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言情 > 浮世浮城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31节 小丑和稻草人

  池澄果然就在半山腰的一处平台上,兴致盎然地欣赏一片表面被薄冰覆盖的树叶。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他露出诧异的笑容,打量去而复返的旬旬。

  旬旬急促喘息着,喉咙间发出的声音不知道像哭还是笑。

  “周瑞生在哪里?”

  “你回头找我就为了周瑞生?”池澄嘲弄地说道,“你对他也感兴趣?”

  旬旬嘶声道:“你们也太狠了,骗光我妈身上的钱还不够,居然让她连房子都押了出去,你还不如要了她的命!”

  池澄挑眉,仿佛听不懂她说的话。

  “别跟我装糊涂!把别人玩弄于股掌间让你很有成就感是吗?你现在有钱了,周瑞生还不是乖乖变叫你的一条狗,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如果不是你,世界上那么多傻女人,为什么他非要找上我妈妈!”

  “怎么,他骗了你妈的钱?”薄冰从叶子上滑落,池澄把手收了回来,一脸意外和同情,“看吧,我早说过他是个王八蛋,你们都不相信。”

  旬旬气得浑身发抖,“你是不是又要说,我妈被骗也是自找的,是她犯贱,我们全家都犯贱?这下你高兴了,得意了?”

  池澄拍了拍手上的水珠,寒着一张脸道:“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不过赵旬旬,你多对我有成见没问题,泼脏水之前好歹要讲道理,没道理也得讲证据。你凭什么认定是我指使周瑞生去骗你家里人。就算他是我表舅,我又怎么会知道他和你妈搞在一起?我撮合过他们吗?你非要找上我,那你也脱不了关系。你不招惹我,你妈又怎么会认识周瑞生,是你把你家人拖下水,你才是罪魁祸首!”

  “是我的错!”旬旬终于克制不住流下泪来,“我千错万错就不该相信你,不对,一开始我就不该遇到你!你恨我可以,但是你冲我来啊。把我逼得一无所有也好,身败名裂也好,我都认了,为什么连我家里人都不放过?”

  “你哭了?我以为你身体里不生产眼泪。”池澄惊讶地看着她。

  旬旬一步步朝他走近,泪水很快被风吹得干涸,紧紧地绷在脸上,“你简单是个变态!我早说过的,越是这样我越看不起你!因为你可怜,没人爱你,你妈妈对你一点不在乎,你爸当你是外人,没人愿意和你在一起,除了钱你什么都没有,所以才揪着那点旧事不放手。你但凡拥有一点点幸福,就不会花那么多心思,处心积虑去报复一个根本不认识你的人。可惜再折腾你还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小丑!”

  池澄脸色铁青,旬旬几乎可以听到牙齿摩擦发出的咯咯声。他扣住旬旬的手腕,将几乎要戳到他鼻尖的手轻轻按了下去。这副样子的他让人心生恐惧,可是旬旬现在什么都不怕,喷薄的怒火快要把她浑身的血液烧干,她恨不得这把火也将他变为灰烬。

  “行啊,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再否认也没什么意思。是我指使周瑞生又怎么样?你现在就报警,去啊,看看有什么后果?要不你狠狠心,干脆再上前一步,这样就一了百了,运气好的话我们同归于尽。”他用力将手一带,旬旬一个趔趄,身体碰到矮树丛的枝叶,昨晚的雨水夹着冰碴子散落下来,有几滴溅到她的脖子里,像剧毒的蚂蚁在皮肤上爬。旬旬惊觉自己愤恨之下间全然把危险抛在脑后,她逼近池澄,指着他痛斥的同时也走到了栈道的外缘。他俩站在一个相对开阔的小平台上,脚下是丛生的花草,前方的灌木丛挡住了视线,但灌木丛外,山势陡转直下,不知道走到哪步会一脚踏空。

  旬旬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连往后退了两步。

  “害怕了?胆小鬼!你就是太爱惜自己,心里除了你自己什么都没有。你爸是个老骗子,你妈贪心又势利,把嫁人当做卖身,你是神棍和合法卖淫者的混血儿!他们至少是奔着最起码的欲望去的,只不过比较直接,你呢,看似无欲无求,其实最自私!我是没人爱的小丑,哈哈,你是什么?你是只破稻草人,空心的,谁都汪爱!谢凭宁、那晚相亲的男人、孙一帆、还有我,所有条件合适的男人都只不过是你寻求安定的工具。可惜你遇到了我,没人爱的小丑和空心稻草人是多有趣的一对。你越是想缩起来过你的安稳小日子,我偏不让你称心如意。你不是想找个男人过一辈子吗,不是留着你的一无所有基金吗,现在都泡汤了吧。”

