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历史 > 云中歌 > 第 1 章 (一)
第7节 掌中雪

  新酿的酒,色泽清透,金黄中微带青碧。

  香味甘馨清雅,口味清冽绵长。

  常叔刚看到酒色,已经激动得直搓手,待尝了一口酒,半晌都说不出来话。

  云歌和平君急得直问:“究竟怎么样?常叔,不管好不好,你倒是给句话呀!”

  常叔半晌后,方直着眼睛,悠悠说了句,“我要涨价,两倍,不,三倍,不,五倍!五倍!”

  云歌和平君握着彼此的手,喜悦地大叫起来。

  两个人殚精竭虑,一个负责配料,一个负责酿造,辛苦多日,终于得到肯定,都欣喜无限。

  常叔本想立即推出竹叶青,刘病已却建议云歌和平君不要操之过急。

  先只在云歌每日做的菜肴中配一小杯,免费赠送,一个月后再正式推出,价钱却是常叔决定的价钱再翻倍。

  常叔碍于两个财神女――云歌和平君,不好训斥刘病已“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懂什么?”

  只能一遍遍对云歌和平君说:“我们卖的是酒,不是金子,我定的价钱已经是长安城内罕见的高,再高就和私流出来的贡酒一个价钱了,谁肯用天价喝我们这民间酿造的酒,而不去买贡酒?”

  云歌和许平君都一心只听刘病已的话。

  常叔叨唠时,云歌只是笑听着。面容带笑,语气温婉,人却毫不为常叔所动。

  平君听急了却是大嚷起来,“常叔,你若不愿意卖,我和云歌出去自己卖。”

  一句话吓得常叔立即禁声。

  一个月,那盛在小小白玉盅中的酒已经在长安城的富豪贵胄中秘密地流传开,却是有钱都没有地方买。

  人心都是不耐好,越是没有办法卖,反倒好奇的人越是多。

  有好酒者为了先尝为快,甚至不惜重金向预定了云歌菜肴的人购买一小杯的赠酒。一旦尝过,都是满口赞叹。

  在众人的赞叹声中,竹叶青还未开始卖,就已经名动长安。

  一块青竹牌匾,其上刻着“竹叶青,酒中君子,君子的酒。”

  字迹飘逸流畅,如行云、如流水。

  “隐清丽于雄浑中,藏秀美于宏壮间,见灵动于笔墨外。好字!好字!”云歌连声赞叹,“谁写的?我前几日还和许姐姐说,要能找位才子给写几个字,明日竹叶青推出时,挂在堂内就好了,可惜孟珏不在,我们又和那些自珍羽毛的文人不熟悉。”

  刘病已没有回答,只微笑着说:“你觉得能用就好。”

  正在内堂忙的平君,探了个脑袋出来,笑着说:“我知道!是病已写的,我前日恰看到他在屋子里磨墨写字。别的字不认识,可那个方框框中间画一个竖杠的字,我可是记住了,我刚数过了,也正好是十一个字。”

  云歌哈哈大笑,“大哥以为可以瞒过许姐姐,却不料许姐姐自有自己的办法。”

  刘病已笑瞅着许平君,“平君,你以后千万莫要在我面前说自己笨,你再‘笨’一些,我这个‘聪明人’就没有活路了。”

  许平君笑做了个鬼脸,又缩回了内堂。

  刘病已建议既然云歌在外的称号是“雅厨”,而竹叶青也算风雅之酒,不妨就雅人雅酒行雅事。

  店堂内设置笔墨屏风,供文人留字留诗赋,如有出众的,或者贤良名声在外的人肯留字留诗赋,当日酒饭钱全免。

  云歌还未说话,刚进来的常叔立即说:“刘大公子,你知道不知道这长安城内汇聚了多少文人墨客?整个大汉朝乃至全天下才华出众的人都在这里,一个、二个的免费,生意还做不做?”

