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言情 > 宝贝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18节 你要学会感恩

  吉泰的百日宴终于到了。忙活了一早晨,一家人终于从孙哲车里出来。又是劳顿一番,毫无光鲜风范。静波抱着孩子,周姐去后备箱取轮椅,孙哲又搀又抱把爸爸从车里扶出来。

  路边,一个乞讨的老人双手朝上匍匐在地。静波看见了,在随身的包里掏半天,没摸着钱,跟保姆说:“周姐,麻烦您把我钱包拿出来,往这位大爷的盆里放些钱。”周姐掏出钱包看了看,不知给多少,静波说把硬币都给他吧!周姐数了数,有些心疼。七块呢!不少。静波催她:“都给了吧!”

  周姐把钱放进盆里,心里有些肉疼地嘀咕:“报纸上电视上都说了,这些要饭的都是团伙,都是骗人钱的,你还支持这种行动,你还给这么多,给一块两块就算了。”

  静波笑了:“难怪吉泰爸爸说你什么都好,就是话多。”周姐一捂嘴。静波接着说,“他骗我是他的事,我选择相信。于我,帮助并不是倾囊相许,只略表心意。他求助,无论是什么原因什么心,他都弱了。我现在有孩子了,要给孩子做正确的榜样啊!孩子在看呢!”

  周姐感动了:“吉泰妈妈真是好人啊!那我记得了,以后我要是带吉泰出去,见到老弱病残乞讨的,就丢点儿钱。”

  静波马上纠正:“不要丢,要放。不要施舍,要尊重。”

  周姐点点头说晓得了。

  一路说着,主角们进了大厅。几桌饭的大厅闹哄哄的。静波抱着儿子,冲保姆一扬头:“爸爸坐那儿,你挨着坐。离厕所近。”

  孙哲停好车,刚上来。静波一扬头,命令式地说:“坐那儿。”孙哲一点头,没任何脾气地就坐下。静波妈不乐意了,有些嗔怪地说她:“怎么说话都是命令式的?夫妻间也要客气的呀,要说请。”

  静波颠着吉泰不以为然:“谁像你和我爹那样虚头巴脑的,指令清楚效率高。”

  静波妈干脆不理她,对孙哲说:“你以后不要那么听话,她叫你怎样你就怎样啊?”孙哲一脸不争气地笑:“她是领导,我们爷仨都靠她了。那她在家说话,就是一言九鼎的。”

  宴席举办得热热闹闹,吉泰也肯赏脸,乖巧听话让人省心。回家的路上却陡生不快。

  静波抱着儿子坐前排,保姆和孙哲爸坐后排。从上车起孙哲爸就开始抱怨:“这个车不行,每次我都进不来,腿脚不方便了,得换辆大车了。”静波冷不丁冒一句:“我也同意,只要您掏钱。”孙哲爸立刻没声音了。

  车开得好好的,到一路口,静波突然指着右边的路命令:“拐!拐!右拐!”孙哲一个急刹车,孙哲爸的头一下就磕在前靠背上了。老爷子一下子就怒了:“怎么开的车呀!别腿都残了,脑子也撞坏了。”

  周姐赶紧扳老头脸看看,安慰说:“没大碍没大碍!”孙哲也不高兴了,冲静波发火:“瞎指挥什么?你开还是我开?你怎么什么事都想做主啊!”

  静波:“我认识路啊!这条路我经常走!你又错了!”

  孙哲:“错就错了。你手这样指很危险的!我看不见后视镜了!要是出车祸,一车人就因为你都挂了!”

  静波:“哎!哎!你走错路我给你指一下你发那么大火干吗呀?”孙哲:“你最近到哪儿都想拿主意,什么事儿都老大。你发现没有,你老是想替谁都做主!你妈都说你跟人家说话都是命令式。你不要忘记了,我是一家之主。何况,我也没错,哪条路都能回家,我现在这儿拐,和你那样拐,有区别吗?有区别吗?”

  静波看孙哲一眼,想到后面还有保姆,就气鼓鼓地不再说话了。孙哲爸还不停口:“静波,孙哲开车的时候,你不要瞎指挥,你不要说话。回头影响他开车。安全第一。今天要不是给你们家面子,我其实都不想坐你们的车,你看我这样,哪适合出门,哪适合见人啊!”静波强压的火不得不发了:“爸,怎么是给我们家面子呢?吉泰不是您孙子吗?他百日,您不到场?再说了,你们家亲戚也来了呀!怎么就成了做给我们家看呢?那我做给谁看呢?”

