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言情 > 浮世浮城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35节 喝不醉就醒不来

  接下来几日的天气持续晴好,滚哥家的小黑狗整日在屋门叫的太阳下打瞌睡,大山里的雾凇渐渐消融,一部分按捺不住的枝条已经冒出了绿色的新芽,通往山下的公路彻底恢复了正常,猫冬的村民们纷纷背起背篓走出了家门,这一切无不预示着春天的脚步近了。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早春的暖意所感染。从度日如年到安之若素,池澄和旬旬郁已经适应了滚哥家的生活,虽然谁都不愿意往深处想,这改变意味着什么,但心中已有惆怅。

  当旬旬第一次向池澄提起下山的车已经恢复正常运营时,池澄的脚伤就意外地出现了反复,原本在拐杖的借力下已经能够独立行走的他忽然就疼得下不了床,只要略一动,就露出痛苦无比的神情。滚哥夫妇起初百思不得其解,情急下又打算把卫生所的大夫请来,但旬旬阻止了他们。

  昨晚上房间里的灯泡烧了,她什么都没做,第二天居然换上了新的。滚哥和滚嫂都表示毫不知情,那剩下的无疑只有那个仿佛一落地就会死的人。

  然而当着池澄的面,旬旬什么都没有说。也许她在尝试说服自己,灯泡也有自我修复功能。池澄继续在床上蒙头大睡,什么都等着旬旬来侍候,滚哥夫妇也笑呵呵地佯装不知,大家都极有默契地对通路一事绝口不提。

  只可惜无论怎么自欺欺人,该来的迟早会来。那天中午,旬旬刚把饭端到池澄床前,滚嫂着急地在外面朝她招手。她走出堂屋,看到表情复杂的滚哥领着两个陌生人走了进来。不等她问,对方已做了自我介绍,其中年纪略长的是村干部,另外一个城里人打扮的则是特意来接池澄的司机。

  池澄再也没了吃饭的胃口。他有些后悔在父亲打电话询问他行踪时,透露了自己在谷阳山出了小意外被困山里的消息。他父亲也清楚前妻的骨灰目前就安置在谷阳山的玄真阁内,想到儿子春节期间孤身一人上山祭拜生母弄伤了腿,久违的亲情和愧疚再度被唤醒,他联络上了当地的旧部,只等待环山公路一解封,即刻派出司机专程上山寻找池澄,要求无论如何都要将他平安送回山下。

  池澄寒着一张比前一阵天气更为阴沉的脸,但事已至此再无拖延的借口。旬旬了然地着手收拾行李,其中一件衣服被他压在了腿下边,她示意他挪挪腿行个方便,哪知他竟无名火起,冒出一句:“让什么让,没见我腿上有伤?"旬旬只得提醒他伤的是另一条腿,见他还是满脸的不情愿,便说道:“老躺在床上不累吗?难道你真打算一辈子不下山?”

  池澄鼻音重重地说道:“下山有什么好,你就那么急不可待地回去过小市民生活?”

  旬旬也没生气,手下不停,“小市民怎么样?我只知道留在山上我们什么都干不了。如果不是有滚哥滚嫂,根本没法生存下去。他们人再好,我们也不能一直给别人添麻烦。”

  她用力抽出他腿下压着的衣服,他哼了一声也没再抬杠,闷闷地坐了起来。

  得知他们要走,滚哥夫妇电流露出万般不舍,嘴里不好说什么,家里自制的熏肉倒拿出了一大半往他们的行李里塞。告别的时候,池澄把钱夹里所有的现金都留在了枕头底下。他拒绝了司机的搀扶,拄着滚哥新给他削的拐杖一瘸一拐地离开了他生活了大半个月的地方。

  下山之前,池澄让司机绕道去了趟玄真阁,他要去探望他的母亲,顺便在灵前上一炷香。他还是坚持目己能走,旬旬也不勉强,和司机留在了车上。

  因为天气好转的缘故,玄真阁的香火又旺盛了起来,道观门口依然摆有测字算命的小摊子。她可以想象,曾经的某一天,那小摊子前站着的还是她百无聊赖的父亲,正守株待兔地等待着送上门来的机遇,然后,一个形容枯槁满脸绝望的妇人朝他走来。他为来了一单生意而心内窃喜,殊不知不久之后,这个妇人油尽灯枯之际,会为了个傻得不能再傻的理由将一大笔横财送到他面前,更想不到他会因此送了性命,他的女儿和她的儿子的命运也随之而变。

