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言情 > 宝贝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8节 这害死人也爱死人的人情社会

  静波妈碎碎念:“静波啊!你怀孕了,家里离不开人照顾,我在想,要不要让你公婆搬过去住。”静波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要!我天天都不在家的。”静波妈不放心:“早饭要吃吧?晚饭也要回家吃。不要天天凑合,要对得起孩子。”

  冯莹也劝:“静波,这点你要听小姨的。有孩子的时候你才发现家有一老真是一宝。很多零碎的事,没人拾掇真不行。”孙哲拍板:“就这么定了,我回去跟我妈说。”

  静波说家里地方不够住,静波妈就开始想当年:“挤一挤。忍耐是有孩子的人的必经之路。你小时候,我和你爸忙,把你放在宁波你奶奶家,你奶奶把饭碗放地上,鸡吃一口,你吃一口。你没得鸡瘟,真是老天疼你……”

  静波没听完就恶心得冲到卫生间开始吐了。静波爸跟着进去,一边给女儿端漱口水,一边苦口婆心:“孩子啊,你已经长大了,你要明白,你的意志不可能主宰全部,单位不行,社会不行,家里也不行。逞强,你就累;服软,你就轻松。这个时候,不是逞强的时候,你现在,操不了那么多心了。要学会放下。”

  孙哲在外面插话:“就是,都吐成这样了,她还跟单位领导说……”静波跳出来一把拉住孙哲的袖子:“好!就这么定了!”

  周六一大早,静波睡得正香,被外屋的一片嘈杂声吵醒。

  客厅的电视机大声地播着狗血电视剧,吵成一片。孙哲妈在家快乐地充满朝气地颠来颠去。她努力让自己适应这个小家。第一步就是把自己和孙哲爸那两条毛糙得像丝瓜瓤一样的洗脸毛巾洗澡毛巾挂在浴室的暖气片上,与静波一尘不染、整齐码放在壁架上的YSL浴巾相映成趣。

  孙哲妈又掏出两把劈了毛的牙刷,插进静波和孙哲的情侣杯里。孙哲看一眼都知道静波得不高兴,悄声建议:“妈,再去买个杯子。一人一个比较卫生。”孙哲爸在外面听见了,说:“不用买,我现给你剪两个。”说完就抄起装满水的塑料瓶,把里头的水倒进烧水壶,找出剪刀,把一次性的塑料瓶剪去半截,还剪个豁口。瞬时俩塑料瓶就站在高雅的卫生间里,然后插上俩劈毛的牙刷,和中华牙膏。老两口对着自己的发明创造,那叫一个满意!孙哲爸自得地说:“哎!早说了,不需要浪费那个钱嘛!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孙哲父母说话声音大,就算压低声音,还比着吵架的阵势说家常话。

  孙哲妈把放在淋浴房托架上的透明皂拿来,顺手搓刚才静波吐上面的毛巾,看看没什么地方放肥皂,就相中了静波的熏香炉,她很满意地把透明皂放在熏香炉上,转身去阳台晒毛巾。

  静波又嗷着要吐,她冲到厕所,被眼前这幅景象惊呆鸟……孙哲妈看她起床,不无关心地说:“静波啊!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小哲说你天快亮才睡的。这样不行啊,这样对宝宝不好。”

  静波有气无力:“我被你们吵得睡不着。你们动静轻一点儿。”

  孙哲爸用军队司号的声音回答:“我们都捏着嗓子说话呢!”搞得孙哲和静波哭笑不得。

  周末没有休息好,周一静波下班回家已经精疲力竭了,走进客厅,眼前一片炫目。

  桌上的花瓶给放地板上了,桌子上放着一个一个小塑料袋装的蔬菜和肉,还多了个很难看的塑料托盘,里面放着公公婆婆的各色降压药、心脏病药、维生素片;沙发上堆着花布被子;茶几上放着茶叶罐儿、乐扣杯,还有一个茶渍斑斑的杯子,一个择菜盆儿;飘窗上,放着老头老太的行李包,敞着口,还有一件背心儿和一把剪刀。

