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番外之乔津帆,对的时间遇到你(390-394)

  390番外之乔津帆,对的时间遇到你(十六)

  被推到在地的男人并没有爬起来,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伊冉冉的怒斥一般,而是回味着刚刚转眸回望的那一眼。

  夏晚晴的那一眼,震惊与在意有余,但陌生和疏离更多,她已经拥有了幸福的生活,她努力释然的忘记,对于她而言,莫凌天终究要成为过去。

  这一点,似乎就像是无力扭转的时间之刀,残忍的穿过,一切,早已在夏晚晴转身后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伊冉冉夺门而出的同时,又瞪了一眼那陷入某种沉思,似乎因为完成了某个任务而释然落寞的神情,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拿她作这样的挡箭牌,她真不该可怜他。

  “冉冉,礼服我找来了,你干什么,你去哪里?”

  伊夫人显然来晚了一步,错过了精彩的镜头,此刻看着正要穿着裂开了口子的礼服出去的女儿,又急又气的追了出去。

  而房间内,坐在地上的人,等到了助理回来时依旧保持着那个姿态。

  “莫总~”

  助理看着情形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持,一切似乎透露着某种诡异,莫总的心情似乎格外的低落。

  夏岚睡着之前,不忘记嘟囔一句:

  “妈妈,怪叔叔不喜欢我,怪叔叔是不是个瘸子?”

  瘸子才坐那种奇怪的椅子,虽然夏岚不懂,但是在电视上见过的,那次陪姑姑去参加什么样的慈善活动,她也见过的,有小朋友坐着的。

  “嗯?”

  晚晴正在帮女儿擦着白嫩的小手臂的手一顿,脸上也不由变了变,还想再问什么,夏岚早已沉入梦乡,地位而均匀的呼吸昭示着她终于体力透支,要睡觉觉了。

  莫凌天不喜欢她?莫凌天是个瘸子?

  心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早在京城里遇到莫凌天时,他突然站起来时,她似乎忽略了什么,他站的那么笔直,那么理所当然,让她相信而来他,那个时候他似乎是谁的未婚夫来着。现在呢,又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密,乍一看,似乎他们早已井水不犯河水,但因为女儿这一声的询问,却是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晚晴没有继续沿着自己的思路想下去,怕想下去会让自己烦乱而不堪某种负荷。

  可是又忍不住去想,莫凌天真的把她忘记了而移情别恋了吗?如果真是那样她该庆幸。

  莫凌天真的身体康健,与常人无异了吗?她一直不正是如此认为的吗?

  但是为何此刻越来越怀疑这个事实了呢,怀疑到让她有些不安。

  “怎么了?”

  擦着发丝的乔津帆从浴室里出来时,第一时间就看出来了晚晴眉心里的忧虑和疑惑,顺势坐下来后习惯性的伸手就要把她往怀里搂。

  “津帆,能把你知道的,关于莫凌天的都告诉我吗?”

  晚晴看着乔津帆,鼻息里早已充斥着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或者说彼此身上淡淡的熟悉的清香,靠在一起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乔津帆原本扯着被子的手微微一顿,继续盖好后,却是目光落在了晚晴那有些忧心而不安的小脸上,眼底里闪过一抹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停顿和迟疑。

  “晚晴,他已经是莫靖远~”

  乔津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转移话题的逃避,但是晚晴又怎么给他逃避的机会。

  “实话告诉我,津帆!”

  晚晴的脸上有些严肃,口吻里有些激动,乔津帆的抚摸着她发丝的手,顿住,眸子里温柔,却专注的看着晚晴的脸后,慢慢的垂下,唇角抿起,没有说话。

  “津帆,你又瞒着我是不是?”

  晚晴急了,对于这份隐瞒,有着说不清的味道,她不该责备乔津帆,可是她不想被蒙在鼓里,或者说,她不愿意要乔津帆和莫凌天那种联合欺骗而享受莫凌天所谓的付出的感激。听得出来她语气激动,乔津帆的手突然间扣紧,紧的晚晴和他之间没有空隙,但是在触碰到她的光滑的腹部时,他的手上力道放轻,却是将唇角埋在了她的头顶,带着一种专注和淡淡的落寞道:“晚晴,请允许我偶尔的自私!”

