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 乔津帆的份量(129-133)

  129乔津帆的份量(六)

  乔津帆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闯入了晚晴的视线里,他什么时候来的,从刚才莱雪开口说她不在乎那个晚宴时,就来了吗?还是从莫凌燕认真的想为她澄清更欲盖弥彰时,便来了吗?晚晴只觉得心头一疼,对上乔津帆那平静的脸上,一双带着忧心和无奈的眸子,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肋“津帆~”

  想说出的话,想做出的解释,却是一个字都开不了口,如果她知道晚宴上乔津帆会等着自己,如果她知道这样会引起莱雪的不平和莫凌天的自以为是,那么她还会来吗?

  而答案是肯定的,她还是会帮助莫凌燕的,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理论和现实之间,当真的会被误会时,当真的好心被当作驴肝肺时,又有几个人能心平气和。

  而这一切不是因为莱雪,不是因为莫凌天,而是因为乔津帆,他会真的以为她还在乎着莫凌天,而故意照顾莫凌燕,进而连那个晚宴都不参加吗?

  唇瓣动了动,却不知道开口怎么说。

  “乔先生,是我故意找晚晴姐的,她以前也照顾过我,我当时只想到了她!因为她是一个知道我的腿残废,也不会嘲笑,不会害怕,不会让我觉得自卑的好女人!”

  莫凌燕的声音极为高昂,带着激动,晚晴听得出来她为了证明她的清白,而不惜将自己残废的事实,公之于更多的人面前。镬

  “凌燕你为她解释什么,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你问乔津帆他自己,他相信吗?”

  莱雪显然愤恨于刚才晚晴的揭穿和嘲笑,这句话补充的恰到好处,是的,莫凌燕明明是帮她,却会越描越黑。

  “我当然相信她!”

  但是乔津帆的声音,就像是天籁一般,携着温柔与笃定,足以让莱雪怔在那里,而莫凌燕却是微微松了口气道:

  “如果晚晴姐在意的人是我哥,她应该连我一起都恨了,而不会好心帮我,如果晚晴姐喜欢的人不是乔先生,那么她现在面对你时,就会天花乱坠的为自己解释更多~”

  好一个凌燕,晚晴的心不由暖了,这样的女孩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们之间的缘分吗,她和她之间,似乎太过相知。

  乔津帆的笑容正是送给莫凌燕的,而他的大手却是搭在了晚晴的肩头,认真的道:

  “你说的对,我自己的妻子,我最明白,事实上今天的晚宴,晚晴根本不知道我会去,我等她,不过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有想到,二位给了我一个惊讶!”

  乔津帆说这话时,目光带着嘲笑的落在了莱雪身上,想必乔津帆的到来,也和莱雪的煽风点火脱不了干系,不然乔津帆怎么会刚巧知道她在这里呢。

  “津帆~”

  晚晴却是只能说出来这俩个字,刚才气势汹汹的对待莫凌天和莱雪的劲儿,都没有了,唯有看着乔津帆,感激而带着一种被信任的喜悦,轻唤了他的名字时,那声音的温柔与在意,已经说明了一切。“傻瓜,何必为了别人的事,让自己如此委屈,既然莫小姐的家长都来了,我可以把自己的老婆领会去了吧?”

  乔津帆前面的话是对着晚晴轻声说的,而后面的话则是和莫凌燕说的,更是宣示了自己对于晚晴的信任后的心情。

  是的,他信她。

  他的信任,足以击败莱雪任何的说辞。

  晚晴看着莫凌燕欣喜的点头,然后挥手和自己道别的样子,重重的松了口气,任由乔津帆揽着自己的肩头,欣然而去。

  乔津帆没有说话,晚晴也没有说话,却是走着走着,晚晴突然间一个转身,伸手抱住了乔津帆,原本正前进的身形,被撞了个满怀,硌的胸口疼了,晚晴也不在乎,而是满眼里多了一份流溢的光彩,那种光彩,潋滟成一种情怀,叫动心。晚晴就这么抱着乔津帆,任由他脚步停顿,低眉间,一双温和的眸子,好笑的看着她已经红了脸,仍旧是眉眼弯弯间,多了一份曾经有过的烂漫和澎湃。

  这种感觉,来的自然,就像是浑然而成。

  “乔津帆,你的心是不是最新高科技的电子检测仪,什么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感慨,那种灵动的视线,看着他时,不自觉的露出来欣赏和喜悦的情怀,目光锁在他的俊脸的每一个角落,犹如当年,看着莫凌天那侧脸的轮廓时,有一种越开越喜欢的悸动。“夏晚晴,如果,出现在你身边的不是我,你该怎么办呢?”