  刘病已懒洋洋笑着,对常叔语气中的嘲讽好似完全没有听懂,也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云歌对刘病已抱歉地一笑,又向柳眉倒立的许平君摆了下手,示意她先不要发脾气。

  云歌对常叔说:“常叔,你大概人在外面,没有听完全大哥的话。大哥是说文才笔墨出众,或者贤良名声在外的人免费。文才笔墨出众的人,有人已是声名在外,在朝中为官,有人还默默无名。前者也许根本不屑用这样的方法来喝酒吃菜,他们的笔墨我们是求都求不到的。而后者,如果我们今日可以留下他们的笔墨,日后他们一旦如当年的司马相如一般从落魄到富贵,到千金求一赋时,我们店堂内的笔墨字迹,可就非同一般了。贤良名声在外的人,也是这个道理,我听孟珏说汉朝的大部分官员都是来自各州府举荐的贤良,我们能请这些贤良吃一顿饭,只怕也是七里香的面子。何况常叔不是一直想和一品居一争长短吗?一品居在长安城已是百年声名,他们的菜又的确做得好,百年间以‘贵’字闻名大汉,乃至域外。我们在这方面很难争过他们,所以我们不妨在‘雅’字上多下功夫。”

  常叔本就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云歌的话说到一半时,其实他已经转过来,只是面子上一时难落,幸亏云歌已经给了梯子,他正好顺着梯子下台阶,对刘病已拱了拱手,“我刚才在外面只听了一半的话,就下结论,的确心急了,听云歌这么一解释,我就明白了,那我赶紧去准备一下,明日就来个雅厨雅酒的风雅会。”说完,就匆匆离去。

  云歌看了看正低着头默默喝茶的刘病已,转身看向竹匾。

  这样的字,这样的心思,这样的人却是整日混迹于市井贩夫走卒间,以斗鸡走狗为乐,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要游戏红尘?

  哀莫大于心死,难道他这辈子就没有想做的事情了吗?

  许平君试探地说:“病已,我一直就觉得你很聪明,现在看来你好象也懂一点生意,连常叔都服了你的主意。不如你认真考虑考虑,也许能做个生意,或者……或者你可以自己开个饭庄,我们的酒应该能卖得很好,云歌和我就是现成的厨子,不管能不能成功,总是比你如今这样日日闲着好。”

  云歌心中暗叹了一声糟糕。

  刘病已已是搁下了茶盅,起身向外行去,“你忙吧!我这个闲人就不打扰你了。”

  许平君眼中一下噙了泪水,追了几步,“病已,你就没有为日后考虑过吗?男人总是要成家立业的,难道斗鸡走狗的日子能过一辈子?你和那些游侠客能混一辈子吗?我知道我笨,不会说话,可是我心里……”

  刘病已顿住了脚步,回身看着许平君,流露了几点温暖的眼睛中,是深不见底的漆黑,“平君,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你不用再为我操心。”

  话一说完,刘病已再未看一眼许平君,脚步丝毫未顿地出了酒楼。

  刘病已的身影汇入街上的人流中,但隔着老远依旧能一眼能认出他。他象是被拔去双翼的鹰,被迫落于地上,即使不能飞翔,但仍旧是鹰。

  云歌临窗看了会那个身影,默默坐下来,装作没有听见许平君的低泣声,只提高声音问:“许姐姐,要不要陪我喝杯酒?”

  许平君坐到云歌身侧,一声不吭地灌着酒。

  云歌支着下巴,静静看着她。

  不一会,许平君的脸已经酡红,“我娘又逼我成亲了,欧候家也来人催了,这次连我爹都发话了,怕是拖不下去了。”

  云歌“啊”了一声,立即坐正了身子,“你什么时候定亲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又没有问我,难道我还天天见个人就告诉她我早已经定亲了?”

  “可是……可是……你不是……大哥……”

  许平君指着自己的鼻尖,笑嘻嘻地说:“傻丫头,连话都说不清,你是想说你不是喜欢大哥吗?”

