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小说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第1节 (1)

  苏陌叶苏二皇子风流一世,即便在阿兰若处伤情也伤得自有一种情态和风度,令人既悲且怜,引得无数重情之人赞他一句公子难得。苏陌叶一向以为在阿兰若的情路上,自己这个打酱油的唱的算是个苦情角色,但观过妙华镜,方知论起苦情二字,沉晔这个正主却要占先他许多,再则沉晔身上有几道情伤,还是拜他这个打酱油的所赐,这一茬儿他无论如何也不曾料到。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结果。他追寻此事两百多年,无非是求一个结果,而此事真相竟然如此,他的爱恨似乎一时都没了寄托,但终归,这是一个结果。

  陌少自个儿谦虚自个儿耳塞目盲,未曾料及之事,沉晔同阿兰若的过往是一,沉晔造出阿兰若之梦的真相是一,这两者已足够令他震惊。而当第三桩他未曾料及之事揭开在他眼前时,却非震惊二字能够令他述怀。

  这第三桩事,同陌少并没有什么相干,倒是与帝君他老人家,有着莫大的干系。

  彼时妙华镜中正演到沉晔一剑斩下梵音谷三季,倾尽修为在息泽神君指点下创制阿兰若之梦。苏二皇子因一时手欠,一只手还同镜框连着,迫不得已在沉晔的情绪里艰难起伏。一派昏芒中,听到靠在一边的帝君他老人家慢悠悠道:“你倒回去我看看。”

  苏二皇子虽然被镜中沉晔的一生牵引,却着实不晓得如何将它们倒回去,帝君似乎也想起来这一点,只是一向吩咐人吩咐惯了,翘着他这个废柴样略沉思片刻,提笔三两画描个什么抛入镜中,镜面便似被吹皱的春水,漾出圈圈涟漪来。镜中画面在涟漪中渐渐消隐,苏陌叶受制于镜框的右手突然得以解脱,抬首再向镜中望去时,涟漪圈圈平复,镜面上现出的却是九天祥云,仙鹤清啸。

  苏陌叶疑惑道:“这是……”

  帝君撑腮注视着镜面,淡淡道:“三百年前。”

  苏陌叶扫过镜中熟悉的亭台楼阁,更为疑惑道:“既是将沉晔的人生倒回三百年前,镜面上,却又为何会出现九重天阙?”

  帝君指间转着瓷杯沉吟:“若没猜错……”话说了一半,住了口。

  帝君不常沉吟,更不常欲语还休。因沉吟和欲语还休都代表着一种拿不准。帝君不常有对事情拿不准的时候。苏陌叶心中惊奇,再往镜面上一瞧,却见祥云渐开,妙华镜中现出一轩屋宇,四根柱子撑着,横梁架得老高,显得屋中既广且阔。然这既广且阔的一轩屋子里头,旁的全没有,唯有一张宽大云床引人注目,云床上模模糊糊,似躺着一个人影。镜中的画面拉近些许,苏陌叶一头冷汗,云床上躺着的那位紫衣银发的神君,不是东华帝君却是哪个?然斜眼一撇活生生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个帝君,帝君仍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瓷杯,瞧着镜面的神情,有一种似乎料定诸事的沉稳。

  未几,云床前有了动静。一位着衣板正的青年仙官挨近了云床,板板正正地换了床头装饰的瓶花,板板正正地在屏风前燃了炉香,又板板正正地替沉睡的帝君理了理被角。被角刚理顺,房中进来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仙伯。因青年仙官与老仙伯皆着便服,瞧不出二人阶品,但胡子花白的老仙伯晃着板正的青年仙官却是一个极恭顺的拜礼,道:“重霖仙君急召老朽,不知所为何事。”

  重霖,这个名字苏陌叶听过,传说中帝君自避世太晟宫,便钦点了这位仙者做宫中的掌案仙使。重霖仙官乃帝君座下一等一耿介的忠仆,以多虑谨慎而闻名八荒,数万年业一直是九重天上诸位仙使们拜年、学的楷模 。

  重霖仙官板下的脸上一副愁眉深所,掂量首:“此次请耘庄仙伯前来,乃是为一桩极其重大之事。帝君因调伏妙义慧明境而沉睡,你我皆知他老人家下了禁令,此事万不可惊动宫外之人,以免令六界生出动荡。说来前几日亦多亏仙伯的一臂之力,将司命星君凡人的命格本子改了一两笔,方能欺瞒住众仙,假意帝君他乃是对凡人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这人生八苦有了兴致,转生参详去了。帝君他睡得急,虽并未留下旁的吩咐,但近日有个思虑,却令我极为不安。”