  孙哲呵静波:“静波!你能不能不说话?”静波白孙哲一眼,气鼓鼓地望窗外。

  孙哲好像就是从吉泰百日这天起,反抗意识觉醒了。静波隐约觉得。

  这天静波下班一进门,正要挂包,孙哲上来第一句话就问:“让你买的尿不湿你买了吗?”“买了买了。”静波亮一下手里的一大包。儿子脖子上围着围脖,眼睛定定地瞅着爷爷。窗边下,周姐正给孙哲爸剃头。孙哲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拿块小毛巾给他擦着,嘴里还柔声说:“这是谁的小毛巾啊?上面有小鸭子。”看见静波手里的尿不湿,孙哲甩脸,接着对儿子说:“妈妈买错了,不是好奇的。”

  静波一面伸手抱儿子,一面说:“哪个不都一样?尿不湿不就行了吗?妈妈抱抱。”孙哲一巴掌把静波的手给打回去:“刚从外头回来,手都不洗衣服也不换就来抱孩子,洗手去。”

  静波去洗手,孙哲在她身后扯嗓门喊:“不可以,我们家从来都只用好奇的。”

  静波从厨房出来:“你怎么这么事儿啊!超市那么大,我把车停马路沿上,怕抄牌,顺手拿一个就回来了,先凑合着用。”

  孙哲很认真地问:“你工作中,凑合吗?”

  静波也认真答:“那不能。我凑合了真要丢工作的。”

  “那为什么要让孩子凑合呢?拼爹,从尿布开始;严谨,从好奇开始。拿回去,退了!”

  静波张大嘴巴:“啊???这这这,尿布和尿布之间有嘛区别啊!”孙哲:“品位这东西,要从小培养,你没看电视里,好奇宝宝都欢蹦乱跳的?要鼓励吉泰多动,多动!上次那奶粉他不吃,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又到尿布了,你这当妈的,什么时候能认真一点?体察客户需求?”

  静波叹口气:“我去。我去换。你们爷俩,能力没多大,挑剔倒不少。”

  孙哲哀怨地看了静波一眼,那眼神似乎像怨妇一样,隐台词是我都为家牺牲了,你都不懂感恩。然后受伤地背过身去。静波立刻明白孙哲的含义了,有些沮丧:“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敏感?你弄得我没法说话了,说句话得察言观色看有没有伤害到你和孩子一样稚嫩的心灵。”

  孙哲跟本不搭理静波,一个人自顾自跟孩子说话:“你要啊,你要什么呀?把拔(爸爸)没有哎!”

  静波告饶:“好好好,我错了,我道歉。我说话以后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这种显得我特没修养和水平的话坚决不会出现了。”

  孙哲哼一声:“道歉不真诚,没有诚意。”

  静波立刻保证:“完全没有!带着百分百诚意!”

  孙哲还接着哼:“不稀罕,不要了,我们就红屁屁。”

  静波开始烦了:“有完没完?蹬鼻子上脸?不换了!”

  孙哲立刻乖了:“我错了。孩子等着用呢!”

  静波拎着尿布胜利出门。

  晚上,静波擦着润肤乳看着儿子,正要抱,孙哲意见又来了:“别抱了,人家都睡了。你叶公好龙。他哭的时候你就丢给我。”静波说自己对付不了他。一边抱起来亲亲孩子,一边问家里有什么重要事汇报。

  孙哲轻描淡写地说:“这段还行,前几天周姐说不干了,我刚把她哄好。”

  静波警觉了:“又给她加工资了?”

  孙哲:“不是。那叫隐私费。”

  “哎!你什么隐私被人抓住了要付遮羞费?”

  “不是。她说,她都没有自己的空间,跟我爸住客厅里,一男一女不方便。我这又没多余的地方给她住,就花钱买她隐私了。”

  “是啊!是不方便啊!我要努力工作争取换个大房子了。唉,看样子指望我哥是没戏了,保险金拿不到了。”

  孙哲奇怪:“什么保险金?”

