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 人性的弱点(164-168)

  164人性的弱点(一)

  人活着,有一种煎熬的痛苦,并不是不曾拥有,也不是早已失去,而是患得患失!

  和莫凌天在一起时,看似拥有,实则失去,所以在转身的刹那,也不过是给自己一个了解,而是彻底的承认失败罢了。

  但是面对乔津帆,晚晴才真正体悟到了什么叫患得患失!肋

  并不是夏晚晴特别容易相信乔津帆,而是相信乔津帆,已经成为一种需要,一种生活的信念的需要,一种努力坚强的需要。

  乔津帆,如果,一切都是真的,如果,她已经成为过去,那么请允许我的自私和霸道。

  “乔津帆,如果看望她是一种必须要做的事,也请务必带上我!”

  晚晴的手指抓紧了乔津帆的西装,没有看他的样子,没有去理会他是不是会同意,如果他做不到,那么夏晚晴所有的感动和信任,都会如数收回。

  “晚晴!”

  乔津帆的声音里带着一抹震动,而晚晴已经继续道:

  “你可以和我并肩作战,让夏晚晴面对她的失败和羞辱,夏晚晴也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把丈夫身边的任何花花草草铲除的干干净净!”

  离开了乔津帆的怀抱,抬头注视着他时,有着不容回避的坚决,手指温热,擦拭了她眼角的泪痕,眼眸里多了一份默许,唇角一抹苦笑道:

  “夏晚晴啊,永远都不能领悟小鸟依人的要点!”镬

  晚晴看着乔津帆舒展的眉眼,适才那一刻的心痛,也不再明显,还有更多的话,压在心底里,并没有一一追问,她不想把靖嫒所炫耀的一切,再重新温习一遍,更不会在这个时候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要点?”

  晚晴有些狐疑的目光看着乔津帆,被泪水湿润过的眸子,澄清明亮,楚楚动人,却胜过任何的小鸟依人。

  乔津帆的目光不由落在她的眸上,看得着迷而认真。

  “会小鸟依人的女人,懂得把男人推出去迎接枪林弹雨,可是夏晚晴不会!”

  他说着唇角微微的勾起,眼眸里的色彩,晚晴渐渐了然,他喜欢她的不懂,喜欢她的直接而纯粹。

  “男人和女人都有自己的脆弱,男人可以做女人的天,女人也可以做男人的盾,乔津帆,我可以给你时间去解决自己的过去,但却没有勇气再去面对背叛和欺骗,与其在你背后等待而不安,不如给我一个直面真相的机会!”说这话时,晚晴的神情,自然的专注,就像是曾经抱着玫瑰花,哭的一塌糊涂后,会满脸幸福的对着哥哥说,这花漂亮吗?

  就像是曾经面对莫凌天的冷漠和嘲讽时,夏晚晴仍旧是努力的争取和付出一样,她宁愿试了痛,也不愿意等待着哭!

  “好吧,既然夏晚晴要做坚强的女斗士,就~站在乔津帆的身边,一起解决任何问题吧!”

  乔津帆的目光再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时那种清冷的距离,而是一种拿她无可奈何的宠爱,这种感觉,让人幸福,所以才会努力攫取,而不愿意失去。

  “乔津帆~”

  晚晴突然间语气严肃,而带着认真的呼唤了乔津帆的名字,令后者不觉间疑惑而担忧。

  “还有什么需要问的,都可以问,不要藏在心底里!”

  乔津帆的话让晚晴再也没有办法将严肃进行到底,而是不由撅嘴,带着一抹小女人的娇甜道:

  “被乔津帆宝贝的女人很幸福,所以~夏晚晴很珍惜,所以~夏晚晴不想与任何人分享!”

  晚晴的话语认真,且带着一种期待,渴望拥有幸福,是每一个女人的天职。

  “呵~”

  回答她的只是乔津帆轻声一笑,俊脸上无限的阳光,还有一个有力的怀抱,再度把她抱了下来,晚晴再一次被按在了小餐桌旁,继续着刚才没有进行完的晚饭。

  片刻之间,天堂和地狱的心境,是如此明显,想要好好守住的心,早已不自觉的为他雀跃,爱情,并不是想阻挡就可以消弥的情感。

  “乔津帆,我不是猪!也不属猪!”

