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 乔津帆的份量(124-128)

  124乔津帆的份量(一)

  乔津帆犹如一支空降兵,给予晚晴最膨胀的气囊,最温柔的支点,最不可思议的温暖。

  如果说不动心,那连她自己都不能说服,可是面对一个越来越让她感觉到深不可测的乔津帆,晚晴心动之余,自然还很清醒,夏晚晴何德何能可以获得如此优秀的乔津帆的深爱,而乔津帆的心底里那个逝去的女子,他恐怕终生难忘吧。肋所以说,爱,这个字眼突然间被乔津帆提出来,晚晴是慌乱而迷茫的。

  而在他面前,乔津帆总能够轻易的看透自己,这让晚晴本能的想逃避,想保护自己。

  这样的晚晴无疑是自卑而不自信的,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却被他扣入怀中,乔津帆的声音就像是春日里的风吹在了耳际:

  “看来是我没有给小红帽足够的信心!”

  晚晴蓦然回首看到乔津帆脸上那柔和而自嘲的样子,不由想辩解些什么,但是事实如此,她又如何辩解,连忙转移话题道:

  “刚才爸找你和莫凌天说了些什么?”

  因为她的转移话题乔津帆的眼底里明显的闪过淡淡的不满,但并没有过份追究她的逃避,而是略微皱眉道:

  “渡假村开发的项目,莫凌天的资金很是问题,想必他自己也没有料到半路会出现拦路虎,所以乔氏若想分这一杯羹,也要有相当大的投入!”

  晚晴从乔津帆的话里,已经捕获到了某些讯息,莫凌天之所以如此爽快的答应了乔家的资助,仅仅是因为莱雪吗?镬

  而乔家要分得这杯羹,其中的难度,是不是莫凌天早已料到?

  隔断了莫凌天资金链的人,是谁,是谢创吗?

  “所以呢?”

  晚晴自然看到了乔津帆眉宇间的那丝疑虑,不觉好奇起来,莫凌天抛给乔津帆的是一块蛋糕,还是一块烫手山芋?

  “所以,莫凌天把资金整合的问题交给了我!”

  乔津帆说这话时,目光里反而多了一份赏识,那是对莫凌天的一种认可吗?

  而乔津帆的这句话也让晚晴不由的上心道:

  “很困难吗?”

  乔津帆看着晚晴眼眸里的关怀,不觉笑了,点头间却从容道:

  “是个不小的挑战,我想这是爸故意的,乔氏的资金,他并不想过份投入,而我也刚回国不久,他这是要给我增加难度呢!”

  乔津帆眉宇间闪过的一抹自信,让晚晴不由心底里放松的同时,却忍不住想到了自己能够帮得上什么忙。

  但乔津帆的声音却再度扬起,一语洞穿了晚晴的想法。

  “和莫凌天的合作,你不用太过在意,这是我和他之间的较量,乔津帆娶夏晚晴,不是让她来帮助老公走后门的!”

  晚晴一怔,迎上乔津帆那眼底里好笑的光芒,不由讶然,无辜的眨了眼睛道:

  “我只是觉得我们是夫妻,我有责任和义务,在你需要的时候~”

  修长的手指,抵在了她柔软的唇瓣,止住了她的话语,晚晴对上乔津帆眸光里的温柔,享受着这份亲昵,乔津帆如同魔咒般的话语,总能让她心头一悸。

  “我是乔津帆,不是莫凌天,我需要的不是你的鞍前马后,那些事情,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你呢,乖乖的准备做个准新娘,等着十月份的婚礼就好了!”

  晚晴望着乔津帆,许久说不出来话,连她自己都没有在意到,当他的食指摩挲着她微微嘟起的唇瓣时,那种亲昵的感觉,早已超越了所谓的责任和义务。

  “乔津帆,我总是一眼就被你看穿了,真挫败!”

  晚晴猝然一笑,小手抓住了他摩挲在唇边的手指,脸上微红,转身便向了浴室走去,心底里却是越来越迷茫着一种感觉,对于乔津帆,她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呢?

  经历过莫凌天之后,晚晴并没有想过要再爱上谁,她只想拥有一份安静恬然的婚姻就好,但事实总是与理想出入太大,没有人不期望自己的婚姻里,多一份爱的调味剂。

  那么她还有能力爱,还能够相信爱吗?

