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 最不需要你的关心(149-153)

  149最不需要你的关心(六)

  但靖嫒在拥有执着的同时,还有一份惊人的清醒,她并没有在饭桌上肆无忌惮,更没有像莱雪那样明目张胆,而是在看到了乔津帆吃下了晚晴夹过来的菜时,不动声色的收敛了情绪。爱人一步之遥,没有人会甘心,晚晴也不动声色的吃着饭菜,任由长辈们斡旋,一顿饭居然风平浪静的吃下。肋

  石林后山,晚晴第一次来,不仅是她,估计一行众人,也为乔家的低调而慨叹,这里的景致,远比皇家园林,结合了现代派的流线型,又拥有着古典的幽静致远,通往温泉的路上,早已备好了小型的观光车,坐在上面,微风袭来,犹如身处名胜之地,令人心旷神怡。“爷爷,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适合修心养性?”

  坐在前排的靖嫒,一边看着周围的风景,一边甜声询问,晚晴不由看了乔津帆一眼,只见得他眉心微微触起,显然也有所警觉,目光中多了一份忧色!

  “小嫒,风景再美,也是别人家的!”

  靖道珩突然间出口,带着严厉,却是别有意味,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听了却不由松了一口气。

  “爷爷,您不是常说,事在人为吗?更何况并不是我一个人一厢情愿!”

  靖嫒撒娇的口吻,却随时透露着清醒的坚持,晚晴不由无奈,这样的女子,爱上了一个人,是那个人的幸还是不幸!镬

  “丫头,此一时,彼一时!”

  这是靖道珩的妻子荣娟略微无奈的开口,靖嫒淡然一笑道:

  “奶奶,人之为情,生死相许,你这话可站不住脚哦!”

  晚晴不由扣紧了乔津帆的手,却不苟同靖嫒的话,人之为情,必须两情相悦,方可海枯石烂,生死相许,若注定是苦是伤,那么再多的坚持都没有任何意义。

  再看乔津帆,他的目光,似乎看着远处,有些漫不经心,但唇角一直抿着。

  “你这孩子~”

  荣娟的声音带着宠溺和无奈,而靖嫒却是自信的道:

  “奶奶不信,便等着看好了!”

  片刻的沉默,车子已经到了山腰,不远处便能看到了一处石碑,碑上刻着一个钢筋有力的‘活’字,而那经过岁月打磨的洞口,早有人站着迎接。

  然后通往山口的地方,并不是平坦大道,也不是人工石阶,却是由自然风貌风化而成的石路,很是漂亮,却略微有些不平整,想必是为了保持温泉的本来面貌而故意不做修整的。就在晚晴甫一下了台阶,四处张望的时候,却听得莱雪道:

  “居然没有台阶,走起来多不方便!”

  莱雪穿着高跟鞋,细细的像是根小手指头,自然不方便,但见她半个身子已经倚在了莫凌天的怀里,小鸟依人,娇弱无比的模样,莫凌天就那么扶着她,很是用心,表情里带着严肃,却也多了一份晚晴所不曾拥有的体贴。晚晴扭身,在莱雪抬头时,已经转脸,却听得一声熟悉的娇呼已经响了起来,随后,手上一松,晚晴微愣,已经眼睁睁的看着身边那高大的身形,快步过去,扶起了跌倒的靖嫒。“怎么样?扭到哪里了?”

  乔津帆的声音,带着责备,却有着晚晴所熟悉的温柔,还有一份看似冷然,却无法掩饰的关心和在意,被他扶起,近乎靠在怀中的靖嫒,却是傲然抬头,看着乔津帆的样子,执着如水,唇角的笑,眉眼里的坚定,生生的刺痛了晚晴的眼。“小嫒,怎么样,摔倒了哪里,疼不疼?”

  “小嫒~”

  面对靖道珩和荣娟的关心,面对其他人吃惊的眼眸和注视,靖嫒却无所畏惧,眼底里只看着乔津帆道:

  “乔师兄,那不是游戏,怎么可以说完就完了呢?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承诺我都深深的记在心底里!”

  晚晴看到了乔津帆猝然冷静下来时的脸,喉结微微耸动时的脸上的落寞,那是对于一份无奈的感情,而努力压制的平静!

  乔津帆对于夏晚晴的‘爱’,是建立在同病相怜的同情,婚姻已成后的法律关系,还有那夫妻之实的牵绊,那不叫爱!

