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 爱是一种秘密(294-298)

  294爱是一种秘密(六)

  电话是靖嫒打过来,晚晴略微皱眉,但还是歉意的朝着会议室的人看了一眼,转身快速的走了出去,接听了电话。

  “现在有空吗,我妈想见见你!”

  靖嫒的声音没有往日的自信从容,而多了一份沙哑的悲伤,晚晴心下不觉间一沉,莫非是党敏有事了?肋

  “怎么了?你妈妈病情严重?”

  晚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党敏的身体不行了,果然靖嫒的语调都变了,并没有祈求的口吻,轻若羽毛的补充了一句:

  “医生说,撑不到回北京了!”

  片刻的安静,晚晴说不出来多余的安慰,只是简短的回应道:

  “我马上过去!”

  这个消息还是有些突然,对于党敏并没有痛恨入骨的情绪,晚晴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只是不知道党敏见她,会有什么话要说?

  “有事?”

  乔津帆的声音温润的响起,从他身边经过的主管们个个睁大了眼睛,看着乔津帆前后之间的态度,似是看国宝熊猫一般,同样没有严词厉色,但是那语气间,那浑身散发的柔和,岂是乔津帆面临他们时会有的感觉。那是一份真真正正,毫不掩饰的关心和温柔,几个女主管经过时,目光从乔津帆身上经过,又艳羡的落在了晚晴身上,晚晴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诧异的目光,而是赶紧向乔津帆说明了情况。镬“靖嫒的妈妈,身体估计不行了,让我去看看!”

  乔津帆听了眉眼里也多了黯色,但并没有即刻便应承了下来,而是关心的询问道:

  “饿吗?需要先吃东西吗?”

  乔津帆的关怀,晚晴早已习惯,但是被人如此观赏着,便不觉得习惯了,晚晴扯了扯乔津帆的衣袖道:

  “还不饿,我们先过去吧,不然我也没心思吃!”

  既然靖嫒这个时候叫她,自然是想要她即刻赶过去的,晚晴这么说乔津帆自然的没有任何异议,而是看了一眼时间道:

  “稍等我片刻!”

  乔津帆如此说着便向办公室里走去时,那边大胆的女员工早已议论了起来。

  “谁说乔副总一视同仁,看女人就像是看木桩一样的?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样子,那笑容,真是迷死人了,又有钱,又专情,天哪,这简直是绝种好男人~”

  早有女人流了口水满地,晚晴的耳朵里塞入这样的讯息时,微微笑了,乔津帆在他明明可以目中无人的资本之下,却是秉持了女人们期待的所有优点,这样的他自然是令女人喜欢的。但也是这样的他,完美无缺,却不容靠近,偏偏选择了夏晚晴。

  “唉,这么有feel的好男人,怎么就找了个离婚女呢~”

  “嘘~小声点~”

  ……

  “是啊是啊,自古权力和金钱是分不开的,那个莫凌天不也是帅的一塌糊涂呢!”

  还是有个女人大声的咋呼了出来,晚晴没有理会那道道身形离去时,还不忘记用余光瞄着自己的女职员,而是看着乔津帆疏朗淡雅的出现后,自然的挽在了他的手臂上,这样完美的乔津帆却拥有着别人无法能及的平常心!刚刚失去了孩子,晚晴对医院有着难以言喻的排斥,讨厌这种地方,因为这样的地方预示着灾难和不幸,离别和悲伤。

  尤其是此时此刻,前端时间还那么优雅而清爽,永远带着年轻人一般的锐气的党敏,正躺在了病床上,面如纸白,消瘦不堪,而她的咳嗽声,就像是刺一样钻入了耳膜,眼泪快要咳嗽了出来,但是在她看到了晚晴后,苍白的脸上露出来一抹淡淡的笑容。“咳咳,晚晴~”