  云歌点点头。

  许平君打着自己的脑袋,“你真蠢,你真蠢,你以为你都是为了他好,实际他一点都不喜欢,你真蠢,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狗屁,可你明知道是狗屁,却还要按着狗屁的话去做,你真蠢,你以为你拼命赚钱,就可以让父母留着你……”

  云歌忙拽住了许平君的手,许平君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嚷起来,“云歌,连你也欺负我……”

  嚷着嚷着已经是泪流满面,

  “许姐姐,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一起想办法。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许平君俯在云歌肩头放声痛哭,平日里的坚强泼辣伶俐都荡然无存。

  云歌索性放弃了劝她,任由她先哭个够。

  许平君哭了半晌,方慢慢止住了泪,强撑着笑了下,“云歌,我有些醉了。你不要笑姐姐……”

  “许姐姐,你上次问我为什么来长安,我和你说是出来玩的,其实我是逃婚逃出来的,我刚从家里出来时不知道偷偷哭了多少次。”

  “那个人你不喜欢?”

  “我根本没有见过他。以前也有人试探着说过婚事,爹娘都是直接推掉,可这次却没有推掉,我……我心里难受,就跑了出来。”

  许平君叹了口气,“你不过是提亲,父母都还未答应。我却和你的状况不一样,我和欧候家是自小定亲,两家的生辰八字和文定礼都换过了。逃婚?如果病已肯陪着我逃,我一定乐意和他私奔,可他会吗?”

  云歌想着刘病已的那句“你不要再为我操心”,只能用沉默回答许平君。

  许平君一边喝酒,一边说:“自出生,我就是母亲眼中的赔钱货。父亲在我出生后不久就犯了事,判了宫刑。母亲守了活寡后,更是恨我霉气,好不容易和欧候家结亲,我又整天闹着不乐意,所以母亲对我越发没有好脸色,幸亏我还能赚点钱贴补家用,否则母亲早就……”许平君的语声哽在喉咙里。

  许平君一贯好强,不管家里发生什么,在人前从来都是笑脸,云歌第一次见她如此,听得十分心酸,握住了许平君的手。

  许平君揉了揉云歌的头,“不用担心我。从小到大,我想要什么都要自己拼命去争取,就是想要一截头绳,都要先盼着家里的母鸡天天下蛋,估摸着换过了油盐还有得剩,再去讨了父亲和哥哥的欢心,然后趁着母亲心情好时央求哥哥在一旁说情好让母亲买给我。云歌,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一株野草。野草总是要靠自己的,石头再重,它也总能寻个缝隙长出来……”

  许平君步履蹒跚地走入了后堂。

  云歌端起了酒杯,开始自斟自饮,心里默默想着许姐姐什么都没有,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和大哥在一起。

  酒应该比给孟珏送行那次好喝才对,可云歌却觉得酒味十分苦涩。

  云歌的诗赋文都是半桶水。

  不过还算虽没吃过猪肉,也听过猪叫唤,从小到大,被母亲和二哥半哄半迫地学了不少,加之二哥搜罗了不少名人字画,日日熏陶下,云歌的鉴赏眼力虽不能和二哥比,点评字画却已经足够。

  因为云歌点评得当,被挑中免去酒费的诗赋笔墨都各有特色,常常是写的固然出色,评得却更加有趣,两者相得益彰。渐渐地,读书人都以能在竹叶青的竹屏上留下笔墨为荣。

  云歌一直谨记孟珏的叮嘱,越少人知道雅厨的身份越好。为了不引人注意,点评之事也是隐于幕后,可她越是如此,竹叶青的名号越是传闻得响亮。

  “竹叶青,酒中君子,君子的酒”成为长安城中的新近最流行的一句话。喝竹叶青,不仅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更成为才华一种体现。

  因为云歌和许平君居于少陵原,所以两个人每日都要赶进长安城,去七里香上工。

  今日去上工时,发现城门封锁,不能进城。

  许平君找人打听后,才知道说什么因为卫太子还魂向皇上索冤,弄得全城戒严,所以没有特许,任何人不得进出长安城。

  生意没有办法做,两人只能给自己放假,索性跑去游山玩水。

  许平君还有些气闷,云歌却是快乐如小鸟,一路只是唧唧喳喳,不停地求许平君给她讲长安的传说和故事。

  云歌是个极好的听故事的人,表情十分投入,频频大呼小叫,让许平君觉得自己比说书先生讲得更好,不禁越讲越有心情,再加上湖光山色,鸟语花香,她也开始觉得能休息一天,钱即使少赚了,也不是坏事。

  许平君不知道怎么说到了当年美名动天下的李夫人,李夫人倾国倾城的故事让两个女孩子都是连声感叹。

  云歌不停地问,“李夫人真地美到能倾倒城池吗?”