  静波笑了:“我哥,前一段时间怀疑自己得艾滋病了,吓得跟什么似的,买好多人寿保险,我还是受益人呢!多大一笔钱啊,一辈子都挣不来。”

  孙哲:“你禽兽吗你。你自己亲哥,你还盼着他死。”

  静波:“我开玩笑的。我知道他没事儿了才开的玩笑。”

  孙哲说静波真能扛,这么大的事儿,自己一点都不知道。静波白孙哲一眼:“我告诉你,你能怎么帮他呢?”孙哲愣了一下:“我……我……我能给他找个神父。”

  忙活完了,也汇报完一天的要务,俩人才躺床上。静波提议:“咱俩,是不是,该运动一下了?”孙哲却说累了。静波笑:“你报复我,以扳回上一次我对你的怠慢。咱俩这样冤冤相报,可不是良性循环,来来来,给本宫亲一下。”说着送上嘴唇。孙哲却重申是真的累了,没心情。

  “你看,这就是男女不同。这我要是在家带孩子,你提要求,我说我累了,你该怨我不关心你了。”静波有些失望地说。“杂事太多,很磨人。”孙哲眼皮沉沉地说。

  静波笑了:“就应该让男人在家带带孩子,换位思考一下。哎,跟你商量个事儿,我下周,要出差去旧金山,考察一下硅谷的企业文化与设计理念,为参赛做准备。”

  孙哲打起精神问要去多久,静波掂量了一下,告诉他一个月。孙哲默不作声,然后叹口气:“你倒放得下,说走就走,一走还一个月。真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

  静波沉默半天,才说:“那我在家带孩子,让你出差,你行吗?”孙哲:“你要感恩!你不要老觉得你在养家,动不动就说我行吗我行吗。我以前虽然没你挣的多,但我在社会上,养个家糊个口也不是个难事,我也没沦落到非要看女人脸色行事的份儿。你要摆正位置。”

  静波反唇相讥:“可是广大家庭妇女在家里的时候肯定不会因为丈夫出差一个月就说真没见过你这样当爹的。咱俩到底谁位置不正?”孙哲叹口气:“我在家,只有干活的份,没有发言的份。我说一句,你总有一万句等着我。我不挣钱,我没资格说你。我闭嘴。”

  静波立刻告饶:“我错了我错了,你批评得对。我不该……我不该……哎!哎!哎!怎么成这样了?我不过是出个差,好像去干不正经营生一样?”

  冯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静波说:“全世界最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天。我们以前在那儿工作过一段,天气极其古怪,早穿皮祆午穿纱,羽绒衫风衣要随身带。”说着从衣柜里抽出一件风衣套上,发现尺码有些小了,扔给静波,“这个我穿不下了,给你吧!”

  静波高兴地说:“我就喜欢到你这儿来淘衣服。你以后多买点儿……哎,你有旧金山地图吗?我查一下,也不知在那儿能不能开车。”

  冯莹:“能,但我劝你别开,旧金山的路不是一般人能开得了的。上上下下起起伏伏,人生百味全在路上了。”突然她安静地看着静波,“你真要去那么久吗?”

  静波奇怪:“这还有假?你担心什么?”

  冯莹:“一个家,交给男人……感觉很奇怪。也就你能放下心。”静波:“我们家原本就是阴阳颠倒。”

  冯莹:“你不怕你老公跑了?”

  静波大惑不解:“他凭什么跑呀!要是你们家张嘉平出差一个月,你会跑吗?这种问题,你就不该问。”

  冯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肯定不会跑。他出差就通知我一声,拎包就走,家里的事,从来不问的。”

  静波:“是啊,你这不就叫自轻自贱吗?我也是有正式职业的,我还不去声色场所,咋换成我出差就跟不务正业似的,让我这干活的人心虚内疚呢?”

  冯莹扑味笑了。

  从冯莹家出来,静波给李市长拨了个电话:“大人,小女子叩谢。”李市长在电话里笑得很爽朗:“哦?谢我什么呀?”

  静波:“装糊涂。我谢谢你,帮我联系了硅谷学习的事儿。”李市长又笑:“哪里哪里,这种服务工作本就是我分内的工作,我的任务就是牵线搭桥方便你们嘛!何况受益的又不是你一个。市里去好几个呢!你要珍惜这次机会哦!”

  静波哼了一声:“官腔,少来!等下又要告诉我小同志努力学习报效祖国了!”

  李市长哈哈大笑:“好,努力学习,报效祖国!我这里等下要有个参观,不多说了,你行程一半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

  静波惊讶:“你当真?”

  李川奇:“当真。不开玩笑的。我月底要去访问加州,包括南加北加,其中一个项目就是了解你们在硅谷的学习进程如何,需要我们其他什么帮助吗?到时候见!你要交出一份优异的答卷哦!”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西藏,世界最后一块净土,
《逃到西藏,逃不出爱情》为您演绎全新的西藏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