  乔津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略微沙哑的声音,有一种心疼和促狭的骄傲,目光如水,却是落在了晚晴的唇上。

  如果,今晚,站在她身边的不是乔津帆,如果,她所嫁的人,不是乔津帆,那么夏晚晴有一百个可能会死的很惨。

  是的,遇到乔津帆,是对夏晚晴生命的救赎。

  “那~”

  就让你永永远远的站在我身边,看着我哭,看着我笑好了。

  晚晴后面的话没有说出,而是突然间垫起脚尖,凑上那薄润的唇,闭上了眼睛,身心愉悦的缠绕着他。

  “呵~”

  显然被晚晴的主动鼓舞到了,下一刻,乔津帆的大手已经捧住了晚晴的后脑勺,一个温柔至极,又缠绵欢心的吻,似乎勾动着彼此的心,许久难以停歇。

  “夏晚晴,你这个小女人!”

  当他终于放开了她已经被他吮吸至红肿的唇,看着她双颊绯红,眼底里拥挤的波光时,他的声音粗嘎到让她陌生,晚晴甚至可以感觉到乔津帆喉结耸动处的激越,和一向清新的怀抱,泛起的火焰。“唔~乔津帆!”

  她低头,埋入他的怀中,喻意明显,今晚他们会拥有彼此。

  130乔津帆的份量(七)

  “走吧,去见识一下,什么叫贵宾!”

  晚晴听着乔津帆的口吻,略微有些调侃,听得出来他似乎对于这样的晚宴也并不是很待见,但是人活在世,这个利字,那个势字,都是每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本能的要追逐的东西,而乔津帆,作为一个富家子弟,却有着子承父业,所必须去维护的圈子和责任。肋“一定要去?”

  晚晴任由乔津帆揽在怀里,靠着高大的他,让她突然间觉得自己也可以如此小鸟依人,撒娇,闹气,似乎都可以,这种感觉,不正是每个女人所期待的幸福吗?

  “夏晚晴,我也想早点回去呢!”

  乔津帆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别样的深沉,眸光中氤氲的男性的本能的光芒,还伴随着些许的促狭,俯首间的亲昵,让晚晴不由明白了他话外的意思,不由脸上一红,用胳臂肘顶了他一下,娇嗔道:“快走啦!”

  说完,加快步伐,任由乔津帆亦步亦趋的跟随,俩个人之间,似乎心照不宣,流动着自然的情思。

  晚晴停好了车子,上了锁,便见得乔津帆也把自己的车子停好,见他微笑伸手,她很是欣然的把手送了过去,任由他骨节鲜明的大手握住,多少次,就是这样,他牵着她走,逃过了无数的灾难,远离了一次次的喧嚣,最后换来了不离不弃的相随。“我才发现是永正楼,什么大人物?排场真不小,从上面过来的?”镬

  晚晴看着永正楼比其他的地方都威严了几份的包铜大门,大楼粗制花岗岩的基座更显得雄浑,而柯林斯圆柱的洋式风格,更说明了这栋大楼的久远,门卫也高高直直,手上虽然没有持着长枪,但是那副姿态,已经很是巍峨。这里,除了偶尔市里相关部门,举行大型的宴会时,才会采用,当然春节时,也会用上一次,偶尔重要外宾,上层首要前来时,才会在这里接待。

  可见,今晚的晚宴,不同寻常。

  “听说是即将卸任的总参谋长,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乔津帆也不甚在意的介绍着,倒是对于这个重要客人,也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但是能够令这么多商正要员前来,自然聪明的人都不会等闲视之,更不会儿戏。

  晚晴也懂得其中的道理,不觉间二人已经款款而入,犹如大会堂似的大厅内,早有摆设完备的桌椅,香槟美酒,特别订做的餐点,已经系数备好,这气势,乍一看,堪比国宴。

  远远的,晚清便看到了熟悉的身形,爸爸,哥哥,都在!