  偶尔的自私,不是不允许,更或者是她宁愿乔津帆自私一些,哪怕忘了她,离开她,她都不觉得过份,只是这样好心的隐瞒,让她却很难不在意。

  一个人救了你一条命,残废了却不让你知道,为的是什么?

  晚晴自然明白,而莫凌天的这份爱,却让她有种不堪忍受不愿意面对的感觉。

  太多往事,不堪回首。

  她不想永远活在仇恨和痛苦,屈辱和怨怼里,但是她又怎么可以让别人的沉默付出换来自己的幸福。

  本来她该恨他恨到践踏在脚下也不觉得过份的地步,本来她该恨他到即使他当着她的面被大卡车撞死了都该微笑的地步。

  可是人心,是柔软的,事到如今,那些恨,交织在无数的狭路相逢里,变成了最后的怨不得。

  而因为这份怨不得让她质问乔津帆的同时,刺伤了乔津帆的心吗?

  晚晴听着乔津帆那一句似是无奈的话,心头一疼,伸手扣紧了乔津帆,带着一种后悔和愧疚。

  “津帆,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抬头,唇角与他的近乎贴在一切,所谓相濡以沫也不过如此,近乎融入彼此骨血里的人,她怎么忍心伤害,就像是左手之于右手的存在,她的质问是一种信任罢了。

  “别把我当作温室里的花一样宠着,津帆~”

  但是她的话却被乔津帆截断,他的语气带着一种笃定和任性:

  “只要你快乐,我宁愿自私!”

  曾几何时乔津帆有过这样的负气和任性,曾几何时他们坚守的爱情如同一种传说。

  391番外之乔津帆,对的时间遇到你(十七)

  只要你快乐,我宁愿自私!

  简短的几个字,让晚晴没有抽身离开的理由,只能怔怔的看着这张英俊的脸,心潮起伏。

  夜色静穆中,晚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手上却是不自觉的抓紧了乔津帆,也许,连她自己都舍不得放弃的幸福,又怎么可以自私的离去。

  看着晚晴安然睡熟的容颜,高大的身形缓缓的抽离,起身时不忘记给她掖好了被子。

  她可能已经不记得她曾经为他而隐忍的坚持与包容,那天看到了靖嫒时,尽管他掩饰的很好,还是泄露了的情绪,她随时准备抽身时的心情,都历历在目。

  如果不是那个时候他坚持,也许夏晚晴一转身就离开了,那个时候的夏晚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锐气和勇气。

  他还记得靖嫒回归之初,她在他怀里那么认真的说出的话来。

  “乔津帆,如果你不爱我,我不会勉强你,即便,我们的婚姻,再度破裂,也没关系!”

  但是看似认真而平静的她,内心早已退却,早已胆怯,若不是他的坚持,也许他们走不到今天。

  正是因为她的那份逃避,那份头破血流之后,也愿意成全的心态,让他不舍得放开夏晚晴。

  和靖嫒的主动积极,一步一步的算计相比,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无法放手夏晚晴。

  她说她不需要他的勉强,其实那个时候,他的心底里很明确,那不是勉强,只是并不认为是爱情那么坚不可摧的感情罢了。

  关于他的过去,她没有主动询问,就像是关于她的过去,他选择了包容一样。

  当他带着一抹小心和在意的问她:

  “夏晚晴,关于我的过去,你不好奇吗?”

  她却是小脸仰视着他,语气诚恳的道:

  “我怕知道了,自己会吃醋,会不开心,所以,我宁愿相信,你对我就是最好的,乔津帆,你给我的难道不是最好的吗?”

  那个时候望着她似是撒娇时的模样,不知不觉中,揉着她的发丝,说不出来更多的话,却是愿意将最好的都给她,也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她已经在他的心目中,扎了更深的根。

  拍婚纱的那天,天气晴朗,打扮一新的晚晴,看起来很是漂亮,甚至有一种灵动和清纯的气质,如果那一天靖嫒没有出现,或许他们会拍出来一套完整的婚纱。

  只是后来靖嫒的出现打断了一切,再次看到那张明媚耀眼的面庞,他的心被触动过,甚至在美国的种种历历在目,如果不是靖嫒的出现,或许他的感情世界还一片空白。更新速度一流,超快对于靖嫒,他是动心过的,尤其是在看到了她奄奄一息的刹那,落入他怀中憧憬着未来时,他所有的承诺也是真诚的。

  但事实证明,时间是一把利刃,而感情经不起算计,包括一向把人性看得很清的他,也有了怨念。

  他不是靖嫒猎物的目标,更不是一片麻木的森林。

  当靖嫒扭伤了脚,成功的博取了他的关心和在意时,他的心却是跟着渐渐的变冷的。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爱上晚晴吧?