  耘庄仙伯迈近一步:“敢问休事令仙君不安?”不愧是太晨宫中的臣子,没沾上九重天说话做事转弯抹角的脾性,说话回话皆是直杀正题。

  重霖叹息道:“帝君虽已调伏妙义慧明境,锁了缈落,但倘若晓得帝君为此沉睡,即使那缈落业已被囚,我亦担心她会否闹出什么风浪来。为保帝君沉睡这百年间缈落不致再生出祸端,我思虑再三,近日倒是得了一个法子。仙伯极擅造魂,若是仙伯能将帝君的一半影子造一个魂魄投入梵音谷中……自然,此魂若生,他断不会知晓自己是帝君的影子,也断不会知晓肩负着守护慧明境的大任,但此魂终归有帝鴽的一丝气息,只要他投生在梵音谷中,便是对缈落的一个威慑。且梵音谷中的比翼鸟一族寿而有终,一量皮囊化为尘埃,投生的那个魂魄自然重化为帝君的那半影子,于帝君而言也并无什么后顾之忧。”

  耘庄仙伯静默半晌,沉吟道:“仙君比事虑得周全,老朽方才亦思虑了片刻,这却是唯一可行之法。但依老朽之见,待老朽造成此魂,投入梵音谷后,仙君同老朽却都需饮一饮忘尘水忘却此事。仙君行事向来严谨,想来也赞同老朽所为,虽说投生的魂魄仅为帝君几分薄影,但亦是帝君的一部分,若你我无意中透露此事,被有心之人拿捏去,将此魂炼化吞食,帝君沉睡中正是虚弱时,必会动摇他的仙根。”

  重霖颔首:“仙伯军一点,提的很是。”

  镜中画面在重霖携了仙伯走出宫室后悄然隐去,起伏的祥云连绵的亭阁都似溶在水中,妙华镜端立在他们跟前,就像是面普通镜子。

  新一辈的神仙中,陌少一向觉得,自己也算个处变不惊的,但今日不知是何运气,料想外之事接踵而至,令他颇有应接不暇之感。直至眼前这桩事揭出来,他觉得自己彻底淡定不能了,妙义慧明境是个什么鬼东西,他不晓得,但剥离这一层,镜中重霖与耘庄两位仙者的话中所指却分明,分明说沉晔乃是帝君的影子,沉晔竟是帝君的影子?青天白日被雷劈也不能描出陌少些时心境之万一,但若要说被雷劈,此时镜子跟前,理不有位被劈得更厉害的罢,他不由得看向帝君。

  理当被雷劈得更厉害的帝君却从容依旧,沉稳依旧,分茶的风姿也是依旧。

  其实沉晔是自己影子这桩事,初入此境时,东华他确然没想过,即便时而觉得这位神官的气息有些熟悉,也因懒得费心思之帮,随意以二人可能修的乃是同宗法术的借口搪塞了,他不大想动脑子时,脑子一向是不转的。疑惑沉晔是否同自己有什么干系,却是于妙华镜中瞧见沉具结 的毁天灭地之力 ,那灭世的玄光,原本是他使得最趁手的一个法术。倒回去一看,他料得不错,沉晔同自己,倒果然是有几分渊源。

  但这个渊源,也不是有能接受。

  一个影子罢了。

  晓得沉晔是自己的影子,远不及当日他看出原是个地仙使出创世之术更令他吃惊。而如今,一介地仙缘何使得出创世这术,这个就好解释多了,毕竟是自己的影子嘛……

  他从前是没考量到还有影子一说,思虑得不够周全,既然沉晔是自己的影子,那小白和阿兰若……他抬手提笔,正欲描也阿兰若的画像投进业已平息的妙华镜中,窗外却蓦然有风雷声动,抬眼一观,不祥的密云竟似从王都而起……茶杯嗒一声搁在桌上,妙华镜遽然入袖,他起身急向王都而去。

  风雷声动时,苏陌叶亦往窗外瞧了一瞧,口中正道“这雷声听着有些妖异”一阵风过,见帝君已从房中急掠而去。他跟着帝君这么些时日,还未曾见过帝君如此不从容的时候,好奇心起,未来得及踌躇,亦跟上了。

  妖风起,鬼去举,东华御风而行,落在王都阿兰若公主府的波心亭外。是时正见沉晔自亭中一张闲榻上抱起凤九,神官一双手刚扶上佳人玉臂便被钉毂去年一柄长剑及时拦住一个措手,似乎睡熟了的凤九殿下已稳稳躺在东华的怀中。苏陌叶慢吞吞从云头上下来,心中暗赞了声帝君好身法。

  苍何剑钉入亭柱,横在沉晔眼前,说来帝君当日千挑万选出息泽国个身份,将此境中真正的息泽君冻在歧南后山的表衣洞,开始一心一意演着息泽这个角儿时,诚然,息泽神君原本的品貌性情他都当浮云了,但至少有一桩事他办得算靠谱—每当拔剑时,好歹将随身那柄八荒闻名的苍何剑障了模样,不致让人因认出这柄剑而看穿他的身份来。

