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洪荒封神 > 长相思 > 第 3 章 (三)
第9节 魂梦安能定

  孟夏之月,距离璟和小夭成婚只剩一个月,按照习俗,两人不能再见面。璟不得不回青丘,试穿礼服,检查婚礼的每个细节,确保一切顺利,然后就是——等着迎娶小夭了。

  整个涂山氏的宅邸都翻修了一遍,他和小夭日后常住的院子完全按照小夭的心意设计建造:小夭喜欢吃零食,园内有小厨房:小夭喜欢喝青梅酒,山坡上种了两株青梅:小夭喜水,引温泉水开了池塘……

  虽然长老已经考虑的十分周到细致,可当璟把园子看成了他和小夭的家时,对一切的要求都不同了,他亲自动手,将家具和器具都重新布置过,长老看璟乐在其中,也就随璟去。

  孟夏之月,二十日,胡聋传来消息,涂山瑱病危,已经水米不进,清醒时,只知道哭喊着要见爹爹。

  胡聋和胡哑是亲兄弟,也是璟的心腹,自涂山瑱出生,他就一直负责保护涂山瑱,虽然他深恨意映和篌,却无法恨怨涂山瑱,对瑱一直很好。

  璟不忍意映被识神吸干灵力精血而亡,巧施计策,让意映病故,暗中却安排意映离开了青丘。

  意映以前很爱热闹,各种宴请聚会都会参加,和各个氏族都有交情,整个大荒从西北到东南,很多人都见过她。如今意映却十分害怕见到人,璟想来想去,也只有清水镇可以让意映安心住着,所以把意映送到了清水镇。

  虽然意映不必再用灵力精血供奉识神,可毕竟以身祭养过识神,已经元气大伤。纵然仔细调养,顶多熬到瑱儿长大。璟为了不让意映消沉求死,也为了让瑱儿能多和母亲聚聚,每年春夏,都会派胡聋送瑱儿去清水镇住三四个月。今年因为他要成婚,特意嘱咐胡聋秋末再回来。可没想到瑱儿竟突然病重。

  胡聋是稳重可靠的人,消息绝不会有假,还有二十多天才是大婚日,来回一趟并不耽误,可璟心中隐隐不安,似乎不应该去,但瑱儿纵然不是他的儿子,也是他的侄子,何况在瑱儿心中,他就是父亲,如果瑱儿有什么事情,璟无法原谅自己。

  璟思量了一会儿,决定带着胡珍赶往清水镇,同时命令幽带上所有暗卫。

  这是璟第一次要求最严密的暗卫,幽愣了一愣,说道:“下个月就要大婚,如果族长有什么预感,最好不要外出。”

  璟问道:“如果瑱儿出了什么事,我和小夭还能如期举行婚礼吗?”

  幽躬身说道:“明白了!请族长放心,我们一定让族长顺利回来举行婚礼,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临行前,璟给小夭写了一封信,告诉小夭他必须去一趟清水镇,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让小夭不要担心,有暗卫跟随,他会尽快赶回青丘。

  璟赶到清水镇时,已是第二日拂晓时分。

  意映坐在榻旁,身穿黑衣,脸上带着黑纱,整个人遮的严严实实,只一双剪秋水为瞳的双目留在外面。

  璟问道:“瑱儿如何了?”

  意映神思恍惚,指指榻上没有说话,胡珍上前诊脉,璟俯下身子,柔声说:“瑱儿,爹爹来了。”

  瑱儿迷迷糊糊中看到璟,哇一声就哭了出来,伸手要璟抱,声音嘶哑地说:“爹,我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

  璟把瑱儿抱在怀里:“不哭,不哭!你可要坚强,爹带来了最好的医师,待病好了,爹带你去看大海。”

  瑱儿有气无力地说:“我要看大海。”

  璟和瑱儿都期待地看着胡珍,胡珍皱皱眉,放下瑱儿的手腕,查看瑱儿的舌头和眼睛。璟看胡珍脸色难看,微笑着对瑱儿说:“睡一会儿,好不好?”

  瑱儿本就很疲惫困倦:“嗯,我睡觉,爹爹陪我。”

  “好,爹爹陪你。”璟的手贴在他的额头,瑱儿沉睡了过去。

  璟这才问胡珍:“是什么病?”

  胡珍说:“不是病,是毒。”

  璟顾不上探究原因,急问道:“能解吗?”

  胡珍惭愧地说:这是狐套毒,下的刁钻,我解不了,但西陵小姐能解,只是时间有点紧……“

  一直沉默的意映突然道:“胡珍,这些年倒有些长进,居然能辨认出狐套毒。其实,何必往远处寻什么西陵东陵,直接找下毒的人要解药不就行了!“

  璟说:“这倒也是个办法,可下毒的人是谁?你有线索吗?”

  意映指着自己:“近在你眼前。”

  胡珍失声惊呼,下意识地挡在了璟面前,怒问道:虎毒不食子,你竟然给自己的儿子下毒?”