  党敏的手伸过来时,因为咳嗽,整个纤细的身形都在剧烈的震荡,可以看到她的额角已经因为肺部的疼痛而流出来汗,呼吸也比从前肥力了许多。

  她用生命和健康成全了自己的爱情,这样的女人,其实活的很理想,晚晴的手交由她抓住时,抬眼看了靖嫒一眼,靖嫒的脸上,一双眼睛,红肿起来,这是晚晴第一次看到她脆弱不堪的模样。“咳咳~你们~~咳咳都出去~我和她们俩个~~”

  党敏没有说完,但是乔津帆和荣娟已经出去,靖嫒的眼眸在乔津帆的身上曾经停驻过片刻,但很快收回,而晚晴则是疑惑党敏说什么的时候,还是不忍心看着生命这样凋零,她的人生中,虽然自幼没有母亲,虽然十二岁知道自己不是夏家的女儿,虽然刚刚失去了一个小生命,但是此刻,看到了党敏苍白而喘息的样子,还是有种面对生命的肃穆和诚恐。“您慢点儿说,我听着呢!”

  党敏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欣慰,看了晚晴一眼,又看了靖嫒一眼,喘了口气的同时,一口气把话说下去。

  “小嫒,晚晴是你的姐姐,爱情不是你想要就可以争取的东西,我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像亲姐妹一样互相照顾!”

  党敏说完这句话后,猛烈的咳嗽起来,眼看吐出来一口血,吓的靖嫒,眼泪已经落了出来。

  “妈~”

  靖嫒的声音颤抖,带着一种紧张和不舍,晚晴感觉到党敏的手抓的更紧,拉向了靖嫒,和她的手交叠在一起。

  “小嫒,女人为爱,不能太执着,咳咳,你的爱,太片面,那不是爱情,咳咳,妈活了这么多年,咳咳,咳咳,只想临走时,言传身教~也想告诉你,亲情,比爱情,咳咳,有时候更重要!”“真正的爱,不需要你费力争取,不需要你耍尽心机~”

  “咳咳~爱他,就在更远的地方等着他,咳咳!”

  “不需要你说给任何人听,咳咳,如果是晚晴,你明白的对不对~”

  如果是过去,夏晚晴肯定不明白,一定会用所有的行动去争取,可是现在她不得不赞同党敏的话,不得不另眼相看她。

  “小嫒,我希望你放下心中的这份执念,别学妈妈,咳咳,晚晴,是你的姐姐,咳咳,一辈子都是!”

  晚晴与靖嫒对望一眼,却是都没有说话,而是眼中都有了泪!

  在外面等了许久,肚子饿了犹不自知。

  “你就是靖嫒同父异母的姐姐?”

  男子再度走了出来,他的眼睛有些红了,但是整个人看不出来过份的悲伤,而是一身的淡淡的痞气,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跋扈,斜乜着晚晴,带着浓烈的敌视。

  296爱是一种秘密(八)

  见惯了夏晚阳的冷漠与世无争的小自私,见惯了谢创那吊儿郎当风流倜傥,却绝对不会过份恶俗的霸道和嚣张,也见惯了三天两头,呼朋唤友的跑进了PUB里,跳着热舞,喝着酒,唱着歌,过着奢靡生活的官家子弟,但是像眼前这位,恨不得将她拆入腹中的狠厉,让晚晴不由心头一紧。肋“我叫聂小严!”

  聂小严自我介绍时,眸子一眯,看向乔津帆时,晚晴感觉到了乔津帆的身形微微的僵硬。

  “原来是聂公子,失敬!”

  乔津帆不失风度的打招呼时,手上抓紧了晚晴,脸上也多了一份淡淡的肃穆,晚晴正在好奇乔津帆似乎认识这个聂小严时,便见得他鼻孔朝天一般的轻哼了一声道:

  “别敬,我是靖靖的军师,那次亚马逊河的消失,也是我一手策划的,有本事的话,尽管找我算帐好了,还记得不记得那个开着学校校车,挡住你追踪步伐的校车司机吗?”

  聂小严的脸上露出来的邪恶,以及他说出来的内容,让晚晴终于明白乔津帆原来是早就和他打过交道。

  “原来是你!”