  孙哲妈见静波进门,手里拿着剪刀过来迎接:“回来了啊?我这正拾掇呢!家里要好多抹布的,你这日子过得光好看不实用,我把你爸的背心给剪了擦厨房的地。”

  静波突然发现窗台上蓝色的猫咪窝不见了:“哎!我猫咪的窝呢?”孙哲妈:“我把猫咪送给我们家邻居大爷了。怀孕的人,不能养猫,容易把弓形虫病传给孩子。”静波愤怒了:“不行!把猫给我抱回来!”孙哲爸拿出军人的做派大手一挥:“不行!你这时候怎么能养猫呢?满屋子飘的都是毛!你那猫,还哪儿都上,今天还蹦灶台上叼鱼!不能养!我已经送出去了!”

  静波冷冷地看着孙哲爸:“这猫要是不回来,我也不会回来,什么时候猫回来了,你让孙哲打电话给我。”说完拎起包,掉头又出门了,把门摔得山响。

  静波在办公室伏案加班,人已经困顿得不行了,正犹豫着要不要下去吃路边的地沟油炒饭,冯莹打来电话,问她反应大不大,还告诉她前三个月要小心。一丫要生了,她想去给她买点小毛毛的衣服,顺便给静波也买点儿。又问她想不想出去散心。静波无奈地说:“我加班。”冯莹差点儿没惊掉下巴:“不会吧?怀孕你还加班?”

  静波有些不好意思:“我跟孙哲爸妈翻脸了。”冯莹大笑:“第一天?第一天就翻脸?你耐性也太差了吧?我心说你能撑一个月。”静波忧伤加气恼地说:“他们背着我把猫送人了!”

  孙哲下班一进门,就用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跟爹妈说:“我跟你们说了吧?不行。猫是她命根子。她从大学养到现在了,你把我送走了都得给她把猫留下。你把猫送走了,她能咬死我。”

  孙哲爸哭笑不得:“你这在家,一男人家的,什么地位啊?”孙哲妈的话横着就出来了:“这哪能由着她呀!孩子金贵还是猫金贵?万一孩子有什么她担得起吗?”

  孙哲:“妈,您到我这儿来是帮忙来的。您要意识到这一点。这个家,是静波的。您哪能上人家家把主人给得罪了呢?”

  孙哲爸啪一巴掌扇在孙哲头上:“这房子,首付咱们家还出了一大半呢!什么时候她成主人了!再说了,我们讲的是个理字!是科学!我要是害她,你说我也就算了。我这是爱护她心疼我孙子!你别天天没原则地护你老婆!这事儿,没商量!”

  孙哲坚持老婆最大:“爸妈,你们要是这样,我不能留你们在我这儿了。咱家四项基本原则第一条就给违反了。静波永远是对的,我无条件服从。静波在怀孕着,她心情不好对孩子更不好。现在,就得顺着她。”

  孙哲爸怒了,把手里拿的喷水壶塞到孙哲手上:“把猫还给她!我们回家!”孙哲想了想,到沙发上开始叠被子,往行李箱里塞。孙哲爸气得手直抖,没地方撒气,只能对着孙哲妈说:“你看看,你看看,养儿子有什么用啊!心里除了老婆,哪有我们父母啊!我们这还是来给他帮忙的呢!”

  孙哲淡定地说:“我不用你们帮了。感谢你们。猫送谁家了?我去接回来。”说着已经提着行李箱站在他妈面前了。

  孙哲爸指着儿子:“好!好!我们断绝关系!”说完就背着手往门外走。孙哲妈一把挡他面前:“断什么关系?怎么断关系?我不断。我还想看孙子呢!哪儿都不许去,你,去把猫接回来!”

  孙哲爸恨老伴糊涂:“你这要是一让步,以后咱们就是寄人篱下了!给人家带着孩子还不落好!就不能让步!”

