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订婚宴(51-55)

  051订婚宴(十一)

  他俊美的脸上并没有笑容,但是认真打量着的模样已经足以让晚晴抓紧了手中的礼服,就像是着魔一般,明知道看下去是钻心裂肺,但是双眼却不肯移开半份。“这件可以仪式过后换着穿!颜色正衬你!”

  莫凌天的声音仍旧是有些淡淡的冷情的味道,但能够让他如此在意,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说明了莱雪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是吗,我感觉到摆太长了,这么热的天,不要穿它啦,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就在晚晴险些惊出冷汗,怕莱雪真的答应试穿而与她相遇时,莱雪却一脸矫情的笑容,谨小慎微的考虑着衣服的长度,然后挽着莫凌天的手臂离去。

  两道身形,相携而去,就像是两把盐水,撒在了刚刚愈合的胸口,疼的钻心,却不肯落泪,晚晴从试衣间出来时,显得失魂落魄,并没有注意到包包里一直振动不息的手机。

  “小姐,看上了吗?您穿这件很漂亮,可以参加婚礼什么的,都很抢眼哦!”

  服务员不忘记推销衣服,火红的颜色,本来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荒芜和萧瑟,胆怯和彷徨,但是穿上之后才发现欲盖弥彰,如果没有一张灿烂的笑脸,穿这样的衣服,不仅不好看,反而让人看着更幽怨。“颜色太亮,不适合我!”

  不理会服务员那双立刻间冷漠而刻薄的眼,晚晴把衣服搁下,扭身就走。

  不愿意再碰到莱雪和莫凌天,晚晴选择此刻回去,对,回家,哪怕坦白后又要步入相亲嫁人的轨道,也不能这么拖下去了。

  晚晴心底里带着一种凛然的念头,拒绝去想莱雪和莫凌天一起时的甜蜜,走的飞快,直到与迎面走来的男人撞个满怀,被一股清新的气息包围,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是被一双有力的臂弯抱住,而是愣愣的抬头,看着这张消失了数天的脸庞,即刻间,浑身的细胞都在挣扎。“夏晚晴,听我说!”

  然而乔津帆不给她逃跑的机会,她有多大的力气挣扎,他就有多大的力气阻止。

  而看起来斯文卓尔的他,力气却是大的超出了晚晴的认知,直到她气恼的趴在他的肩头便狠狠的咬了一口,他闷哼一声却没有放弃。

  “乔津帆,你放开我!”

  她目光明亮,带着绝然,在咬了他一口之后,他仍旧没有放开她的情况下,她抬头,瞪着她,声音里的决绝如此明显,可是那丝颤抖,那丝伤心,也不期然的流露了出来。

  晚晴分不清自己委屈什么,闹不明白为何对乔津帆发这么大的火,只知道多日来压抑的情绪,在见到了他之后,如数迸发。

  却不知在乔津帆的眼底里,她就像是那旺旺大叫的小狗一般,那黑白分明的眸子,水汪汪的委屈和愤怒,有一种攫取灵魂的可爱与可怜,惹人心疼。

  “夏晚晴,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晚晴明明恨不得杀了他似的瞪着乔津帆,可是在看到了那俊美却略显疲惫的脸上,秀挺的眉微微皱着,歉疚的开口,找不到半丝虚伪的表情时,心底里仿佛漏了一个小小的洞,泄露了她内心的柔软。

  052订婚宴(十二)

  晚晴的世界里,早早的住着一个冷傲帅气的莫凌天,在刻薄讽刺伤害之后,还没有来得及舔抚去难道血淋淋的伤口时,乔津帆的温柔就像是罂粟一般,毫不吝啬的冲荡着她彷徨脆弱的内心。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他语调温润,面色愧疚,即便疲惫消瘦都不能消减他的俊美,就是这样一个男子,那目光里带着无尽的歉意和温柔,对不起,紧紧的拥抱着,不肯离弃。

  但正是这份温柔,正是这份让晚晴无形中期待而勇敢的希望,给予了她数天的煎熬和失望,离婚之后更深的彷徨和迷茫。

  “乔津帆,我不要你的温柔,不要你的道歉,你走开!”