  乔津帆温润的声音不再,脸上却多了一份谨慎而严厉的光芒,唇角微微的抿紧,目光却是薄冷的与聂小严对上,后者却是露出来一个恶魔般的笑容。

  “游戏还没有结束,以前爷是看在怕靖靖伤心的面子上,给你留几份面子,以后~既然你可以转身忘记了那天的承诺,我就会帮你想起来,怎么样好好履行承诺。”镬

  聂小严的唇瓣就像是染满了罂粟的毒汁一般,当他咧嘴笑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早已是肆无忌惮的狠厉和决绝,这个官二代或者是官N代,肯定是被宠坏了小祖宗,晚晴与他的目光对上时,只看到了他冷冷的嘲讽。“任何让靖靖不开心的人,尤其是女人,我都会让她相当的不开心,我不管她什么身份!”

  聂小严说完,原本的笑意逝去,而他那张看起来有几份妖孽,有几份狂野的脸上,绝对是玩死人不偿命的恶质。

  “聂公子,这件事情和夏晚晴没有任何关系!”

  乔津帆的声线多了一丝警惕和紧张,晚晴明白,能够跑到亚马逊河与乔津帆玩诈死的游戏,能够用美国的校车,拦截了乔津帆的去向的人,肯定不简单。

  “没关系?除非你和这个女人结束夫妻关系,我才会认可你这句话!”

  晚晴不由倒吸了一口气,这家伙明显是蛮不讲理的,为了靖嫒不择手段的二世祖。

  “既然你喜欢小嫒,就去追求她好了,何必如此缘木求鱼,背道而驰?”

  晚晴终究没有忍住,对于这种脑子似乎烧坏了的官家小祖宗,却是相当的大胆和鄙夷,以聂小严如此对靖嫒的维护,做这些事,岂不是比主动去追求靖嫒更白痴?

  “还是个大胆而不懂礼貌的蠢女人!”

  聂小严被晚晴如此一问,脸立刻唬了起来,他明明有着清俊脱俗的面孔,却偏偏演绎着恶魔才有的邪佞,只见他露出来雪白的牙齿,突然间走近了晚晴一步,做了一个猛兽龇牙咧嘴的动作,乍一看有些幼稚,但是却真的有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凶狠,晚晴一怵,不由抓紧了乔津帆。聂小严看到了晚晴眼底里一闪而过的紧张,终于转身就走,插在裤袋里的手,突然间在他转身时伸出来,做出一个手枪枪毙的动作,对着晚晴道:

  “我会让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晚晴感觉到乔津帆的冷硬,显然是因为聂小严的棘手,只听得他声音微微高扬道:

  “有什么招,尽管朝我来好了,何必为难女人?”

  这个时候的乔津帆口吻里多了一抹狠色,他优雅清冽的外表下,有着一种果决而坚定的冷然,晚晴甚至感觉到他优雅的皮相下,也有着一种冷酷的因子。

  “津帆~”

  然而乔津帆说那些话时聂小严头都不曾回过半份,晚晴不由喊了一声眯起眼眸看着聂小严背影的乔津帆,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这次有点儿麻烦,可能要让你跟着受委屈!”

  乔津帆回神过来,和晚晴的担心相比,他眸中也鲜有的严肃。

  “我忽略了靖嫒身边还有这样一个难缠的魔星,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晚晴迎上乔津帆的目光,却是乐观的安慰道:

  “只要靖嫒真正的放弃了,我想他不会过份为难我的!”

  然而乔津帆并没有晚晴这么乐观,眉心微微的皱着,英俊的脸上露出来淡淡的担忧,晚晴却想到了党敏临终时特别叮嘱靖嫒放弃的话语,也许已经算到了聂小严的为难了吧!

  “聂小严的爷爷军区政委委员,爸爸是常委委员候补人选,妈妈是家族企业的董事长,姐姐是电台的副台长!”

  乔津帆如数家珍一般的道出来了聂小严的家世,晚晴听了自然明白这个聂小严如此嚣张的资本所在。

  “除了聂小严,靖嫒在京城里的这种朋友,应该还有很多!”