  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个一脸斯文,眉眼间笑眯眯,却令人感觉到官威十足的中年男人,如果猜得不错,就是谢创的爸爸,谢书记,而他身边的正是谢创。

  “这是什么意思?看起来很正式,又好像不正式?”

  晚晴略微皱眉,不由疑惑的询问乔津帆,而乔津帆则是微微苦笑道:

  “听说是参谋长要告老还乡,便有人提出了这个接风洗尘的晚宴来!”

  晚晴却是点头间,又不由疑惑的问道:

  “诶,奇怪了,这事儿,我怎么都不知道,你倒是比我还灵通呢!”

  是的,若说商场上的事,晚晴的消息可能滞后,可是这官场上的事儿,怎么她会比乔津帆滞后呢!

  乔津帆看着晚晴眼底里的好奇,似乎已经了然了她的习性,不由刮了她的鼻子一下道:

  “我们的夏科长,一心只做公务员,两耳不闻身外事啊!”

  晚晴被他这么一弄,反而脸红的笑了,却是没有放弃自己的问题。

  “快说说看,是不是有什么新奇的事情要宣布,你看看这来的都是青年才俊,那个还是市十佳创业领袖人物,那边的,我都面熟~”

  晚晴目光扫去,来的人不算是满堂争艳,但是却个个精神,青年才俊居多。

  “听说总参有个孙女,一同前来,放出话来,要在本市找个良缘佳婿!”

  晚晴豁然开朗,不由笑道:

  “那我们真不该来,不,你更不该来,万一那皇女看上了你,我可要哭死了!”

  晚晴不由想到了古代公主招安驸马的故事来,不由笑着调侃,还好这是现代,没有强取豪夺这一说法,不然以乔津帆这番风骨,被看上了倒是有可能的。

  “那可要看紧了,别让我跑掉了!”

  乔津帆和晚晴一边温声开着玩笑,却是不怎么急着赶过去,而晚晴自然也不着急,说实话,若真的给人家参谋长的孙女找对象,他们这成双结对的,也不过是来做个陪衬而已。

  “你敢跑吗?”

  晚晴仰着脑袋,脸上多了一份严肃,目光中却是隐忍着笑意,很安逸的躲在角门处和乔津帆开玩笑,今晚,此刻,她很幸福,因为她似乎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乔津帆的好,乔津帆的重要,乔津帆,值得她将身心托付。“那要看看夫人手段是不是高超了~”

  乔津帆笑语之间,面色融和,话语间令人似懂非懂的暧昧,让晚晴的心也跟着嘭嘭乱跳。

  “就会逗我,走啦!”

  必竟这里是公众场合,晚晴也不好意思和他说些更多的情话,而是催促着乔津帆,以期赶紧把这场应酬给应付过去。

  俩人安排的位置,正是那边主桌的附近,离哥哥和爸爸不远,晚晴便和乔津帆先过去打了招呼。

  “爸,哥~”

  晚晴刚喊了一声,夏正朗已经很是威严的吩咐道:

  “还不向谢叔叔问声好?”

  晚晴马上一脸尊敬,语调崇拜的语气道:

  “谢叔叔好,我是晚晴,小时候还听过您讲孙子兵法呢。”

  谢安栋听了讶然的打量着晚晴,已是眉开眼笑道:

  “原来是小晴啊,谢叔叔可是好多年没有见过你了,瞧,都长成大姑娘了!”

  131乔津帆的份量(八)

  “何止是长成大姑娘了,小师妹都已经罗敷有夫,佳偶相伴了!”

  谢创的声音略显慵懒的响了起来,这个时候晚晴迎上了他那双带着眼镜,却露出来意兴阑珊的眸子,也很是礼貌的喊了一声:

  “谢师兄好!”

  谢创只是皮笑肉不笑似的点头,一副不好巴结的模样,倒是晚晴一点儿都不奇怪,却已经听得谢安栋教训道:肋

  “还好意思说,做妹妹的都跑到你们前面去了,总是一点都不上心,拿终生大事开玩笑!”