  晚晴的心只感觉到霍霍的疼,乔津帆,你何必骗我!

  “晚晴,过来帮忙!”

  但是乔津帆的声音却自然的扬起,似乎刚才那无奈和落寞,都不曾出现在他的脸上一样,更没有回答靖嫒的话,而是轻声喊着夏晚晴。

  乔津帆又一次用理智战胜了情感,但却并不能够令人开心,尤其是对上了靖嫒那带着刺一样的目光时,晚晴努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伤到哪里了,我扶着,津帆你快帮她看看!”

  晚晴笑的温柔,不理会周围的目光何种异样,而是友好直接的扶住了靖嫒,然后看着乔津帆,目光里带着一抹平静的坚定,看似温柔,却像是命令一般,与乔津帆清明的眸子一对,晚晴觉得那一刻,心底里早已百味杂陈,酸涩无比。乔津帆的目光只是与她短暂对峙,高大的身形已经蹲了下去,周围的人似乎愣住了,连靖道珩和荣娟都没有再靠近,而是看着晚晴扶住了靖嫒,乔津帆低头为她检查。

  红肿的脚踝,顿时像是馒头一样,这样子,晚晴前段时间刚刚感受过,明显是脚踝给扭伤了。

  “啊,好痛!”

  靖嫒抽了一口气,娇呼出声,乔津帆的手在帮助她脱掉了高跟鞋后,再也没有碰她的脚踝,而是起身严肃的开口道:

  “这个样子,还是赶紧回去治疗!”

  迎上了乔津帆的严肃与冷沉的目光,靖嫒却是满脸的幸福,坚定而乖巧的回答了一个字:

  “好!”

  那一刻,夏晚晴是一个多余的存在,甚至一转脸看到了莱雪掩唇瓣偷笑,还有莫凌天眸子里闪过的冷锋。

  150最不需要你的关心(七)

  温泉之行被破坏了,周末的婚纱照也被破坏了,所有关于幸福的憧憬和坚定,也被破坏了,虽然晚晴有勇气去坚持维护自己的婚姻,甚至也相信乔津帆会站在自己的这一边,但是心底里却像是沙漏一般,多了那么一个孔,越来越空。肋当靖嫒满脸期待的等待着乔津帆抱着她上车子时,葛眉巧开口吩咐道:

  “晚阳,还不过去帮忙?”

  听得出来妈妈的严厉,更能够感受到她那目光中的鼓舞,不能输了女人的尊严,更不能输了这桩还没有成形的婚姻,但是没有爱情的婚姻,晚晴还心有余悸呢。

  “小晴,津帆是个好丈夫,你要好好珍惜!”

  当众人看着靖道珩夫妇陪着靖嫒,由乔津帆和夏晚阳一起向医院赶去时,葛眉巧丢给了晚晴这样一句话,晚晴只是安静的点头,没有多说。

  不用妈妈提醒,晚晴也知道乔津帆是个好丈夫。

  而夏晚阳亲自陪同着乔津帆去照顾靖嫒,其中的用意,晚晴自然明白,一是作为夏市长的关怀去照顾靖嫒,二是正好帮助她观察乔津帆。

  是的,想必刚才那样子,哥哥也早已察觉出来了吧!

  这样的婚姻,本来就不纯粹,这样的夫妻,自然成为了别人的笑柄,那些幸福的时光,给予晚晴的慰藉,既温暖,又酸涩,靖嫒的出现,打破了平衡和安静。镬

  她没有办法强令逆行让乔津帆即刻忘掉靖嫒,更没有把握完全争取到乔津帆的心,这桩婚姻,就像是吃了一颗包着糖衣的药丸,外面甘甜还没有尝够,里面的苦涩已经溢了出来。如果不品滋味,一口气咽下去,那么她可能会舒服些。

  但是已经品尝到了甜味的她,自然也要承担苦涩的过程。

  镇定从容的送走了爸妈,转身时,便听得莱雪状似无意的一句轻叹:

  “凌天,谢谢你,经历了那么多事,那么久,都不曾放弃我!”