  几分钟后,静匿的餐桌上,晚晴忍不住抗议了起来,也许是心情好转了太多的缘故,她忍不住开起来玩笑。

  碗里满满的都是乔津帆夹给她的菜,晚晴终究是皱起了眉头,所以忍不住抗议的同时,把碗推到了他面前,无辜而期待的看着他时,心底里掠过了一个念头。

  靖嫒说的洁癖!

  “你现在受伤了,多吃点儿有营养的好补一补!”

  乔津帆并不是很高兴晚晴就此把碗都推到了自己面前,而是语气里多了一份严肃的味道。

  却不料晚晴突然间心血来潮,凑到他脸颊上,飞速的吻过,然后脸红的催促道:

  “你吃嘛!”

  晚晴并不是矫情娇气的小女生,所以在做完了这一动作,说完这句话时,略微尴尬的把脸挪到一边去,脸上烫的要命。

  乔津帆没有回答她,但是却用动作给予了答案,晚晴看着乔津帆认真的吃下了那些饭菜时,不由露出来一个浅淡的笑容,却不料乔津帆突然间抬眼看着她道:

  “晚晴,你这是在诱惑自己的老公吗?”

  乔津帆说完,突然间长臂一身,晚晴便被扯到了乔津帆的怀里,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他便吻了她,接着俩个人就像是水里的鱼儿一样,自由自在的嬉戏,吻的投入而甜蜜。

  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晚晴率先清醒过来,不觉瞪了乔津帆一眼,赶紧扣上了不知道何时被他解开的两粒钮扣,面红心跳时,门已经被人推开。

  门外除了爸妈两张比平时温和了许多的脸,还有一张令晚晴不由惊喜的容颜!

  165人性的弱点(二)

  尽管乔津帆放下晚晴的动作轻快而不着痕迹,但是明眼人总能够第一眼看得出来刚刚呆在这病房里的俩个人正在做着极为亲密的事情,不然不会流血伤痛的女病人满脸绯红,而男士更是精神晴朗。“爸,妈,雪瑶~”

  晚晴忘记了自己的窘迫,而是不由露出来一抹惊喜,而夏正朗和葛眉巧此刻也不显得架子,却是很随和的笑道:肋

  “在路上遇到了雪瑶,刚下了飞机就来找你呢!”

  夏正朗这番话说的温和,笑的慈爱,而一边把行李箱放在了门边,虽然风尘仆仆,但绝对是精神而靓丽帅气的人儿,早已开心而担忧的看着晚晴,大大的拥抱下小心翼翼的样子深怕捧到了晚晴的伤口,这便是朋友。这是夏晚晴迄今为止,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曾经也有莱雪,但是已经被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叉了。

  “雪瑶,真没有想到会见到你,真开心!”

  夏晚晴工作中一本正经,生活中越来越谨小慎微,但此刻却不自觉的彰显了少女的欢悦与天真,抱着廉雪瑶不肯放手。

  “好了,大病号,再这么搂着,你身后这位帅哥可要吃醋了,快快从实招来,他是谁?”

  廉雪瑶拥有着一个很文艺的名字,却拥有着一种很中性的魅力,大大咧咧的性格,却坦率真诚,从来都是爱憎分明。镬

  显然,两年前离开的雪瑶,此时对状况不太了然,但是她并没有追究,而是很自然的接受着晚晴新的选择。

  “呵,他啊,我老公,乔津帆!”

  晚晴微笑着介绍时,有一种很是自然和幸福的姿态,即便略微的尴尬,也很快消失,而是快速的被一个恬静的笑容取代。

  “哦~您好,乔先生,我是廉雪瑶,夏晚晴的好朋友!”

  廉雪瑶落落大方,干净利索的黑色绸面小西装袖口下,洁白修长的手指,自然的伸向乔津帆,目光可是审视的味道。

  “雪瑶,幸会!”

  乔津帆的称呼比雪瑶更亲切随和,更是带着一种拉拢距离的味道,如此开口,廉雪瑶那一向爽朗的俏脸上,也不由红了下,然后瞥了晚晴一眼,眉毛一挑,给她一个眼神,意思是说:眼光不错,小样!晚晴唇角不由挂起了微笑,看着廉雪瑶和乔津帆自我介绍完毕,又赶紧把爸妈都迎了进来,门外杨姐已经露出来半个脑袋道:

  “少奶奶,夏夫人带来了好多补品,估计够您和少爷吃上大半个月了!”

