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浪漫青春 > 圈里圈外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13节 第25-26节

  25

  晚上7点,贾六的班车准时等在我楼下,见了我一脸的苦大仇深。睡足了觉,我精神百倍。开始跟贾六汇报我昨晚的工作情况。

  我一进到别墅里面,给我开门那小子就特下流地盯着我的胸部,让我觉得很有信心,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怕怕的,毕竟这是第一次嘛。别墅楼上的一个房间里,传出几个男女调情的说笑和哗啦哗啦的麻将声,那小子带着我进了门,我还没来得及打量打量环境和房间里的这些人,有人高声叫我的名字“初晓!这干嘛来了?”我一看,小B的前夫。心想这回玩儿现了。

  “你怎么也在这啊?”房间里七八个男女一看我们俩对上话了,全都愣在那。

  “我,我躲这嫖娼啊。”他对着我挤眉弄眼儿的,“你又干嘛来这啊?”

  “我?我卖淫呀!”我一看人家对我这么坦诚,我也没什么磨不开的了,斗胆说了句实话。“你刚把你们家小B甩了就来这犯罪,过分了啊。”

  “瞧你说的。”他把手里的牌让给身边一个女的,过来跟我聊,“几个朋友从外地来,跑这打麻将来了,给你介绍,这是刚从国外回来的,莫斯科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跟你们家高原同行。”他指着我对面肥头大耳一个胖子介绍,“这是我一老大哥,人民公仆……”他把房间里的人都给我介绍了一遍,我一一打过了招呼,好象他们都挺尴尬,他又介绍我,“初晓,北京城里一祸害。”接着问我“嘛来了?”

  这回我倒真有点不太好意思了,拐弯抹角地表达了体验生活的意思,一屋子人都为我的敬业精神所感动。我们俩聊了一会,被他们招呼着打麻将,我本来不怎么会打,跟这帮正人君子往一块一坐还有点紧张,可小B的老公非叫我上阵,说既然来体验生活不陪睡,怎么也得陪着打打麻将娱乐娱乐,我开玩笑说“五百的出台费一分可不能少啊。”就这么着,我跟这帮人渣打了一整宿的麻将,虽说不怎么会打,可手气壮,卷了这帮孙子一千多,早上出来,小费我也没好意思再叫他们多给。

  我原原本本跟贾六叙述了一遍,贾六哈哈大笑,连说初晓你可真牛B,连我自己也觉得挺牛掰的,估计我妈要知道了又得掐我。

  我很小的时候住在四合院儿里,有个邻居是大学老师,没事的时候院儿里一帮孩子围着他听故事,他讲最多的就是关于妈妈的故事,很多,我现在都忘了,只记得他跟我说过,说全世界有许多许多的语言,什么英语法语德语俄语的,只有妈这个单词的发音都差不多,由此看见妈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我倒没觉得我妈特了不起,不过我到现在还是有点怕她,也许是小时候她常常打我的缘故,我坐在车里的时候忍不住想,要是我去体验生活的事传到我妈的耳朵里,她会有什么反应,虽然奔奔是个孤儿,但她一定也是妈生的,她妈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做这样的工作,会不会像我妈掐我似的,掐到她浑身花里胡哨的.

  “昨天你六哥我才神呢,陪着两个日本索尼集团的太子逛友谊商店,出来之后路过一个性用品商店,我看见那孙子一个劲地看那带刺刺的避孕套,我跑进去买了两盒送给他,孙子乐坏了,我把他们送回酒店的时候,孙子结帐一出手就是两千美金,两千美金呀妹子!”贾六说的天花乱坠唾沫横飞,破夏立险些与前面一辆红旗零距离地接触上,我吓地直冒汗。“今天六哥请客,你想吃什么哥哥请你吃!”

  本来我说请你吃来着,就凭你刚才把我吓得直冒冷汗,吓死我不计其数的文艺细胞我也得吃顿好的补偿我自己!我这么想着,更何况贾六的小费一挣就是两千美金,我一晚上才卷了一千,还是人民币。

  我跟贾六开车到了希尔顿,这里的日本菜足够贵的,既然赚了小日本的小费,当然得狠吃一顿日本菜了.