  乔津帆再度补充,让晚晴明白,如果聂小严要整她夏晚晴,易如反掌,他可以追到美国帮助靖嫒,在国内更不必说了,晚晴不由讶然,当初乔津帆,都是怎么应付过来的呢?

  “晚晴,津帆,你们怎么站在这里,你党阿姨怎么样了?”

  葛眉巧的声音闯入了耳膜,晚晴看着风风火火赶过来的葛眉巧身后还带着黄美伦,后面还跟着人提着果篮,显然是来看望党敏的。

  葛眉巧那一声也并不是要问个什么答案,在晚晴还没有回答之前已经向着病房走了过去。

  297爱是一种秘密(九)

  党敏的病逝在本城的政要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因为她是靖道珩的儿媳妇,而且在京城里娘家人也背景显赫。

  但面对络绎不绝的问候和关心,靖家早已安排了专机,将党敏送到了八宝山的殡仪馆火化,晚晴本来并不想就此跟去北京的,却因着夏正朗和葛眉巧的要求,还有党敏临终最后的帮助,以及靖嵘的请求,她还是跟了过去,当然,乔津帆也跟了过去。肋殡仪馆,追悼会上,晚晴做为家属迎接着前来追悼的客人,一波一波,鞠躬行礼,先是一个个威风飒飒的军人脱帽致敬,后是一个个衣装整洁,手臂上别着黑色方布,手里捧着菊花,庄严而肃穆的进行着。晚晴看到了靖嫒认真的行礼,看到了靖道珩和靖嵘严肃的致敬,便和乔津帆一起,认真的鞠躬,行礼。

  直到最后的一批人站上来时,晚晴的脸上微微有些变化,这些人,虽然也穿着干净而肃穆的黑色衣服,甚至连他们平时戴的耳钉项链之类的张扬之物都拿了下来,但仍旧是突兀的让人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那里面,最中间站着的人,是聂小严,他一脸肃穆,认真而敬仰的鞠了三个躬,和他同来的年轻人,也同样认真的鞠躬,可以想象党敏在他们的心目中,有着不一般的地位的。

  自然,这些年轻人和靖嫒的友谊也是不言而喻的,他们一个一个走过来,抱住了靖嫒,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而靖嫒的脸上也露出来欣慰。镬

  这样的友情是值得羡慕的,如果十二岁那年,晚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世的秘密,也许会像靖嫒一样,结识大院里的很多朋友,做着真真正正,最主流的高官子弟。

  “这就是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年轻女子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挑衅,她鹅蛋脸,火爆身材,虽然在灵堂之上,一身黑衣,仍旧掩盖不了她的魅力,张狂的肆意。

  晚晴与靖嫒对望一眼,靖嫒的脸上似乎出现了短暂的茫然,从党敏病逝到现在,她们基本没有交流,此刻看着晚晴时,靖嫒的眸子闪了又闪,没有多说。

  那么她的没有多说,自然也给人默认的答案。

  “党阿姨为人坦荡,是我们的好老师,好朋友,我们大家都爱她,靖叔叔,您能不能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阿姨是不是被您气走的?”

  那年轻女子居然能够如此声情并茂,却又毫不客气的指责着冷酷骇人的靖嵘,晚晴不得不佩服她戏做的逼真的同时,不由多看了一眼靖嵘。

  靖嵘向来寡言,此刻看着面前的女孩子时,浓黑的眉不由皱了起来,冷峻的脸更显得冷酷。

  “党阿姨那么爱您,为了您才受伤,现在还要为您在外面的野孩子埋单,连她名下的财产都与靖靖平摊,这么好的女人,您不爱她吗?”

  好毒辣的说辞,一边骂晚晴是野孩子,一边又把党敏为靖嵘做出来的重重搬到了台面上,顺便又把一个尖锐的问题提了出来。

  晚晴听到了党敏将财产也分到了自己名下时,终于有些明白刚才靖嫒的脸上为何闪烁,而不多说的沉默,也明白了这些年轻的男女为何看不过自己。

  党敏至死都要和杨晓安比下去吗?而靖嵘值得她这么做下去吗?