  这话一说,晚晴和乔津帆自然是一番的感谢,尤其是晚晴,自从那一次喝醉而离家出走后,和父母之间总是有些隔阂,现在仿佛那道隔阂不自觉的消失了。

  “叔叔,阿姨,你们来了我和晚晴就很高兴,何必带这么多补品?”

  事实上晚晴受伤后,乔家从来没有亏待过晚晴的身体,尤其是乔津帆每天都早早回来陪着,原本因为救了莫凌天,而被人产生的误会,却在无形中不攻自破。

  而刚刚俩人的情形,以及现在晚晴的样子,也让妈妈有理由相信,她的心早已不在莫凌天身上了吧。

  当然,如果他们再早一点过来,可能看到的将是另一番情形,晚晴此刻很庆幸爸妈来的时候正好,虽然略微有些尴尬,但还是不愿意让家人看到自己低落徘徊的一面。

  “等婚礼办了,更是一家人了,和阿姨客气什么,听说你奶奶给小晴备了各种补血养身的食谱,我这个丈母娘可不能跟不上形势!”

  难得葛眉巧和颜悦色中还带着一番玩笑,显然是因为对于乔津帆这个女婿的满意,别的不说,就渡假村的项目被乔家接到,就足够爸妈开心的了。

  “妈,谢谢您!”

  晚晴还是不吝感谢,对于葛眉巧,渐渐的客气和疏离,也许是一种女人之间的天性,即使许多年的母女情份,也无力回转。

  “和妈客气什么,妈不懂的什么是最好,只选了些熟悉的牌子,除了补血,还可以养身,等以后怀孕有了孩子,都可以用的上!”

  葛眉巧这话一说,晚晴不由脸红,孩子?

  看来乔老夫人盼望孩子,爸妈也希望她怀上乔津帆的孩子,而目的呢?其中之一的重要原因,想必就是为了稳固这桩太过仓促的婚姻吧。

  “阿姨想的周到,我和晚晴会注意的!”

  比较于晚晴刹那的失神和窘迫,乔津帆则是自然坦荡多了,似乎怀上孩子是一件很容易很自然的事情一样。

  “晚晴,我可是预订了宝宝的干妈这个位子,有了喜讯,别忘了通知我!”

  廉雪瑶也不由打趣,让晚晴不由瞪了她一眼,越说越离谱,仿佛她真的马上要怀上孩子似的。

  病房内顿时更加欢愉了许多,又说了几句,葛眉巧便开口要走了。

  “这里有津帆看着,我们也都放心了,雪瑶刚回来,想必你们年轻人还有许多话说的,我和你爸刚好有个饭局,时间不早,必须过去了!”

  晚晴连忙送至门口,看着爸妈欣然离去时,还听得葛眉巧道:

  “小晴算是稳定下来了,后面要催催晚阳了!”

  而这话不仅晚晴听到,身边的廉雪瑶也听到了!晚晴不由看了雪瑶一眼,露出来一个暧昧的笑容。

  “雪瑶,这次有机会咯!”

  晚晴眨一眨眼,很是促狭的神采,后者的脸上难得狼狈而紧张,却是故作冷静而漠然的否决道:

  “瞎说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哥喜欢谁!”

  而这话一出口,晚晴的脸上不由露出来一抹不爽,雪瑶还不知道这些变故,如果知道估计看莱雪更不顺眼了。

  166人性的弱点(三)

  廉雪瑶是晚晴初中,高中,连续六年的同学兼好友,而莱雪是晚晴大学同学和好友,廉雪瑶和莱雪之所以的认识,是因为晚晴,而莱雪和廉雪瑶似乎素来就不对盘。

  廉雪瑶一直愤愤的说,莱雪这个女人是只披着羊皮的狼,把夏家兄妹给吃掉了,那时候晚晴总觉得廉雪瑶这种愤世嫉俗,说话刻薄的样子,很是醋坛子发作的症状,现在看来,雪瑶说的真的的对极了。肋可能是雪瑶天生豪爽而大方,不仅不欣赏莱雪那小碎步似的走路姿势,更不喜欢莱雪低眉顺眼,温柔无比的样子,每次见到她,都会送一个字,装!