  然此时,名剑之祖的苍何神剑,却就那么大刺刺地、无遮无掩地摊在沉晔眼皮底下,剑柄上皓石截出的万余截面辉映着漏进亭中的暮光简直要晃瞎人的眼睛。

  苏陌叶料定,若没有苍何相阻,看沉晔的架势必定是反手便要将凤九重夺回,然苍何不愧一代名剑,一出场便将眼前这位神官给镇住了,须臾沉寂中,听沉晔缓缓道出“苍何?苍何既已识出,又岂会识不出眼前这位尊神真身为何?年经的神官默然片刻,的确是难得聪颖,抬眼再向帝君时神色中含着三分莫测“尊神莅临此境,令沉晔不胜殊荣,然沉晔何德何能竟能劳动尊神亲临此间,惦念臣下的一己私事?”

  面对着自己的影子,此时帝君脸上的神色……帝君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目光略瞟过石桌上的空琉璃罐子,向着沉晔道:“为阿兰若塑魂的气泽看来你已集全了,已将它们全数搁到小白的身体里了?”苏陌叶抬眼一瞟帝君怀中的凤九,帝君此话说得平和,看来殿下她身上并无大碍。

  沉晔静默半晌,道:“果然世上无事能逃脱尊神的法眼,臣虽不知尊神为何现于此境,然尊神怀中的女子,却是臣下的执着,还望尊神网开一面将她还与臣下。

  东华坐定在石桌旁的闲榻上,将熟睡的凤九扶靠在自己胸前,单手搂着微微抬眼“我的人,为什么要让给你?”

  沉晔猛然抬头。

  东华空着的手轻轻一拂,卸掉了凤九身上的修正之术,淡淡着:“小白她掉入此境,你造出的阿兰若的躯体,被她取代了。”瞧着沉晔脸上的震惊,淡淡道:“前代神官息泽,倒的确是个高人,阿兰若她若仅仅是只比翼鸟,他教你这个复活她的法子纵然逆天,也还可行。但阿兰若不过是个影子做成的魂魄罢了,原本就只有一世之命,一世了结便回归为烟尘,即便你如何收集她的气泽,也再做不成一个魂魄。你无论如何也复活不了她,她不会再回来了。”

  苏陌叶手中碧玉箫啪一声摔在地上,沉晔失神道:“你说……什么?”

  妙华镜自帝君袖中重见天日,立在石桌之上。东华怀中仍搂着凤九,从容抬手自空中拈来一副纸笔,描出阿兰若一幅小像,又在小像旁添了几笔字,投入镜中道:“她为何会作为一个影子而生,我也有些好奇,一道看看也好。”

  不同于先前探看沉晔的生平,初时便是他的降生,此时妙华镜中所现,却是一个学堂。

  学堂外是个青青的山坡,坡上正有些灵禽灵兽玩耍,学堂里传来一阵琅琅读书声,念的是段《般若经》。日影本移,念书声渐渐歇下来,像是将要下学。未几,一位蓄着山羊须的老仙都携着卷书从学中踱出来,陆续又有些学子从学堂里出来,各自从山坡上牵了灵禽灵兽坐骑,三三两两飞离山头。

  慢吞吞走最后头,被好几位俊秀少年簇在正中的,是位红衣少女。少女长发如泼墨浓云,秀眉似如钩新月,眉间一朵朱红的凤羽花,眼若星子,唇染樱色,神色间透着一股不耐烦。正是青丘的凤九殿下。

  苏陌叶开口不:“这也是,三百年前?”

  帝君注视着镜中的凤九:“二百九十五年前,阿兰若降生前些时候。”

  说阿兰若或许是凤九的影子,不过是帝君他一个推测,但妙华镜中投入阿兰若的小像,镜中却现在凤九,其意不言已明。此事果然如他所料,阿兰若的魂魄确然是取小白的影子做成。但小白也为何将自己的影子放来梵音谷投生?且看她的模样,似乎也并不晓得阿兰若竟是自己的影子。此事令帝君有些疑惑。

  镜中凤九跟着几位少年渐渐走近,挨凤九挨得最近的三个少年,分别穿一身蓝衫、一身白衫、一身绿衫。瞧穿衣的式样,不像是青丘的神仙,倒像是天族的少年。

  妙华镜中能传出诸人说话声时,正轮着蓝衫少年,少年面上一派风流,含情目探向凤九:“早听闻青丘是块仙乡福地,一直想着游学这些日要去各处走一走,正巧前几日拜见白止帝君进,帝君提起殿下于山水之道甚熟,大后日正有一日旬假,不知殿下可有空陪我一同游一游青丘?”

