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2)

  郑微握着电话发了会呆,这是她第三次把电话打到林静的宿舍,有一次没人接听,另外两次都是个陌生男孩子的声音,说的都是同样的话,“你找谁……哦,不好意思,林静不在,他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你是哪位……好吧,你的电话我记下了,他回来之后我会转告……”

  舍友朱小北走了过来,拍拍郑微的背,“同志,你的电话究竟是要拿起还是放下,麻烦给个明显的暗示,我要打个电话回家。”

  郑微烦恼地把电话塞到朱小北手里,“打吧打吧,爱打多久打多久。”她故意装作看不见睡在她对面床的何绿芽和磕瓜子的卓美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一个人躺回自己的床上,看着蚊帐顶发呆。开学已经一个星期了,她到现在还没有跟林静联系上,打电话到他宿舍总是不在,给他留了自己的电话,也不见他回复,到底是怎么了,明明离开家的前一段时间她还跟他通过电话,他在那一头笑着答应得好好的,等她到了G市,就会带她到处去玩,吃便G市的小吃。可是现在她还没忘记两人的约定,林静却踪影全无。难道是她打错了电话?不可能,那个电话她倒着也能背出来,何况那边接电话的舍友明明也是认得林静的,只是说他不在。不在不在,老是不在,还说是个模范好学生,不知道跑到哪鬼混去了,郑微气鼓鼓地想,等到见了面,非把他数落一回不可。

  “干吗?郑微,还是没联系上你的林哥哥呀?”一直躺在床上看书的另一个舍友黎维娟笑着打趣她,郑微“嗯”了一声,便不予理会,翻过身去。

  为期一周的新生入学教育刚结束,402的六个女孩子基本上都已经混熟,她们都是同一年级的新生,不过并不都在同一个系和班。正在打电话的朱小北是个东北女孩,学机械自动化的,剪了个比男生还短的头发,一口饶舌的普通话,从来不穿裙子,性格大大咧咧地,在宿舍里跟郑微算是脾气比较相近;住在郑微对面床的是卓美,本市姑娘,计算机专业,惟一的爱好就是吃和睡,目标是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在郑微看来,她已经离她的目标很近了;卓美的上铺就是刚才说话的黎维娟,河南开封人,管理学院的,G大一向以工科著名,经济类学科和文史类学科都是这几年刚开办的,毕竟不是主流,招生人数也不多,所以黎维娟是她们宿舍里惟一的非工科生,她性格比较一板一眼,平时做事说话一套一套的,郑微不太喜欢她,觉得她是假正经,跟自己合不来,不过黎维娟倒是挺喜欢跟郑微搭讪的,有事没事也跟她开两句玩笑;至于朱小北的上铺何绿芽,附近郊县的女孩子,跟小北同班,也是学机械的,是个老实本分的姑娘,大家赞同的事她不会反对,别人开心她也开心;最后剩下来的就是郑微的上铺,都说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这不,郑微刚想到这个人,她就正好推门进来了。

  朱小北刚讲完电话,朝着回来的人笑笑,“美女,去哪转悠了一晚上。”

  “出去走走,散散步。”

  郑微的脸朝着墙,心想,月黑风高的晚上去散步,长成这样还整天在学校里四处闲逛,不是成心招蜂引蝶是什么?不能怪郑微对她的上铺有成见,自古文人相轻,美人更是如此,虽然她不是什么大美人,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不错,在这样的和尚学校里更是一枝梨花压海棠了,所以入学第一天,她办完手续站在树荫下乘凉,听见有人在她不远处惊呼“哇,美女!”她不禁芳心暗喜,这些小男生,也太没见过世面了,正待转过头去让他们看看她无敌美少女的正面,却发现别人的眼神越过了她,直直射向从她身后走来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呢,就算她一样自视甚高,也不得不承认,男生此刻完全看不见她是有道理的,美女,绝对的美女!五官细致,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看人家胸是胸,腰是腰,臀是臀的,连走路都有种轻盈的韵律,无怪乎刚才还朝她傻笑的老张也立刻叛变了,眼睛雷达一样地扫射着佳人,相对之下,郑微低头看了看自己只比老张明显一点的曲线,心情开始强烈地不好。如果说这是个不怎么美丽的小插曲的话,那么,当下午的时候郑微发现路遇的大美女走进了402,跟大家打了招呼之后,居然,居然姿势美妙地爬到了她的上铺的时候,她觉得简直是场恶梦。