  其实,不是装,那是习性,那是属于莱雪的习性。

  而廉雪瑶又定义为,那是妖媚,狐狸精,但是那个时候的晚晴,从来不敢苟同雪瑶的陈词,因为雪瑶对于任何如此姿态的女孩子都很讨厌。

  时过境迁,当晚晴真的嫁给了莫凌天时,雪瑶为此还高兴了许久,因为每一次有莫凌天在时,总有莱雪也在。

  “哼,难不成她还敢跑到你们床上蹲着去!”

  那个时候雪瑶语出惊人,现在想来,真是一语成谶,还真的跑到他们床上去了,晚晴想到了这里,脸色已经很是不爽了。

  而眼前,廉雪瑶即使再多好奇,也不能当着乔津帆追问晚晴,为什么和莫凌天离婚了。镬

  眼睁睁的一肚子问题,廉雪瑶硬是压着没问,而一边的乔津帆显然很识趣,便准备离开给二人留给单独的空间,却看见了廉雪瑶放在门口的箱子时,便准备提进来,却听得雪瑶道:“乔帅哥,哦,不,乔妹夫,那个不必动了,待会儿我就回去,不耽误你们甜蜜二人世界,我听晚晴受伤了,先来看一眼,还得赶紧回家!”

  雪瑶向来孝顺,但是去了美国两年,回来第一时间没有回家,却赶到了医院,单凭这份关心,晚晴就很激动,所以内心深处的那个念头,也不由茁壮起来。

  帮助雪瑶得到她想要的幸福!

  而乔津帆显然被雪瑶大大咧咧的性格感染,不觉微笑道:

  “晚晴有这么好的朋友,是她的幸运!”

  廉雪瑶不由被乔津帆那淡淡温文的称赞给窘的脸红,不由看了一眼晚晴道:

  “天哪,这么棒的老公,淘宝网上也淘不到啊,你从哪里淘来的?”

  晚晴被雪瑶耍宝的样子给笑倒了,不由摇头,看着乔津帆脸上有些哭笑不得的笑容道:

  “命中注定的!”

  这话看似玩笑,又有些认真,而乔津帆却是听了,很是认同的样子,脸上的笑意更浓,而雪瑶却是更加好奇起来,明明憋着很多的话,却开不了口。

  是的,能够在遇到莫凌天之后,再遇到乔津帆,无论身价相貌,都令人不由惊叹夏晚晴的运气,却不知道这份令人艳羡的幸运背后,要承担怎样的压力和折磨。

  “唉,看来我去了美国之后,你身边发生了很多玄幻的事情,夏晚晴,你还是不是朋友,我留给你的手机号码,为什么不打,为什么每一次问你的时候,都是流水帐的报个平安?”面对雪瑶炯炯有神的目光,不容退避的质问,以及眼底里真诚的关心,晚晴却只是淡笑,有几次她忍不住想打电话给她,尤其是在那最落魄而狼狈的时候,但是太多次又忍住了这个冲动。而那个时候,出现的是乔津帆!

  “都过去了,现在我过的很好,你不必担心,时间不早,你赶紧回去和伯父伯母请安吧!”

  面对这样的廉雪瑶,晚晴的心底里也是满满的欣慰,如果不赶走她,估计很多的话塞在喉咙口,不说也很难受,但是时过境迁,晚晴也不想重新回味。

  “好了,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病号,明天我再来看你,就不信~”

  廉雪瑶看了一眼时间,也不由的想到了父母,见晚晴心情很好,便放心准备离开,却不料提着行李箱拉杆的她,一转脸,便看到了门口的一幕,不由怔住。

  晚晴的视线并没有在推着莫凌天的莱雪身上驻留多久,而是把目光落在了廉雪瑶的身上,她的手正紧紧的握住了拉杆,脸上也由灿烂的笑容,顿时变成了暴风雨要来的冷厉。

  无须任何说明,廉雪瑶便会明白了那发生在晚晴身上玄幻的变故,显然她的脸上露出来果然如此的嘲讽,不由目光落在了晚晴脸上,晚晴微微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便开口道:“我让津帆送你下去吧!”

  但是廉雪瑶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嘴唇抿紧,面色严肃,这种样子感同身受,正是当初晚晴的写照,只有最真心的朋友才能够体会到那种感觉吧。

  “真是奸/夫/淫/妇,果然走在一起了!”