  晚晴脚步一顿,似乎眼角的余光便看到了莫凌天看着莱雪的样子,晚晴加快了步伐,让自己努力自然的呼吸,却是越走越快,越走越急,直到脚下一疼,险些伤到自己,晚晴连忙停了下来,却迎上了乔老夫人,正在看着自己。“奶奶~”

  晚晴有些低柔的声音,并不想泄露内心的秘密,因为乔老夫人的旁边还站着乔季云和莱凤仪。

  “婚姻是需要好好经营的,津帆是个负责任的好孩子,作为他的妻子,要懂得包容和体贴,没有谁的婚姻就一帆风顺的。”

  乔老夫人说完便转身走进了大厅,而乔季云和莱凤仪也不多说,便跟着走了进去,晚晴站在大理石地板上,看着游泳池中那一片涌动的波光,泛着自己的身形,多少显得落寞和孤单。她刚才显得很吃醋,很生气了吗?

  乔津帆并没有做错什么,唯一错的就是在她嫁给他时,他的心还属于别人!

  但是心头这份滋味,酸酸涩涩,不是醋意是什么?

  一想到了乔津帆扶着靖嫒,关心的样子,一想到了他们目中无人的对视,这种滋味就酸的快要透不过气来。

  望着游泳池,便能够想到乔津帆把她拉下水池的情景,便能够想到了他的吻和厮磨,晚晴连忙甩头,不让自己继续去想。

  晚晴并没有回卧室,因为那里更让她容易想着乔津帆,想着他的好,想着他的温柔,想着他的怀抱,想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和话语。

  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任由斜阳西下,在乔府后面的花园里,坐了许久,却没有个头绪,这种不想放弃又酸涩无比的滋味,真是一种折磨。

  直到榕树下的长椅旁,一双熟悉的鞋子映入了眼帘时,晚晴才霍然抬头,看到了乔津帆时,那种欢畅的心情和喜悦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回来啦?她的脚怎么样?”

  晚晴努力让自己表现的从容而平静,迎上了乔津帆那略显宁静的逼视的眸子,露出来一抹淡淡的笑容。

  “对不起!”

  乔津帆略微疲惫,却是诚恳的开口,已经走了过来,便准备抓住晚晴的肩头将她揽入怀中,但是却被晚晴巧妙的躲开,而是和他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任由他皱眉的看着自己。“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不用总对我愧疚,即使你不爱我,也没关系!”

  晚晴这句话说的声音有些抖,说完又万分后悔,她怎么偏偏要这么说呢。

  果然乔津帆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那本来随和清雅的俊脸上,已经多了一份不满。

  “为什么要这么说,一定要让我难受吗?”

  他的口吻带着生气的味道,晚晴意识到乔津帆生气,听着话里的意思,有些呆愣,却被他快步走了过来扣在了怀里,不再给她逃避的机会。

  “我说的是真话!”

  晚晴没有再逃,他的力道很大,怀抱很紧,根本没有给她逃的机会。

  但是那句话,却真的是实实在在的实话啊,即使乔津帆不爱自己,也不是他的错啊!

  “我说的也是真话!”

  乔津帆大手支起了她的下巴,让晚晴无处逃脱,他的目光此时此刻只看着自己,这种软软暖暖的感觉直抵胸臆,晚晴明白乔津帆已经不知不觉走进了她的内心,是她贪心的更多了。“乔津帆,别给自己太多的责任和压力,我不会勉强你,我们顺其自然,好不好?”

  晚晴回抱着乔津帆,很是温柔,而态度明显的说着,她会争取乔津帆,但并不想只争取到他的愧疚和同情。

  “好,但你不许逃!”

  他言毕,吻了她的鼻头,再去吻她的唇,似乎如此自然,晚晴回吻了他时,很容易便换来更热烈的回馈。

  151最不需要你的关心(八)

  事实上,晚晴的语调,晚晴的眼神,有一份憧憬的积极态度,却又夹杂着一份不言而明的消极意味,她的温柔和包容,是积极的,她的豁达和清醒是消极的,但正是这样的她,换来他一个缠绵许久的吻,似乎要将她融入自己的呼吸里一般,晚晴好不容易才从乔津帆的怀里获得了自由。肋婚姻和爱情似乎都是玄而又玄的东西,并不是你想挽留时,便可以拥有,也不是你认为应该放弃时,就痛快扔掉。

  对上乔津帆如同点燃了火焰般清明的眸子,晚晴的心忽上忽下的跳动,这个时候的乔津帆,似乎眼底里,心底里,装的都是她呢!