  凤九顶着少年的含情目道:“我……”

  绿衫少年一把将蓝衫少年撞开,一双丹眼亮闪闪地看向凤九:“游山玩水仅一日哪得够,听闻殿下厨艺了得,旬假那日不如同我一起去凡界吃酒,在凡界我有几个颇心仪的馆子,有些菜谱边天上都没有,想必殿下一下也有兴趣得很。”

  凤九顶着少年的丹眼道:“我……”

  白衫少年将绿衫少年的蓝衫少年一同拦在身后,秋水眸中含着忧郁,向凤九道:“吃喝玩乐终归不是正经,听闻殿下神兵锻造一课同上古一课均修得颇有造诣,不巧这两门却正是我的弱项,不知旬假殿下可有空助我将这两门课业补一补?”

  凤九顶着少年的秋水眸道:“我……”

  三位少年目光中均流露出期待。

  凤九顶着三人期待的目光转过身,从身后提出一个打着瞌睡的少年,向少年道:“我……大后日的旬假,有安排了吗?”

  瞌睡少年揉着眼睛,从袖子里摸出个小本来,翻开几页,打着哈欠道:“啊,殿下的安排很多啊。白止帝君有令,午时前殿下需去探望三位神君的伤势,哦,就是分别于上上上个旬假上上个旬亿上个旬假邀您游乐时被您打断的腿折断了手划伤了脖子的那三位神君,午时后,我看看啊,午时后殿下您还需赶去钟壶山同织越仙姬决斗,这可是一场死斗呢,唔,如此说来,殿下能空出来的时候大约只有晚上罢。”

  蓝衫少年、绿衫少年及白衫少年静成一片。

  凤九面无表情地替瞌睡少年合上小本儿,转向面前三人,平和且慈祥地道:“同纳越仙姬火并,也没有死斗这么严重啦,就是卸掉她一条胳膊的事儿,可能打到酉时我就能回来,诸位,你们谁要等我?”

  三位少年惊悚地对视一眼,一时边灵禽灵兽也忘了牵,靠跑着直冲山头,溜得比兔子都快。

  帝君的目光如炬凝在镜面上,略弯了弯嘴角。

  镜中天色已渐渐晚下来,瞌睡少年掀起眼皮瞥了眼凤九,半空中化出一支笔来,重新翻开摊在手中的小本儿,舔了舔笔尖将上头几个名字画掉,叹道:“又被吓跑三个,虽说你家为你做亲的确做得早了些,但也无须这样惊吓他们,你此时虽没这种心思,但万一往后你想做亲的时候,兴许还用得着他们呢?

  凤九将手搭在眉骨处,岔开话道:“我没坐骑,灰狼弟弟你也没坐骑,小叔的坐骑毕方他今日估摸又有个什么事儿来不及接我们,你看我们是招朵云下山还是走着下山?

  瞌睡少年合上小本儿遥指天边:“咦,那朵祥云是什么?”

  凤九顺着他的手指遥望,没瞧着祥云,不过,被夕阳余晖染成条金线的天边,倒确见几朵浓云滚滚而来。

  苏陌叶料想,帝君整改过的妙华镜虽观得出地仙的前世今生,却不应观出一位青丘神女的前尘过往,若观得出,这过往必定应同阿兰若降生有几分干系。方才一幕他确然没瞧出同阿兰若有何干系,而此时,待镜中浓云落地散开时,他才明白为何妙华镜会现出这个学堂。落地在凤九与灰狼弟弟跟前的仙者,是幽冥主谢孤栦。

  凡人乃至寿而有终的灵物,关乎三位神仙,一是北斗真君,二是南斗星君,每三便是幽冥司的冥主孤栦君,南斗注生,北斗注死,面幽冥司则掌理人死后的刑狱讼断,还管着一个轮回台,孤栦君如他的名字般,行事也带一个孤字,常年幽在冥界,不爱同众仙往来,每年面谒天君的大朝会上,方能见到这位神君一回。苏陌叶印象中,每每相见,这位神君总是一副美容清显的模样。

  此番孤栦君立在凤九跟前,仍是一脸病容,容她将身旁的灰狼弟弟打发走,方指着眼前一条崎岖山道开口“青丘晚景不错,我们沿着这条路走走。

  凤九跟在谢孤栦身后,诸学子皆已归家,半山静寂,雀鸟归巢时偶尔一两声鸟鸣自他们头上划过。二人寻着棵如意树坐下,谢孤栦自腰间拿出个酒壶饮了一口道“近来有桩事,我估摸还是过来知会你一声。”

  凤九陪笑道:“是给你送酒送晚了这桩事吗?这个你大可放心,你我朋友情谊,既然答应了送你一坛折顔的桃花酿我便绝不会食言,只不过,唉,近日折颜他同我小叔父闹别扭正在气头上,是个鬼难近的时刻,即便是我也不大好……”

  话头被谢孤栦拦腰截断:“是东华帝君之事。”