  “我就是要让你一无所有,封死你每一条退路,扒开你每一层皮,再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半点儿真心!离婚你不哭,被我玩了又甩也不哭,跟着要掏出老本来替你妈擦屁股你才懂得掉眼泪!你是我见过的最阴暗的女人。”

  旬旬听不下去,扬起空出来的那只手想要抽他一巴掌,再度被他格下。

  “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你看我对你多了解。可是我就是搞不清你们女人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打人耳光。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即使我喜欢你,即使你昨晚让我那么满意,但这一巴掌你想都别想。”

  他说着,又在她面前挥舞着那个钱夹,“这里面现金和银行卡加起来一共有四万块,你确定不需要?用不着客气,过几年你就未必值这个价了。”

  旬旬喘着气一言不发,她心里想,神啊,如果真有神灵的存在,她愿意用折寿几年来换他立刻消失在眼前。

  可是鸟不生蛋的地方连移动信号都没有,神的恩赐又怎么会覆盖到这里。

  “有骨气,我更爱你了,但是你最好不要后悔。”池澄往后退了一步,作势要当着旬旬的面将钱夹扔下山去,然而谁也没想到因为这连日下雨的缘故,山石上覆盖的泥土有了松动,他站的位置本就很险,投掷的动作使全重心倾斜,脚在湿漉漉的草叶上一打滑,整片浮土在他脚下崩塌。

  身后的灌木丛挡了一下,可是哪有承受得了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被他扣住手腕的旬旬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只觉得自己不由自主往前栽倒,然后身子猛然往下坠,一沉,两眼一黑,伴随着无数碎土地和树枝坠落的声音,她本能地用另一只手去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就在万念惧灰之际,下坠的势头忽然一顿,好像有什么东西将她钩住,紧接着被抓住的那只手一松,等她稳住身体,只听见一声闷响,周围只剩下自己倒悬在不上不下的半空中。

  那一霎,旬旬只觉得什么都被抽空了。脑子是空的,仍然保持下垂姿势的那只手是空的,躯壳内某个角落也是如此。喊不出来,没有眼泪,来不及惊恐,也不是悲伤,甚至感觉不到痛楚,只有山风带着冰屑呼啸着洞穿而过。兴许他是对的,她真的是一只空心的稻草人,忽然之间最可恶的小丑都消失了,只余稻草人挂在荒野里,张开手,怀抱终日空虚。

  她抱住了一根碗口大的树干,这才发觉是背后的登山包挂住了枝梢,勉强逃过一劫。她在不间断的碎石声中,屏住呼吸艰难地调整自己的姿势,总算在树干无法支撑之前,将原本的倒悬变为相对有利的正面攀缘姿势,惊出满身的汗。

  原来他们方才所站的平台边缘确实是悬空的,但并非她想象中的万丈深渊,垂直向下的高度大概只有两三米,然后山势就缓了下来,呈现一个向下的坡度,同样被无数茂密的植被所覆盖,以至于旬旬看不清池澄究竟摔在什么地方。

  她大声地叫他的名字,怎么也不信像他这么可恶的人会顷刻之间粉身碎骨。

  电影里的恶人永远留着一口气折磨别人到最后一分钟。然而没有人回答她,只有隐约的回声传入耳里。悄然无声才是最深度的绝望,她再恨他,前提也必须是他还活生生地存在,而不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宣告终结,这比跟前的处境更让她恐慌,旬旬不由得悲从心来。

  冬日的山上,天黑得早,原本就乌沉沉的天空益发地暗了下去。连日的雨将岩层上的泥土都泡松了,即使暂时无碍,此处也绝不宜久留。

  旬旬不敢寄希望于被人发现,抬头看了看头顶,判断着往上爬的可能性。事实上她距离上方的平台并不太远,只要有借力的地方,虽然存在危险,但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尝试着将脚掷到上方的一个支撑点,那是另一棵树和山体形成的夹角,一点点将身体的重量转移,又是一阵窸窣的声响,无数小石块、碎泥土和残枝雨点般纷纷往身下落,但她基本上是站稳了。

  就在此时,旬旬好像突然听到了几声极低的呻吟,她一惊,脚下险些打滑。

  “池澄,是你吗?”