  “想不想去泡温泉?”

  一吻结束,乔津帆却是不肯放手,环着她的腰,低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亲昵的令人无法用言语形容,这样的乔津帆,除却温柔,似乎对她有一种本能的依恋,真的是和他那优雅淡然的样子很有出入。“不想!”

  晚晴回答的坚定,转头就要回房间里去时,却被他再度用力扳正了身子,乔津帆执着的问道:

  “泡一泡可以缓解疲劳,我想带你去!”

  他眼底里都是期待,可是晚晴却不由歪头,略微思考道:

  “温泉,婚纱照,这些都不重要,乔津帆,不必因为觉得这是责任,我不需要你的讨好,更不要因为靖嫒的出现,而觉得心虚~”镬

  修长的手指堵住了她的唇,晚晴分明看到了乔津帆的眉心即刻间不自觉的皱紧,眼睛里也勃发了一层叫做生气的情绪来,这样的情况倒是少有的,显然她的话惹到了他。

  “这不是心虚和讨好,更不是责任,我只想尽我所能,给你幸福!”

  乔津帆的样子是严肃的,那口吻里的认真,让晚晴愿意相信,这些都是乔津帆心甘情愿为她做的,看着他眸间的冷然,晚晴有些不知道如何接上他的话,她刚才真的是有些太过谨慎而忍不住给他提醒了。而乔津帆的反应,让晚晴心头多了一份甘甜的味道,作为一个妻子,得到丈夫如此的申明,她已经满足。

  晚晴抿唇,不由一笑,抬头垫了脚尖,在他脸颊上点了一个吻,果然乔津帆原本严肃的俊脸,无奈的舒展出来一个宠溺的笑容。

  “还说没关系,醋味都快把整个乔府都弄酸了!”

  “瞎说,哪里有什么醋味!”

  似乎顷刻间又回到了之前那种甜蜜而幸福的时光中,随着乔津帆的嘲笑,他已经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回了大宅。

  “明明各自心有所属还要装作恩爱十足的样子,妈,奶奶和爸爸,怎么就这么纵容他们?”

  还没有走到大厅,就听得莱雪挽着莱凤仪走在前面时,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故意,总而言之是给晚晴和乔津帆听到了。

  “胡说什么呢?婚姻不是俩个人的事情,日久生情,也是常有的!”

  莱凤仪声音温和,似乎没有任何成见的口吻,让晚晴不得不正视这个女人的定性,远远高于莱雪的不甘不平。

  “日久生情?妈,人家靖嫒都找上门来了,您又不是没看到温泉门口那一幕~”

  莱雪还想再说,却被莱凤仪制止了下去,晚晴明明看到了莱雪虽然欲言又止,却略微转脸,露出来一个看好戏的笑容。

  手上被乔津帆抓的更紧了,晚晴却并没有露出来太多的低落,而是告诉自己,她要赢得的是乔津帆的心,就必须忍耐这些流言蜚语,不然,不攻自破。

  晚饭的时候,显然比午饭要让人从容多了,而乔老夫人却还惦记着婚纱照的事情。

  “明天把摄影师叫来,把婚纱照都补上了吧!”

  乔津帆却是放下筷子,看着晚晴的脸上略微的一顿,似乎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奶奶,摄影师每天都要预约的,客人很多,明天没有时间过来了!”

  乔老夫人一听有些失望,但是又再度做出决定道:

  “那就改成别的日子,或者再找其他的摄影师!”

  但乔津帆却是微微沉吟,但还是坚定开口道:

  “下周公司里的事情比较多,估计抽不出来时间!”

  乔老夫人一听,不由一愣,然后看了看晚晴,又转脸看向了乔季云,正想开口时晚晴已经阻止道:

  “奶奶,婚纱照没有什么重要的,只要我们在一起真的幸福开心就好了,到时候婚礼办隆重点儿也是一样的,津帆现在比较忙,等以后有空了,我们再好好补上也可以!”

  晚晴自然从乔老夫人的眼底里看出来她的用心,今天的事情,是谁都看得出来,但能够如此费心照顾她的感受的,却没有料到是乔老夫人,单凭这一点,晚晴也坚信这是一个内心豁达而善良的好女人,好奶奶。“你这孩子~”

  乔老夫人的目光比从前柔和了许多,甚至连乔季云也不由多看了晚晴两眼,乔津帆也恰到好处的补充道:

  “奶奶,形式并不重要,只要我们真的幸福就好!”