  许平君说:“当然,老皇上有那么多妃子,一个比一个美,可死了后却只让很早前就去世了的李夫人和他合葬,皇上为此还特意追封了她为皇后,可见老皇上一直不能忘记她。”

  两人频频感叹着怎么红颜薄命,怎么那么早就去世了呢?又咕咕笑着说不知道如今这位皇上是否是长情的人。

  平君打量着云歌笑说:“云歌,你可以去做妃子呢!去做一个小妖妃。把皇上迷得晕乎乎,将来也留下一段传说,任由后来的女子追思。”

  云歌点着头连连说:“那姐姐去做皇后,肯定是一代贤后,名留青史。”

  两个人疯言疯语地说闹,都哈哈大笑起来。

  云歌笑指着山涧间的鸳鸯,“只羡鸳鸯不羡仙!”

  平君沉默了一瞬,轻轻说了句酒楼里听来的唱词:“只愿一人共白头”。

  两人看着彼此,异口同声地说:“你肯定会如愿!”

  说完后,愣了一瞬,两人都是脸颊慢慢飞红,却又相对大笑起来。

  两人手挽着手爬上一个山坡,看到对面山上全是官兵,路又被封死。

  “怎么这里也被戒严了?”云歌跺足。

  许平君重叹了口气,“还不是卫太子的冤魂闹的?对面葬着卫太子和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云歌撑着脖子看了半晌,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坟墓,只能做罢。

  看到官兵张望过来,许平君立即拉着云歌下山,“别看了,卫太子虽然死了十多年了,可一直是长安城的禁忌,不要惹祸上身。”

  “那个冤魂肯定是假的,他要想索冤直接去皇宫找皇上了,何必在城门口闹呢?闹得死人都不能清静。再说皇上不才十八九岁吗?当年卫太子全家被杀时,皇上才是几岁小儿,即使是神童,比常人早慧,也不可能害得了太子呀!”

  “谁知道呢?我们做我们的平头百姓,皇家的事情弄不懂也不需要懂。我以前还琢磨过即使再讨厌子女,父母怎么能下得了杀手呢?可你看老皇上,儿子孙子孙女连着他们的妻妾一个都不放过,满门尽灭。难怪都说卫太子冤魂难安,怎么安得了?”

  两人在山野间玩了一整日,又在外面吃过饭,天色黑透时才回家。

  平君到家时,她的母亲罕见地笑脸迎了出来,平君却是板着脸进了门。

  云歌轻声叹了口气,给许平君的母亲行了个礼后回自己屋子。

  自孟珏走后,刘病已和许平君帮她在他们住的附近租了屋子。

  如今三人比邻而居,也算彼此有个照应。

  经过刘病已的屋子时,看他一人坐在黑暗中发呆,云歌犹豫了下,进去坐到他身旁。

  刘病已冲她点头笑了一下,虽然是和往常一模一样的笑,云歌却觉得那个笑透着悲凉。

  “大哥,许姐姐就要出嫁了。”

  “对方家境不错,人也不错,平君嫁给他,两个人彼此帮衬着,日子肯定过得比现在好。”

  “大哥,你就没有……从没有……”

  “我一直把她当妹妹。”

  云歌重重叹了口气,当初还以为他们是郎有情女有意,可原来如此。那她现在可以告诉他,他们之间的终身约定吗?至少可以问问他还记得那只绣鞋吗?可是许姐姐……

  云歌还在犹豫踌躇,刘病已凝视着暗夜深处,淡淡说:“我没资格,更没有心情想这些男女之事。”

  云歌呆了一瞬,低下了头。

  他已经全部忘记了,即使说了又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是给他增添烦恼。何况还有许姐姐。

