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浪漫青春 > 圈里圈外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7节 第13-14节

  13

  高原总算回来了,每次他从穷乡僻壤的地方回到繁华的北京,刚开始的几天里都显得特迟钝,我们坐车去个什么地方,他都不停的跟你问,诶,这楼什么时候盖起来的,要不就是,诶,那什么什么怎么给拆了,再不就是抱怨,怎么老堵车啊,哪这么多人冒出来,就跟他第一天到北京似的。

  高原刚一回来,张小北就带着张萌萌到家里来了,他跟高原关系不错,很有点惺惺相吸的味道.在没有李穹的场合下,张萌萌显得更漂亮了,居然也像老朋友似的拉我的手聊天,给我看她手腕上十几万的名表江施丹奴,像我推荐SK2的眼霜和面膜,评论我们的房子装修得很有艺术气息,而我居然表现得也很坦然,高原在的时候我比较平和.

  高原和张小北小声地谈论着这次去宁夏拍片子的感受,说到在宁夏的戈壁滩上看头顶掠过的飞机,高原显得特激动,一拍大腿高声说到:“我看着那飞机从地平线下面爬生起来,一直上升到你的头顶,再看着茫茫沙漠,我操,绝了!谁他妈敢说地球不是圆的?!”仿佛他最早发现这个真理似的.张小北在一边听着,情绪也很高昂,他在高原面前显得有点木纳,永远没有高原那种火一样燃烧的激情,我想,就算高原到了80岁的时候,还是会像现在这样,而张小北一年一个样,一年比一年苍老,特别明显.

  谈到正热闹的地方,听见有人敲门,高原把烟头从烟缸里掐灭了,高喊一声:“来了.”

  门外就传来李穹的声音,:“快点开门啊,沉死我了!”

  房间里的四个与会人员神色大乱,上会在酒店里抓了现形到不要紧,毕竟是酒店啊,这回可是在我家里,我一边紧张一边狠狠地看了两眼书柜上那几个新买的花瓶,还有酒柜里那几瓶洋酒,不知道它们一会是不是还安然无恙.

  “谁呀?”高原有喊了一声,我慌忙把电视机打开,声音开得很大.

  张小北四下看看,把张萌萌推进了洗手间,刚关上门,有慌忙把张萌萌的鞋和大衣一并扔了进去,压低声音嘱咐到:“锁门!千万别开门!”张萌萌像个地下工作者似的,紧张兮兮地进了洗手间.

  我给高原使了个颜色,让他去开门.

  李穹提着一大袋子的新鲜荔枝,还有一个很精致的包装袋子,嚷嚷着:“快接我一把啊!”高原赶紧接了过来.我说,李穹你怎么也没打个电话过来啊,正好张小北也在呢!

  李穹这才看见沙发上坐着的张小北,横了他一眼:“你怎么也来了?”自从那天从酒店回来,她一直就对张小北这态度.

  “哦,我打电话请过来的,这不好些日子都没见了吗,聊聊.”高原赶紧把话接过来.

  “来,初晓,咱俩到里屋说话.”李穹拽着我,“燕莎打折呢,我看见这LV的包,才7折,买了俩,咱俩一人一个.”一边说,一边坐在床上.我随手想把门关上,想着趁这功夫,张萌萌能赶快逃生.

  “哎,关门干嘛?”李穹拦我,“咱俩说话用不怕他俩听见!”

  “呵呵,声音有点大,互相干扰!”我死气白赖地又要关门.

  李穹对着张小北说:“张小北,你把那电视声音关小点,你们俩要不看就干脆关了,烦不烦啊?”

  高原一听,顺手就把遥控拿过来把电视给关了,我气得直朝他瞪眼睛.

  “我先去个洗手间,憋死我了!”

  我犹如五雷轰顶,有种要被血洗的预感,赶紧又狠狠看了两眼我那俩心爱地花瓶,三百多一个啊,差点喊出来“我的六百块啊”,忍住了,不就是钱嘛!

  再看张小北,面无表情,目光像两潭死水.

  李穹噌噌地两步走到洗手间门口,拧了一下,没拧开,再拧.

  “怎么了?”我假装走过去,“高原你怎么又给锁上了,我不告诉你钥匙丢了吗!”我像个狗似的对着高原狠劲儿地叫唤,并且使劲地拧门把手,还揣了两脚,“高原你真讨厌!你给我弄开!”

  高原也过来拧,拧不开,嘴里嗫喏着:“我刚才没锁它,我就随手那么一带,怎么会呢!”他还在装做很努力地拧那门锁,我看着他拧得那么实在,我真怕他把那锁拧断了,“真讨厌!”我很大的声音朝他喊,并且举高了拳头,狠狠地朝他的后背砸了下去,

  “咚”的一声,空空的响声,我真心疼啊,没办法,苦肉计!

  “你他妈干嘛啊!”高原一下子急了,抓出我胳膊往旁边一甩,“初晓你少跟我动手动脚听见没有!惯得你毛病!”他的五官都挤到了一起,脸色红红的,看上去活脱脱一只猴子的面孔.

  “你还有理了,谁叫你锁了.”

  “我乐意锁怎么了?怎么了?”

  “好了,好了,吵什么呀,这点破事至于吗?”李穹有点不好意思,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到里屋去接电话了.张小北拉着高原坐到沙发上,数落我:“初晓你怎么狗脾气呀,打了人还那么横.”

  “谁让他锁门了,这是新锁,一撬开就什么也不是了!”我不甘示弱地嚷嚷.