  孙哲妈:“为了我儿子我孙子,我愿意寄人篱下。小哲,你去接静波回家,你替我给她道个歉,我们好心办了坏事。你爸去接猫。我做饭。但说好,猫在家,她不能抱,这真是为她着想。”

  孙哲得令喜笑颜开:“哎!谢谢妈!”说完套上衣服就接老婆去了。

  静波一进门,猫咪喵地就蹿过来在她脚边环绕。静波高兴得呀,蹲下要抱,看到孙哲直摇手指,说好了,不准抱。静波只能摸了摸陈咪咪。

  孙哲妈解着围裙喊:“洗手!吃饭!”孙哲爸还在沙发上生闷气:“不吃!”“没叫你。你爱饿就饿着。”

  ……

  夜里。客厅里拉开的沙发上,蜷缩着孙哲的父母。孙哲爸嘀咕着:“我想回家。我又不是没地方去,在这儿受气。”孙哲妈戴着老花镜对着昏暗的灯光看药瓶:“明天你去买一盏大瓦的灯,这哪看得见啊!”

  “我明天回家!”

  “没人给你做饭吃。”

  “我!我出去买着吃!”

  “没人按顿给你喂药,血压高崩死你。”

  “死就死!”

  “那不行!我还没同意呢!”

  “我寻死还得你同意?”

  “你是我的人,你死不死的,可不得向我汇报吗?以前就说好的,在家里我是领导,你都退休了你还耍什么大牌呀!”

  “自己有家不待,跑人家家来挤沙发。这房子还有我的股份,过来干活第一天就让你儿子往外轰。我没脸!”

  孙哲妈像劝孩子一样劝老伴:“为了孩子,咱不要脸了。孩子需要咱,咱就在这儿待着;孩子不需要咱,咱就走人。不要把自己的意志凌驾于孩子之上。过来,就是帮忙的,就当自己是不要钱的保姆,一切听孩子的。”

  孙哲爸不明白:“你咋修炼的?觉悟这么高?”

  孙哲妈神气得很:“开玩笑!都四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了,搞了一辈子政工工作,这点儿觉悟还没有吗?以前,我们服务于社会,现在,我们服务于家庭。我们就是螺丝钉,哪儿需要我们,我们就往哪里戳。”

  孙哲爸哼一声:“看出来了,都戳沙发里了。”

  孙哲妈拿着药瓶出神:“静波这孩子啊,糙,像小子不像丫头。人呢,真不是个坏人,就是到哪儿都风风火火的,这俩孩子吧,都没单独过过日子,说来也快三十的人了,既不生火也不做饭,今天蹭娘家,明天蹭婆家。以前没孩子,怎么糊弄都是一天,可现在不行了啊,这肚子里装了个小的,大的没谱,小的不能没照顾啊!咱,就当,替社会看护个小苗苗?”

  孙哲爸也感慨:“现在的小孩,可不都这样吗,过日子跟过家家似的。他俩,已经算好的了。我战友的小孩,刚喝完喜酒没三个月,这都离婚了。人家能安定下来生孩子,已经算我们孙家烧高香了。”

  “啊?离了?为什么呀?”孙哲妈倒不觉得三个月意外,就是想八卦一下为什么。孙哲爸说:“谁洗衣服谁洗碗,都是鸡毛蒜皮,我都听不下去。”孙哲妈忽然想到了重点:“我们刚送的礼钱,打水漂了啊?”孙哲爸笑了:“不错了!离婚没办酒席再收你一次。”孙哲妈恍然大悟:“噢!要是这样结了离,离了结,还是一门致富的营生了!”孙哲爸想了想也解气了:“要是这样比,静波,还真算是个好孩子呢!孙哲前一段时间不上班,她也没什么意见。”

  孙哲妈又站到自己儿子一边:“嗨!她就不该有意见!人家报纸上说一著名导演在家待业七年,老婆一点意见都没有,后来人家不拿奥斯卡大奖了吗?人哪,不要目光短浅!”