  廉雪瑶不仅声音高,而且人已经猛的拉了拉杆,走了出去,那势头,真的有女太妹的架势。

  晚晴想开口阻止,却发现找不到适当的借口来让雪瑶停止发泄。

  “你说什么?”

  显然莱雪一怔,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故人,漂亮的脸上因为雪瑶的话不由一白,胸口起伏,显然是被雪瑶给气到了。

  而坐在轮椅上的莫凌天也不由用冷漠犀利的眼神看着雪瑶,这更刺激了雪瑶同仇敌忾的心。

  “我说什么?你没长耳朵吗?还是聋了?我说奸/夫/淫/妇,狗/男/女!”

  雪瑶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话是不是损害了自己的形象,而是手臂向下,用力一按拉杆,很有种武打片里女特务的气势。

  PS:我们的女配是不是很过瘾!!!我喜欢!!!

  167人性的弱点(四)

  情势来的如此凶猛,雪瑶的脾气向来刚烈,而现在突然间撞上,则是没有任何缓冲的空间,雪瑶已经如同爆炸的气球般,轰炸了过去。

  这种境况实在超出了晚晴的意料,而被雪瑶如此炮轰的莱雪已经气的发抖而委屈模样,只见她低头间,小手不自觉的揪紧了莫凌天的肩头,然后莫凌天便开口道:肋

  “廉雪瑶,请你说话放尊重些!”

  说完,莫凌天便冷漠的高不可攀的表情亲自动手推动着轮椅,似乎一刻也不想看到廉雪瑶的样子,这更让雪瑶火大了。

  “尊重,对于那些朝秦暮楚,始乱终弃,有眼无珠,吃了锅里看着碗里的臭男人,矫揉做作,玩手段,耍阴沉的烂女人,不配本小姐的尊重!”

  廉雪瑶越说越毒,每一句话都能够让人酣畅淋漓到极致,如果她也有这番气势和脾气,晚晴觉得自己当初应该也这么骂出来,可惜她骂不出来,而现在也没有骂的必要。

  “雪瑶,别说了!”

  晚晴不由过去阻止,乔津帆也不由跟在晚晴身后,搂住了她的肩头,略微皱眉,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

  “为什么不说,我偏要说,当初你为了他做那么多,他是不是心都被狗給吃了,从小小的工作室,到今天的如日中天,莫凌天,你狗屁,没有夏晚晴的帮助,你以为你这么容易成功吗?”镬雪瑶却是越来越激动,为晚晴不值,却见得莫凌天目光如毒,盯着廉雪瑶时,那目光近乎杀人,不得不说莫凌天有种冷酷霸道的特质,以前就话不多的他,随着岁月的洗礼,人生的飞跃,如今的他越来越有成功男士的霸气。“你说什么?”

  莫凌天的脸上,即便当初和晚晴对峙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冷酷到底的语气和语调。

  显然廉雪瑶踩到了他的痛处,而这是莫凌天的软肋,也是晚晴曾经一直刻意保护的地方。

  “我说什么,我说,当初你办工作室的时候,那一万份传单,是晚晴偷偷给你发的,连午饭都没有时间吃,我说,你第一个项目,是晚晴找我,厚着脸皮,托了她的导师,又找了关系,才最后让那个投资人同意给你注资的,我说,你每一次遇到苦难时,都有一个女人为你奋不顾身的努力,却又怕被你知道,怕伤了你那可笑的自尊,怕~”莫凌天的目光,渗透出一股寒芒,又隐隐有着一抹震惊,但是整个表情却是极为骇人,英俊的脸上,绷紧的情绪,似乎额头青筋都要爆出来一样,让雪瑶不由畏怯的停止了下来,而是略微惊疑的看着他。“你还知道什么?”

  莫凌天的声音低沉沙哑,如此的质问,更显得极为不善,廉雪瑶还要再说,晚晴已经不顾一切的拉住了雪瑶,无论如何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她不需要拿起来这些事情向莫凌天炫耀什么,曾经为他做的,那是她心甘情愿,而如今不再愿意提的,是他已不是她的谁!“雪瑶,够了,你也累了,刚下飞机,快回去休息吧!”