  风声呜呜,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刚升起的希望又熄灭了,正打算四处寻找新的落脚点,微弱的声音再度从身体的下方传出。这一次她听得很真切。

  “你嫌我摔不死啊?再弄得我一头一脸的泥巴试试。”

  旬旬又哭又笑,她的声音听起来离得并不是太远。

  她手脚并用地往下,脚下的动静免不得引来他时不时的咒骂,几度惊魂之后,终于儿狼狈地跌坐在相对平缓处,连滚带爬地摸索到池澄的身边。

  池澄的样子实在糟糕,趴在草丛中,身体一半被疯长的杂草和从上面带落的枝叶覆盖,当然,还有许多被旬旬踩下来的石子和碎泥块。旬旬扫开障碍物,小心地将他翻过身来,他一脸的血混着泥浆和草屑,触目惊心。旬旬赶紧检查他的伤口,看起来血都来自于他脸上的几道血痕,想是下坠过程中被锐利的枝条划伤,幸而没有伤到眼睛,头部也并无明显外伤,虽然看起来可怖。她稍稍松了口气,又一路往下看他伤到了什么地方。

  他这一下摔得不轻,好在是脚先着地才捡回一条命,比较重的伤势集中在手和脚部,尤其是左脚,旬旬都不能碰,也不知道伤到何种程度,是不是断了骨头。其余的位置多半是擦伤和划伤,但也够他受的,连恶毒的话说出来都有气无力的完全丧失了杀伤力。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还歹毒的女人,自己没事了就一心想着往上爬,要不是我看穿你的伎俩,你……”

  只听见清脆的噼啪声响起,两记重重的耳光不折不扣地招呼到池澄的脸上。

  这是旬旬确认他没有生命危险后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她长期以来的愿望。

  池澄愣了几秒后顿时炸了:“我操你大爷!”

  “我大爷早死了,你要是找他的话,我先给你松松筋骨。”

  假如曾毓知道三年之后旬旬在这样的情况下给她报了一箭之仇,不知会作何感想。

  “你他妈……我操,你还打!”

  池澄的脸再度偏向另一边,暴怒地想要还以颜色,刚一动就痛得他汗与泪俱下,气得差点儿没昏过去。

  旬旬说:“你再敢吐一个脏字,我就再给你一巴掌。你不是最恨别人打脸吗,我倒觉得你缺的就是这个!”

  “我……”

  这一次在旬旬的手落下之前,池澄明智地将下一个字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同时吞下去的还有满腔怒火和憋屈。他知道她是认真的,他说得出口,她就打得下手,自己落到了任人宰割的境地,再耍狠只会吃更多的苦头。

  他不说话了,斜着眼冷冷地看着旬旬。

  又是噼啪两声连响。

  池澄彻底崩溃,“不说话也打?你到底要怎么样?”

  “这两下不是说脏字,是因为你太可恶了,相对你做出的事,一点儿也不亏。”

  “那你打死我吧,这样大家都痛快了。”池澄扭头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他的愿望很快得到了满足。

  “……你真打?我操,算你狠……你再找试试看……好了,别打了,求你了行吗,我痛死了!”

  池澄这下终于没了脾气,胸口急促起伏着,眼里没了凶狠,脸火辣辣的,说话都含糊不清,可怜兮兮地一个劲地用下巴示意她体察她自己的伤势。

  旬旬这才去看自己的手,上面也全是血,但并非是从池澄脸上沾染的。她被他带着摔下来时就伤到了手背,爬下来又太急,被灌木枝条扎得手心全是刺,当时浑然未知,现在才感到钻心的疼。

  她站了起来,一瘸一部署地走开。

  “喂,你去哪儿?”池澄慌了神。

  旬旬不理他,四周搜寻,终于找到了一根结实的长树枝,走到前方的崖壁上奋力将挂在技头的背包挑了下来。

  如果说刚才她还有爬上去的可能的话,这下就彻底得打消那个念头。下来容易上去难,早在她脚落地的那刻起,她就知道自己大概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不管池澄是死是活,伤得怎么样,最明智的方式都是她先脱身,再到安全处求救。她是打算那么做的,但是某一个瞬间,她忽然觉得恐慌,当自己和救援的人们再度赶来时,他是否还能口出恶言?她怕他死在自己求救的路上,那么就连赏他几巴掌的心愿也永远成了奢望。