  孙哲爸有些嘲笑孙哲妈:“你觉得,你儿子以后能拿什么奖?”孙哲妈想了一下,突然就不好意思了:“他呀,除了爱老婆奖,他还真不像能拿啥奖的。”

  第二天上班,静波捂着肚子趴桌子上迷糊,进来个小姑娘把文件放静波桌子上说:“老板说这个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就发过去了。”静波无精打采地回了一句:“放那儿吧!”小姑娘却一点眼色没有地不依不饶:“老板说马上就要发的。”静波有气无力地打开文件夹,脑海里出现各种幻象,头顶上吊下一根绳子把自己的眼皮给拉开,有一把锥子撑在眼皮中间,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尼玛怀孕怎么跟白蛇要冬眠一样啊?

  小姑娘站在桌边不走,嘴巴还一张一合地催静波。静波手在抽屉里摸摸,摸出个冰袋,敷在眼皮上,忍不住咝地倒吸凉气,立刻惊醒了。

  门口,范公主敲敲门:“怎么还犯冬困呢?怀孕的人真伤不起啊!孕期反应太重,我得回去睡一会儿了。有事你替我照看一下啊!”静波无力地冲她挥挥手。范公主翩然出门了。

  静波对小姑娘说:“给我倒杯浓咖啡。”小姑娘这会子回神了:“怀孕了不能喝咖啡吧?不健康。”

  静波坚定地说:“我首先得活着,才能谈健康。”

  夜深人静。静波像只夜老鼠一样在屋里东遛西逛,又是找资料,又是蹙着眉上网查询。孙哲还在电脑前奋力敲字,回头看看精神抖擞眸子放光像吸了鸦片一样的静波:“你还不赶紧睡,到白天就犯困。”

  静波有点神不守舍了:“我早上好像给一张不该发出去的报告签字了。”

  孙哲不无担忧地说:“怀孕期间不宜做任何重要决定。”

  静波又想起一茬事儿:“我得写张条,白天不记事。明天要记得把万利拖欠我们的广告费要回来。”

  孙哲感慨:“一到夜里你就跟猫头鹰似的眼珠子滴溜乱转。这应该是你养胎的时候。”

  静波转头问:“哎,你说,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孙哲一点磕巴都没打就蹦出“儿子”二字。静波不爽了:“我没想到你也重男轻女。不应该啊,你这城里的孩子。”

  孙哲说:“跟重男轻女没关系,养女儿责任太重。长得好看要担心,长得难看要担心;早恋要担心,晚恋你更要担心;嫁的男人条件好,你要担心,嫁的男人条件差你还要担心。养女儿就是担心一辈子,不如男孩来得痛快。结婚以后剩下的担心就丢给他老婆了。”

  静波“切”一声:“养孩子,哪有不担心的呀!担心到从娘刚知道有TA起,就吐了——你为什么不睡?”

  “跟人家一起接了个活儿。帮人代写论文。”

  “啊?这么没品?”

  “暴利啊!一篇四万,一人两万,半个月时间——如果不跟老婆聊天的话。”

  静波问:“你前两天不是帮人做苹果小游戏吗?”

  “广撒网,多捕鱼。那个不赚钱。天天给苹果写游戏的人多了,有几个变成愤怒的小鸟啊!对了,毛驴问你愿意帮他的杂志做插画吗,一幅四百。”

  静波摇头:“你在广度上奋进,我在深度上挖潜。这种小钱花死都不够我一次诊费的。我看我能不能设计个贝聿铭那难看的金字塔在卢浮宫上,我就一辈子能混吃喝了。”说完到书架上抱了一本普利策设计大奖的书开始研读。

  终于熬到周六,静波坐在床上边喝酸奶边看书,陈咪咪趴在沙发上假寐,很是惬意。孙哲妈一早出去买菜,拎着菜篮子进门时,看见猫在沙发上,随手拎了鞋拔子光脚丫就奔过去打:“你个死猫!又上沙发,你自己的窝子呢!你这到处掉毛的!滚过去!”