  那天晚上洗澡的时候,郑微对着浴室里的镜子不断地做心理建设――白雪公主的后母也漂亮,但王子都是喜欢青春可爱的小公主,书里说白雪公主的头发像炭一样黑,皮肤像雪一样白,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这不就是她小郑微吗?安徒生不也没说白雪公主前凸后翘吗?镜子镜子,谁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我!

  白雪公主的后妈大名叫阮莞,多拗口的名字呀,虽然这个叫阮莞的人不但没有像郑微期待的那样胸大无脑,反而是以高分考入G大建筑工程学院土木系(很不幸,她居然跟郑微同班),脾气也不像郑微假想的那样恶毒,几天相处,谁都可以看出她是个随和易处的人,但是,郑微还是没有办法喜欢上她。

  郑微心里小小的心思当然不影响XX级土木(二班)男生的欢欣雀跃,人人都说G大多恐龙,土木则全是暴龙,没想到传说新生报道当天最抢眼的两个女孩子,一个是气质大美女,一个青春小美女,竟然全部花落他们土木(二班),成为他们班上仅有的7个女生中的两个,什么叫奇迹,这就是奇迹!这不但是他们XX土木(二班)全体男生的福音,也是他们土木之光,一向低眉顺眼地向别系女生示好的土木系终于扬眉吐气了。

  说起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漂亮的女生也喜欢扎堆,这用朱小北的话来说,就是美女也有气场,402就是拥有这个气场的风水宝地。跑开阮莞和郑微不提,余下的四人虽然谈不上多抢眼,但一个两个长得倒也都不错,何绿芽小鼻子小眼的还挺娟秀,卓美轮廓立体,颇有点南洋女孩的味道,朱小北虽然中性打扮,但五官端正大气,就连最朴素的黎维娟也并不难看,这在G大即使不是绝后,应该也该差不多是空前的,对面楼的男生宿舍也经常有人尖着嗓子叫:“402,看过来……“

  哪个年轻的女孩不喜欢男孩子的追捧,首先是卓美提议,“要不我们宿舍六个就叫‘六朵金花’吧。”

  朱小北首先反对,“什么花花草草的,特俗,要我就叫‘六大金刚’,有气势!”

  “别吵别吵,叫‘六大美少女’!”这是郑微的提议,引来嘘声一片。

  何绿芽是个没主义的,黎维娟又不屑于参与她们这种无聊的事,最后是说话慢条斯理的阮莞一锤定音,“叫‘六大天后’吧!”

  郑微和小北咯咯地笑,“靠,六大天后,比四大天王还多出两个,够牛,就这么定了。”

  晚上熄灯之后,“六大天后”也像所有宿舍的女孩子一样喜欢开卧谈会,天南地北的海侃,郑微和朱小北是引导话题的绝对主力,经常可以从领导人秘史开始开始讨论,然后以饭堂的肉包子的话题结束,阮莞有时也插两句,她话不多,不过说出来通常精辟,何绿芽就跟着笑,卓美睡觉是雷也打不动的,只有黎维娟偶尔说句“太晚了,睡吧,别说话了。”

  郑微第三次没打通电话的这个晚上,讨论仍然继续,居然是黎维娟开的头,她说:“大家都来坦白一下,谁有男朋友,谁没有男朋友?反正我是没有的。”

  何绿芽说,“我妈不让我大学谈恋爱,我也不打算读书的时候谈。”