  而乔津帆,是否也真心的喜欢上了她吗?

  晚晴闭上了眼睛,不愿意想的更多,爱,对她而言,如同雷池,她的勇气,在和莫凌天的婚姻里,耗去太多太多。

  天亮,乔家的早晨第一次赢来了安静和谐的时光,就连莱雪都吃的很是安分,想必昨晚莫凌天的抉择让她充分的享受到了被爱的幸福。

  而对于这一点,晚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只是当乔老夫人重申了一下晚晴和乔津帆的婚礼日期时,莱雪不由插了一句:

  “证都领了,为什么不早点儿办?”

  是的,现在莱雪期望着乔津帆和晚晴早点儿把婚礼给解决了。

  “这是我去庙里特地问的日子,怎么能说早就早呢,到时候你和凌天的日子,也要算的!”

  乔老夫人如此一说,莱雪也不再开口,而乔津帆却在晚晴吃完饭后开口道:

  “下午我要去渡假村那边的工地,晚上可能没有办法接你,是让司机去接,还是自己开车子过去?”

  乔津帆问的周到,晚晴明显的看到了莱雪眼底里的一抹淡淡的不快,是的,她不相信他们相爱,而这一点,晚晴并不打算去辩解什么。

  “我自己开车吧!”

  晚晴并不想给人养尊处优的阔太太的感觉,所以她宁愿自己开车,但车库里的每一辆车子都价值不菲,还真是让人难以选择,最后晚晴选了一辆看起来不怎么显眼的小奥迪,换来了乔津帆的轻笑,似乎料到她会选那辆车似的。

  125乔津帆的份量(二)

  车子和钥匙都是新的,晚晴从乔津帆的手里接过了钥匙时,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由看了乔津帆一眼,一个相识并不太久的男人,却了解她胜过任何一个人。

  “接下来估计会很忙,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婚纱什么的,我们周末去准备!”肋

  晚晴拿着车钥匙没有走,乔津帆却已经解释起来,却见得晚晴很是理解的笑道:

  “你也是!”

  乔津帆伸手拉住她,便在她唇上一吻,晚晴没有闪,而是笑着转身上了车子。楼上还没有走掉的莱雪或许应该看得到,晚晴却是知道这并不是做给她看的。

  乔津帆对她如此细致入微,关心体贴,那么对于曾经的那个女子呢?

  晚晴驾着车子,脑海里却不由冒出来这个念头,乔津帆问她小红帽什么时候爱上大灰狼的时候,可曾忘记了那个女人?

  事实上,她没有理由和一个不在人世的女人,去较什么劲儿。

  她有过去,乔津帆也有过去,这是他们的共同点,也是一个障碍点,但脑子里却似乎中了蛊一般,居然好奇起来,乔津帆深爱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是否也如对她这般。

  而另外一个声音又告诉她,夏晚晴何必贪心太多呢,乔津帆现在对你的好,难道还不满足?

  安于现状就好,想得太多,便是自寻苦恼。镬

  晚晴不由弯起了唇角,为自己脑海里天马行空的念头而嘲笑自己。

  乔津帆给她的幸福与呵护她该珍惜,而不应该去揭穿更多不想看到的东西,潜意识里,晚晴自己最明白,怕所谓的幸福,用力一掀,会灰飞烟灭。

  所以,不敢去谈所谓的爱,不敢去回应乔津帆的话,哪怕,也许她有些心动了。

  下午,晚晴正在用心上班,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想必是公务,晚晴很是礼貌而不**份的接了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审计局,夏晚晴!”

  那边却是没有立刻答话,晚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时,和自己的座机很是相近的号码,正在想是不是局里谁打过来的,却听到那边一声慵懒的笑声。

  “夏晚晴,工作的时候还真是认真哪!”

  晚晴听出来是谢创的声音,不由一怔,似乎隔着电话都能够感觉到他那笑眯眯的桃花眼在故意放着电一般,若是平常晚晴可能会没好气的损他俩句就挂断电话,但是这一次,晚晴却是没有那样做,而是略微沉吟,开口询问道:“谢师兄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是的,她还没有自作多情的去问,是不是谢创帮了她,但是直觉里,已经猜到会是他,谢创小时候没少欺负过她,而那天相遇之后,熟稔的感觉仍在,但已经长大的他们,早已不是原来的孩童,更谈不上多深的感情,而谢创让她做女朋友的事,她也不过当作是一场闹剧。“是有个不错的消息要知会你!”