  猫吓得四处乱窜,直溜溜地就蹿进静波屋里,踏着静波的肚子上了旁边的书桌电脑,又跳下去钻床底下了。静波吓得“哎呀”一声,就见孙哲妈拎着鞋拔子进来了,四处搜寻着:“躲哪儿了?躲哪儿了?”

  静波不高兴了:“妈,您这是干什么?把猫吓成这样,它刚才踩着我肚子过去的!”孙哲妈大惊:“这猫真是要死了!天天吃那么肥,还踩你肚子,别把我家毛毛给踩坏了!”她趴地上找了一会儿,看见猫在床底下,就大声喊:“出来!出来!”又用鞋拔子敲地,“再不出来我拿长竹竿来捅你!”

  静波忍不了了:“妈!您能不能不要这么恶毒地对待陈咪咪啊!陈咪咪见到您,都吓得魂飞魄散。您要当它是亲人,是我们家一员!”

  孙哲妈气呼呼地说:“我不跟畜生当亲戚。我怎么称呼它?大姐?外甥女儿?小孙女儿?它什么辈分啊!”静波:“她是我女儿,您当孙女儿待吧!您以后会拿鞋拔子追我们家孩子打吗?”

  孙哲妈:“嗯……”那个“嗯”字曲里八拐的变调像歌曲《忐忑》一样,“还你女儿呢!我伺候一家老小,地位都不如一只猫!”

  静波笑了,孙哲妈也气乐了:“你以后,可别叫猫上你床了。哪有规矩啊!关键是脏。”

  静波:“我从小带大的,不脏,以前都是我吃一口她吃一口。我吃虾肉,她吃虾头。”

  孙哲妈:“现在呢?”

  静波:“现在是我吃虾头,她吃虾肉。”

  孙哲妈睁大双眼:“我那老贵的基围虾,你天天一吃就偷偷摸摸进房,搞了半天都进它肚子了啊!”气儿刚消一半的她又开始敲地板,“你给我出来!你个小馋猫!你还跟我孙子抢食儿!我不弄死你我!”看静波一眼,再骂,“我等你妈上班以后再收拾你!你现在猫仗人势吧你!”

  静波咯咯地笑,正笑着,手机响了。静波带着笑音接电话,表情陡然紧张:“出什么事了?……张嘉平?不可能!没天理了!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啊!姐!你在哪儿,我去找……”“找”字还没说完,又嗷嗷地往卫生间冲去吐了。

  孙哲拎着东西进卧室,看见静波在吐,赶紧冲过去又拍又抱又递水。静波手里还拿着电话没挂,嘴里就嚷:“张嘉平外面有人了!被姐抓个正着!”孙哲一惊!静波冲着电话说:“姐,你等着,我去找你!”穿着拖鞋就往外跑。孙哲迅速跟上要送她去。静波不同意,说姐姐现在肯定不想见外人。孙哲考虑得很周到:“我送到地方找个角落蹲着不跟着你们。等下再送你们回去。”

  孙哲刚把车停下,静波推开车门就下。孙哲在后面劝:“冷静点儿,冯莹是当事人冷静不下来,你得冷静。”静波摆摆手,急急地走了。

  静波和冯莹约在了一个咖啡馆里。一坐下静波就叹气:“唉,什么Surprise(惊喜),生活哪里需要这么多surprise?你还留学的呢,英文都没学好,惊喜是这个词,惊骇也是这个词。没喜上把自己给吓着了。没事啊,别搞什么surprise,生活就需要organize(规划)。一点意外都不要出,一点反常规都不要碰。夫妻之间,一定要不越雷池一步。”说完,递给冯莹一张纸巾,“擦擦,别哭了,我吐的都没你哭的多,这一堆纸的。”

  冯莹眼睛都哭肿了:“我真的没想到。我去的时候,还特地扎了把花送他。”

  静波:“看,Surprise自己了吧?冲动是魔鬼。凡是自己脑子热乎的时候,不要做决定。这是我在商场学的经验。”

  冯莹:“我一分钟都等不下去。我要离婚。”

  静波:“你得吃点儿东西,这两天,一下樵悴成这样!连肥都不用减了。抽脂都没你现在速度快。点个猪扒饭?”