  他们所在的位置在断崖下一小块相对于平缓的地方,从这里看过去,往上爬不太可能,但还有坡度可以尝试往下走,也许能回到另一端的栈道或是附近的村庄,但首要的前提是必须双脚便利。池澄一时间是绝对走不了路,旬旬自己脚上也有轻伤,带上他往前走更是绝无可能。这里偏离了栈道,完全是荒山野岭,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走过,地形又十分复杂,时而有可以攀缘之处,时而又光秃秃的无比陡峭,最要命的是天色快要彻底黑下来,有些地方草长得比人还高,根本看不清脚下,要是一不小心再踏空一次,那就彻底完了。

  旬旬在池澄身上四处摸索,池澄嘴贱,哼哼唧唧道:“这个时候你还不放过我?”

  谢谢间旬旬找到了他身上的手机,果然和她的一样没了信号。她叹了口气,走到池澄头朝的方向,双手拖着他往外挪。池澄碰到伤处,不住的龇牙咧嘴,又不敢再招惹她,只好问道:“你要把我拖去埋了?”

  旬旬喘着粗气,顾不上出声,一直将他挪到满意的位置。

  “这里风水怎么样?”池澄靠着她塞到他背部的包,柔软舒适的触觉简直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床更为美好。

  她用包里翻出的湿纸巾小心地擦拭他脸上的伤口,半晌才回答道:“你要是死了,反正也断子绝孙,埋哪里不是一样?但躺活人的话这里背风,晚上没那么冷,又不会被上面摔下来的石头砸死……不过山洪暴发的话就难说了。”

  “你会不会说点儿好话?”她清理到池澄颊上最深的一道伤口时,他疼得不时发出嘶嘶声,忽然品出了她话中不对劲的地方,“什么,你说我们可能在这里一个晚上?不是开玩笑吧,难道没有人发现我们失踪了,立刻组织大伙出来搜救?”

  旬旬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那总可以大声喊人吧,说不定有人听见……110都拔不出去……你为什么要跳下来呀!你爬上去找人的话说不定我们已经得救了。”他一听自己满身是伤却还不知道要在这鬼地方待多久,见到她后安放下来的一颗心又重新慌了起来。

  旬旬也不愿意再浪费唇舌和他辩解。她带有一个简易的小医药包,里面有带碘酊的药棉、纱布、抗生素和创可贴。

  “我靠……别打,‘靠’字不算脏话!”池澄用肢体语言示意自己是往背包上‘靠’。

  “天黑了怎么办?留在这鬼地方不摔死都被吓死,保不准有什么猛兽出没。还有,我不喜欢蛇!”

  “怕就怕,说什么不喜欢。”旬旬不留情面的拆穿他,“与其考虑野兽的问题,你先担心草里的虫什么的吧,有些毒虫是会从衣服的缝隙里钻进去的……”

  “我就不信你不怕!”池澄缩了缩,又是一阵皱眉,“我的脚是不是折了?脸上的伤口有多大?整个人看起来会不会很恐怖?你就这样在我脸上打补丁,我怎么见人?”

  要不是担心创可贴的数量不够,旬旬恨不得给他的嘴上也来一张。她实在受不了池澄对自己脸部的担忧,又扔给他一面小镜子。

  池澄拿起镜子,左照右照,继而又看着小镜子叹为观止,“赵旬旬,你的包里到底还装了什么?”

  旬旬继续翻出一次性雨衣、少量饮用水、手电筒、针线包、干粮、打火机、哨子、瑞士军刀,居然还有一个指南针。

  池澄沉默了一会儿,问:“你平时包里也有这些?老实说,是不是上山的时候你就做好了被我扔在荒山野岭的最坏打算?”

  旬旬答道:“这算什么最坏打算?还比不过被你哄去卖肾。”

  “你行……”池澄承认比阴暗自己和她还差了一大截。他低头吃她扔过来的压缩干粮,冷不丁又问道:“那你还来?”

  旬旬淡淡道:“我不是神棍和合法卖淫者的混血儿吗?既然有可能找到条例合适的寄主,为什么不来?”