  谢安栋少有的威严,而那句拿终身大事开玩笑,让晚晴心头微微的一滞,明显的感觉到了谢创眼底里闪过的光芒,很显然谢家的父母知道了那日谢创带她去参加宴会的事了。

  “爸,瞧您这说哪里去了,不当正事,今晚这晚宴,我能来吗?”

  谢创仍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那样貌,虽然是斯文俊朗极了,可是骨子里的傲气和纨绔味儿,已经根深蒂固,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来。

  谢安栋只是目光略微一冷,瞥了儿子一眼,没有多说。

  而这个时候乔津帆已经和谢安栋打了招呼,只见得谢安栋一脸赏识的目光看着乔津帆道:

  “乔季云的儿子,果然是一表人才,生意上也不输给你父亲啊,转眼之间便拿下来渡假村的大半股权,老夏啊,你这个女婿,了得!”镬

  嫁给乔津帆这事儿,当初订婚宴时虽然闹的大了,可是后来领证,却是极为低调的,倒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现在谢安栋的话,分不清他知道多少,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爸爸夏正朗确实因为谢安栋的褒奖而开心了不少。“是啊,津帆这孩子做事有一套,运筹帷幄,兵行险招,又能够峰回路转,倒是让我也开了眼!”

  这话颇有一番感慨的意思,虽然表扬了乔津帆,可是也给乔津帆提着醒,那些和晚晴之间的事情,说明他都看在了眼里,固然令父母双方有些难以接受,但是现在的乔津帆,显然还是得到了夏正朗的认可,这从他那很少露出的笑容中便可得知。“夏叔过奖了,津帆不过是无奈之举!”

  乔津帆谦虚之下,并不显得半份唐突,又不让人觉得稚嫩坦率,那边谢创的声音已经懒洋洋的扬起:

  “我看夏叔这半个儿子是认定啦,还不赶紧把称呼都改了!”

  如此一说,夏正朗果然笑了道:

  “不急不急,等他们俩个把婚礼办了也不迟!”

  相谈甚欢,连晚晴一向讨厌的应酬,都觉得有些趣味起来,单凭听着他们称赞乔津帆似乎就是一种很享受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唇瓣微微展开了一个笑容。

  “时间不早了,靖老怎么还没有来?”

  晚晴和乔津帆告别了谢书记和爸爸,甫一坐下,便见得有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然到了这个时候,重要人物还没出场,这派头也特别大了。

  也在这时,大门口已经有了骚动,从那如潮的掌声中可以分辨出来,是等待的贵宾来了。

  这饭局明显更像是迎宾宴,从那一行三人跃入了众人的眼帘开始,不知道谁先起的头,已经个个站了起来,鼓掌欢迎,而晚晴也看到了爸爸和谢书记已经满面笑容的走了过去。

  而聚焦处那个头不高,却身着笔挺军装,不怒而威,虎目炯炯,花白头发的老年男子,习惯性的环视全场,只是略微的点头,却没有露出来半份笑意,顿时给人一种很有压迫感的气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晚的要迎接的靖道珩。靖道珩的身边,也是一个个头不够,甚至略显消瘦,却给人一种女中豪杰,聪颖无双之感的靖老夫人,荣娟。

  和靖道珩不同的是,荣娟一身古典优雅的,淡色碎花旗袍,更衬托出来那种英气飒爽之外的袅娜,往那里一站,便如同是一道风景线,那种目光所及,似乎白花都会争艳的感觉,让人油然而生仰慕之情。但更令无数青年才俊瞩目的却是俩个气派十足,风霜久历的老人身边的年轻女子。

  如果说俩位老人身上散发的是久经风霜,位居高处而自然养成的霸气与风华,那么他们身边的这个女子,则流露出来一种世间万物,不过是脚下浮云的尊崇与灵动。

  没有让人一看便觉得刺眼的行头,却是一件极为简单的小洋裙,长发高高的挽起,露出来了雪白的颈项,细臂挽着她身侧的荣娟,美目流转之间,已经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

  她的身上有着黄蓉的灵气,赵敏的霸气,甚至还带着一种香香公主般的娇气,这个女子身上透露出来的气质,比谢创更有一份骨子里的娇蛮之感,却并不令人讨厌。

  掌声由远及近,连晚晴都看得着迷起来,怪不得,这么隆重的欢迎,更甚至巧立名目摆设大宴,这三人一看,就令人无法小觑。

  晚晴也跟着鼓掌的同时,不由轻笑,低声对着乔津帆道:

  “怪不得这么大的场面,真是看着就精神的大人物!”