  凤九的笑僵在脸上。

  谢孤栦道:“此事天上地下可能并无人知晓,北斗南斗估摸也未曾察觉,大约因我掌着轮回台,方才察知。

  瞧凤九洗耳恭听,续道:“近日梳理生魂册,发现某处异界投身了一个魂魄,前去查探,乃知是无前生无后世的一个魂,非从轮回台而来,死后也不会过轮回台,未经轮回台便投生化世,此种魂魄只能是仙者生造,而世间能生造出这种魂魄的人寥落或数,神族中除开我,也只有太晨宫中的耘庄仙拍了,前些年便听闻帝君因想参透红尘八苦而自求投身凡世,司命的命格簿子中虽载首帝君投生入凡世乃是三十年后,据传此三十年他是在太晨宫中静修,但静修之时,令耘庄仙伯用自己的影子造出魂来投往异界先历练一番,也未尝不可,并不妨碍什么。说得口干,谢孤栦提起酒壶来又饮了一口“帝君既瞒着诸位仙者,想来此事极为机密,我思虑许久将此事告知于你,你可知为何?”

  鱼尾似的晚霞皆已散去,山巅扯出半轮模糊的月影,凤九躺下来,望着蒙蒙的天色笑道:“为了多诓我一坛子酒吗?”

  谢孤栦看她一眼,晃了晃酒壶,“我跟前你逞什么能,你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七年前与你同饮,醉乡中你不是说帝君在琴尧山救你一回,你想着报恩在十恶莲花境救帝君一回,结果又被他反救了回来,到头来你还欠着他一回救命的大恩,迟早还需寻个时机回报给他嘛。依我看这是个时机。对着帝君的影子比对着帝君本尊强些,再让你回太晨宫面见他,怕是有些难为你罢?”

  凤九闭目道:“你今日却不像你,如此话多。”缓了缓,又道,“你从前说心伤这个东西,时间长了,自然就淡了,这话不对。”

  谢孤栦垂头看她:“哦?为何?”

  晚风吹过,凤九拿手挡住眼睛:“十年了,我仍记得那些伤心事,想起来时,那时候如何心伤,此时便如何心伤。”

  谢孤栦亦躺下来,同望着蒙蒙夜空:“那是因为你的时间还不够长。”

  凤九偏头看他:“其实我也有想起那些好时光。我同你说过没有,帝君他曾为我做过一个六角亭避暑,给我烤过地瓜,做过糖醋鱼,还给我包扎过伤口。”

  谢孤栦道:“还有呢?他还为你做过什么?”

  凤九张了张口:“他还……他还……”一时不知能说些什么,将头转回去,半晌道,“他救过我。”

  谢孤栦淡淡道:“救你不过举手之劳,那种情境下,无论是谁,帝君都会伸手一救。”叹了口气道,“他待你好的回忆,就只有这么一点儿吗?凤九,那些不好的回忆又有多少呢?”

  凤九仰望着月空:“不好的回忆……你想听我做过的那些可笑的事吗?”静了一阵,道,“唔,有一次,我改了连宋君的短刀图,姬蘅冒认说是她改的,我咬了姬蘅,帝君却责骂了我而护着她,我那时候负气跑出书房,入夜了不知为何总觉得帝君会因冤枉了我而来道歉,真心诚意地担心他找不到我怎么办,特意蜷在他寝殿门口,很可笑罢?”

  谢孤栦道:“那他来找你了吗?”

  凤九默不吭声,许久,道:“没有,他在房中陪姬蘅作画。”

  月亮渐爬过山头,几只萤火虫集结到如意树下,谢孤栦道:“后来呢?”

  凤九无意识道:“啊,后来。”沉默了一阵,道:“后来姬蘅一直陪着他,我虽然委屈,但其实也想去陪他,你晓得那时候我总想待在他身边,但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现后来……我又抓伤了姬蘅,他将我关了起来,重霖看我可怜,将我放出来晒太阳,却遇到了姬蘅的宠物索萦,它……它弄伤了我,我不小心掉进河里,被司命救了,再再后来,他同姬蘅成亲了,我就离开了九重天。”又喃喃道,“都是些很无趣的事,想必你也听得无趣吧?”

  谢孤栦皱眉道:“那以后,他都没有再同你说过什么话吗?而你就那样离开了九重天?”

  凤九有些失神,轻声道:“啊,是呢。”抬手从指缝中看着天幕景色,“司命说我这种,已当得上对帝君情深似海了,但其实情这个东西是什么,深情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并不大清楚。虽然他无论什么样我都很喜欢,但比之他那样尊崇地高高在上,要我希望的话,我却宁愿他不要那么好。我希望他没有住在太晨宫,不是帝君,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他的好,只有我一个人喜欢他,我会对他很好很好。知鹤曾说她自幼同帝君在一起,同帝君之间的感情是我不能比的。我也知道有许多人喜欢他,但单论对他的感情,我想,所有人中,却一定是我最喜欢他。”

  谢孤栦叹息道:“你的心意,他过去不曾知晓,也许一生都不会知晓。”又道,“那时候他对你冷漠,你不伤心吗?”