  云歌低着头发呆,刘病已沉默地看着云歌。

  云歌抬头时,两人目光一撞,微怔一下,都迅速移开了视线。

  “云歌,你觉不觉得我是个很没志气的人?”夜色中,刘病已侧脸对她,表情看不分明。

  云歌轻声道:“大哥,你想做的事情只怕是做不了,所以索性寄情闲逸了。游侠客们虽不是世俗中的正经人,可都有几分真性情,比起世人的嫌贫爱富,踩贱捧高,他们更值得交往。”

  刘病已好半晌都是沉默,云歌感觉出刘病已今夜的心情十分低落,他不说,她也不问,只静静坐着相陪。

  刘病已忽地问:“云歌,你想出去走走吗?”

  云歌点了下头。

  刘病已带着云歌越走越偏僻。月光从林木间筛落,微风吹叶,叶动,影动,越显斑驳。两人的脚步声偶会惊起枝头的宿鸟,“呜哑”一声,更添寂静。

  穿过树林,眼前蓦然开阔,月光毫无阻隔地直落下来,洒在漫生的荒草间,洒在一座座墓碑间。

  这样的萧索让云歌觉得身上有些凉,不自禁地抱着胳膊往刘病已身边凑了凑。

  刘病已轻声笑道:“有兄弟喜欢骗了女孩子到荒坟地,通常都能抱得美人满怀,她们怕死人,其实哪里知道活人比死人可怕。”

  刘病已一句“出去走走”,居然走到了坟地间,云歌倒是一片泰然,随着刘病已穿行在坟墓间。

  刘病已站定在一个坟墓前。云歌凝目看去,却是一座无字墓碑,坟墓上的荒草已经长得几乎淹没住整个坟墓,墓碑也是残破不堪。

  刘病已默站了良久,神情肃穆,和往日的他十分不同,“今日白天的事情听闻了吗?”

  “什么事情?”

  “北城门的闹剧。”

  “哦!听闻了。整个长安城都被闹得封锁了城门,所以我今日也没有进城做菜。”

  据说清晨时分,一个男子乘黄犊车到北城门,自称卫太子,传昭公、卿、将军来见。来人说起卫太子的往事,对答如流,斥责本不该位居天子之位的刘弗陵失德、他的冤魂难安。引得长安城中数万人围观。最后京兆尹用兵方驱散了众人,抓住了自称卫太子的男子,经霍光审判,男子招认自己是钱迷了心窍的方士,受了卫太子旧日舍人的钱财,所以妖言惑众。男子立即被斩杀于闹市,以示惩戒。

  刘病已凝视着墓碑,缓缓说:“你面前的坟墓里就是当年母仪天下的卫皇后,死后却是一卷草席一裹就扔进了荒坟场中。极尽荣耀时,卫氏一门三女,还有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幸亏卫少儿和卫青死得早,幸运地没有看到卫氏没落。太子之乱时,不过几日,卫皇后自尽,卫太子的妻妾,三子一女都被杀,合族尽灭。”

  云歌蹲了下来,手轻轻摸过墓碑。也许是小时候听了太多卫青的故事,也听二哥提过这个出身低贱却成为了皇后的女子,云歌心里蓦然难过起来,“舍人有钱财买通人去闹事,却没有钱财替卫皇后稍稍修葺一下坟墓?他既然对卫太子那么忠心,怎么从未体会过卫太子的孝心?”

  刘病已放声大笑起来,“如此简单的道理,一些人却看不分明。一个死了这么多年的人,还日日不能让他们安生。”

  笑声在荒坟间荡开,越显凄凉。

  云歌轻声说:“今日我听常叔和几个文人偷偷提了几句卫太子,都很是感慨。听闻卫太子推行仁政、注重民生、提倡节俭,和汉武帝的强兵政策、奢靡作风完全不同,大概因为民间一直怀念着卫太子,所以高位者越是心中不能安吧!人可以被杀死,可百姓的心却不能被杀死。卫太子泉下有知,也应宽慰。”

  刘病已收住了笑声,静静站着。

  云歌鼓了半晌的勇气,方敢问:“大哥,你上次说有人想杀你,你是卫家的亲戚吗?”