  李穹背着包,从里屋走出来,:“哎呀,吵什么呀!有什么好吵的?!挺大的人了,怎么跟孩子似的!”她白了我一眼,“:我走了,刚才朋友打电话,车坏二环上了,我得去接他一趟!在你们家上个破厕所还这么多事!”她极其不满意地嘟囔着.

  “不好意思李穹,怪我了.”高原一边送他一边说.

  “哪那么多废话啊你.”她冲高原,接着又转想张小北,“张小北,你晚上回家路过银行把电话费给交了,我手机费也没交呢.”

  “行,没问题.”张小北答应得特痛快,李穹登登登地下楼去了.

  关上门,房间里的三个人都舒了一口气,我赶紧用手揉揉高原的后背,“对不起,对不起,刚才使劲有点大了,打疼了吧.”

  “差点没把肺给震出来.”高原自己揉着前胸,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让你们受惊了心肝脾肺肾们!”

  “我操,真不愧编剧和导演,说来戏就来戏,刚才把我都吓一跳,你俩要再动起手来,就乱大发了.”

  我跟高原嘿嘿地笑着,高原笑得真难看.

  14

  他们说什么来着,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人,我们这一屋子的狐狸就这样被李穹这个流氓给拿下了。

  李穹走了,张小北就坐不住了,带着张萌萌就要走,说今天聊的不痛快,改天要几个人开车去卧佛寺,喝着茶聊着天,肯定我愉快,愉快不愉快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心里肯定特塌实。

  张小北和张萌萌走了,高原一掌拍在我后心的位置,说先报了那一拳之仇再说。我问高原张萌萌能不能单纲他下部片子的女主角,高原说张小北要是投资就得想想,否则的话根本不予考虑,我忍不住想到一切蒙钱的艺术都得他妈的拉着文化的大旗才显得高尚。

  我正跟高原探讨蒙钱艺术的时候,听到疯狂地敲门声,我一听着频率和力度,脑子里就闪现出了李穹杀手似的眼神,躲在了高原身后。

  “初晓,高原,开门!”李穹在外面叫喊。

  我拉着高原就往卧室走,把卧室的门关得死死的,我说,咱不管他们的闲事了,我真怕她。

  高原看着我哈哈地笑个没完没了的,让我出去开门,我一下甩掉拖鞋,钻到被子里把头蒙上,不出去。

  外边李穹都快把门给撞碎了。

  高原拉着我说走,去开门把,要不咱就得换门框了。

  开门之前,我把那两新卖的花瓶藏了起来。

  李穹一进门,就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乜斜着我,我知道今天这事做得有点对不住李穹,赶紧给她泡了杯茶,有怕她今天没心情喝茶,冲了杯咖啡,也担心她喝咖啡上火,倒好了一杯橙汁摆在她面前。高原看着我像个小奴才似的跑来跑去,在一边抿着嘴乐。

  “你们两个没良心的……”李穹哽咽着,眼圈红红的,“初晓你良心叫狗吃了是不是?”她的眼泪像珍珠一样在脸上滑落下来,晚霞火一样燃烧的光芒映在她脸上,很美。我当时觉得自己罪过真不轻,最起码跟拉皮条的是同级。

  “我没想到他把那女的也带来,真的李穹。”我嗫喏着,说得跟真的似的,到这时候也顾不得张小北了,这一切都是他惹起来的。“不信你问高原,高原从来没骗过你吧!”我觉得高原在李穹眼里是一个高尚的电影导演,李穹多少会给他点面子,原来我错了。李穹看也没看高原一眼,她手有些发抖,拿了一只烟出来,怎么也打不着火,我赶紧接过来,给她点着了,趁机在她身边坐下来,“李穹,别生气了啊,下回我们不跟张小北玩了。真的,李穹,我跟你保证!保证!”

  “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了,厕所的门怎么会打不开呢!张小北坐沙发上的表情就跟得了忧郁症似的……我让他回家顺路交电话费,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哼,这种事他以前是绝对不会做的,结婚都5年了,他就没去交过电话费!”

  我一想,张小北真够蠢的,把我跟高原都害了。

  “李穹你还没来得及去洗手间呢,先去吧。”我假装很体贴似的。

  “我根本就没想去!”这个女流氓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她才是个好演员啊!“初晓,你说,他们来干嘛了?”又看看高原,“你给勾搭来的?”

  高原嘿嘿嘿嘿地笑着,也点了一只烟,劝李穹:“李穹,说实话我觉得张小北在男人里面就算挺老实的,你就别老这么闹了,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看见美女就改用生殖器思考了,什么老婆孩子都靠边站!张小北知道回避着你,就表明他还是在乎你,再给他个机会算了。”

  李穹冷冷地对着我说:“你也要小心了啊,这是给他自己做铺垫呢!”

  我赶紧点头称是,高原这头猪哪壶不开他就提哪壶,跟自己过去去!

  “初晓你跟我说实话,张小北带她来干嘛?”

  “这个……也没什么,就是随便找高原聊聊。”我是真心虚啊。

  “哼,”李穹冷冷看着我,“你看看我,初晓你看着我!”我赶紧仰视她,“别以为伤害我能够帮高原和张小北,你等着看吧,到最后哭得那个是谁!”她很骄傲地抓起茶几上的钥匙包,向门外走去,关门的时候似乎脸上有眼泪掉下来。这些年她变胖了不少,她当年当空姐飞来飞去的时候只有九十斤,单纯得像朵百合花。

  我站在原地,望着关死的门发呆,李穹一个小时以前送给我的LV的手袋还放在茶几上,精致得像一张女人化妆之后的脸。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