  凤九喃喃道:“怎么会不伤心呢?但,终归是我想和他在一起,为了他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宠物,所以徒看作一个宠物也是自然。宠物就是这样的,有时候受宠,有时候不受宠。他对我稍冷漠一些我就伤心得什么似的,可能是我在心里并没有将自己看作一个宠物。”

  谢孤栦摇了摇头道:“在他面前你已经足够卑微了,为了他会舍弃了珍贵的毛皮、尊崇的身份、家人和朋友,若是报恩,这些也够了。”

  凤九闭眼道:“舍弃这些,只是为了我的私欲,这同报恩却不能混为一谈。”良久,又道,“你说得对,若帝君下界的是一个影子,这不失为一个好时机,帝君既然瞒着众仙,他在哪处异界我是不要知道为好,你不妨将的影子也拿去,做成一个魂魄,投生到他所在之处。我希望这一次,我的影子可以代我好好的报恩,他有危险的时候就去救他,他想要什么,都帮他得到。”

  谢孤栦伸手牵过酒壶道:“他想要什么都帮他得到……若是他未得到想要的,这场报恩依然不成呢?”

  凤九远望着月光下静寂的远山道:“你不是说三十年后帝君会以本体投生到凡界?若此次仍不成,届时我去求求司命,问清帝君他投生到何地何处人家。”轻声道,“三十年,我想那时候我见到他,一定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没用吧。”

  谢孤洲喝着酒温声道:“好,将你一半影子给我,无论这个恩是否报成,届时我都告知你一声。”

  月朦胧,鸟朦胧,镜中景在一派朦胧中幻作一个青天白日,梵音谷中阿兰若降生,后事在镜中一一呈现。阿兰若魂飞于思行河畔,铸魂的影子重归于幽冥司谢孤栦手中时,亭中沉晔踉跄而去,苏陌叶未阻拦,他要去何处,他也未打探。

  沉晔是个聪明人,想必已猜出他是帝君的影子,亦看出阿兰若是凤九的影子,两个影子,他们的人生不过是他人命途中一段可有可无的消遣,任谁被告知此事也未免受打击。且,正如帝君所说,阿兰若再不会回来了,而为何她爱上沉晔,要救沉晔,无论沉晔想要什么她都尽心让他得到,苏陌叶终于明白,因她出生便是为他而来,她注定一生为他。他不知沉晔想着什么,他失神离开时面色十分痛苦,他不忍问。

  沉晔离去,帝君也并未加以阻拦,毋宁说阻拦,帝君其时凝目只瞧着镜中,像并未注意到他。帝君蹙着眉,他不大清楚帝君神色中是否含着哀伤,他从未见过帝君这个模样。

  苏陌叶想,一面镜子,不过是个死物,却照出各人悲愁。

  须臾,镜中现出谢孤栦再次踏入青丘,往生海畔与凤九对坐而饮。

  清风微凉,凤九提壶斟酒道:“我的影子可有好好履她的职责?帝君的影子想要的东西,我的影子可否已帮他得到了?”

  谢孤栦接过酒杯叹息道:“并没有。他最想要的东西,她到死都不曾明白。这场报恩并未如我们所料有个终局。”

  凤九一顿,“她……死了?这么说报恩又失败了?看来不得不找个黄道吉日去求求司命。”

  谢孤栦饮过一杯,去过酒壶自斟道:“此时再见帝君,你已不觉为难了?”

  一朵雨时花飘落凤九指尖,她垂头清淡一笑:“心伤这个东西,时间长了,自然就淡了。我从前不信你,此时却却觉你说得对。届时凡界相见,不过报恩二字。或许终有一日,我与他能在天庭相见,可能是在个什么宴会上,他是难得赴宴的尊神,我是青丘的凤九,而我在他严重,也不过是个初见的小帝姬,我同他的前缘,不过就是我曾经那样喜欢过他,而他从不知道罢了。”

  东华一震,她第一次见他,是在琴尧山上,而他第一次见她,却是在两千年后的往生海畔。她说终有一日,也许他们能在一个什么宴上相会,她说的不错,后来他们在她姑姑的婚宴上相见,她差点儿将一个花盆踢到他头上,他令她伤心了许多年,但那时候,她的脸上却看不出什么,做得像是第一次拜见他的小帝姬,聪明,活泼,漂亮。

  妙华镜已静了有些时候,帝君却迟迟未出声。苏陌叶道:“帝座。”帝君的目光不知放空在何处,仍未出声。苏陌叶上前一步,再道一声:“帝座。”帝君他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他片刻,方道:“你第一次见小白,是什么时候?”