  晚晴望向了靖嵘的时候,靖嫒也望了过去,同样,她们都不希望得到失望的答案。

  靖嵘也许不是最巍峨的军人,但是他的气魄却胜过海拔上带来的压迫感。

  晚晴感觉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抓紧了自己的小手时,眼泪差一点儿掉了下来,这说明她的妈妈杨晓安付出的值得了。

  靖嫒的脸上果然变色,但是靖嵘下一刻也抓紧了她的手。

  晚晴的心,算不上特别的失望,更没有因此而生气,这说明靖嵘是个男人,其实从头到尾他并没有辜负杨晓安,那么对于为了他付出那么多的党敏呢,晚晴更好奇他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晚晴是我失散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她不是野孩子,也不是私生女,你们党阿姨认可的女儿,难道你们不认可吗?”

  晚晴没有料到靖嵘也可以开口如此的犀利,果然这话换来了,聂小严的不满。

  “靖叔,那靖靖呢?”

  靖嵘却是目光如炬看着聂小严道:

  “我一生结过两次婚,不算是丢人的事情,晚晴,和小嫒,都是我的女儿,他们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时光没有错转,如果当初没有放弃,没有误会,那么妈妈杨晓安,也许可以获得靖嵘所有的爱,但是妈妈放弃了。

  而党敏用尽一生的力气去弥补的缺憾,在一个丈夫看来,是不是值得原谅呢?

  几十年的相处,爱上一个人,难吗?

  “那靖叔的意思,是爱前妻多一些,还是爱党阿姨多一些?”

  聂小严目光也不错过靖嵘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那种张狂,才不管对面的人是不是长辈,但是此时他认真的像是一个审判。

  “年轻人,爱情,不是随便就放在嘴头的东西,等你自己经历过了再来问我!”

  靖嵘抓紧了晚晴的手,却是看着靖嫒道:

  “小嫒,爱情不是选择题,当你错过了的时候,把它放在心底里,而不是肆意挥霍!”

  靖嫒脸上一颤,大概从来没有看到过靖嵘如此认真的眼神和语气,黝黑的脸上,他的表情依旧冷酷,再度沉默如铁,已经不须多言,爱与不爱,是一种秘密,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涩和甘甜吧。PS:终于补上了我的第四更,这章算前天的哦,白天再出炉三更!!

  298爱是一种秘密(十)

  爱情和婚姻,常常冲突,更像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没有从靖嵘这里得到答案的聂小严,并不气馁,却是把视线落在了乔津帆的脸上。

  而乔津帆的手却是已经落在了晚晴的肩头,聂小严还想开口问话,靖嵘已经开口道:

  “时间不早了,小嫒送送你的伙伴们!”

  聂小严还想说的话,愤愤的压住,晚晴看着靖嫒的脸上同样不太好看的脸色,但还是真的礼貌的送着几个官二代。

  快到门口的时候,还能够看到聂小严突然间转头,眼底里露出来的嘲讽的样子,那语气似乎在说:看你们能够多么相爱!

  “既然来了北京,去家里住两天吧!”

  靖嵘的语气十分诚恳,晚晴终究还是应了下来,靖家的庭院虽然没有乔家富庶奢华的豪门风范,但却有着军队特有的威严和森然,军区大院的门口,威风凛凛的门卫,看到军车进来,肃然起敬。车子在军区大院的独立小洋楼前停了下来,门口摆着小型的坦克,上面还架着炮弹,乍一看有些年代久远,让这里看起来有着军人特有的风格,晚晴和乔津帆进来时,便看到了客厅里坐着的老太太,那个是党敏的母亲,靖嫒的外婆。殡仪馆是见过的,但是她以前走了,当时只不过多看了晚晴两眼,并没有多说什么,现在看到晚晴,喝着普洱茶的老太太,放下了杯子,对着靖嵘的问候,也只是嗯了一声。镬

  “你就是靖靖的姐姐?”