  晚晴这么说话的时候,视线起初并没有看着乔津帆,而是鼓掌时,依旧盯着三人缓缓而来,等到意识到乔津帆并没有任何回应时,才有些好奇的转头一看。

  这一看之下,晚晴便有一种脚底冒出的寒意的感觉,因为她身边,一向雍容淡定处事不惊的乔津帆,此刻不但没有鼓掌,更没有露出来往日的宁静致远的气度,却是面上如冰,似乎被人狠狠重击了心脏一般,眸子间凝着一层怪异的光芒,那光芒的尽头,便是此刻的焦点人物,靖嫒!PS:女三隆重登场!!!

  132乔津帆的份量(九)

  女人有一种直觉,叫第六感。

  “津帆~”

  晚晴自己都没有察觉,她呼唤乔津帆的声音,有一丝诡异的变化,甚至带着颤抖,而乔津帆的目光在对上她的目光时,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刚才冷冰冰的脸上,多了一份柔和,大手再度拉住她的,依旧那么有力,但是晚晴却觉得那手有些冷。肋乔津帆的目光已经从靖嫒的脸上移走,而晚晴却感觉到有另外的目光向自己移来,就好像是刀子刮在了她的身上似的,旋即,四面八方的目光都跟着向她袭来。

  是的,那是总参靖道珩的目光,被这样一个人给扫视一眼,顿时就有种利刃插心的感觉,更何况随之而来还有那么多好奇的目光。

  手上,乔津帆的力度加大,似乎在给予她鼓舞,晚晴不由微微勾起唇角,脸上带着一抹嫣然,坦然的回敬着所有的目光,其间,对上靖嫒那似乎纯净如湖面,却又带着些玩味的目光,晚晴更是将矜持与优雅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不过是电石火光之间,晚晴却发现靖嫒的目光毫不留情的从乔津帆脸上溜走,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她唇角那抹自信从容的笑,似乎在笃定着什么一般,有种娇蛮而得意的味道,却是给她增添了几份妩媚与可爱的光芒。接下来关于谢安栋以及爸爸的开场白什么的,晚晴并没有仔细听,而是心驻留在某个位置,难以控制,不由间观察了乔津帆的反应。镬

  “夏晚晴,怎么了?”

  乔津帆却翩然而笑,刚刚的失态似乎不是他一样,而是一边认真给他夹菜,一边若有所悟的看着她,眼底里的关切和温柔并不失真。

  “没有!”

  晚晴否决,迎上他的目光,不觉间多了一份自然的神态,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而那种惊弓之鸟的感觉,让她有些惭愧,似乎真的害怕就此失去了乔津帆一般的感觉,更是让她不由摇头。“多吃点,这里的菜,可不是平常能够吃得到的!”

  是的,这里的菜不仅要有名头,还要有来历,还要有工艺,更不能失去了食物本来的美味,可畏是大厨们钻空了心思想出来的。

  当然,也只有乔津帆会这么说,同坐的除了他们之外,一对青年男女,早已把目光看向了靖道珩那边,哪里有心思吃饭。

  而晚晴看着乔津帆如此的语调,一如既往的举止,心下已经安定了下来,随着那边主桌响起的笑声和掌声,晚晴也跟着附和着鼓掌,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了靖道珩旁边的靖嫒身上,后者一脸坦然,似乎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再看乔津帆,更是面色淡然,目光所及,是她的脸上,似若有所思间,却是一直紧紧相随的温柔。“老看着我干什么,你也多吃点!”

  晚晴看着趁着举杯共饮的空档,也催促着乔津帆吃东西,而乔津帆微微笑着,却是安然无波间,再度把菜夹到她的碗里。

  “奶奶说你这身子骨要养肥点!”

  晚晴突然间想到了乔老夫人那日的话,不由一怔,脸上也红了起来,不由啐了一口乔津帆道:

  “说什么话呢,吃饭啦!”