  卓美说她高中的时候有过一个初恋,不过男的没考上大学,还在补习,暑假的时候就散了。

  小北说,“我到是想找个男朋友,不过得要有身高,有身价,有情趣,有头脑的四有新人才行。”

  “啊?都是光棍呀?阮莞,你呢?“黎维娟说。

  “我有男朋友。”阮莞再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家叽叽喳喳地吵成一团,纷纷对她的神秘男友刨根问底,阮莞只简单地说对方是她的高中同学,在一起两年了,现在在浙江读大学,感情不错。

  “那我们学校多少男生要心碎呀。”黎维娟说道,忽然发现一向积极热烈参与讨论的郑微一整晚闷声不吭,便说,“郑微,你呢,你属于我们单身阵营还是有主。”

  郑微躺在床上闷闷地说,“我什么阵营都不是?”

  “怪了,要就单身,要就没男朋友,你什么都不是算什么?”小北是个急性子,立刻表达了她的疑惑。

  “笨北!”郑微的声音即使郁郁不乐,依然脆生生的,“我现在是单身,但马上就要有男朋友了!”

  黎维娟笑了,“又在说你那个在政法大学读研的林哥哥了吧,老听你提,都没见他跟你联系过,他到底存不存在呀?”

  郑微一听急了,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干嘛不存在呀,等我找到他,向他表白,我就有男朋友了,到时看你们信不信!”

  “啊?你表白呀,那不成了女追男了?”何绿芽惊讶得不行。

  “这又什么,我最不喜欢玩暗恋那一套了,我喜欢他我就要告诉他!”郑微说。

  “都一起长大了,干嘛你非得现在才向他表白?”黎维娟依然持怀疑态度。

  “以前他说我年纪小,不懂事,可是现在我上大学了,是个大人了,他再也找不到理由搪塞我了。”

  阮莞第一次发问,“你怎么知道表白他就会接受?”

  郑微“哼”了一声道:“我是谁,我是天下无敌的玉面小飞龙,有什么我得不到?”

  大家都被她的孩子气逗笑了,只有郑微自己没笑,她慢慢躺回床上,想起高三那年的寒假,林静也回家过年,大年初五的下午,他领着她去逛庙会,回来的路上,疯了一天的她在公车上昏昏欲睡,不知不觉间头就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没有动弹,叫了几声,“小飞龙,小飞龙,睡着了?”

  她故意不出声,正想忽然开口吓他一跳,却感觉到不知是什么,温温地带着湿意,轻轻落在她的眼睛上。她的睫毛抖了抖,眼睛闭得更紧,耳根却开始慢慢地发热,热到心里。

  下车之前林静摇醒了她,两人一路回家的途中谁都没有说话,就连向来话多的郑微也不言语,他不提,她也不提。走到她家那个单元楼下的时候,她对他说:“林静,我到你的那个城市去念大学好不好?”

  林静作思考状,“G市有名的大学只有两所,你学理科的,由没耐心,肯定不能去政法大学,剩下的就只有G大,分数也不低哦。”郑微学习不甚用功,但好在有点小聪明,所以成绩不差,就是不稳定。

  “你等着吧,我说考的上就考的上,等到到G大报道的时候,我会去找你哦,到时你不准耍赖!”她看着他,一双大眼睛亮闪闪的。

  “好,我等着你。”林静微笑点头。

  这是他对她的承诺,不需要说出口,但她知道。

  过了几天,林静就去了学校,之后虽然通过电话,但她一直没有再亲眼见过他。

  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G大,来到了有他的城市,但是知道现在都没能联系上他。

  他说过会等她。林静说话算话,他一定会等她的,也许不过是他最近比较忙,糊涂的舍友又忘记了转告,总之很快――也许就是明天,林静就会打电话给她,到时……

  想到这里,陷入梦乡之前的郑微甜甜地笑了。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辛夷坞“后青春时代”最大胆清醒情感力作——浮世浮城》 《蚀心者已全部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