  似乎谢创只是压着电话,一边聊天一边忙着别的事情,还能够听到他旁边有人说话。

  “谢哥,晚上一起去吃豆捞吧~”

  “小毛,谢哥觉得还是你更秀色可餐,豆捞有什么吃头?”

  “谢哥,最讨厌~”

  谢创的声音,带着一抹调笑的味道,可以想象那边和他打情骂俏的女人,肯定是个很会撒娇卖乖讨好的女人,但是谢创拒绝的方式也很让人不敢恭维。

  若不是晚晴有心想知道答案,估计早就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但是等了半天仍然没有见谢创要开口的意思,晚晴不由着急起来。

  “谢师兄,不会是特地打电话告诉我,你又泡到了漂亮美眉这样千篇一律的好消息吧?”

  晚晴的挖苦,换来了谢创那边慵懒的笑声,似乎也不理会旁边那女子的询问,便状似暧昧的开口道:

  “小师妹,怎么不舍得挂断电话,是不是想问我什么问题,又不好意思开口?”

  晚晴顿时能够想象得出来谢创那副坏坏痞痞的模样,明知道她是想知道,却故意不说,这家伙和小时候真的没什么区别。

  “谢创,是你打电话告诉我有不错的消息的,我才没有什么问题想问你!”

  晚晴说完,似乎为了澄清自己,而真的要挂电话的样子,那边谢创已经带着挖苦的腔调笑着开口道:

  “真怀疑,就这傻劲,怎么遇到了乔津帆那么优秀的男人~”

  谢创的声音里,突然间多了一份嘲笑之外的不爽来,那味道好像是有些不甘,但又不得不承认的味道,怎么突然间提起来乔津帆,晚晴颇为不解。

  “你打电话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

  晚晴挑眉,没好气的质问,却换来谢创短暂的沉默,那边有女声小小而好奇的问道:

  “谢哥,谁呀?”

  “去那边找刘科长玩去,哥谈正事儿呢!”

  晚晴不由翻白眼,他这也叫谈正事,晚晴正觉得被谢创无故给吊着而郁闷的想挂电话时,谢创却开口道:

  “乔津帆这个男人比我想象的有内容嘛,聪明却不耍聪明,有势力却不势力,有水平又不露水平,配上夏晚晴这个笨女人,倒是让人有些妒忌了!”

  谢创这话说的有损有褒,只不过损的是她,煲的是乔津帆,而他那句妒忌,又不知道从何而来,晚晴不由没好气的反驳道:

  “谢创,我哪里笨了?”

  那边谢创却一点儿都不意外晚晴的不满,倒是带着一种晚晴不能理解的遗憾道:

  “当我能为夏晚晴做到一时,乔津帆可以为你做到十,如果你不承认自己笨的话,就忘掉姓莫的吧!”

  说完,谢创挂断了电话,而晚晴却被谢创那句话给怔住,他是要她去珍惜乔津帆吗?

  126乔津帆的份量(三)

  其实,刚刚的话,谢创已经承认了某个事实不是吗?谢创为什么为难莫凌天?晚晴却没有细想下去,谢创那样的花花公子,即便有真心,也不是她夏晚晴可以去拥有的,而她的世界里,已经选择了乔津帆,那么多余的人,多余的心,她自然也不会去招惹。肋而由谢创的口中称赞的人,是自己的丈夫,这让晚晴的心还是不由愉悦了不少,能够让那样骄傲的人承认,想必乔津帆定有能够折服了谢创的地方。

  这说明他们之间已经打过交道了?晚晴不由想到了乔津帆昨天的话,娶她不是用来走后门的,那是男人的战场!

  爱上莫凌天是一场错悟,当心慢慢的抽离时,痛与不舍,早已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浓烈。

  晚晴嫣然一笑,再度埋头工作,却听得有人忍俊不禁的笑声,抬头看到了小郭贼眉鼠眼的看着自己,晚晴一愣,顿然想到了自己刚才的走神。

  “夏姐,想什么开心的事呢,这么入神?”

  小郭一脸好奇的问着,但却没有追根究底的打算,晚晴一怔之后,便一本正经的问道:

  “什么事?鬼鬼祟祟的?”