  我刚下车,电话就响了起来,是李穹,我很疑惑地接起来,有多长时间了,她没给我打过电话。

  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死哪去了初晓?”

  我说我在外面跟人吃饭呢,李穹你最近怎么样?我以为她有郁闷到家了要找我出去陪她喝酒,就接着说要不李穹你过来找我吧,就在希尔顿。

  李穹冷笑了一声,说初晓你老公正跟人在床上运动呢,你还吃得下饭,赶紧回家吧。

  我听完了犹豫了一下,我想李穹不会拿这种事情跟我开玩笑的,我犹豫的是该不该揭下高原脸上的这层面纱,我知道,一揭开,我就结不成婚了。

  我的脸色大概有点变了,贾六紧张地问我:“妹子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把车门打开,又坐了回去,“六哥,有烟吗给我点一根。”贾六点燃了一只烟送到我手里,我狠嘬了一口,呛得直流眼泪,“六哥,高原正跟人在床上呢,你说,我去找他们吗?”我心里很悲哀,想当年我跟李穹雄赳赳气昂昂去拿张小北的时候我的感觉是那么轻松,甚至有点莫名其妙地窃喜,有点探险的激动,如今,终于轮到我自己了,还有一点,李穹和张小北之间是有那一张受法律保护着的结婚契约的,我跟高原之间可是什么都没有,全凭自愿脱光了衣服睡到一起的,我去抓他跟不去抓他又有什么分别?这些问题在我脑子里来回来回地转啊转啊转的,转到我想吐。

  我看看贾六,他一脸的忧国忧民。

  “妹子,按说你哥哥我这时候应该义不容辞地站出来给我妹子出气,不过你得想清楚了,你要这么一闹……男人都一个模样,不是你六哥我替高原说话,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贾六又看了我一眼,“你六哥我虽然是个混蛋,可在这事上也得劝你想好了,我说句大实话,他心里肯定是有你,可这不耽误他搞副业,听哥哥的,装没事似的,好好吃这一顿,回头找个机会敲敲锣边儿。”

  我烟也抽完了,一挥手说:“走,吃饭去!”走到饭店门口,我忽地一转身,贾六正低着头走路,跟我撞了个满怀,“走,六哥,跟我回家!”

  回去的路上,我给胡军打了一个电话,我问他高原是不是跟他在一块儿,我到处找高原都找不到,打手机老说不在服务区。我的本意是想叫胡军给高原通风报信,赶紧把衣服穿好,省得正在床上一丝不挂地大家难堪。我觉得我心真是挺好的。

  胡军马上说他帮我找,找到了让高原给我回电话,问我在哪呢,我说我正在回家的路上,胡军马上说,我这就给你找他,让他给你回电话。

  放下电话,我又让贾六往我家里打电话找我,我们家的电话是带来电显示的,我的电话一打,高原就能看出来。

  通了,高原接的电话,贾六问他:“高原,初晓呢?”

  高原跟他说我最近接了个本子,大概挺忙的,贾六又跟他套辞,问他怎么有时间待在家里,高原说回家拿点东西,然后说他正接着一个电话,不多说了,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我想,胡军真是个称职的消息员。

  车已经到了我家楼底下,天都黑了,连半个星星都看不见,刮起了风,我家的玻璃窗里透出灯光,那些玻璃我擦得真干净。

  我本来说让贾六回家吧,可他非得跟我一块上楼,我猜测,他是怕我一激动,从五楼往下跳,因为我下车的时候看着我家阳台说了一句,“挺

  高的,要是从上面掉下来,肯定废了。”其实,贾六不了解我,我二十九岁了,还没为祖国做什么贡献呢,我舍不得把自己废了,要废也是高原。

  我想得没错,女主角真是张萌萌。我进屋的时候她正坐沙发上看剧本,高原坐在她的对面,茶几上乱七八糟地放着一摊打印纸。

  “初晓回来了。”张萌萌看见我,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我直接进了卧室,把外衣脱在了床上,卧室里很干净,我的床很整洁,橘黄色的床单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

  我没事人似的,招呼贾六坐下,给他和张萌萌倒了杯水,嗔怪高原不懂礼貌,不知道给张萌萌倒水。

  “聊什么呢你们?”我走向厨房,“都没吃饭呢吧,吃点什么我做。”

  高原说,“我这跟萌萌说说戏,这两天就要开机了。”

  我把头从厨房门口探出来,“萌萌想吃什么,说戏说得累不累?煮面条给你们怎么样?”