  冯莹摇头:“吃不下。”静波劝:“吃不下也得吃,论持久战。你也不想想,你这身子骨,照这种速度自残下去,能撑几天啊?你怎么说也中年了,身体最重要,万一垮了,想想偶得,还有家产,就都归贼了。”

  冯莹刚平静一会儿,一想到儿子偶得,又难过得流泪。静波接着劝:“哭什么呀!你哭,能改变事实吗?你要迎面出击。但,首先,你得吃东西,你要一想到养身体是为了退敌,就充满斗志!你等着,我给张嘉平打个电话。”冯莹马上紧张地阻止:“不要!”

  静波:“我问问他怎么打算的。他要是悔过心重,咱们念他初犯,给他个戴罪立功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他是偶得亲爹,他对偶得没话说。你别剥夺了偶得的幸福。你给偶得一票选举权,民主从家庭生活开始。”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冯莹问。

  “啊?你不要问我这么残酷的问题嘛!我这肚子里刚有……”

  冯莹叹口气,无比忧伤地说:“谁的肚子里不都有过吗?谁在肚子里装着的时候会想到未来孩子单亲呢?”

  像是劝冯莹时把话都说尽了,从咖啡馆出来,静波颓然地坐在车里,眼神迷离地沉默着。孙哲用眼角看看她,鼓励地摸摸她的手。静波沉吟片刻:“孙哲啊,我拿人生最好的岁月付你,你要是负了我,天地不容啊!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活啊?”静波鼻子一酸,竟然掉下泪来。孙哲安慰地拍拍她:“人家的事儿,别当成自己的预演。”静波看看自己尚未凸起的小肚子:“冯莹说,谁在肚子里装着孩子的时候会想到未来孩子单亲呢。”

  孙哲想了一下说:“我在这里起誓,我拿孩子的命起誓:这一辈子,在我们这个家,只有你负我,不能我负你,如果负你,天打雷劈!”静波吓坏了,捂着他的嘴:“你还是负吧!哪怕就是跟人家走了,总还是孩子爹。好好活着吧!”

  夜里,静波正睡着,突然翻身起床喊了一声:“糟了!”就奔着去了厕所。孙哲蒙昽中打开台灯,口齿不清地嘱咐:“慢点儿,别摔着。”沙发上的静波妈跟着也起来了。只听静波在厕所里大喊:“孙哲!见红了!”

  孙哲一个激灵就醒了:“蹲着别动!我来了!”冲到卫生间门口,看见静波内裤上一块红,着急地问:“怎么会这样?今天你吃什么了?”

  静波哭了:“你干什么了?”孙哲傻了:“跟我?跟我有什么关系?”静波恨恨地说:“你肯定已经背叛我了!你下午刚拿我们孩子的命起誓!”孙哲汗都下来了:“我没有!我没有!!我发誓!!!”

  孙哲妈披着小褂站在卧室门口喊:“别发来发去的了,今天被猫踩了一下,别踩着了!赶紧去医院吧!”

  静波夹着腿连气都不敢出,被孙哲搀扶着碎步走进和睦家急诊室。医生让她脱裤子看看,看后说:“这不要紧的。不少人都有这种现象,有些人怀到七个月还流血呢!肚子不疼吧?肚子不疼就回家观察一下。我给你打一针保胎。”静波突然就觉得肚子疼了,抱着肚子蹲在地上。

  孙哲慌了:“医生,这个马虎不得,她肚子疼。我们这个孩子得来不容易,麻烦您上心。”医生一看静波疼得蹲地上了,赶紧让她躺检查台上再看一下。静波上了检查台,医生边检查边问:“疼得厉害吗?头胎吗?”静波脸色都白了,只顾着点头。

  医生也觉得有点棘手:“哎呀,我先给你打一针,但我们B超要过四个小时才来。怎么办呢?”