  只是当黎明的曙光到来,看着她软软的赖在了他怀中的时候,床头的手机一次又一次震动起来时,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他皱眉。

  那个时候起身的他也如现在这样,怕惊醒了身边的人,但那个时候他的心底里还是对于靖嫒有一份牵绊的,那个时候的晚晴,也知道的吧?

  和身体的出轨相比,心里上装着一个人,何尝不是一场严酷的考验。

  所以他俯身抱着她时,却发现她转身留了给他一个背影后,心底里微微的讶然,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不自觉的亲吻了她,看着她慵懒的在他怀中苏醒的样子,他的心情都跟着莫名的好了起来。那个时候,有夏晚晴在身边,似乎生活就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或许她从不知道,她的那份依赖和柔软,填满了他的内心,和靖嫒的一步步进驻完全不同的方式,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呵,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爱,就是一种不自觉的沉溺。

  乔津帆的脸上微微笑着,电话响了起来时,他微微的皱眉,不由拿在了手里,看清楚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后,却是接听了。

  晚晴看着那道轻轻的走到了阳台边的身形,微微的眯起眼眸,聆听着黑暗中的对话。

  “只是一个巧合!”

  乔津帆的语气显得凛冽,犹如面对一个虎视眈眈的敌人一般。

  晚晴不由想到了电话那端的人是谁,莫凌天!

  “乔津帆~如果当初你没有那么狡猾,没有那么及时的出现,晚晴还会是我的!”

  莫凌天隐忍着情绪,终究难以平复这口气,忍了几年,忍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看到了那个柔软的孩子时,在看到了温婉柔和,带着幸福气息的小女人时,莫凌天喝醉了,而喝醉后的他放纵了自己,才会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只能说是对的时间,遇到了合适的人,我和晚晴有缘罢了!”

  乔津帆再说这话时,略微有些沧桑,他知道即便一个人喝醉了,那些所谓的胡言乱语,更是内心真实的冲动。

  “呵呵,好一个有缘,正确的时间?那么我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呢,用这个残废的,落魄的形象面对她呢?”

  莫凌天的声音沙哑,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任性,到了这等地步,他还不死心吗?而他的话终于让电话那端的人无法无动于衷。

  “莫凌天,这样有意义吗?”

  乔津帆的声音里还是不自觉的透露出来一抹焦急,但是他的焦急只换来嘎然而止的电话。

  392番外之乔津帆,对的时间遇到你(十八)

  晚晴感觉到高大的身形缓缓靠紧的时候,任由他抱入怀中,自觉的将脑袋贴入他的怀里,他并没有搂那么紧,但是力道刚刚好,淡淡的吻,落在她的额头,她的呼吸却没有人任何变化。闭上眼睛,不久便沉入梦乡。

  梦里,晚晴感觉到有一个人在牵着自己的手不停的往前走,黑暗之中,似乎伸手不见五指,只能被那人拉着跌跌撞撞,趔趄而行,那个人的力道很大,带着一种执拗和冷酷,让她不由自主的想抗拒。“津帆!”

  晚晴努力叫了一声,试图让他停下来,但是那人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拉着她,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打算,哪怕弄疼了她也在所不惜。

  依旧是走,没有尽头一般,黑暗中,她抗拒这种无尽的跋涉。

  “宝宝~”

  前面似乎听到了孩子的哭泣声,晚晴的心更加慌乱,试图跑过去追上孩子,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难以轻快的步伐,让她着急而担心。

  “你是谁,放开我!”