  这句话我是从周星星的电影里学来的,当年我跟高原一起看这部戏剧,刘嘉玲演老婆,面对勾引她老公的那个病人她就是这么很热情地说,“这位大嫂累不累,要不要我煮碗面给你吃。”我那时候跟高原开玩笑说,以后要是有人这么勾搭他,我也给对方做面条,看来今天得吃这一顿面条了,我说到做到。

  我看了贾六一眼,他特疑惑地看着我,余光扫过高原的脸,他满面红光的,像刚被人打过耳光。

  “好啊好啊”张萌萌说,“我可是很长时间没吃过面条了。”她穿着一件领子一直开到肩膀的薄毛衣,披了一条黑色的披肩。

  “萌萌,你这披肩可真好看,在哪买的?”我走过去,把她披肩拿下来,“我试试怎么样,前几天还说要去买一条呢。”张萌萌的皮肤好得没挑儿,肩膀真光滑。

  我在镜子前比画了比画,又把披肩还给她,说真好看,哪买的,她说张小北从香港买回来的,我又问张小北干嘛去了,她说公司开会呢,我心里说张小北这个傻逼!

  “出去吃吧。”在我转身又进了厨房的时候高原说,他眼睛都是恐惧,凭借我们这么多年从思想到身体那么深入的了解,我看得出来。

  我还是很平静,我说,吃面条,萌萌说她很久没吃了,我给你们做手擀面,我保证用手把面揉得要多斤道有多斤道,我让你们都怀念我做的手擀面。

  高原愣在那里,我提醒他,“你们继续说你们的戏,”又把电视打开,对贾六说,“六哥你看电视,面条一会就好,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要说他们怎么没见识呢,我一恢复贤淑的本色,这帮丫挺的都有点不知所措。

  26

  我在厨房里又是和面又是擀面条的,忙得不亦乐乎,客厅里除了电视机里传来女演员假么假式的笑声,他们三个人都等着我的面条。

  我擀好了面条,正切着肉的时候高原进了厨房,我用高深的内功感觉到他在我的身后站了好一会儿,眼睛一直盯着我的背影。“初晓儿,让他们都走吧,咱俩好好说会儿话。”高原近乎哀求的口吻。

  “哎呀,我操!”我一分神,切到了手指头,血马上流了出来,高原上前刚要拉过我的手看,我马上把受伤的手指含在嘴里,吮吸着,疯了似的用右手挥舞着菜刀,指向客厅的方向,吼叫到“你给我出去!等着吃面条!”

  贾六冲到厨房门口,看见我挥舞着菜刀,着实吓了一大跳,直接跳到我面前,“我操,这是干嘛呢!妹子,有话好好说。”说着,缴获了我手里的菜刀,我感觉我浑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涌,有点发抖。

  “妹子,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贾六哪像打架打死过人的主儿啊,真他妈没见过世面,看我拿个菜刀就吓成这付筛糠的模样。

  “你出去!”我继续对着高原怒吼到,他转身出了厨房,被我亲手切到的手指还在冒血,看来我下手挺狠的,我也走出厨房,翻出创可贴,盖住伤口。

  张萌萌看见我铁青的脸,装得特疑惑的样子,“怎么了初晓,切到手指啦?要不你还是别麻烦了,我正好有点事,我就先走吧。”说着她拿起手边的皮包就往外走,一点也不在乎我站在那。

  我烧着的用来煮面条的水已经开了,水壶的报警器尖锐地叫起来。我拿起书架上不久之前卖回的花瓶,扔向门口的墙角,摔得粉碎。那个花瓶是我花了好几百块钱从燕莎商城买回来的,年前,李穹因为张小北的事怒气冲天地来家里找我算帐,我怕把她打碎了,还给藏了起来,因为高原说过,那一对花瓶一个是雌的,一个是雄的,摆在一起的时候组成一个圆形,象征着美满,象征着我跟他之间美好的爱情。