  “算有些关系吧!卫太子之乱,牵扯甚广,死了上万人,当时整个长安都血流成河,我家也未能免祸。”刘病已似乎很不愿意再回想,笑对云歌说:“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并肩走在荒草间,刘病已神态依旧,云歌却感觉到他比来时心情好了许多。

  “云歌,害怕吗?”

  “压根就不怕。”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听闻有一个女子被负心汉抛弃,自尽后化为了厉鬼,因为嫉恨于美貌女子,她专喜欢找容貌美丽的女子,她会静静跟在女子的身后,轻轻地呵气,你会觉得你脖子上凉气阵阵……”

  “啊!”云歌尖叫起来,满脸惊怕,“我的脚,她抓住我的脚了。大哥,救我……”

  刘病已见她隐在荒草中的裙子已泛出血色,惊出了一身冷汗,“云歌,别怕。我是信口胡编的故事,没有女鬼。”

  他以为是野兽咬住了云歌,分开乱草后,却发现云歌的脚好端端地立在地上,正惊疑不定间,忽醒悟过来,他只闻到了清雅的花草香气,没有血腥味。

  没有血腥味?他摸了把云歌的群裾,气叫:“云歌!”

  云歌朝他做了个鬼脸,迅速跑开。

  一边笑着,一边叫道:“大哥下次想要吓唬女孩子,记得带点道具!否则效果实在不行。洒在衣袍上的胭脂一沾露水,暗中看着就象血,糖莲藕象人的胳膊,咬一口满嘴血,染过色后的长粽叶,含在嘴里是吊死鬼的最佳扮相……”

  刘病已笑向云歌追去,“云歌,你跑慢点。鬼也许是没有,不过荒草丛里蛇鼠什么的野兽还是不少的。”

  云歌一脸得意,笑叫:“我-才-不-怕!”

  刘病已笑问:“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鬼门道?倒是比我那帮兄弟更会整人,以后他们想带女孩子来这里,就让他们来和你请教了。”

  云歌撇撇嘴:“才不帮他们祸害女子呢!不过大哥若看中了哪家姑娘,想抱美人在怀,我一定倾囊相授。”话刚说完,忽醒起刘病已刚才讲故事吓她,心突突几跳,脸颊飞红,只扭过了头,如风一般跑着。

  两个人在荒坟间,一个跑,一个追,笑闹声驱散了原本的凄凉荒芜。

  夜色、荒坟,忽然也变得很温柔——

  明亮的灯火下,云歌仔细记着帐。

  唉!命苦,以前从来没有弄过这些,现在为了还债必须要一笔笔算明白,看看自己还有多久能还清孟珏的钱。

  云歌想起孟珏的目光,脸又烧起来,不自禁地摸了下的自己的额头。

  会想他吗?

  哼!欠着一个人的钱,怎么可能不想?

  每赚一枚钱要想,每花一枚钱要想。临睡前算帐也要想他,搞得连做梦都有他。

  他走前根本不应该问,会想我吗?而是该问,你一天会想多少次我?

  他为什么会亲我?还问我那样的话?他……是不是……

  还在胡思乱想,患得患失,窗户上几下轻响,“还没有睡?”刘病已的声音。

  云歌忙推开窗户,“没呢!你吃过饭了吗?我这里有烤地瓜。

  “吃过了,不过又有些饿了。”

  “有些冷了,给你热一下。”

  “不讲究那个。”刘病已接过烤地瓜,靠在窗楞上吃起来,“你喝酒了吗?怎么脸这么红?”

  “啊?没有……我是……有点热。”云歌的脸越发红起来。

  刘病已笑笑地说:“已经立秋了,太阳已经落山很久了。”

  云歌“哼”了一声,索性耍起了无赖,“秋天就不能热?太阳落山就不能热?人家冬天还有流汗的呢!”