  一边的莱凤仪安静的吃饭,但莱雪却似乎嗤之以鼻的起身去盛汤了,晚晴并不在乎莱雪的看法,三年后的她们,只是水火不容的敌人。

  “那也好,到时候婚礼就弄大点儿!”

  更新最快乔老夫人如此一说,倒是颇为期待,长辈们的心思总是如此的赤诚,而乔津帆的疑惑却在晚晴洗澡回来后,问了出来。

  “真的不拍婚纱照了么?今天基本上没怎么拍!”

  晚晴被乔津帆压在怀里,看着他眼神里那精明而犀利的目光,不由躲闪了一下,而是带着调侃的语气道:

  “我更期待着银婚,金婚时,当我们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再好好的拍上摄影展出来!”

  晚晴没有说出口的是,她担心他们的婚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持久,到时候,所有的甜美不过是一场讽刺,而靖嫒的打扰,也让她没有了再拍的心情。

  “好,那就拍个金婚摄影展出来!”

  但是乔津帆却眼眸深沉,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低头深吻了她的唇,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决心。

  152最不需要你的关心(九)

  晚晴睁开眼眸时,是被一边的手机震动吵醒的,和平时有所不同,往常枕在她脖子下的手臂不在,而是整个人,半俯着身子,俊脸埋在了她的胸口,睡的正香,晚晴不由一窘,为这份亲昵至极的画面心跳加速。微微皱眉,英俊的脸有着被人吵到的不满,晚晴在身上的人动了一下时,不由闭上了眼睛。肋

  温热的身体离开了她的身边时,一个轻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似乎还能够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晚晴却是窘的不好意思睁开眼睛,如果猜的没错,他估计在‘欣赏’她!

  “呵~”

  似乎满足的笑容,由乔津帆的唇角不自觉的扬起,涨的晚晴心头也满满的。

  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乔津帆的视线终于移开,一只大手自然的将薄被扯起帮她盖好。

  晚晴像是一个猫咪似的,蜷缩在臂弯里,状似睡的很熟的样子,唯恐被乔津帆发现自己刚才装睡。

  “喂~”

  乔津帆的声音很轻,似乎怕吵醒了她,这让晚晴的唇角不自觉的弯起。

  乔津帆在乎她的,即便不是全部的温柔与体贴,但已经是令人无限依恋了。

  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乔津帆都没有说话,晚晴还以为电话已经被他挂断了,但是下一刻晚晴的心也随着乔津帆一声平静的回答而提起。

  “我已经结婚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镬

  乔津帆的声音似乎轻的像是羽毛,没有任何争吵,或者严重声明的意思,但却是最令女人绝望的声音。

  是的,当一个男人对着你平静的说着这样一个事实时,那便意味着他可能已经不在乎你了,当然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不由全神贯注,耳朵异常的敏锐起来,似乎连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锐而剧烈的叫嚣,让她不自觉的想去听清楚电话那端的内容。

  “乔,结束吧,我已经放弃了对你的惩罚,你也放弃对我的惩罚吧,我们相爱,不要再继续折磨下去了!”

  靖嫒的声音突然间高昂而激动的响了起来,晚晴的心也跟着差一点儿蹦出了胸口,她对于乔津帆的称呼,就像是一个熟稔至极的,特别的称呼,那种很美国式的称呼。

  什么惩罚,靖嫒对乔津帆怎样惩罚?以诈死的方式?

  而乔津帆对于靖嫒的惩罚呢?以转眼娶了她的方式?

  晚晴的心底里似乎被人重墨彩笔的涂鸦,早已是凌乱不堪,就像是着了魔一般,想听到乔津帆的答案。

  原本自然蜷缩的小手,不自觉的抓紧了床单,乔津帆起身的动作,惊扰着她的神经,当整个人离开时,后面的床垫也突兀的高了起来,甚至让人感觉到空空的,尖锐的,刺激着心脏。“靖靖,这不是惩罚,这是命运的安排!”

  乔津帆的声音,沙哑而清冷了许多,那种用尽理智压到一切的口吻,让晚晴开心不起来。

  乔津帆的话,状似合理,可又不合理,晚晴不认为乔津帆是一个甘愿接受命运的人,所以这个理由靠不住脚。

  靖嫒不会相信的!