  孙哲非常果决地说:“医生,我们住这里等。我办住院手续。”

  当静波住进很豪华的病房里,四处环顾的时候,忍不住咂舌:“天哪!这一晚上得多少钱啊?老板会不会把我给杀了?”孙哲坐床边上安慰她:“你不要想这个问题。多少钱都住,老板不报我报。”

  静波叹口气:“早知道还有这种意外,我还不如在公立医院生算了。”

  孙哲问:“肚子还疼吗?”静波感觉了一下:“还有点,一阵一阵的。”孙哲马上叫来护士。护士一听“一阵一阵的”,便说:“情况不好了,宫缩了,你坚持到天亮,早饭后立刻去做B超。”

  静波忧虑极了,难过地对着肚子说话:“宝宝啊宝宝,你要么不要来敲爸爸妈妈的门,既然来了,就要变成常住人口,怎么能逛一圈就走呢?”

  孙哲也摸着静波的肚子:“他不会的。他肯定会好,不过是吓我们一下让我们重视他。”

  早饭时,静波非常安静地吃了一整份,吃到最后眼眶红红。孙哲摸摸她的头:“今天表现真不错,吃这么多都不吐,乖妈妈。”静波眼泪都要掉下来:“我没有早孕反应了,孩子不长了。”

  护士和医生推着手推车来到病房。护士问:“你是新妈妈对吧?我们去B超了。医生催得很急,你这个比较紧急。”

  静波躺在B超床上,医生拿出一根小棒棒,告诉她要做的是阴超。静波立刻捂住下身:“不行,我怀孕了,你别给我弄掉下来。”医生冷着脸说:“你要是掉下来,肯定不是我弄的。这么小的胚胎,有就有,没就没,不可惜的。大部分都是基因染色体问题自然淘汰的。张腿!”静波乖乖听令。医生对着屏幕看了半天:“哟,你这个,怕是不好了。没心跳的,都十周了吧?算了,你是等它自己流掉还是让我们帮你清宫?”

  静波突然就眼泪暴发,哭得号啕:“我的宝宝,我的宝宝……”孙哲在门口站着,听到静波的哭声不管不顾闯进来。静波看到他,哭得更伤心了:“宝宝没有了!没有心跳了!”孙哲眼眶一下就红了,傻愣住。静波伸手要抱孙哲,孙哲都没反应。

  医生这时盯着屏幕喊:“哎!等一下!有了有了!有心跳了!很弱!快看!”孙哲速探头去看屏幕,看见一闪一闪的小亮光。静波顿时破泣为笑,和孙哲紧紧地手拉手,相拥这瞬间的幸福。

  静波以前对贱爹贱妈有鄙视的平方,跟八辈子没见过孩子似的“宝长宝短”,一会儿怕冻一会儿怕饿,现在这些招人烦的孩子都是这些招人烦的家长带出来的,一点规矩也没有,静波早就立意要么不做妈,要做就做辣妈,跟外国妈一样,生下来就丢储藏室里一个人睡,出门不抱自己走,要买什么就俩字:“没有”。可经过这一轮失而复得,静波的思想骤然一百八十度转弯。

  “我以后也要追着喂宝宝,我以后一听宝宝哭就也去抱,我也要带着宝宝睡觉,一直睡到宝宝不愿意为止。我才不要西方式教育,我就东方式宠爱,能多宠就多宠,因为能有这种荣耀,是很难得的。差一点,我就失去这个机会了。”

  孙哲怜爱地摸摸静波的脸:“才发的誓,跟人家按摩院的姑娘打赌说自己要做辣妈,现在又和全国广大妇女一致了。”静波一笑:“从众是美德。”得,又一个惯得没边儿的小太阳将要横空出世。

  妇科医生在频繁见静波一阵子以后终于摘下了紧箍咒:“孩子很好啊,你摆脱常来看我的阶段啦!达福斯通可以停了,下一次见你要四周以后了。”

  婆婆喜笑颜开,崩溃的是静波:“天哪!四周!这是多么漫长的等待啊!我心里怎么听着这么没底呢?”