  晚晴的声音约莫带着严厉和生气,雪瑶也渐渐的被莫凌天的气势所慑,更是看到了晚晴不愿意提的心情,不由垂眸,再度把行李箱拉杆提起,转身便准备走,却听得莱雪开口道:“夏晚晴你这是什么意思,都已经离婚了,你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难道我哥对你不够好吗?曾经为凌天做的事情,都要拿出来炫耀吗?现在故意藉着别人的嘴巴说出来有意思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莱雪的话让雪瑶取而复返,转身看着莱雪便准备开口反驳,晚晴却率先开口了。

  “你说的没错,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我老公对我很不错,我很幸福,曾经的那个莫凌天,我早已不再稀罕,我为什么还要去邀功呢,我为什么当初不说,偏要等到现在藉着别人的嘴巴说出来呢?”晚晴自然的靠在了乔津帆的胸口,后者体贴的揽住了她的肩头,晚晴却是转眸看着他,微微一笑,然后才转脸看着脸色不好,又渐渐表情的复杂的莫凌天。

  “我说过,我不需要你莫凌天的感激,永永远远都不需要,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需要,所以,刚才那些话,不过是我的朋友看不过去而忍不住说了一些实情而已,如果你觉得无法接受,我也没有办法,老公,我们走,雪瑶,我们去送你!”晚晴这么说着,已经很是嚣张的扯着乔津帆,甚至还刻意骄纵的姿态,却是靠在乔津帆怀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如果说仅仅只是为了夏晚晴的面子,晚晴大可不必和莫凌天如此较真,但是她不能让雪瑶也跟着受到屈辱,所以她必须澄清,她不需要莫凌天的感激,更不会去炫耀。

  身后的二人果然被堵住了嘴巴一般,没有一个人吭声,只是不甘心的那一个,在看到了廉雪瑶对晚晴投以宾果的眼神时,早已恼的咬牙切齿了吧。

  “真棒,太爽了!”

  进了电梯,廉雪瑶脸上露出来一抹满意的笑容,看着晚晴略微平静而冷漠的脸,又看了乔津帆一眼,很是兴致勃勃的道:

  “乔妹夫,刚才那个女人,就是小三,狐狸精的典型代表,你们男人哪,遇见了可得小心点,别看她可怜兮兮的,一肚子坏水,要是天天见到她,会走霉运的!”

  乔津帆和晚晴的额头,不由冒出来俩根黑线,而晚晴更听得乔津帆温润如墨般的声音道:

  “莱雪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廉雪瑶似乎此时才理解了刚才莱雪的话,不由一惊,廉雪瑶像是见鬼了一样看着晚晴和乔津帆。

  PS:我们的雪瑶同学粉喜感哟,第四更,我去睡了,第五更等我醒来再写!!

  168人性的弱点(五)

  是的,换做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明白,嫁给情敌的哥哥,很不正常。

  “你们?”

  廉雪瑶眼底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我们是真心的!”

  乔津帆认真补充,晚晴也不由露出来一抹笑容,廉雪瑶如获大赦般,松了口气道:肋

  “为了这种人渣不值得,你们一定要幸福,一定要过的比他们好!”

  雪瑶转脸看着乔津帆搭在晚晴肩头的大手,不由露出来欣慰的笑容,再看乔津帆时,显然更崇拜了几份,有些疑惑的道:

  “莱雪居然有这么出类拔萃的哥哥,真的不可思议!”

  乔津帆只是淡笑,并不生气,晚晴的俩只手自然的向上抬起,拉着乔津帆搭在肩头的手,看在雪瑶的眼底里便是一种小鸟依人的模样。

  “好了,病号,不用送我了,我有手有脚,到家给你信息!”

  说完雪瑶利索的拉着行李箱,已经蹬蹬的离开了医院,头也不会,看着雪瑶那潇洒干脆的样子,晚晴不自觉的笑了。

  “雪瑶是一个直脾气,人其实是挺好的!”

  电梯上去的时候,晚晴不由为雪瑶正名,深怕乔津帆把雪瑶当成了没有暴力女,其实雪瑶可是去哥伦比亚深造回来的正宗海龟呢。

  “我知道!”

  乔津帆很是淡然的开口,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突兀一样,但是脸上微微有些严肃,晚晴不由想到了自己刚才和莫凌天说话的架势,再看看乔津帆一眼,不觉间歉意道:镬

  “刚才只是一个意外,我并不想和莫凌天再去计较那些!”