  怕一不小心,遗漏的柔软和脆弱,被他看破,怕一不小心,不是勇敢的回击和谴责,怕一不小心,宁愿躲在他的怀中,狠狠的哭一场,怕,怕,真的好怕,自己依赖上他的感觉。在乔津帆那稍一闪神的空挡里,她毅然推开了他,转头便跑,落荒而逃也好,负气而去也好,总而言之,她不想看到他。

  已经决定不稀罕乔津帆的救赎,已经决定不需要乔津帆的温柔,所以让那该死的温柔见鬼吧,让那看不透的他去找别的女人吧。

  “晚晴!”

  但是乔津帆的步伐,不曾有半份的犹豫,紧紧的追逐,就像是相爱的恋人,吵了架,闹着令人艳羡的别扭

  “晚晴!”

  他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哪怕晚晴走出了商场大门偏离了主干道,沿着拐角小道,试图淹没于夜市的繁华之中,但乔津帆的声音如影随从,引来了无数的注视。

  “晚晴!”

  他的声音清越温润,极有穿透力,一声声,温柔的,缠绵的,近乎带着又或的呼唤,一点点的缴械着她的顽强抗争。

  比耐力,比决心,比固执,乔津帆让晚晴第一次羞恼而脆弱到崩溃。

  “乔津帆,你讨厌,不要跟着我!”

  晚晴抓起来路边小贩的一碗颜色鲜丽的刨冰便砸了过去,啪,晚晴愣愣的看着刨冰从乔津帆俊美的脸上,丝丝凉凉的滑落,一时间愣住。

  他怎么不知道躲?

  “还很气吗?如果不气了,就别跑了!”

  乔津帆的脸在刨冰滑落下来时,露出来一抹淡淡的笑容,就那样目光轻和,带着诱哄一般,宠爱的语气,对她说,如果不生气了,就别跑了。

  晚晴从来不知道男人的温柔可以如此锋利,瞬间刺穿她所有的抗拒,柔软了她的内心,让她像个傻瓜一样被他轻轻掠获。

  “晚晴!”

  当乔津帆的怀抱,带着刨冰的薄凉,清新的带着芬芳的味道将她禁锢时,晚晴第一次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抱着他,带着一种撒娇的语气道:

  “乔津帆,你为什么不知道躲?”

  而乔津帆回答她的话,就像是禁锢一生的咒语:

  “如果我躲开,将永远错过你!”

  那一刻,晚晴尝到了被人深深珍惜的味道。

  053订婚宴(十三)

  “事实上,奶奶和爸爸在前一天就知道了我要娶你的事,他们的反对很强烈,强烈到要抹煞我在乔家所有的地位!”

  他说的轻松,犹如讲着别人的事,但是晚晴听了之后,只感觉到心头一紧,不由扣紧了他骨节分明,力道恰好的挽着她的手指。

  似乎料定了晚晴的反应,他笑的雍容,进而有种高远的感觉,那种神情,晚晴看不透,似伤,似恨,似冷,似清。

  “如奶奶所愿,我见了那个他们相中的女人,我知道,只要我不表现出来与你断绝见面的念头,奶奶是誓不罢休!”

  所以他见了那个女人,所以晚晴遇见了那个相携而去的画面。

  “知道那天我为什么突然间临时放弃了接你吗?”

  晚晴迎上了乔津帆那带着一种无奈苦涩的笑脸,盯着他,喃喃的道:

  “因为乔眀娇在后面跟踪你?”

  乔津帆抓住了晚晴的另外一只手,带着遗憾,略微低沉的嗓音道:

  “可惜,那晚我的电话你没有接听,我以为你会就此放弃,再也不会等我,那种感觉,很遗憾,很遗憾!”

  晚晴从乔津帆那重复的字眼里,领会了他当时的心情,他的遗憾,让她感动。

  而她的盲目判断造就了她的苦闷与彷徨,也让她在最后一刻险些放手,这一点,晚晴终究忍不住低了头,心怀尴尬与愧疚。

  “奶奶听眀娇说我傍晚又偷偷去见你,所以非常生气,但是当晚我并不知道,直到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的房门被人反锁,连窗户都加了钢丝网,所以我过了数十天的犯生活!”简直是古代封建大家庭,晚晴听了不由心头压紧,这样反对的乔老太太,怎么会容忍她做乔津帆的妻子。

  乔津帆说这些的时候,淡淡一笑,云淡风轻,但那份神色略显疲惫和悠远。

  “眀娇并不是讨厌你,她只是不想让我失去那些所谓的地位和财富而已!”