  医生笑了:“你比很多高龄产妇都要好了。比方说唐氏综合征,这种染色体变异的病,在年轻妈妈身上发生的概率是几千分之一,而如果孕妇年龄在四十岁以上的时候,就高达四十分之一了。三十五岁以上的产妇就要求羊水穿刺了。十六周的时候要来验血查基因啊!”

  静波诚惶诚恐地拉着孙哲妈的手往外走。孙哲妈:“矫情!我们那时候怀孩子,啥都不查,生出的孩子哪个不好了?你别给她吓唬住了。该吃吃,该喝喝。”静波:“妈!这不是矫情,这是科学!万一有什么,好提前做预防措施。”

  孙哲妈:“什么叫预防措施?不要了?要照你们这么说,我看贝多芬这样的孩子大概在娘胎里就给打掉了,不合乎标准件要求啊!我听说他是个聋子呢!”

  静波问:“要是贝多芬也就算了,要是天生耳聋,还不是贝多芬呢?”

  孙哲妈坦然而坚定地说:“上天给什么,我们收什么。哪那么多好事儿?占尖儿的都去,吃亏的都躲?我觉得这种检查,意义不大。你只要认账,是自己孩子,就没有不好的。”静波听完,突然一改往日的距离感,感动得抱了一下婆婆:“妈,谢谢您。”孙哲妈一下就尴尬和羞涩了。孙哲妈:“谢啥谢啥?都一家人的。”

  静波说:“妈,我曾经和孙哲讨论过,如果孩子有缺陷,我们要还是不要。他说,孩子是礼物,礼物没得挑,怎样都好。没想到妈您也是这么觉得的。”

  孙哲妈有点不好意思:“这吧,咱说归说,最终是要听医生的。科学,相信科学。”静波无奈又好奇地问:“妈,您是双子座的吧?怎么墙头草两面倒啊!刚说了检查意义不大,又说都听医生的。您让我以后怎么夸您啊?”

  静波和婆婆之间交往并不深,属于三碗汤的距离。意思是一个月去次把,平日里互不叨扰,见面不是逢年就是过节,带上礼品就够了,她很满意这种现代婆媳关系,几近西化。等她怀孕以后她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家庭三代同堂,有个能干的婆婆,自带工资,嘴不唠叨觉悟高,对媳妇来说是多么地珍贵啊,赛过价值连城的翡翠。静波有时候开玩笑就喊婆婆“老坑玉”。静波每天早上醒来就享用婆婆榨好的果汁和熬好的五谷杂粮粥,配着精致的小菜,晚上回来是热汤热饭,今天婆婆递个热水袋,明天婆婆钩双防摔袜,静波想自己大约前世修行得很好才摊上这样体贴的老太,以至于头脑经常发热的静波,前两年还做孙哲的思想工作说“过几年婆婆公公年纪大了就送养老院,咱勤去探望”,到现在孩子还没落地,静波就心软了,在婆婆自己说等他们老了主动搬到养老院的时候,静波脱口而出:“您这是打我脸。您能干能动的时候在我这儿帮忙,等您老了把您推出去?我以后会不会下地狱下油锅啊?您呀,老了,哪儿都不许去,就跟我们一起住,我伺候您!”还好脑子也没那么不清醒,又补一句,“我要是上班忙,就请个保姆,让阿姨照顾您的生活,我负责照顾您的情感。”把孙哲妈给乐得呀……干活更带劲了,好像在付未来养老保险一样心甘情愿。

  静波有时候想,中国社会,这人情吧,害死人的也是它,弄一堆贪官污吏;但爱死人的,也是它,弄得彼此之间鱼水相依谁也离不开谁。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西藏,世界最后一块净土,
《逃到西藏,逃不出爱情》为您演绎全新的西藏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