  晚晴不由着急起来,但是那个人依旧不理会她,晚晴又急又怕,正准备费力挣扎,却被那熟悉而冷漠的声音给吓倒了:

  “夏晚晴,我们之间结束了,你是莫凌天,你欠他的,你和他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孩子也是他的,你不配和我在一起,现在莫凌天来找你了,他对你念念不忘~”

  冰冷嘲讽的声音,看不清的表情,却是乔津帆发出来的,晚晴只觉得浑身一冷,整个身心受到重创,人已经浑身冷汗,而前面哭泣的声音更明显。

  “妈妈,妈妈~”

  前面突然间光芒大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张冷酷的如同阎罗似的面孔,让晚晴的心揪起,他的手里正抱着满脸泪痕的女儿。

  “孩子是我,你忘了那一夜了吗?你忘了我是怎么救你的了吗?你真的以为我死了吗?我这双腿,可是为你而残废的,夏晚晴,你欠我的,你欠我的~”

  莫凌天一点点的逼近,夏岚的哭泣声越来越刺耳,而乔津帆一直默默的,一句话都没有说,无边的恐惧让晚晴猝然的坐了起来,满头大汗的叫着:

  “不,不~”

  晚晴捂住了胸口,不理会额角的汗珠,而是紧张的发现她的周围床边,既没有乔津帆的影子,更没有夏岚的影子,而墙上的石英钟,时针已经走向了十点四十的位置。

  按照计划,坐十二点一刻的飞机回去,现在早该启程了,怎么她居然还在睡懒觉。

  “乔太太,乔总陪小姐去买东西了,让您醒来先吃点儿东西垫着!他们一会儿就回来!”

  当晚晴努力平复了那场梦带来的惊恐,而是第一时间叫来了服务员时,听得服务员恭敬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后,不由有些淡淡的疑惑和担心。

  什么东西急于现在去买?居然将她一个人留在了酒店里呢?

  “知道乔总去哪里买东西吗?”

  晚晴想如果真的是买东西,乔津帆会交代的更详细些,但是服务员只是礼貌的摇头。

  晚晴遣走了服务员后,清洗了一下身上刚刚因为惊慌而出的汗渍,那个梦太可怕,怕真的会出现一样,怕会将她再度卷入阿鼻地狱一般,从昨天见到了莫凌天后,悄然的在内心深处发酵而成。稍微吃了一点儿东西,晚晴还是赶紧给乔津帆拨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五声才被接通,比平时反应的都慢。

  “津帆,怎么突然间买东西,你们去哪里了?”

  晚晴有些责备和嗔怪,但是那边乔津帆却是淡笑道:

  “宝宝看中了一个小玩具,哭着要买,我带她去看看,你再等会儿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乔津帆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的宠溺,一切都安然无恙,似乎莫凌天他们都不曾见过一样,但是晚晴却感觉到这份安静祥和有些诡异。

  “哦,那我等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哦!”

  晚晴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而是挂断了电话,电话那边乔津帆看了挂断的电话,微微松了口气。

  “爸爸,真的给我买玩具吗?”

  夏岚天真的询问着,眼睛骨碌骨碌的转动,一派童真,而乔津帆的脸上微微的凝重,点头微笑后,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拨打了那个电话号码。

  “我们在路上,马上就到!”

  乔津帆的声音有着平时没有的冷厉和严谨,一边的夏岚好奇的看着爸爸,电话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让爸爸的脸色变得难堪起来。

  “你~这是何必?”

  乔津帆的声音带着一种怒极了的咆哮,虽然尽力克制,还是吓倒了孩子。

  “爸爸~”

  听着电话那端乔津帆的不受控制的情绪,以及小女孩软软糯糯的声音,电话这端一张英俊冷酷的面孔上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显得无情而严肃,犹如一张面具一般,哪怕宿醉让他憔悴,但仍旧是透露出来一股撒旦般骇人的气息。“莫总,待会儿和伊氏的合作会谈就开始了,不赶过去吗?”

  司机好奇的看着眼前冷酷的男人,再看了看这离会谈地点有个半个小时路程的酒店。

  晚晴刚挂断了电话不久,就听到了敲门声。

  “乔太太,外面有位莫先生找您!”

  服务生带着一种礼貌淡然的语气,晚晴却是猝然站了起来,莫先生找她?

  脑海里顿时映出来昨晚那道消瘦的身形,梦里冷酷而无情的面孔,莫凌天终于来找她了吗?