  苏陌叶有些诧异,可能方才镜中所现,凤九的话令帝君伤怀,想起了什么才问他这个。但这个问却不好答,他遇着凤九是在折颜上神的十里桃林,且二人是私下寻得个见面的机缘,并非世家正统的结交,若照实答了,说不准帝君以为他对她有什么,这个不妥,若此时瞒了,倘往后帝君得知说不准以为他所以隐瞒乃因他的确对凤九有什么,也很不妥,踌躇片刻,又觉得帝君他并未拘泥于他们相见的形式,问的只是时刻二字,遂谨慎道:“大约千年前罢,只是无意中见了殿下一面罢了,帝座问这个,不知……”

  东华的目光凝在怀中熟睡的凤九面上,空出的手抚在凤九睡得有些泛红的脸庞,蹙眉道:“她若想要见你们,都可以很快见到,她喜欢我,想见到我,到太晨宫中做宫婢四百多年,我们却没一个照面的机缘,照理说,我们的相见不该如此困难,依你之见,这是为何?”

  苏陌叶记得,凤九当初同他诉这一段情时,用的是无缘两个字,彼时他并未将这两个字当真,他一向觉得,所谓无缘,应像他同阿兰若这等郎有情妾无意的才叫无缘,而凤九同帝君未曾嫁娶且各自属意,只是因世事难料有些蹉跎罢了,怎能叫无缘。然近日帝君这一问,却让他有些思索。斟酌道:“殿下曾道,许是同帝座无缘,但臣下以为,不过是殿下因有些辛苦,为放弃找的一个借口罢了,当不得真。”

  东华抬起的左手间结出一个印伽,道:“小白说得没错,或许的确是缘分作祟。”话间忽有阵风席地而起,亭上青瓦响个不歇,凤九被帝君单手护在怀中,仍没有睡醒的征兆,而中天的月轮竟陡然拉近,月轮前横出一座巨石,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仙者倚在巨石旁。

  此乃叠宙术。坠入此镜中人若施出重法易令此镜崩溃,而叠宙术却正是一等一的重法。创世者在,此镜即便碎了还能轻易复苏,但倘他们几人陷入危险中,交待在这里却未可知。苏陌叶箭步上前:“此术万不可施,这座土坡已有些动摇,帝座且冷静冷静!”

  巨石旁的老仙者慈眉善目道:“依老朽之见,帝君却比这位仙僚冷静许多,仙僚可是因身在其中而未曾发现这个世界原本已有些崩塌之相?帝君施不施叠宙术召老朽前来探问天命,此镜也撑不了多少时候了。”

  苏陌叶愣了一愣。

  老仙者将两手兑在袖中向东华道:“老朽枯守天命石数万年,未想到第一个召老朽探究天命者却是帝君。世间万物的造化劫功自在帝君手中,老朽愚钝,帝君并非困惑于天命之人,此番却不惜以叠宙术传老朽来见,不知帝君欲从天命石中探究的是甚?”

  横在圆月前的天命石随着老仙者的话又膨大了些许,可见出石头上一些深深浅浅的字迹来,东华缓缓道:“本君同青丘凤九的缘分,天命石是如何注解?”

  苏陌叶面上一怔,老仙者面上亦有一怔,怔过方道:“天命石刻着神仙的天命,帝君亦知虽有天命注定这个说法,但不为人知的天命方为注定,天命若为人所知,便会随行变化,即便今日老朽告知帝君天命石上关乎帝君同那位殿下是如何刻载,之多明日,那些刻载便不会再与今朝相同了,变好者有之变坏者亦有之,若帝君问了,同那位殿下的这线缘变坏了可如何是好,老朽窃以为帝君还是……不问为妙。”

  叠宙术掀起的骤风不曾歇过,骤风之间东华淡淡道:“还有什么能比本君同青丘帝姬无缘更坏?”

  老仙者面露差异,却只在脸上一闪,复叹息道:“帝君料得不错,帝君同青丘的那位小殿下,原本确是,确是半分缘分都不曾有。小殿下对帝君执着一心,虽令人感动,然缘分一事,却由不得人力。照天命石原本的刻载,那位小殿下……一片痴心必得藏冰雪,一腔艰辛合该付东流。不过,”斟酌片刻道,“三百年前帝君放了影子下界,却在天命石上生出一个变数来。”

  帝君沉声道:“继续。”

  老仙者捋须道:“帝君的影子下界,小殿下亦放了自己的影子下界追随帝君,此等执着却为罕有,不知是否感动上天,小殿下的影子下界后,天命石上竟做出这对影子的一桩姻缘来。天命所定,这对影子缘起在一个蛇阵中,被救的以身相报,救人的得偿所愿,一声虽也有些许坎坷,但并非大坎坷,该和美到老的,”老仙者眼角余光无奈瞟了苏陌叶一眼:“无奈这位仙僚却无意中横插了一脚,不幸乱了天数生了枝节,天数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以致那二位本该是有缘人走的却是无缘路,奈何奈何,可惜可惜。”

  苏陌叶脸色泛白,道:“我竟无意中做了罪人?”