  所以电话那端似乎又说了什么,但晚晴再也听不到,只是许久之后听到乔津帆沙哑的声音,略微柔和的道:

  “好好休息,我会去看你!”

  晚晴微微睁开了眼眸,缝隙里看到了乔津帆高大的身形,略微严肃默然的站在那里,直至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而向晚晴这边看来时,晚晴连忙闭上了眼睛。

  心底里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横渡,不是至极的疼痛,却又麻乱而躁动,乔津帆说去看靖嫒,他依然关心她的,那是爱的惯性,她该如何阻止。

  乔津帆又拨打了一个电话,只听得他声音慵懒,语气冷然,却带着调侃的语气道:

  “真抱歉,忘了你最喜欢早上做运动~”

  “一起出去打高尔夫吧,好久没玩过了,嗯,绿地,十点半,不见不散!”

  乔津帆的声音状似询问,却是一句一个不容人拒绝的决定,晚晴感觉到身边的床垫一沉,心也跟着下沉,似乎隐隐的感觉到了乔津帆要做什么。

  就在晚晴感觉到乔津帆的大手揽住了自己的腰时,似乎又要抱着她睡时,晚晴却是本能的向外面打了个滚,自然的留给了他一个背。

  但乔津帆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而是执着的从背后抱着她,甚至还用唇亲吻她的耳垂,那种温柔却带着热情的亲昵,她很熟悉,如果继续由他做下去,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

  “唔~”

  晚晴状似慵懒的睁开眼眸,拨开了乔津帆的大手,躲开了他的亲吻,便看到了乔津帆眼底里的那份炽热。

  “醒了?”

  乔津帆的脸上带着自然的宠溺的笑容,丝毫找不到刚刚接到了靖嫒电话的痕迹,就那么眉眼都是里都是著迷的盯着她。

  “嗯,起这么早?”

  晚晴有些口齿不清的嘟囔了一句,却是没有骨气的发现,即使乔津帆只给她一个温柔的眼神,她似乎都会感觉到很幸福,但正因为这样的幸福,当面临着他对于靖嫒的感情时,又特别容易害怕失去这份幸福。“都九点钟了!”

  他淡笑着,看了一眼时间,又看着晚晴已经清醒过来,再度补充道:

  “今天和朋友约了去打高尔夫,要起床了!”

  他脸上从容镇定,并且在要起身时,亲吻了她的唇角,就像是每一对恩爱的夫妻自然的动作,随着他高大的身形起身,晚晴的心如同被刺破了的气球,悄无声息的那些膨胀的幸福,在流溢。“除了高尔夫,还有什么活动么?”

  晚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乔津帆转眸,略微迟疑的思考着什么后,看着她淡笑道:

  “没有,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

  153最不需要你的关心(十)

  乔津帆的表情里,看不到半份的掩饰和心慌,他的眸子清澈而坦然,就那么与她对视。

  “那早去早回!”

  晚晴故意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再度蜷缩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像是疲倦至极一般,闭上眼眸,不愿意思考,她不该多心,乔津帆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肋

  但是,她却忍不住苛刻的希望,乔津帆不要对任何一个对他有意的女人多看一眼,这个想法,多少显得可笑而不实际。

  “还睡,待会儿奶奶要叫杨姐来喊了,懒猫,起床吧!”

  乔津帆换好了休闲的衣服,那种干净清爽,就像是她第一眼看着他时那样,有种不染凡尘的卓尔与清雅,那个时候遥远而陌生的男人,此刻却睁开眼就在面前,还带着淡淡的温和的笑,宠溺的话。“嗯,就起!你不是和朋友约好了么,快去吧!”

  晚晴微笑着,伸了个懒腰,却是没有动,而是催促着乔津帆早点儿离开。

  “看来晚上是把老婆累坏了!”

  他轻笑,清明的眸内一抹促狭,骄傲的口吻就像是一个大男孩,那种俊朗的美舒展到最大,晚晴明白了乔津帆的意思时,他已经起身离开。

  “真讨厌~乔津帆!”