  心头说不出来什么滋味,晚晴最后还是选择了走出去面对莫凌天。

  “莫先生在那边等您呢!”

  西装革履的男子,坐在轮椅上的背影,在晚晴的眼底里成了一道刺眼的画面,不想多看,又不得不多看。

  393番外之乔津帆,对的时间遇到你(十九)

  晚晴的脚步在看到了那道身形时不由停了下来,莫凌天终于要来找她了么?莫凌天站起来只不过是一时的假象吗?目光所及,那道身影似乎比昨晚更显得消瘦,让晚晴忍不住想转开视线。这个冷酷而骄傲的男人,这个偏执而无情的男人,是不是爱与不爱都不肯放过她?还是她注定逃不出莫凌天的劫难。懒

  晚晴的脸上多了一份莫可奈何的伤痕和无奈,淡淡的,却又无法宣泄的情绪,望着那道背影,进退不得。

  她不想亏欠莫凌天的,更不想和他有任何纠缠,她想把他忘了,可是又没有办法如数忘记,他为了她而残废,她又如何无动于衷。

  这个男人如果早一天,早一点爱上她,又何至于如此。

  幽幽失神的晚晴,没有理会手中的电话不停的叫嚣,而是犹如在地狱的门口进退不得。

  “莫先生,你要找的乔太太来了!”

  服务生似乎早有准备一般,刚才没有提醒,现在看到了晚晴的踌躇与失神,礼貌的开口提醒。看书就到,给力

  “哦~”

  转脸而过的人让晚晴不由张大了嘴巴,微微有些惊讶的说不出来话,这个莫先生,长着一张巩汉林似的面孔,消瘦如巩汉林那般,自然背影也是纤细,导致看起来那么的萧瑟与落寞。但是他却不是莫凌天,晚晴带着惊讶的同时,却是微微松了口气,不知道自己在庆幸什么,而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那一刻她怕再与莫凌天狭路相逢,因为每一次他的出现都注定了夏晚晴的劫难。

  “您~不是高小姐?”

  那位莫先生脸上也带着惊讶似的,但晚晴总感觉到他在说这话时,似乎目光在向别处飘似的,有些漫不经心。

  “我不是!”

  晚晴缓缓放下的心,多少有些觉得奇怪,但是她并没有追问下去,而是松了口气的同时,带了一抹淡淡礼貌的微笑。

  “哦,那可能是我找错人了,真不好意思!”

  那位莫先生也露出来一抹抱歉的笑容,晚晴笑笑看着他费力的推着轮椅转身离开的样子,心头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那种感觉,虽然莫凌天没有在面前,但依然如同来了一遭一般。是否莫凌天与她如此相遇,也是这般说认错了呢?

  那样的莫凌天,又让她如何在怨愤下去?

  晚晴看着那道身形终于消失在酒店的门口时,心头却是难以平静下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蓦然将目光望向了刚刚那男子目光飘向的方向,那个位置较为隐蔽,但是却正好可以让一个人坐在后面让人难以察觉。莫名有一种念头,莫凌天刚才来过?

  手机继续响了起来,晚晴看到了是乔津帆的电话后接听了下来。

  “喂,津帆,东西买好了?”

  晚晴不明白乔津帆怎么紧接着又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但是隐约中已经猜到了什么。

  “晚晴,你没事吧?”

  乔津帆的声音带了一抹担心,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没事,我很好啊?不过刚才有位莫先生来找我!”

  晚晴说的有些神秘的语气,静静聆听着那边乔津帆的声音,只听得乔津帆带着一丝着急和急切的语气道:

  “莫凌天他说了什么?晚晴~”

  很少见到乔津帆有如此惊慌失措的一面,更或者说,很少听到乔津帆这样子猴急的语气,简直和他斯文的形象完全不符合。更新速度一流,超快

  “津帆,不是那个莫先生!他找错人了!”

  晚晴的语气略显低沉,说这句话时,有些严肃,却隐隐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幸福和辛酸,还好刚才来的不是莫凌天,不然她的心情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坦然宁静。

  电话那端乔津帆显然是被晚晴的话疑惑,短暂的沉默后,叮嘱道:

  “既然找错人,就乖乖在酒店等我们,我们马上就到了,吃饭了吗?”