  当着丈夫的面和前夫叫板,不知道乔津帆是不是不开心,一直依赖惯了,习惯在这个时候乔津帆站在自己的身后支持,但是乔津帆的自尊,乔津帆的感受,她也应该想一想。

  “我明白!”

  乔津帆再笑,表示了他的宽容和理解,可是脸上仍旧有一抹严肃,晚晴不觉有些奇怪了。

  “那你有没有不开心?”

  晚晴转身,抬头与他对望,没有那种娇滴滴的温柔,可是只是这么认真的一问,便足以让乔津帆微笑起来。

  但是在乔津帆笑着的时候,却突然间问出来一句话:

  “夏晚晴,当听到你为莫凌天做了那么多事时,我承认,很妒忌,又很心疼!”

  晚晴只感觉到乔津帆的目光里多了一份潋滟的光芒,和乔津帆在一起,总觉得幸福很近,近的怕流逝,近的一有风吹草动,而草木皆兵。

  “那些都过去了,靖嫒不是也为你做过许多,津帆,过去的,让它彻底的过去吧!”

  晚晴不由温柔诚恳的说着,被乔津帆灼热的目光注视,所有那些彪悍而强势的性格,很容易被磨的没棱没角,缴械投降。

  “我猜啊,总有一天,莫凌天会发现夏晚晴的好,如果莫凌天真的爱上了夏晚晴,那么夏晚晴该怎么办?”

  乔津帆并没有因为晚晴的温柔相劝而停止,相反的乔津帆略微促狭,却带着一种严肃认真的目光,看着晚晴时,晚晴不由愣着,本能的反驳道:

  “津帆,你瞎说什么呢,他怎么可能爱上我,莫凌天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我了,因为我碰触了他人性的弱点,男人最要命的自尊,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是的,现在想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可以理解,就像是看到了靖嫒携着权高位重的靖道珩出现时一样,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很容易让人产生反感。

  虽然曾经的夏晚晴并不刁钻人性,也没有以权欺人,但是却了解莫凌天的性格,他不喜欢依靠女人。

  晚晴低头思索,喃喃自语,却不觉间发现乔津帆的俊脸上多了一份沉默的气息,似乎为她如此念念不忘莫凌天而生气了?

  “就算是他真的脑袋进水,头脑发胀,突然间意识到我的好,对我死心塌地,我也不会再为莫凌天而心动难受了!”

  晚晴看着微微眯起眼眸看着自己的乔津帆,似乎有些怀疑的模样,不由再度补充道:

  “莫凌天不是夏晚晴的那盘餐,乔津帆才是,既温柔,又体贴,是全世界最好的模范老公,我可不能拱手让给他人!”

  难得晚晴如此大言不惭的澄清证明,但是乔津帆的脸上仍旧严肃,晚晴不觉间急了,收敛了刚才娇憨的略微调侃的口吻,却是一只手伸出来,作发誓状,睁大了瞳眸,看着乔津帆道:“我发誓,只要乔津帆有一百分的坚定,那么夏晚晴就有一千分的矢志不移,除非~”

  除非的话没有说出口,脚上一空,整个人被乔津帆快要抱了起来,乔津帆的吻,温柔细致,带着一种恣意而享受的姿态,侵袭了晚晴的思绪,晚晴睁大了眼睛,却看到了乔津帆眼眸里早已满满的笑意,猛然发觉自己上当,晚晴羞恼的捶打,也变得毫无力道,只能闭上眼睛,一点点的享受着他给予的温柔。当一吻结束,晚晴脸颊绯红的瞪着乔津帆时,那种娇艳欲滴的美,她没有意识到,而是有些怒嗔的责备道:

  “乔津帆,你真狡诈。”

  害的她以为他在生气,以为他不相信她。

  “夏晚晴,时间不早,我们回去造宝宝吧!”

  但是乔津帆无视于她的指责,而是突然间搂着她,轻声陈述了一个要求,已经令晚晴满脸更是如同红苹果一样,不由尴尬的捶了他一拳道:

  “乔津帆,你流氓~”

  乔津帆的眉眼,唇角都比平时多了一份弧度,那种心旷神怡般的享受的姿态,让他看起来更是俊美而挺拔,怀中搂着晚晴走向了病房时,又一次遇到了莫凌天和莱雪,莱雪看着晚晴依偎在乔津帆身边的样子,不由咬唇,推着面色莫测的莫凌天走的飞快。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