  张萌萌转过身来,对着我,“初晓,你犯不着发这么大火儿吃醋,我跟高原虽然单独待在一起,可是我们什么也没做过。”上帝是很公平的,他总是宽容地对待他的每一个子民,给他们在生活当中合适的地位,像她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她低于34的智商,除了当二奶也没有其他的岗位可以回报社会了。

  我扫了高原一眼,他听了张萌萌的辩解,眼睛放射出想杀人的光芒。高原不管是生气还是高兴的时候,他的眼光都变得贼亮贼亮的。

  “初晓,我跟高原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张萌萌有一次强调着.

  操,你丫不是傻逼,你丫真是一大傻逼!我心里想着,都他妈的男女关系了,你还纯洁个头啊!

  “张萌萌,你们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高原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你不用解释,要解释也轮不着你跟我解释。”我心平气和地跟张萌萌说话,我希望她由衷地佩服我们知识分子的修养。

  听了我的话她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初晓,你跟小北可是朋友,你这么说话对得起张小北吗?”她义正词严地质问我,“你这么说叫我今后怎么跟小北交代!”

  我就见不得这种敢做不敢为的贱人,恨铁不成钢,我一激动上前就抽了她一个嘴巴,那叫一个响亮,我感到很满足,当然啦,她也抽了我一个嘴巴,可是没我打得那么响,我还要再打,大概她感觉打得我不够响,赶紧又补了一下,出手非常迅速,我反应这么快,居然都没有闪开,妈的。

  “你以为你是谁?打我?”张萌萌喘着气,这个婊子显得比我还激动,“别他妈整天觉得我跟了张小北就得受你的气,你他妈的比我能好到哪去,好歹我跟着张小北还有钱赚,你这付长相的,恐怕还得往里搭钱!”

  高原和贾六不约而同的冲了过来,我的手已经扬了起来,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我又放下了。

  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我爸打来的,他说我要的那辆车的事他已经帮我拿下来了,三万块钱给他们单位就行,他也已经帮我先垫上了,我说等过两天我就去开车,他问起高原,说高原那时候老说起的那种新型的数码相机他在香港看到了,看着比北京便宜一千多块钱就买了下来,让我跟高原回去拿,我说高原忙着拍戏呢,我刚接了个本子,也忙,最近可能没时间,我爸就骂我良心让狗吃了白送给我们东西都懒得回家去拿。我妈也接过电话,问我跟高原结婚的事,说我都老大不小的了,再不结婚可真嫁不出去了,我们楼上的邻居又有一个结婚的,让我给她说准信,到底什么时候结婚,我跟我妈表了决心,我请她老人家放心,这个婚我一定结,我要在一个月之内把我自己嫁出去,我妈听了欢欢喜喜地挂了电话,我知道,她明天早晨肯定见谁跟谁说,说她女儿要结婚了。

  放下电话,张萌萌已经走了,算她跑得快!

  我的花瓶支离破碎地散落在地上,我转身看着贾六,“六哥,你也回去吧,奔奔不是有事找你?别耽误了挣钱。”奔奔已经打过好几个电话找贾六了,贾六都说他在拉活,没空。

  “妹子,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干傻事。”贾六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

  我说六哥你放心,三条腿的蛤蟆找不着,两条腿的人可是遍地跑。我说完了这话,自己都疑惑半天,不知道我跟高原就是谁是三条腿的蛤蟆。

  贾六又在我的肩膀上拍打了两下,一脸参加追悼会的表情,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脸上来回摩挲了两下,指着门口我跟高原的爱情残骸对他说:“收拾一下,我去煮面条,炸酱面,你最爱吃的。”说着我转身进了厨房,我往锅里下面条,我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在锅里,跟面条一起煮。

  如果你真以为我因为高原掉眼泪那就错了,我是因为我赶上了这种父母感到悲哀,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当的父母,女儿长到这么大了,他们从来都不说来看看我,那辆汽车就三万块钱,我爸还非说是先给我垫上的,搞不好我还得还他,一家人,你就不能买下来送给我?又不是没钱!还有我妈,最让我感到羞愧的就是她,从小她就习惯了用以暴治暴,整天打我,到现在好几十岁的人了,还那么爱攀比,虚荣,看见谁家孩子又结婚了,就羡慕的不得了,巴不得把我扫地出门,他们俩好享受二人世界,天底下哪有这种父母啊,我真是命苦,命苦,我怎么能不掉眼泪啊。