  晚晴一副大姐头模样,害的小郭先是一愣,后是冤枉的口吻汇报道:

  “还不是临时有饭局嘛,好像来头不小,局长说是人情饭,所以必须去吃!”

  晚晴本来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所谓的人情饭,不过又是一些不得不去的应酬,没意思的很。镬

  想到了晚上乔津帆估计也忙,而乔家大宅里没有乔津帆,似乎也失去了那份归依的吸引力,家,这个概念,对于晚晴而言,还不够清晰。

  “嗯,我知道了!”

  小郭见精神传达完毕便退下了,晚晴看了桌上的电话,不由想到了乔津帆,还是先给他说一声吧,这是晚晴第一次给主动给乔津帆,想到了刚才谢创对于乔津帆的赞美,唇角不由多了一份淡淡的笑意。只响了一声,那边就接听了,乔津帆的声音,温润如玉,却是有一份欣喜的成份。

  “晚晴?有事!”

  喊她的名字时,他的声音明显的上挑,带着一种惊喜的成份,而‘有事’两个字,他却是那般笃定,在乔津帆的面前,她就像是透明人,太容易被他看透。

  “没事就不可以打你电话吗?”

  晚晴却是不甘心的反驳了他的认知,多了一份调皮的味道,但乔津帆的问话即刻让她有种想咬舌的冲动。

  “那是因为想我了?”

  乔津帆似乎更乐于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找她,晚晴不由脸红起来,一时间有些赧然的回避道:

  “才没有,我是特别来通知你一声,晚上有个应酬,要晚点儿回家!”

  晚晴的否决太快,让她自己都觉得心虚,但是乔津帆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她的情绪一般,依旧带着愉悦的情绪道:

  “嗯,我知道,那回头见!”

  晚晴没有多说,甚至没有领悟乔津帆话语里那份意思,而是嗯了一声后匆忙的挂断了电话,拍了拍自己的脸,坐直了继续好好工作,心情却是没由来的好,以致于那平时讨厌的应酬,现在看来也没有那么令人讨厌了。“新车呀,夏姐!”

  几个同事坐上了晚晴的车子,不由好奇的打量着,果然有人忍不住的问道:

  “夏科长,怎么不弄辆拉风的过来,听说乔家收藏了很多车子,还上过世界绝版轿车排行榜呢!”

  晚晴却是不以为意的笑道:

  “那些车子并不见得比这一辆好用,那些是属于乔家的!”

  晚晴如此一说,众人自然不再追问下去,而把话题转移到最近的新话题上去,比如香港那俩个明星夫妻离婚了还是没有离婚了身上去。

  “演艺圈就这样,分分合合很正常了,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也未必有多少人看好啊,离了正常!”

  “是啊,先是不雅照,后是合照门,是个男人也受不了~”

  晚晴无所谓的听着,却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晚晴有些惊讶的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还是接听了起来,这个号码,以前存储的,后来一直不见得莫凌燕用过。

  “凌燕,有事吗?”

  晚晴挂上蓝牙,略微奇怪的询问着,以为那一次莫凌燕离去,以后便不会有什么交集,却不料她又一次打电话过来。

  “晚晴姐,你现在忙吗?”

  莫凌燕的声音里略微带着迟疑,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说一般,车子鸣笛的声音响起,她好像是在马路边。

  “正在路上,准备去吃饭,你有事吗?”

  晚晴并没有说是一个饭局,而是轻描淡写的说完,询问着似乎遇到了难题的莫凌燕。

  “我~我刚才给我哥打了个电话,他好像在忙,我不知道再给谁打,我自己偷偷过来的,钱包在坐公车的时候掉了,还有,我现在有些不方便走路~你能来帮我吗?”

  晚晴甚至从莫凌燕的声音里听到了些许难过的压抑的声音,心底里也不由跟着一紧,无论莫凌天如何,莫凌燕却总能够夺取她所有的同情和在意。

  那样一个女孩子,不到特别难处,从来不会请求别人的!

  “哦,你告诉我地址,我去接你!”

  晚晴没有多想,甚至可以从莫凌燕那句谢谢的声音里听到了哽咽的声音。

  “谢谢你,晚晴姐!”