  那老太太目光不属于男人的冷厉,看着晚晴时,似乎要穿透了她的身体一般,问这话时,她还看了乔津帆一眼,脸色更是难堪了几份。

  “亲家~”

  荣娟开口,但是党老太太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继续开口道:

  “和我们靖靖长的倒是真的像,年轻人,你这取桃代李的办法虽然好,可是伤害了靖靖的心!”

  果然,党老太太是有怒气的,估计不仅为靖嫒不平,更为党敏不平吧。

  “亲家,这里的茶怕是不和你的胃口,不如让小嫒奶奶陪你到外边尝尝吧!”

  很少为晚晴说话的靖道珩,此时也皱眉,说出来这样一句话,显然再怎么的家丑,也不希望被人如此奚落,更何况他们早已接受了晚晴。

  “亲家,听说中南海那边的电话,你接到了,现在小敏的丧礼也弄完了,你该去看看了!”

  没有料到这党老太太如此犀利,晚晴虽然不知那电话的重要性,但看见靖道珩变化的脸色,已经知道,那电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陪亲家聊聊,靖嵘跟我上去,你们两个累了就去歇着吧!”

  果然靖道珩脸色不好,但还是关照了晚晴和乔津帆,但他话音未落,党老太太又开口了:

  “亲家,我这又不是不讲理的老古董,不会吃了靖嵘的孩子的,来,叫晚晴是吧,坐过来给我看看!”

  靖嵘的脸上绷紧,但是面对党老太太,他此时实在不宜顶撞,靖道珩眉毛一挺,正想说话,晚晴先给拦截了下来。

  “爷爷,爸你们上去,我和老公在这里陪外婆和奶奶说话!”

  晚晴这话一出口,靖道珩的眉眼一亮,靖嵘更是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英俊的脸上鲜有的激动,那种眼神,那种惊喜,让晚晴明白,这才是她真正的亲生父亲,喊他一声爸,他都开心的不得了。“呵呵,这孩子和小嫒呀,还真的像,脾气什么的,没有小嫒那张扬,可是个实诚孩子!”

  荣娟这个时候也帮晚晴说话,那党老太太一时间气的坐不住。

  “这闺女还是自己亲生的才知道疼!”

  党老太太的话是针对党敏的,但是靖嵘和父亲已经上去,晚晴也不多说什么,那老太太见了,更是不爽,却是找着荣娟发飙:

  “我们靖靖从国外回来,天天在我这个外婆面前就是夸她喜欢的人,多优秀,多完美,多知道疼人,亲家不也是答应了把靖靖的幸福包在了自己的身上吗?”

  荣娟为人柔和了些,没有党老太太这么犀利,晚晴听了不由看乔津帆一眼,乔津帆的脸上没有特别的难堪,但是此时此刻显然在老人家面前针锋相对也不好的。

  “外婆,靖靖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的,以她的优秀和活泼,您喜欢,奶奶也喜欢,自然会加倍疼爱靖靖,我想这一点靖靖也明白的!”

  乔津帆说的不卑不亢,党老太太看着乔津帆的样子,想发火又发不出来,只得站起来身道:

  “这多情女子薄情汗,我也见得多了,算我们靖靖没那么个福气!”

  党老太太起身就走,荣娟叫也叫不住她,而靖嫒正好送了聂小严他们回来,此时看到外婆正在向外走,似是已经明白了原因。

  “靖靖,你爸爸和你妈妈这辈子也算是圆满,外婆可不能看着你再受什么委屈,只要你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月亮,外婆也要人给你摘了!”

  晚晴不由头大,这靖嫒的性子估计也是外婆这种老太太给宠出来的,当然之前的荣娟和靖道珩何尝不是为她而鞍前马后呢,现在之所以无奈,是因为她是靖嵘的女儿罢了。

  “外婆,妈说,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这事,您就别操心了!”

  靖嫒这么说着,目光看着晚晴和乔津帆之间握着的手,却是表现出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党老太太听了,一愣,却是比之前走的更快了。

  “外婆性格直,你们别生气,这里爱住多久住多久,我出去散散心!”

  早晨吃饭的时候,靖嫒拎着包便离开了靖家,弄得晚晴也不好多住,上午便起身告辞了。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