  乔津帆的语气有着刻意回转的不自在,晚晴听了却微微的露出来一抹淡淡的笑容,低头之间的温柔和感动,是那么的明显。

  她怎么舍得离开乔津帆呢?

  那幸福而留恋的笑容,那珍惜生活而淡淡卑微的姿态,那已经没有了往日意气风发执着坚持的倔强模样,岁月已经带走了属于莫凌天的夏晚晴。

  “晚晴~”

  果然晚晴还没有上楼,就听到了乔津帆的声音,转脸,额头带着汗珠,儒雅如他也有如此狼狈而着急的姿态,怀中夏岚撅嘴:

  “妈妈,爸爸说话不算话,走到半路又回来,还凶凶!”

  夏岚告状,看着爸爸,又无畏的看着妈妈,晚晴却是完全没有责备乔津帆的样子,而是目光明亮的看着乔津帆,微微的抿嘴,带着一抹幸福的笑。

  总说她傻,总叫她傻瓜。

  乔津帆,你何尝又不傻呢。

  “这么着急干什么,瞧瞧额头都是汗,我又不会插了翅膀偷偷跑掉?”

  晚晴淡淡的笑着,拿着平日里给女儿擦拭的手帕已经来到而来乔津帆的额头,乔津帆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牵着她就向酒店里走。

  “半路上,突然很想你,就回来了!”

  儒雅如他,很少说什么甜言蜜语,但是这么一句话,足够千言万语。

  临别前,晚晴看着正在忙碌的父女,而是打开房门道:

  “我的身份证刚才忘在服务台了,我去拿下!”

  晚晴看着已经微微放心而认真收拾行礼的乔津帆,笑着下楼,却是走向了一楼保全的办公室,里面正在实时监督着来来往往的宾客。

  “哦~那个录像带刚才出了点儿问题,我们刚才换的时候,没有录上!”

  保全略微支支吾吾的说着,晚晴看着多少有些疑惑,但是心底里却更加的怀疑自己的猜测。

  马路上正在飞驰的车上,司机看着坐在后排的冷面总裁,眼光睥睨的看着手中的带子,似乎里面藏着千军万马一样,他的表情那么肃穆认真,犹如雕塑,沉浸在某个时空里。

  394番外之乔津帆,对的时间遇到你(二十)

  他来过,他又走了,也许这就是她和莫凌天的宿命,晚晴有些庆幸莫凌天没有真正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拿走她好不容易拥有的幸福。

  伊氏企业,伊冉冉从早上就被妈妈赶出了家门。

  “妈,干嘛啊?我睡的好好的呢!”

  大清早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拽出来实在是让人难受,伊冉冉不甘愿的皱起了鼻子,嘴巴里更是吐出来了十分的不乐意。

  “还不赶紧穿上衣服,跟你哥出去,学习学习一下怎么样待人处事?怎么样交际应酬?”

  伊夫人一脸的严厉,不给伊冉冉再继续回笼觉的机会,索性把被子给拽了去,而伊冉冉有些无奈的直跺脚,她这个妈妈争强好胜且不说,那些个生意上的事情她真的不感兴趣啊,她天生就不是那种命好不好。“妈~”

  伊冉冉无力呻吟了一声,心头冒出来无限的火气,昨天莫名被人亲了还没有舒缓下来的心情,此刻再度的攀升起来,真恨不得这一刻离家出走。看书就到,给力

  “你现在都二十五了,该成家立业了,你以为这是什么时候,是古代吗?妈妈带你容易吗?你想做米虫啊?这些年屎一把,尿一把的拉扯大,我容易吗?”

  又来了,又来了。大文学

  “我去!还不行吗?”