  最后,莫凌燕那带着感激的声音,让晚晴没有任何犹豫,而是看了一眼地址后,把同事们载到了吃饭的酒楼下,又开着车子离去。

  “唉,夏科长去哪里,待会儿高局长看不到你又要问话了?”

  下了车子的同事好奇的看着晚晴匆匆忙忙的离开,而晚晴却看了看时间道:

  “我去去就来,应该不会误了时间!”

  而当晚晴开着车子循着莫凌燕说的地址,看到了那个坐在了花坛边,用长裙遮盖住了腿脚的女孩时,却是从她那鲜有的迷茫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自卑和孤独。

  127乔津帆的份量(四)

  事实证明,所谓的投缘,是没有性别区分的,而晚晴和莫凌燕之间,似乎就存在着这样一种感情,

  “晚晴姐~”

  当莫凌燕看到了晚晴时,原本落寞的自卑和孤独,突然间逝去,进而露出来一个欣喜而满足的笑容,一只脚不自觉的移动,但最后却难堪的停了下来。肋

  “凌燕,腿,怎么了?”

  晚晴虽然察觉到了莫凌燕眼底里隐藏的狼狈和委屈,但莫凌燕却露着一副很开心的笑容道:

  “我还担心你不能过来,刚才在车上遇到了小偷,被我发现了,我问他要我的钱包,结果被推倒了,所以~假肢给推掉了~”

  晚晴看着莫凌燕那明明带着笑容,却是眼底里难以掩饰的泪光,不由心疼的蹲了下来,但却没有掀开莫凌燕的裙摆,已经看到了裙边上的血丝,眼底里都是责备的道:

  “怎么一个人偷偷跑过来,你哥知道一定会生气的,来,我扶你过去!”

  可以想象,假肢被推掉后,莫凌燕会遭遇什么样的眼光和难堪,而没有人帮助的话,失去了平衡的她,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事实上假肢并没有完全掉下来,但晚晴发现莫凌燕每走一步,眉头都皱了起来,额头也冒出了汗珠儿。

  “别逞强,靠在我身上!”

  晚晴语气间有一丝闷沉,难受的别开眼睛,不想看到莫凌燕的狼狈,更不想看到她的痛苦,这样的莫凌燕,让人敬佩,又让人心疼。镬

  “晚晴姐,你真好,其实,我都习惯了~”

  莫凌燕一边扶着晚晴略微吃力的走着,一边诚挚的赞叹着,那语气里似乎已经融入了太多的沧桑,对于一个年华正茂的女孩子来讲,残缺的身体,是多么的残忍。

  晚晴莫凌燕扶上了车子后,不由掀开了长长的波西米亚裙摆,左膝上十厘米处,红肿的残肢,磨破的皮肉,以及那虽然已经是最先进的却仍旧无法掩饰的人造假肢,让晚晴的心,也跟着一揪。“看着有点儿吓人,并不是很疼,真的,幸好手机没有被偷走!”

  莫凌燕的声音还带着一抹愉悦,那种感觉似乎为了怕她伤心难过一样,但偏偏她努力露出来的笑容,让晚晴更是难受。

  “怎么不早点打电话找人帮忙?”

  晚晴的声音有些生气,这生气的对象不是莫凌燕,而是莫凌天,凭什么那样冷酷无情,伤她至深的混蛋,却有一个如此坚强体贴,无论何时都不肯给他添上麻烦的妹妹。

  “我打了,可是我哥在开会,如果他知道我又跑出来,不仅生气,还会劳师动众,我不想让那么多人知道,尤其是我哥身边的那些人知道,他有一个身体残缺的妹妹~”

  晚晴看着莫凌燕那扑闪的睫毛,长长的,覆盖着一片淡淡的阴影,却霍然打开的眸子,凝视着她时,带着一份认真。

  “除了你,我想不到第二个,可以让我如此坦然,又不觉得难过的人!”

  晚晴没有继续再说什么责备的话,而是温和的开口道:

  “我送你去医院,让医生先给你消炎,然后你打电话给莫凌天吧!”

  是的,无论如何,她不能丢下莫凌燕不管,但是她和莫凌燕之间,隔着一个背离而去的莫凌天,早已结束的姑嫂缘分,让她已经没有理由去照顾莫凌燕。

  “好,晚晴姐,对不起,其实我应该去找莱雪,而不是麻烦你,但是我当时只想到你能帮我!”