  晚晴愣愣的看着那扇被关掉的门,忍不住撅嘴,红晕遍布在脸上,可是眼眸里却有一份淡淡的失落,真讨厌,真讨厌乔津帆的温柔,真讨厌乔津帆那如同深爱的索取,真讨厌他宁愿找着借口去看望靖嫒,真讨厌他让她如此的心底里酸甜并涌,爱恨不能,不得舒畅!镬周日虽然没有拍婚纱照,但是却也没有闲着,晚晴真的佩服老人家对待晚辈婚事的热情,乔老夫人特别从波尔多让朋友寄来了红酒,又将结婚需要邀请的人名单从大红的册子里取了出来。“这些都是你爸爸结婚时,来的那些客人~”

  晚晴按照乔老夫人的吩咐一个个把名字填上,不觉间也被乔老夫人的热情感染,俩个人认真的研究起来那些看起来繁复而不好写的字眼。

  “妈,这些事情,可以交给津帆和晚晴他们做,您还是歇会儿,喝点儿茶吧!”

  莱凤仪看着乔老夫人拿着老花眼镜,对比着那些看不懂的字摇头时,不由温和的提醒着,乔老夫人却是抬头,看着晚晴一眼道:

  “津帆这孩子,怎么去打什么高尔夫,你也不留他在家多陪你会儿!”

  晚晴从乔老夫人的眼神里看出来一抹警示,但是却微微笑道:

  “津帆有自己的空间,他在家陪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好,难得休息,让他出去放松放松也好!”

  有些问题,如果不解决,就会一直被搁置着,她希望乔津帆能够早一点儿把问题解决了。

  这番话引来了莱凤仪的注视,乔老夫人听了点头道:

  “难得你想的开,其实男人不是缠来的,女人只要自信了,有自己的事情,适当的温柔和体贴,就足够了!”

  乔老夫人说这话时,看了莱凤仪一眼,不出意外,乔府早早就没有莱雪的影子,很显然去了莫凌天那里,晚晴此刻才想到,曾经但凡有莫凌天出现的地方,莱雪必在,那个时候,她总以为是个巧合,现在想来,是自己反应真的太迟钝了。莫凌天和莱雪在一起,乔津帆和靖嫒在一起,而她呢,是不是本来就多余,总是不小心闯入了别人的世界,突兀的存在着。

  一丝涩然不期而至,甩掉这种不甘,晚晴继续陪着乔老夫人弄请柬,而乔津帆却在请柬快写完的时候回来了,下午三点钟,回来的确实挺早。

  “你们歇着,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

  乔津帆的脸上似乎还挂着运动后的热力,多了一份男性的张扬和性感,让他看起来更显得帅气逼人。

  “奶奶您歇着,我们来弄就好!”

  晚晴看着乔老夫人显然累了,不免劝她休息,乔老夫人看着乔津帆过来帮忙,总算是安心的闲了下来。

  “你也歇着,去那边看会儿电视去,这些我来弄!”

  乔津帆语调温柔,却是表情严肃,将晚晴按在了沙发上,然后一个人如同办公似的,对着红册子,抄写着来宾的名字,整个客厅里似乎都显得温馨而宁静起来,晚晴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乔津帆的侧脸上,这样的生活,似乎就是真正的婚姻,自然而不做作,如果没有靖嫒的出现,那该多好。而靖嫒的那句话,还清晰的印在脑海里:我已经放弃了对你的惩罚,你也放弃对我的惩罚吧!

  他们的婚姻真的只是一场游戏般的赌注吗?

  她不信!

  她必须再为自己的幸福努力一次,晚晴微微抿唇,走了过去,看着乔津帆认真的抄写着那些名字,目光专注,却猝然抬头看着她道:

  “是不是我比电视更好看?”

  晚晴对上乔津帆那洞悉了一切的眼光,促狭中温和的眸子,不由扭头,看向一边,很是负气似的道:

  “自作多情!”

  说完,却不由咧嘴笑了,没有料到乔津帆那么认真而专注的时候,都能够发觉她在看他,那只能说明,他也注意到了她吧。

  三天后,餐桌上再度上演的一幕,莱雪提着保温盒离开时,还加了一句:

  “女人适当的体贴和温柔,会更刺激男性的荷尔蒙!”

  什么时候,她夏晚晴的感情生活,需要她莱雪来指导了。

  但是看着莱雪那袅娜而去的身形,却不由也多了一份念头,她是不是也该给乔津帆一份适当的惊喜。

  是的,渡假村的案子这么忙,以致于乔津帆和莫凌天似乎都全身心的投在上面,连乔季云都很晚回来。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