  由此,乔津帆欣然而笑,也跟着晚晴一起吃了起来,目光所及,并没有莫凌天和莱雪的影子,看来他们因为莫凌燕,是不会再来的了。

  晚饭还算是顺利,而那一眼的惊魂,晚晴虽然有些心有余悸,但还不至于被吓到了,倒是临别时,晚晴正和乔津帆从一边准备跟着大部队散场,却听得有人喊了自己一声。

  “夏晚晴~”

  晚晴愣住,没有料到这个时候谢创会喊自己,而他的旁边,已然站着靖嫒,再看看哥哥夏晚阳,却是没有多少动静似的,依旧没有多少情绪的陪在爸爸身边。

  “谢师兄~”

  晚晴手上任由乔津帆拉着,身上却是微微的有些不自在,因为她感觉到了在谢创喊着自己的时候,靖嫒的目光里,显然升起了一抹稳操胜券的光亮,那是一种属于女人之间的,心照不宣的目光,虽然她并没有刻意的看着乔津帆,但是晚晴还是不由反握扣紧了乔津帆的手。“喏,可不能这么就跑了,靖嫒小姐正愁没有伴儿呢,让我多介绍几个女性朋友给她!”

  谢创目光微微的闪动,那眯起来时,似乎泛起的别有意味的光芒,让晚晴有种自觉,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别叫我靖嫒小姐,太生分了,就叫我小嫒好了!你好!”

  晚晴没有料到靖嫒会如此大方坦然率先伸出了友谊之手,晚晴略微一沉吟,已经从乔津帆的手中,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带着一种骄傲的姿态,回应了靖嫒。

  “夏晚晴,你好!”

  晚晴也不客气,如此一握,虽然没有用什么力道,却仍旧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倒是一边的靖道珩已经开口了:

  “看来还是她们年轻人投缘,以后这种场子,还是少摆的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姓靖的官威压人。”

  靖道珩这话说的有些严厉,旁边早有人唯唯诺诺,而夏正朗和谢安栋则是脸上带着坦然的又恭敬了几句,如此,一场浩大声势的晚宴,最终算是顺利落幕,只有晚晴,和靖嫒以及谢创等人道别之后,心头微微的不平。再看乔津帆,他的眸光中,似乎也浸着一层严肃与疑惑,从刚才到现在他都没有说话,甚至和靖嫒连打个招呼都没有,这不是令人更觉得非同寻常的地方吗?

  以乔津帆的风度与卓尔,走到哪里,总会有些女子不自觉的多看俩眼,而靖嫒从头到尾似乎没有看到乔津帆一样,那难道仅仅是眼高于顶吗?

  133乔津帆的份量(十)

  以后有空,会多多叨扰,还请不要嫌弃哦!”

  靖嫒灵动的眸子一转,那种灿烂的笑容,有些恍惚,似乎面熟,哪里见过似的,晚晴点头,脸上露出来从容不迫的笑容道:

  “怎么会嫌弃呢,随时欢迎!”

  晚晴迎上靖嫒的视线,本能的露出来一副主人的姿态,那种心理连她自己都摸不清楚,而一边乔津帆并不多话,靖嫒也没有和他打招呼的意思,倒是谢创打断了这个局面。肋

  “好了,时间不早,下面请允许我来送我们美丽聪慧的靖嫒小姐回去休息!”

  如此一说,众人欣然而笑,但是晚晴却注意到那威严的首长大人靖道珩不但没有笑,反而目光扫在自己的脸上时,有一种挑剔的感觉。

  晚晴迎上了靖道珩的视线,努力坦然,微微一笑,却是手上抓紧了乔津帆,便准备还是早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好。

  “正朗,令爱的身边这位小伙子,可是有几份面熟!”

  就在晚晴拉着乔津帆已经走到了一边时,靖道珩此语一出,晚晴不由一怔,已经看向了乔津帆,却见得他的脸上多了一份冷峻清雅的淡然。

  “可能是晚辈在什么附庸风雅,妆点山林的地方,侥幸进了靖老的眼!”

  乔津帆此语一出,果然换来靖道珩的目光一亮,原本那严肃板正的面孔,此刻却露出来难得笑容和赞叹。镬

  “好小子,宠辱不惊,倒是让我见识了!”