  我以前也给高原做炸酱面,可是从来没想今天做得这么用心,把锅里的油烧得滚热,热泪也滚到了油锅里,那些溅起的油花落在我的手上,带来一阵一阵疼痛的快感,不一会,胳膊上全被热油烫起了红点儿,有的地方还起了水疱,高原冲过来,夺过我手里的铲子,扔到一边,拉过我的手往在水池子里用凉水冲。

  高原这个禽兽,一定是在报复我刚才打了他的情妇那个响亮的嘴巴,他妈的现在是冬天啊,冰凉的水冲我的手,冲了十分钟,感觉手都冻僵了。

  “祖宗,我求求你了……”高原又把脸皱得跟朵花似的,跟我说话,我还没叫他祖宗呢,他倒先把自己跟贫下中农划到一个战壕里了。

  “你们都干什么了?”我问高原,“高原我就要你句实话。”

  “说戏,初晓你现在怎么这么多疑!”

  “说戏?说床戏?”

  “没有,就一般的戏。”

  我想抽高原一个嘴巴来着,我又害怕,我害怕把他惹火了,他也抽我两个嘴巴,甚至更多个,没人拦着他,我打不多他。

  “高原呀高原……”既然不敢打他嘴巴,我就只能拿起语言的匕首刺他的心脏了,“好歹咱俩一块睡了这几年,你跟我说句实话怕什么的?你别忘了,咱俩可没结婚,我自己未婚跟你同居这么多年,按照我妈原先的说法,一个女孩家做这种事也是没脸没皮的,我怎么敢像李穹对张小北那样跟你闹啊?没脸没皮了这么多年,我今天要回脸,就要你跟我说句实话,怎么这么难呐!”我掩面痛哭,我在高原面前总共哭过两回,第一回是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要搬出来跟他一起住,我妈不同意,骂我不要脸,说我这种女儿丢尽了她和我爸这种传统知识分子的脸面,叫我死在外头,永远不回这个家,我横下心把行李从家里搬出来,高原在我们家楼底下出租车里等着我,我一看见他,就哭了,第二回,是前年,前年我跟高原安全措施做得不好,我怀孕了,我从医院回家的路上,也是出租车里,司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他老婆早产,孩子已经生出来了,儿子,他当时跟我和高原说,他当爸了,真高兴,把我们俩送回家,不要钱,我当时一听,就哭了,高原那回说我是因为拣了便宜,喜急而泣,这次是第三回我在高原面前掉眼泪。

  “初晓,你现在怎么老是怀疑革命同志啊?”高原搂着我,“你别受李穹影响,没事吓琢磨,再说,你不都跟你妈表决心要一个月之内结婚嘛,咱抓紧时间筹备结婚的事吧,工作都放一放。”

  他奶奶的高原,说得跟真事儿似的,我实在忍不住拆穿他的谎言了,我说:“高原,我不肯拆穿你的谎话是给你留着好大的面子,你们做了什么我太清楚了,如果你们真的没上床,那张萌萌的肩膀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要我问问张小北是不是跟你有一样的习惯?”

  听我这么一说,高原彻底没屁了。

  我拉开张萌萌的披肩其实只是想看看她的肩膀,高原在床上的时候偶尔会喜欢咬人的肩膀,我也是带着侥幸想看看张萌萌的肩膀上有没有被咬过的痕迹,没想到真的就有。

  “结婚?高原你别做梦了,我不会跟你这种人结婚,滚!从我家滚出去!”我发狂地冲到厨房里,“他奶奶的,还想吃我做得炸酱面?做梦吧你!”我把煮好的面条全倒在了水池子里,又冲了出来,高原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我拿起书架上另外一只花瓶,摔在他面前,“什么美满爱情,什么天长地久,都他妈的屁话,你滚!”花瓶里的玫瑰还是情人节的时候高原给我买的,天若有情天亦老啊。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