  老仙者道:“事有两面,不该一概论之,在此是罪过,说不准在彼却是桩功德,仙僚无需如此介怀,若单论此事,帝君其实当谢你一谢。”叹道:“那二位有未尽的缘分,然影子并无来世,天命石便将这段未尽之缘安在了帝君同小殿下身上,如此,才有了小殿下与帝君后来的正经相见,若非如此,帝君和小殿下合该是终生不见的命运。”

  话到此处,略有几分踌躇道:“帝君与小殿下如今其实也算有缘,只是帝君既探问了,明日天命石自然要改写,帝君与小殿下将来有缘无缘,却不是老朽能分辨的了,只是老朽觉得,若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微薄之缘因帝君此番探问而消弭,却有些可惜。”

  东华淡声道:“天命说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本君不曾惧怕过天命,也无须天命施舍。”

  老仙者一震,兑袖再拜道:“老朽听闻帝君避世,愈加淡泊,今日所见,我主仍是我主,此话老朽说来大约有些逾越,但见我主如此,老朽甚感欣慰。”

  老仙者再拜之间,亭阁蓦然大动,青瓦坠地,木石翻滚,苏陌叶扶着亭柱向东华道:“可是因叠宙之术?”

  帝君抬手取过仍扎在亭柱中的苍何,开口道:“是沉晔。”

  清风如旧,银月如旧,但银月清风之下,这个被沉晔生造出的世界却是一派地动山摇,眼见着高山倾倒流水折道,四下里人哭喊不绝,是此世行将崩溃的征兆。

  创世之主的沉晔既断了求生之念,此世理当崩塌,而他们在思行河畔寻到沉晔时,果然见他已沉入水中。

  素日白浪滔滔的思行河平如明镜,河中的浑水也化作碧泉,映出河底玄衣神官俊美安静得面容,像是从没有什么痛苦,也没有什么烦恼、

  苏陌叶说不准自己对沉晔是种同情亦或是种愧疚,这世间就是有这样阴差阳错的情,明明两心相悦,却要分隔天涯,先是生离,再是死别,世人虽情之一字,最痛痛不过生不能相会死不能聚首,世人道轻了。情之一字最令人伤怀,应是明明爱着她,她却到死也不曾知晓,不曾明白,而你再也无法令她知晓了。

  苏陌叶开头道:“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沉晔他既造出了此间,为何那时还会救橘诺,由着悲剧在此镜中像从前一样发生呢?”

  东华淡淡道:“就下橘诺方能逼倾画反上君,上君死,他大约会设法让阿兰若即位,前一世阿兰若死在无权二字上,他大约是想给她这个,就算他不在,也能保护她。”

  苏陌叶哑然。回神时却见帝君轻抚依旧沉睡的凤九额头,指尖凝出一团银白光晕,苏陌叶脱口道:“这是……”

  帝君接到:“沉晔费心收集的阿兰若气泽虽被小白吞食了,再将它分离出来其实也并非难事。”话间劈开思行河水面,碧波漾起高浪,白色的光晕缓缓进入沉晔的身体。

  水浪合上之时,水底已不见玄衣神官的身影,水中却长出一株双生的四季树,树高参天,花满枝头。

  东华抬手,四季树化为树苗落入他掌中,凝目瞧了片刻,转递给苏陌叶道:“出去后将它交给息泽,重在歧南神宫中吧。”

  苏陌叶接过树苗讷讷道:“沉晔若死,魂魄自然该归于帝座重化为影子,莫非帝座……”

  东华点头道:“我将它封在了此树中。”顿了顿道:“连同小白化作阿兰若的那半影子亦封在了此树中。他二人,本该身死万事灰,但世间万事皆以常理推之,未免少了许多奇趣。将他们封印于此,千万年后,它们是否能生出些造化,就再看天意了。”

  身后乍然有烈焰焚空,不知何处传来窸窣声响,似琉璃碎裂,苍何剑闻声出鞘,顷刻化出千万剑影,结成一个比护体仙障更为牢固的剑障,牢牢护着剑障中的三人。

  随着一声堪比裂天的脆响,再睁眼时,已是梵音谷解忧泉中。

  四面水壁的空心海子上,九重天的连三殿下从棋桌上探过头来,居高临下地同他们打招呼:“哟,三位英雄总算回来啦。”喜笑颜开朝着棋桌对面道:“他们毫发无损回来了,这局本座赢得真是毫无悬念,哈哈,给钱给钱。”棋桌上一个打瞌睡的脑袋登时竖起来,现出如花似玉的一张脸,目光转到平安归来的三位英雄身上,立刻怒指道:“小九怎么了,为何冰块脸竖着出来小九却是横着出来,老子果然英明,早说了冰块脸不如老子仁义,不晓得怜香惜玉!”苏陌叶晕头转向朝海子上二位道:“拌嘴斗舌确是桩奇趣,但二位可否暂歇一歇,先找个卧处让我们躺躺?”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