  是的,莱雪,莫凌燕并不是没见过,但是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并没有找莱雪那个准嫂子,而是找晚晴这个已经离婚了前嫂子,这一点该让晚晴感到欣慰才对。

  迎上莫凌燕那歉意的眼光,晚晴是没有办法责怪莫凌燕什么。

  “没事,下次不要一个人这么出门,公交车尽量少坐,现在能够见义勇为的人,真的不多了!”

  晚晴语气柔和,如此的提醒和说明,让莫凌燕也不由点头道:

  “都是我太乐观,好久没有坐过公交车~”

  晚晴看了莫凌燕攥紧的拳头,没有再说什么,一个花样少女,因为残缺的身体,一定错过了许多憧憬过的美好吧。

  车上沉默,晚晴尽量找着离她们最近的医院,而莫凌燕再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她载着,一路赶向了医院。

  路上,手机再度响了起来,晚晴看了一眼,接听了过来,那边小郭的问题,已经炒豆子似的响了起来:

  “夏姐,您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间走了,高局长问呢,您现在在哪里?”

  “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您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这里有很多人等着您哪,还有~”

  晚晴不由截断了小郭炮轰似的话,带着一丝不耐烦的口吻道:

  “我知道了,待会儿就过去,帮我给高局长说明一下!”

  晚晴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而这边莫凌燕显然已经察觉到了晚晴有应酬的。

  “晚晴姐,我是不是耽误了你的公务?”

  莫凌燕脸上带着歉疚和好奇,而晚晴看了她眼底里那愧疚的样子,反而无所谓的道:

  “没有什么啦,就是一些饭局,去不去无所谓的!”

  晚晴说的简单,抬眼看到了不远处的第四医院四个大字,已经将车子开了过去。

  到了医院,晚晴自然不能丢下莫凌燕就走,而是赶紧找了医生,给莫凌燕做了一番检查,将假肢彻底的拆除后,消毒,止血,包扎,晚晴方才松了口气。

  “晚晴姐,我给我哥打电话让他过来,你赶紧去忙吧!”

  莫凌燕说着便掏出手机准备给莫凌天打电话,却低头间赫然发现,手机没电了

  128乔津帆的份量(五)

  面对莫凌燕那为难的脸,晚晴什么都没说,已经递过来自己的手机,莫凌燕稍一犹豫,还是接了过去,拨打了莫凌天的电话号码。

  但是电话接通以后,莫凌燕只喂了一声,那边的人似乎说了什么,莫凌燕的脸上变幻莫测的不好看,晚晴见状以为又是莫凌天又有什么应酬而不能来照顾莫凌燕,索性拿过来电话,便语气不善的开口道:肋“喂,莫凌天,无论你多么忙,都要过来一趟!”

  “晚晴姐,不是我哥~”

  晚晴带着火气的话和莫凌燕的着急声音一起响起,而那边的冷笑声,让晚晴心头一惊,顿时郁闷起来,怎么就是莱雪接的电话呢。

  “夏晚晴,你想干什么,都已经嫁给乔津帆了,又这么来找凌天,我就知道你贼心不死,凌天从头到尾都不喜欢你,何必执迷不悟呢?”

  说到后面,莱雪的声音似乎轻颤了些,且带着莫名的委屈,接着电话就换了人,是莫凌天。

  “喂~”

  莫凌天的声音,带着冷漠和傲然,那种冷酷的气息,一听就知道是针对她的,晚晴深呼吸了一口气道:

  “现在你妹妹在第四医院,腿受了伤,如果有空尽快来一趟!”

  说完,晚晴毫不迟疑的挂断了电话,而一边莫凌燕看着晚晴难看的脸色,也知道晚晴受到了莱雪的炮轰。镬

  莫凌天并没有再拨打电话过来,但是晚晴可以预料莫凌天会尽快赶来,当然,前提是他得相信她说的话,但晚晴觉得莫凌天这一次应该相信她,因为事关莫凌燕,无论真假,莫凌天都会来的吧!“晚晴姐,对不起!你还是先回去吧!”

  莫凌燕自然可以想到被莱雪抢白后的心情,后悔连累了晚晴已经来不及,而晚晴看了看莫凌天的腿,又看了看一边的医生,已经笑道:

  “别着急,等莫凌天来了再走也不迟!”