  “云歌,孟珏回长安了。”

  “什么?”刘病已说话前后根本不着边际,云歌反应了一会,才接受刘病已话中的意思,“他回来了怎么不来找我们?”

  “大概有事情忙吧!我听兄弟说的,前几日看到他和丁外人进了公主府。”

  前几日?云歌噘了噘嘴,“他似乎认识很多权贵呢!不知道做的生意究竟有多大。”

  刘病已犹豫着想说什么,但终只是笑着说:“我回去睡了,你也早些歇息。”

  云歌的好心情莫名地就低落起来。

  看看桌上的帐,已经一点心情都无,草草收拾好东西,就闷闷上了床。

  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一直到半夜都睡不着。

  正烦闷间,忽听到外面几声短促的曲调。

  《采薇》?她立即坐了起来,几步跳到门口,拉开了门。

  月夜下,孟珏一袭青衣,长身玉立。正微笑地看着云歌,笑意澹静温暖,如清晨第一线的阳光。云歌心中的烦躁一下就消散了许多。

  两人隔门而望,好久都是一句话不说。

  云歌挤了个笑出来,“我已经存了些钱了,可以先还你一部分。”

  “你不高兴见到我?”

  “没有呀!”

  “云歌,知不知道你假笑时有多难看?看得我身上直冒凉意。”

  云歌低下了头。

  孟珏叫了好几声“云歌”,云歌都没有理会他。

  几团毛茸茸的小白球在云歌的鼻子端晃了晃,云歌不小心,已经吸进了几缕小茸毛,“阿嚏、阿嚏”地打着喷嚏,一时间鼻涕直流,很是狼狈。

  她忙尽量低着头,一边狂打喷嚏,一边找绢帕,却身上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

  孟珏低声笑起来。

  云歌气恼地想这个人是故意捉弄我的,一把拽过他的衣袖,捂着鼻子狠狠擤了把鼻涕,把自己收拾干净了,方洋洋得意地抬起头。

  孟珏几分郁闷地看了看自己的衣袖,“不生气了?”

  云歌板着脸问:“你摘那么多蒲公英干吗?”

  孟珏笑说:“送你的。你送我地上星,我送你掌中雪。”

  “送给我,好捉弄我打喷嚏!”云歌指着自己的鼻尖,一脸跋扈,心中却已经荡起了暖意。

  孟珏笑握住云歌胳膊,就着墙边的青石块,两人翻坐到了屋顶上。

  孟珏递给云歌一个蒲公英,“玩过蒲公英吗?”

  云歌捏着蒲公英,盯着看了好一会,“摘这么多蒲公英,要跑不少路吧?”

  孟珏只是微笑地看着云歌。

  云歌声音轻轻地问:“你已经回了长安好几日,为什么深更半夜地来找我?白天干吗去呢?前几日干吗去了?”

  孟珏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下,“是刘病已和你说的我已经到了长安?我在办一些事情,不想让人知道我认识你,就是今天晚上来见你,我都不能肯定做的是对还是不对。”

  “会有危险?”

  “你怕吗?”

  云歌只笑着深吸了口气,将蒲公英凑到唇边,“呼”地一下,无数个洁白如雪的小飞絮摇摇晃晃地飘进了风中。

  有的越飞越高,有的随着气流打着旋,有的姿态翩然地向大地坠去。

  孟珏又递了一个给云歌,云歌再呼地一下,又是一簇簇雪般的飞絮荡入风中。

  随着云歌越吹越多,两人坐在屋顶,居高临下地看下去,整个院子,好象飘起了白雪。

  云歌下巴抵在膝盖上,静静看着满院雪花。

  孟珏唇边轻抿了笑意,静静看着满院雪花。

  刘病已推开窗户,望向半空,静静看着漫天飞絮。

  许平君披了衣服起来,靠在门口,静静看着漫天飞絮。

  皎洁的月光下,朦胧的静谧中,飘飘荡荡的洁白飞絮。

  一切都似乎沉入了一个很轻、很软、很干净、很幸福的梦中。

   看桐华虐心力作,九命相柳如何给她一世安乐无忧,请点击阅读山海经系列第二部《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