  等待的间隙,曾毓打了个电话过来。她春节期间独自一人去了三亚过冬,刚回来就听说了艳丽姐和旬旬出的事。

  她先是唯恐天下不乱地把旬旬和池澄被困山中的事当做一桩桃色事件大肆奚落了一遍,恨不得旬旬亲口承认事实是自己和池澄想不开双双跳崖殉情。接着,曾毓又问起旬旬是否真的拒绝了谢凭宁,她说旬旬的选择本身就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命题。

  “其实你最怕的不是池澄不爱你,而是他给不了你安全感,可是如果选择一个男人就是为了回归人间烟火平淡度日,还不如直接回到谢凭宁身边。我告诉你,人活着就是折腾,为什么人年纪大了想找个伴?是因为自己把自己折腾够了,需要找个人相互折腾。”

  旬旬不想判断曾毓说的对不列,只是此时此刻,她最不愿意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玄真阁高墙内飘散出来的香火烟雾迷迷蒙蒙,仿佛与山下的柴米油盐现实人生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

  她避重就轻地问:“你怎么忽然有了那么深的觉悟?”

  曾毓说:“我发现我已经到了一个人旅行觉得乏味的年纪。有时候想想,身边有个男人愿意陪你折腾半辈子,也是件不错的事。”

  旬旬心知曾毓现在父母双亡,兄姐又离得远,往年逢年过节还可以和曾教授、旬旬母女聚在一块吃顿团圆饭,如今连这也成了过去。想去旅行提着包就出发是许多人的梦想,但没有羁绊也意味着没有人牵挂,想想她也是个孤单的人。

  “你和连泉怎么样?他应该也回来了,别死撑着和自己过不去,放不下就去找他。”旬旬说破曾毓的心事.,曾毓不无犹豫,“我怕他说还不想安定下来。你说得很对,太烈的感情容易醉,我不能总做最先醉倒的那个。”

  “现在想起来,我过去说的那些也许是错的。你怕喝醉,自以为挑了杯低度酒,一口一口地慢慢喝,一下子倒不了,总吊在那里,不知不觉就上了头,还不如大醉一场痛快。”旬旬看着车外抽烟的司机朝池澄迎了上去,喃喃道,“醉不了,就醒不过来。”

  下山途中,池澄的心情一直不太好,话更是少得可怜。大概他心里太过清楚,回到了熟悉的那个世界,很多被不着痕迹隐藏起来的问题都将暴露无遗。他和旬旬在山里说了太多的以前,但唯独没有触碰关于将来的字眼。前尘旧事里有爱恨,有得失,有不肯相忘的理由,但当一切回归到不亏不欠,他们之间还剩下什么?

  由于告别滚哥夫妇和池澄祭奠亡母都耽搁了不少时间,车子出景区叫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从山脚到市区只需要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司机原计划连夜赶回去,但池澄却说自己饿了,非要到附近的镇上找个地方填饱肚子。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另外的两人也不好反对。到了镇上,三人找了个当地特色的小饭庄用餐。坐定上菜后,池澄让司机喝两杯,司机称有工作在身,哪里敢答应。池澄却提出不必赶夜路回去,让他尽管喝,晚上就找个旅店将就住上一夜。

  旬旬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似乎像是不舍,却较着劲什么都不肯说。她对未来一样的不确定,对自己的明知故犯一样不安,但又多么渴望有个强有力的承诺或挽留能够在彻底清醒之前冲昏她的头脑——然而什么都没有。

  她出去给等在家中的艳丽姐打电话,说自己可能还要推迟一天回家。艳丽姐一个劲地问为什么,旬旬心烦意乱,她很想说“我也不知道”,但最终还是找了个模棱两可的理由敷衍了过去。刚坐回桌边,还没好好吃上几口东西,又来了一通电话,这回是谢凭宁。

  艳丽姐毕竟是情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她时常犯傻,但某种方面,她比女儿更有经验。她敏锐地判断出旬旬的语焉不详一定和池澄脱不了于系,而经历了几番变故之后,她从坚定的“挺池派”变为对池澄的用意充满了怀疑。用她最直截了当的人生智慧来表述,那就是:“不管一个男人再怎么对你死缠烂打百般说爱,如果他不肯娶你,什么都是白搭。”她怕欲走还留的旬旬一时糊涂,抓不住池澄又错过了“金不换”的谢凭宁,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的下半辈子也没了着落,于是果断地给前女婿打了电话,恳求他将女儿带回家。

  谢凭宁让旬旬在镇上等他两个小时,他立刻赶过来接她。

  旬旬想说,那天不是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吗?