  就算她真的想走,医生也不让她走啊,更何况她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莫凌燕一个人离开,而莱雪与莫凌天的挖苦和嘲讽,她见得多了,早已见怪不怪。

  事实上很快莫凌天就赶到了,很少看到一向冷酷的他,此刻着急的样子,步伐很快的走来,当他看到了坐在了病床上安然的莫凌燕和一边站着的夏晚晴时,原本生气冷沉的脸上,多了一份略微沉默的尴尬。“哥,你太忙,我怕打扰到你,只有晚晴姐的电话,所以~”

  莫凌燕连忙解释清楚,莫凌天却已经开口对着晚晴道:

  “谢谢!”

  但是随着莫凌天的谢谢刚一结束,随后而进来的莱雪已经开口道:

  “凌燕,你怎么样了,摔倒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和你哥啊?”

  莱雪的声音极为关切,人又温柔,如此一说,倒是真的有几份好嫂子的模样,晚晴并不理会,转身就准备离开,却听得莱雪道:

  “凌燕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你究竟安的什么心,故意靠近她来博取凌天的好感吗?”

  晚晴一愣,转脸看着莱雪那眼底里分明的意味,明显是看不过她送莫凌燕过来。

  “莱雪姐,不关晚晴姐的事,是我不让她找你们的,我怕你们忙!”

  莫凌燕如此一说,却听得莱雪再度发声道:

  “凌燕,你不要为她说话,你知道吗,我和你哥刚从晚宴上赶回来的,去了那么多人,乔津帆还在那边等着她,她却一点儿都不在乎的跑过来照顾你,谁能相信?”

  晚晴回望着莱雪脸上那义正严词的模样,不由愕然,莱雪,她还可以把事实描述的再黑一点儿吗?

  “什么晚宴,什么乔津帆在等着我?莱雪,你除了会诬陷我,还会什么?”

  晚晴的脸上带着一股杀气,她冷冷的看着莱雪时,口吻间有着不允许被人一而再,再而三诽谤的严厉。

  “晚晴姐是看我一个人走不开,根本不是那样的~”

  莫凌燕忍不住再度为晚晴说话,眼底里写满了急切,但莫凌天却冷然的开口道:

  “你照顾凌燕,我很感激,但是小雪不会随便诬陷你!”

  莫凌天的话,带着一抹冷意,让晚晴顿然一愣,不由想到了今天的应酬,之前她给乔津帆打电话时,他所回答的话,他说:我知道,回头见!

  而晚晴一愣的功夫,莱雪已经再度开口道:

  “明知道自己的老公在那里等着你,却偏偏跑过来巴结前夫的妹妹,你让我们怎么想?”

  呵,事实如此不是吗?莫凌天再一次认为她对他旧情未了不是吗?莱雪以为她还在觊觎着莫凌天不是吗?

  真是好笑。

  “晚晴姐~”

  是的,连莫凌燕都忍不住怀疑了是吗?因为她刚才那么果决的挂断了小郭的电话,对所谓的应酬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晚晴的目光落到了莫凌天那张冷峻的脸上,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我记得我说过,如果爱你是一种错,那么过去的三年,便是我为自己的错承担的后果,以后,你再也没有机会因为这份爱而伤害我,所以请收回你那自以为是的嘴脸,你莫凌天,早已不值得我爱,更不值得我去为你做任何事情!”晚晴迎上莫凌天抬起的眸光,冷然以对,不理会他略微惊愕的视线,已经转向了莱雪道:

  “你可以用自己的孩子来陷害我,也可以用凌燕的事情来诬陷我,但是,我告诉你,莱雪,坏事做多了,小心报应,莫凌天这么优秀的男人,没有我,也会有更多的女人觊觎,记得一定要睁大眼睛看清楚!”晚晴看着莱雪瞬间难看而苍白的脸,一边莫凌燕却是急急开口道:

  “我相信晚晴姐!”

  晚晴看着莫凌燕那明亮而认真的眸子,略微露出一抹淡淡的苦涩,她相信,有什么用呢?

  而莫凌天和莱雪相不相信,又有什么所谓呢,晚晴看着莫凌天和莱雪道:

  “随便你们怎么想!”

  晚晴转身便准备离开,被自己身后险些撞到的人,给怔住。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