  那靖老爷子明显是真心夸奖,倒是乔津帆连忙谦虚道:

  “靖老盛赞,晚辈性子愚钝,还恐冒犯了靖老!”

  如此,原本不怒而威的靖道珩倒是不再多说,反而是看了一眼面色静好,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的靖嫒一眼,乔津帆的目光也落在她的脸上,后者却是一脸坦然,无畏无惧,似乎不认识乔津帆,但又有一份奇怪的倨傲与冷漠之意。终于一群人散去,而晚晴和乔津帆却是一人一辆车子开着回了乔府,心底里仿佛如同被人投入了石子的湖面,总觉得有些波澜兴起,淡淡的不安。

  等到到了乔家,停好了车子,走出车库,一片青草绿茵,灯光下,游泳池泛着淡淡的凛光,乔津帆伸手牵住了晚晴时,俩人并没有急着进去。

  “呼,这样的晚宴真是要命,刚才听着你和那个老头文绉绉的说话,还担心你惹到了他呢!”

  晚晴双手与乔津帆的双手缠着,却是分开站着,仰望着他时,目光清澄,似乎想把内心的某些想法问出来,又觉得不妥,倒是乔津帆唇角微微挑起,不甚在意似的,拉着她距离更近了一步道:“人之为人,无论达官贵族,还是下里巴人,都是人,曲意奉承并不能得到他的尊重!”

  晚晴不由笑道:

  “乔津帆,为何你总能把人性看得这么透彻,给人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还是,什么事到你的面前,都会自然的变成了小事!”

  是的,刚才靖道珩对于乔津帆的赞赏,晚晴没有忽略,而靖嫒对于乔津帆的态度总让她觉得怪,又找不到理由询问,反而显得她患得患失了。

  “有些事,不是小事!”

  乔津帆却是眸光里一闪,突然间将她拉入怀中,晚晴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乔津帆扣在怀里,一个一场突袭而缠绵的吻便重重落下。

  晚晴只是做了些微的挣扎,已经慢慢回应乔津帆的索取,用手臂缠上他的脖子,微微垫起了脚尖,配合他的高度,用心回吻。

  不知道是要确定内心的感觉,还是害怕失去什么,晚晴这个吻,多少带了一份任性的味道,而乔津帆的唇,又那么柔软,温热间多了一份霸道有力的掠夺,让她没有机会随便喊停。“乔津帆,你考虑清楚~唔~”

  当被乔津帆一把抱在了怀中,浑身悬空的时候,晚晴却是抓紧了他的手臂,眼眸里写着一丝警惕和小心的道出了内心的不安。

  但是乔津帆的吻,堵住了她的话,身后坚硬的墙壁,又一次成为了支点,直到被他吻的气喘吁吁,晚晴才有机会重新与他对视。

  “夏晚晴,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女人,会让你离开我,你会吗?”

  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份清冷而执着的光芒,摄入她的心魂,掠夺她的意志,晚晴心头一颤,不由一惊,看着乔津帆,微微发呆。

  会吗?如果乔津帆曾经深爱的女人回来,她是否就心甘情愿的放弃?

  而乔津帆这句话的意思,意味着什么呢?

  晚晴不由揪紧了乔津帆的衣襟,愣愣的看着他,却是讷讷间有些不能确定的道:

  “你呢?会离开我吗?”

  眼神间那自然流露的迷恋和不舍,那带着似乎已经幡然的认知,乔津帆,在承认他曾经心爱的女人回归了吗?

  但乔津帆并没有给她答案,而像是惩罚似的,再度低头,啃了她的唇,哪怕弄疼弄肿了那份红润,也不在乎。

  “乔津帆~”

  晚晴心头一疼,试图推开似乎中蛊的男人,一向温柔的他,却没有因为她的抗拒而停止手中的动作,晚晴明显的感觉到一只大手,以异于往常的温度,伸进了她的衣服之内。

  “我是你老公~”

  他突然间用了一个一直以来不愿意用的理由,将她按在了柔软的床上,目光中那抹坚定,让晚晴分辨不清他内心所想,只是短暂的错愕,晚晴没有再继续阻止,而是顺从了乔津帆的动作。他要她,仅仅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吗?还是为了证明什么,还是为了要否决什么,还是~他在恐慌什么!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