙滩上留下的痕迹已经消失无踪。

  林静有些失望,于是郑微便顺理成章的赖皮,“噢噢,刚才你写什么,我没看见。肯定是骂人的话,算了,不跟年计较了,我好累,回去吧。”她拖着他的衣袖往回走他却一步也不肯动。

  就在郑微打算继续贫嘴蒙混过关的时候,林静却不期然的单膝跪了下来,郑微吓了一大跳,“这是……是干……干什么?不要吓……吓……吓我”林静反手握住她的手腕,“这样你看见了吗?”

  她掩耳盗铃的慌慌张张用另一只手捂住眼睛,却忘了塞住耳朵。

  “我是很认真的。微微,你嫁给我吧,这句话我只说一次,但是我会一辈子照顾你,给你幸福。”半跪在沙滩上的林静抬头看着郑微,她仍旧是单手捂住眼睛,什么也不说。他等待了一会儿,终究按奈不住心里的忐忑,强行将她捂住眼睛的手拉了下来,那只手的手心却是湿的。

  “哭了?为什么?”他没想过她会在这个时候哭泣。

  他求婚的宣言一点创意都没有,但是郑微没有想到,同样一句话在港剧,韩剧里听到烂熟的对白,当主角换成了自己,那种震撼简直难以言喻。这就是一生一世的承诺?这就是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大的赞美?她想镇定一点,眼泪却不大中用。这曾经是她从小时候起最大的梦想啊,人生若能如初见,让他们回到当年的小飞龙和林静,该有多完美无缺。

  她想起了那双深黑色的眼睛,想起篮球场上圆满无缺的月亮,想起施洁脸上的绝望,想起了林静的妈妈孙阿姨……她如果伸出了手,就不会允许自己回头。

  郑微说:“对不起,林静,太突然了,我没有准备……”

  林静的脸色微微变了,他从跪下来的那一刻起,心里都一直忽上忽下的,他最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但这一回不得不让自己赌上一把。郑微的回答让原本没底的一颗心开始发凉。

  “你的意思是……”他试着让自己的喉咙没有那么发紧,不到最好一刻,他不会放弃--不,应该说,即使她拒绝,也未必是最后一刻。

  郑微流着眼泪微笑,“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是个好妻子,但我愿意试。”

  她在林静喜出望外的拥抱中抬头,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那弯上选月,月亮只有一夕如环,夕夕长如玦,何况是人?那就一辈子吧,大多数女人都没有嫁给最刻骨铭心的那一个,她得到了林静,并非不爱,何须伤感?

  一起走回酒店的路上,郑微说:“林静……”

  “嗯?”他的手抓得太紧,郑微的掌心带着点疼。

  “我是不是应该收到一个戒指?”

  他笑了起来,“出来的时候走得太急,忘在房间里了。”

  “还有,你刚才的表现真的很土。”

  “我也是第一次,没有什么经验。”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辛夷坞“后青春时代”最大胆清醒情感力作——浮世浮城》 《蚀心者已全部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