  乔眀娇的用心,晚晴算是明白,但当日她那前后变化的态度,仍旧是打压着晚晴的勇气和自尊。

  豪门一如深似海,乔津帆为了娶她,连那些财富和尊崇都不要了吗?

  看不透他的神情之后,还有什么用心,猜不透他的温柔之外,还有什么打算。

  他们之间并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合,似是推心置腹,可又暗藏玄机,晚晴望着这个刚刚给予了她温柔和呵护的男人,只觉得忽远忽近。

  “那么,乔津帆,我真的这么吸引你,而值得你不顾一切,还是我真正值得你娶的地方,我还没有发掘出来?”

  晚晴警惕的眸子如同是两根仙人掌上的硬刺,似乎刺到了乔津帆一般,只见他那惯有的云淡风轻的脸上,因为晚晴如此的模样变得严肃了起来。

  “夏晚晴,请相信我是真心要娶你,这一点毋庸置疑!”

  晚晴甚至能够感觉到乔津帆这一用力的拥抱时,他心跳的声音,她的心终于还是尘埃落定。

  “那明天的订婚宴怎么办?”

  晚晴抬眸看着乔津帆时,却看到他脸上的喜悦与笃定道:

  “照办!”

  054订婚宴(十四)

  和父母相比晚晴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果决。

  当乔津帆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牵着晚晴回到了夏家时,爸爸夏正朗的脸上,似乎连一点儿吃惊和犹豫的痕迹都没有,只是略微沉吟,便答应了乔津帆的这个要求。

  “是有些仓促,但你们两情相悦,就把这事定下吧!”

  晚晴望着爸爸那虽然威严却慈爱了许多的脸,不由笑了。

  “谢谢你,爸爸!”

  晚晴像小时候一样,走过去搂住了夏正朗的脖子,给他一个甜蜜的拥抱,虽然爸爸威严,虽然爸爸在这桩婚姻里也有他的打算,但是这份支持还是让晚晴感动,记忆里爸爸的温暖,真的很遥远了。“呵呵,小晴啊,以后夫妻生活是靠自己把握的,津帆待你,爸爸放心,要好好珍惜!”

  被晚晴这么一抱,夏正朗也露出来鲜有的父爱和慈和,倒是一边的葛眉巧咳嗽了一声,晚晴赶紧放开了爸爸,然后又看着脸上微微有些不高兴的妈妈,也赶紧跑过去讨好。

  “也谢谢妈妈,谢谢妈妈给我忠诚的点拨和指导!”

  是的,无论如何葛眉巧所说的都是为她好,虽然有时候刻薄了一些。

  “嗯,好了,去把东西送楼上,订婚宴虽然不比婚礼,也要好好准备一番。让津帆也好早点回去休息!”

  葛眉巧脸上带着笑意,默许了乔津帆的地位,当然,晚晴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乔津帆傍晚找她时,脸上是怎么样的匆忙焦灼,以致于夏家二老认为乔津帆对晚晴是真的动了心。

  而晚晴看着将一堆袋子放下的乔津帆,只是倚在了卧室的梳妆台边打量着她的房间,那目光柔和笃定,没有任何的突兀,却让人感觉到他的优雅卓尔,令晚晴不由有些局促。

  “那个,你等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晚晴感觉被乔津帆这样打量着自己的卧室,有些尴尬和羞涩,连忙找了个借口跑了出去。

  “嗯!”

  乔津帆面带微笑目送着晚晴走的急急的身形,眸光里潋滟着淡淡的波澜,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那波光兴起的何其自然。

  下楼时,晚晴遇到了葛眉巧,后者的脸上略微露出来一点点疑惑。

  “小晴,你告诉妈,和乔津帆相处可算融洽,你们之间最近没有吵架?”

  妈妈是机警而聪明的,晚晴乍一听脸上一愣,还是有些心虚的,目光中的躲闪已经被葛眉巧发觉。

  “我看他晚上过来的样子,很是着急,看起来是真的对你有些意思,难得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可不要只顾着自己的脾气,女人适当的放低姿态,该温柔的时候,也尽量温柔些,明白了吗?”晚晴听了心下恍然,踏实了一下,连忙点头,却是回味着妈妈的那句话。

  她真的能够令乔津帆这种男人着急而迫切吗?他真的对她算是有些意思吗?