  池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吭声。旬旬也乐得静下来,趁天还没有全黑,用缝衣针一下一下地挑掌心的刺。

  不知道艳丽姐打不通她的电话,一个人在家里想着巨额债务会急成什么样?

  旬旬禁不住幽幽地想,自己若是摔死在这里,艳丽姐又当如何?会不会因为得到了女儿生前买下的巨额保险而大喜过望?也许还是会痛哭一场吧,毕竟是骨肉至亲。

  过去旬旬总想不通,老天为什么会给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妈?但后来她似乎明白了,正因为有了艳丽姐,她才是今天这样的赵旬旬。旬旬很少认同艳丽姐,有时也会怨恨她拖了自己的后腿,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妈。这个不靠谱的女人在她最不靠谱的那些年里,辗转于不同的男人之间,若是没有女儿的拖累,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归宿,但她虽然口口声声说旬旬的拖油瓶,也从没有想过将拖油瓶丢下。

  艳丽姐找到曾教授的时候如获至宝,然而在嫁入曾家之前,她问完了谁来管钱这个关系身家性命的问题,第二句话就是问对方能否接受旬旬。她贪心以致受骗上当,可当她怀着发财的希望时,除了憧憬衣食无忧的晚年,还不忘给她倒霉的女儿计划留一份嫁妆。

  旬旬心知,池澄揭开底牌后自己是满盘皆输,可她不能搭上她妈。她也想好了,如果不能从骗子那里追回账款,她会卖掉谢任宁留给她的房子,当然这还不够,她还有一无所有基金呢。这存了二十多年的基金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一个错误的念头再加上一个错误的抉择,结果就等于一无所有。

  “你想什么?”池澄低声问。他的气色更差了,神情委靡。如果说之前旬旬的挑衅让他短暂地打起了精神的话,消停下来之后,伤势对他的耗损才逐渐显示了出来。

  旬旬吃完手上的干粮,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不关你的事。”

  池澄仿佛也猜到了她的心思,有些不自然地沉默,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

  “我是故意把周瑞生介绍给你妈的,但骗走你妈那么一大笔钱不是我的意思,你不能冤枉我……虽然在你妈借钱的时候我猜到了一点点……你别那样看着我,谁让你妈那么豪爽,周瑞生不是好人,我早就说过的。”

  “我现在不想听这些。”

  池澄仿佛没有听见旬旬的话,又说道:“我不知道我在你心里算什么,可能失去一个不爱的男人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痛苦,所以,我觉得让你破点儿财也不坏。若换作你,你会提醒我吗?”

  “换作我?那我们根本就不会认识,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池澄犹豫了一会儿,才用几乎听不见的音量说了句“对不起”,但他很快又做出解释,“我是为把你拉下来说对不起,不是为之前的事道歉。反正你也打我了,我更没有什么亏欠的。”

  他慢慢地躺了回去,脸色苍白,嘴唇发乌,体温在急速下降。旬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也发生了,天上乌云滚滚,没多久就全黑了下来,气温变得更低,周遭出现霜冻的迹象。

  池澄的干粮只吃了一点点就放到一边,旬旬用水泡软了,强行用野炊勺子塞进他的嘴里,“你再不吃一点儿热量小心没命,今天晚上可能会有冻雨。”

  所谓的冻雨,是南方的雪,米粒一样的冰碴子混合雨水降下,是最苦寒的天气。某种程度上说,南方冬季的雨夜不比北国的大雪天更容易度过,那赛气是会和着湿气渗入骨头、心肺里,根本不是衣物可以抵御的。

  这话说着,顶上的树叶已经发出沙沙的声响,那声音比寻常的雨点要更凌厉。

  池澄苦笑:“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料事如神还是乌鸦嘴。”

  旬旬已经给自己和他都套上了一次性雨衣,身边树叶枯枝虽多,但潮湿得根本无法点燃,她把仅有的一条备用床单裹在池澄身上为他留住一点体温。

  “算你厉害,你到底从哪里看出今晚会有冻雨?”

  旬旬说,“从天气预报里。”

  池澄笑了起来,可他的意识仍在逐渐模糊,冷成了他唯一的感受,进入残存思维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火把的光亮,然后人声逐渐密集。他离开了一个怀抱,被人抬了起来,可手依然抓住另一只手不肯松开。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西藏,世界最后一块净土,
《逃到西藏,逃不出爱情》为您演绎全新的西藏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