  伊冉冉不想听妈妈的唠叨,只得开始整理自己,楼下早已收拾一新的大哥,脸上微微的露出来鄙夷,虽然他看着报纸,但是伊冉冉知道他鄙夷她,从小到大她就是他鄙夷的对象。虫让她跟着这个孔雀似的大哥去谈什么生意,有意思吗?真不知道妈妈怎么想的。

  终于整理好了自己,而楼下已经吃完早饭的大哥伊则诚早已起身准备离开。

  “则诚啊,你妹妹什么都不懂,你多提点着她点儿,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别生气,好好教她啊~”

  伊冉冉刚喝了两口粥就被妈妈给推了一把,再不起身真怕妈妈的眼睛给眨下了。

  心头有气,也没有什么胃口,索性放下了面包起身,拎包走人。

  前面伊则诚若有似无的看了她一眼,伊冉冉能够感觉到他的轻视,但是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姿态,对着伊则诚道:

  “大哥多多提点!”

  伊则诚不说话,只是点了个头,伊冉冉不以为意,在伊家大公子的眼底里她伊冉冉和母亲,就算是在这里活到老,都是不受他待见的,偏偏妈妈看不明白。大文学装修考究的商务楼,预计是十点半开始的洽谈,到现在只看到那个所谓的天晴集团的一个小小的助理在那里来回的转悠,殷勤周到礼貌,但是迟迟不给人见正经柱子。

  伊冉冉无所谓的等待着,翻着天晴公司的一些宣传以及主要从事的产业,微微的有些费解,伊氏算是中等规模的建筑公司,接过本城很多的案子,大哥一向不是自视甚高么?怎么要和这种刚刚起步的公司合作,他是不是哪根脑筋出问题了?抬头只见伊则诚的脸上,显然是等的也有些心焦了,虽然他没有过份表现出来,但是以伊冉冉对于伊则诚的熟悉,他那皱紧的眉头,便说明了一切。

  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就此发飙而拍拍屁股走人的打算,只是一刻钟之后,又抬眼看了一眼时间,然后看了一眼对方派来的代表。

  “呵呵,我们总裁临时有点事情,所以路上耽搁了一下,二位稍等!”

  对方礼貌周到,一派谦和,让人无话可说,但是这么一直等下去何其被动,已经超过约定的时间四十分钟了,到现在还没有来,他以为是男人等女朋友那么简单啊。无弹窗小说网欢迎大家光临伊冉冉真想找个机会离开,但是她知道伊则诚没有说走,她也不好说走,但是这么一直傻愣愣的等下去,显然伊冉冉没有那个耐性,太无聊了。

  “大哥,我看人家是没有诚意与我们伊氏合作啊?”

  伊冉冉开口,眼眸流转的看着伊则诚,以为他会就此附和一下,却没有料到伊则诚抬眼看了她一眼时,多了一份冷厉,似乎在说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样。

  “总裁一向准时,今天事出偶然,如果二位有急事的话,我们下次再详谈也不迟!”

  那人看了一眼时间,如此委婉的说着,但是言语与气势之间并没有低矮之姿,似乎他们总裁迟到也是天经地义一般。

  伊冉冉真的想抬腿就走,因为她看到了伊则诚真的点头了,心底里正高兴,却没有料到伊则诚道:

  “伊某确实有个重要的会议需要出席,但是如果就这么走了,对莫总,对天晴就是最大的不信任,这样吧,我先离开,就由舍妹在这里等候,她在就等于我在~”

  伊冉冉看到了伊则诚眉眼里淡淡的算计的神采,不由有些心底里发冷,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爸爸特地交代的,不能怠慢了莫总,搞砸了,不好交代!我先走了!”

  伊则诚似是威严,又似和蔼的开口吩咐时,伊冉冉觉得伊则诚明显是故意为难她,难道他以为靠她就来把这桩买卖做成,而且是爸爸的意思?

  这一下伊冉冉有些着急了。

  “唉,大哥~”

  伊则诚走的很快,头也不回,伊冉冉感觉到了这是伊则诚故意甩手给自己时,不由懊恼万分,弄砸了爸爸不说什么,也会把妈妈给唠叨死的。

  伊冉冉有些头大,看着面前的男子依旧镇定如常,把那个天晴集团的老总给诅咒了一遍又一遍。

  “阿嚏~”

  一向身体康健的莫凌天却是打了个喷嚏,不由皱眉,也许是他昨晚一晚都没有休息好,着凉了,缓缓的升上了车窗,英俊的脸上一双眸子眺望着远处,却又空无一物。

  这个时候,晚晴和乔津帆,以及夏岚,一家三口,哦,不,一家四口已经踏上了归程。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