  那些温柔,是虚伪的利益所托,还是本性的使然,抑或对她有些真心?

  捧着杯子里的水,看着乔津帆时,晚晴大大的眼睛里还是多了一份探究。

  但是当他那波澜不兴的眸光温柔如许的投向她时,晚晴又连忙的躲闪,这种感觉太过陌生,令人紧张,晚晴顷刻间觉得浑身都不太自在。

  “晚晴,明天定完婚,我们把证领了吧!”

  温和如他,总能够语出惊人,更让晚晴都错以为他是对自己真的有意思了,不然何以如此急切?

  055订婚宴(十五)

  送走乔津帆,晚晴看着一边放着的漂亮的包装袋,里面全是乔津帆带她选购的衣物,甚至连爸妈的礼服都准备了,他的细心与体贴可见一斑。

  没有谈过恋爱,只有爱上莫凌天后如同登山的艰辛与仰望,到最后跌的粉身碎骨支离破碎,晚晴对于恋爱这俩个字眼已经没有了期待。

  可是,乔津帆却给了她一种陌生的幸福的感觉,就像是当你哭时,有人在天空点燃了最灿烂的烟花哄着你笑一样,这种感觉超出了预期的想象,所以才会倍感欣慰而满足吗?

  想到了乔津帆拉着她重返商场时,那服装店的店员目露羡慕的样子,想着他提着大大小小的包装袋拉着她的手穿梭在人群中,如同是迎风破浪的帆时,晚晴乐观的对这段婚姻充满了期待。也许他们不相爱,也许他们不熟悉,但这种感觉,让晚晴疲惫的心,找到了淡淡的依托,至少可以稍微停靠,让她舒缓,让她改变现状!

  这一刻,晚晴对乔津帆心存感激。

  天亮,晚晴很早的爬了起来,便看到了从外地开会回来的哥哥夏晚阳。

  “小晴,这么快就订婚了?”

  夏晚阳的关心还是让晚晴很开心的,她看着这个关切中略显陌生的哥哥,还是很真诚的回答道:

  “是啊,乔津帆对我不错,我想,可能遇不到第二个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晚晴巧笑倩兮的样子,看着时间,想着化妆师是不是该来了。

  “嗯,你能幸福就好,不要委屈了自己!”

  夏晚阳的眸光中透露着如释重负,那份内疚只有他自己明白,而晚晴却伸出手臂抱住了夏晚阳,后者显然一愣,脸上微微一动,也抱住了她。

  “谢谢你,哥,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会努力好好的!”

  夏晚阳的手搭在了晚晴背上,一顿,接着轻轻的拍了下来,就像是小时候的语气一样,鼓励着她:

  “小晴是最这世上最可爱最值得心疼的好妹妹!”

  晚晴却因为这句话险些流出来了泪水,是的,如果没有那么一道隔阂,她将是他永远的好妹妹。

  因为这一个拥抱,晚晴的心,暖暖的,有了一种久别的幸福。

  不需要爱情,只需要一份真诚的祝福就好,当然晚晴并没有忽略掉乔津帆昨晚所说的话。

  他说,如果到时候他的家人不能及时到场,不要太感到失望或者压力。

  他说,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以后都要一起面对。

  那样的乔津帆给人一种很心安的感觉,让她对这桩阻挠重重的婚姻有了别样的勇气。

  而事实上,乔津帆显然也早有准备,他并不是一个随便行事的人,而是一个有着周密思考,计划妥善的人。

  婚礼需要的场地和用度并不是昨晚决定的,他们昨晚根本没有讨论过这个。

  而今天,更没有时间临时布置,可见乔津帆有着未雨绸缪的睿智,这让晚晴再度对他有了别样的认知。

  和他的运筹帷幄相比,晚晴的焕然一新也是令人眼前一亮。

  当乔津帆看到了从化妆师身边走过来的晚晴时,那清远的目光变得明亮而专注起来,唇角的微笑更是代表了他的满意与开心。

  “很漂亮!”

  不吝赞美,这样的男人,有种潜移默化的能耐,会悄然改变女人的内心。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