  谢凭宁却赶在她开口前说,即使她不愿意复婚,夫妻一场,为她做点儿什么也是应该的。他还说起了艳丽姐的处境,周瑞生携款跑路后,女儿又出了事,艳丽姐整个人好像瞬间呈现出一个老妇人的正常状态,妆都懒得化了,头顶多了不少白发,现在她最想看到的就是女儿心到身边。

  旬旬犹豫了,她下意识地看向池澄。他把玩着面前的小酒杯,不无嘲弄地静观她的言行。打从决定下山起,他就是这副喜怒无常的模样,身上仿佛绑着地雷,就等着她不小心踩上去。旬旬心中忽然间涌起了愤怒,凭什么任他摆布?凭什么都由他决定?他反复无常,空口说爱,却吝于交付一个女人最渴望的东西。

  假如他留恋的只是这副躯壳,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爱上他的灵魂?

  旬旬答应在镇上等待谢凭宁。这是她给摇摆的自己最后一次机会。池澄问她在沙漠中会如何选择,仅剩有的一滴水是她留恋海市蜃楼的所有理由,喝干之前如果她的幻城灰飞烟灭,那她情愿继续跋涉。

  她挂了电话继续低头吃饭,身旁安静得出奇。过了一会儿,司机实在坐不住了,主动提出回车上等他们。

  很快旬旬吃干净了碗里的每一粒米饭,放下了筷子。

  “你打算去哪儿?池澄终于开了口,“我是说回去以后。”

  旬旬说:“回我妈身边,先想办法把她欠的钱解决了。”

  池澄说:“我也可能要回我爸身边一趟。”

  “嗯。”

  “大家都有去的地方了,这不是很好吗?”

  他嘴上那么说,神情里却瞧不出半分“好”的意味,旬旬附和着点点头,他就发作了。“如果我离开办事处,估计你也待不下去了。回到谢凭宁身边做你的家庭主妇,顺便借破镜重圆的机会把你妈的事摆平了,挺好。这是你一贯的做事风格。过不了几年,又重新攒够一无所有基金,到时即使谢凭宁又想不开再把你甩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还能再分到一套房子。总好过把筹码压在一个随时可能一无所有的人身上。”

  就算她再小心地避过地雷,他非要闹得大家不安宁,总会找到导火索,不过比起山雨欲来的阴阳怪气,炸开来或许更痛快些。曾毓决定去找连泉之前就对她说过,所谓“痛快”,没有痛,哪来的快。旬旬僵着背部的肌肉,徐徐道:‘池澄,你想怎么样就直说,不能不讲道理。”

  池澄把手里扶着的小酒杯往前一推,酒杯碰到菜碟,滴溜溜地滚落在地板上,居然摔不破,连干脆的碎裂声都没有。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讲道理。”他的声音也不甚平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你不就是想拿谢凭宁要挟我,逼我表态吗?我舍不得你,谁他妈都看出来了。买一个戒指是很容易,可是一路上我都觉得很怕,我想娶的是个爱我的女人,就像我爱她一样。问题是到现在我都弄不明白,三年前她吻我,因为我是当时离她最近的嘴唇,三年后她留在我身边,会不会只因为我是离她最近的肩膀?你想找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条件合适,时机恰当,谁都可以。但我受不了!”

  旬旬听完他的指控,苦涩一笑,“你扪心自问,你是个可以让人放心依靠的男人吗?我在你身边何尝不是提心吊胆?没错,我要的就是好好过日子,你那种把人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所谓爱情我一样受不了。”

  她站了起来,冷冷说道:“既然大家都受不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没必要再耗下去了。就当我瞎了眼,过去的事一笔勾销,我们扯平了,今后就各走各的吧。”

  旬旬掉头就走。池澄也立刻站了起来,他忘了自己未曾痊愈的伤腿,站立不稳之下去扶住身前的桌子,结果险些将布满碗碟的桌面掀翻下来。旬旬见他如此狼狈,本想回头去扶,但又想到如果每次都这样,她永远无法抽身走开。这就是最让她苦恼的所在,一切成了非理性的,明知道不应该,但想断也不能断。

  她一狠心,加快步子离开。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西藏,世界最后一块净土,
《逃到西藏,逃不出爱情》为您演绎全新的西藏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