  璟惊讶地盯着意映,眼中也全是难以置信。

  意映笑道:“你安排的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像狐狸,如果不是用这刁钻的毒,让他们相信瑱儿快死了,如何能把你请来?”

  璟冷冷道:“我现在来了,你可以给瑱儿解毒了。”

  意映愣了一下,笑问:“你就不问问为什么要把你诱骗来?”

  璟猛地抓住意映的胳膊,把她拖到榻前:“解毒!”因为愤怒,他的声音变得十分阴沉,清俊的五官也有些狰狞。

  意映无力地趴在榻上,仰头看着他,眼内忽然就有了一层泪光:“你是真的很在意瑱儿。”

  璟冷冷地说:“解毒!”他掌下用力,意映痛的身子发颤。

  意映挣扎着说:“解药再让我下毒的人手里。”

  璟把意映甩到地上,大叫道:“涂山篌!”

  篌走进屋内,笑睨着璟,轻佻地说:“中毒的是我儿子,我还没着急,我的好弟弟,你倒是着的什么急?”

  璟问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你留在清水镇的人已经全部被……”篌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你的暗卫也被拖住了,现在这个屋子外都是我的人,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会立即被万箭攒心。”

  胡珍不相信,立即大声叫:“胡聋,聋子,聋子!胡灵、小冬瓜……幽!幽……”竟然真的没有人回应他,胡珍气怒交加地说:“篌,你不要忘记在列祖列宗面前发的血誓!如果你敢伤害族长,你也会不得好死!”

  篌好似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我不得好死?你以为我会怕死吗?”

  璟问篌:“既然想杀我,为什么还不下令?”

  篌眯着眼笑起来:“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说你比我强,不管我做什么,你都比我强。这一次,我要求一次公平的决斗,用生死决定究竟谁比谁强。”

  璟说:“我有个条件,放过胡珍。”

  篌笑道:“他是你那个侍女的情郎吧?好,为了不让她掉眼泪,我放过胡珍。”

  胡珍叫到:“不行,不行!族长,你不能答应……”

  篌一掌挥过,胡珍昏倒在地。葔摊摊手掌,笑眯眯地说:“终于可以和我的好弟弟安静地说话了。”

  璟问:“公平的决斗?”

  篌说:“对,直到其中一个死去,活下的那个自然是更好的,谁都不能再质疑最后的结果!即使母亲看到,也必须承认,对吗?”

  璟盯着篌,黑色的眼眸中透出浓重的哀伤。

  篌笑嘻嘻地说:“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在帮你作弊,不管我干什么,总是不如你。涂山璟,你欠我一次公平的比试。”

  璟眼眸中的哀伤犹如浓墨一般,他说:“既然这是一次公平决斗,你已经选择了决斗的方式,我来选择决斗的地点。”

  篌不屑的笑笑:“可以!”

  “好!我答应你!”

  “这是解药!”篌把一丸药扔给意映,转身向外厅走去。

  璟默默地跟在篌身后。从小到大,他曾无数次跟在篌的身后,跟着哥哥溜出去玩,跟着哥哥去学堂,跟着哥哥去打猎,跟着哥哥去给奶奶请安……当年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有一日,他们会生死决斗。

  两人乘坐骑飞出清水镇,璟选了一块清水岸边的荒地:“就在这里吧!”

  篌说:“有山有水,做你的长眠地也不错!”

  璟看着篌,篌做了个请的姿势。

  雾气从璟身边腾起,渐渐地弥漫了整个荒野,篌不屑地冷哼:“狐就是狐,永远都不敢正面对敌,连子子孙孙都改不了这臭毛病!”

  篌手结法印,水灵汇聚,凝成一条蓝色的猛虎,在白雾里奔走咆哮。老虎猛然跳起扑食,一只隐藏在白雾里的白色九尾狐打了个滚躲开。

  篌大笑起来:“璟,我知道你答应决斗是想拖延时间,希望幽他们能赶来,下个月可是你的大日子,你很想活着回去做新郎,可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篌驱策猛虎去扑杀九尾狐,因为篌自小就更擅长杀戮,猛虎明显比九尾狐厉害,好几次都差点咬上九尾狐的脖子,九尾狐借助弥漫的雾气才堪堪闪躲开。

  篌笑了笑:“不止你是狐的子孙。”灵力涌动。蓝色的猛虎变作了白色,白虎的身影也隐入了雾气中。

  白雾里,忽然出现了很多只九尾狐,一只又一只从白虎身旁纵跃过,白虎急的左扑一下、右扑一下,却始终一只都没扑倒,累的气喘吁吁,老虎的身形在缩小。

  篌知道这是璟的迷术,那些九尾狐应该全是假的,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的灵力会被消耗到枯竭,篌猛然闭上了眼睛,白色的老虎也闭上了眼睛。

  看不见,一切迷惑皆成空。虽然九尾狐就在老虎身边跑过,老虎却不为所动,藏身于迷雾中,只是警惕地竖着耳朵。

  篌暗自庆幸,幸亏璟的喉咙和手都被他毁了,再唱不出也奏不出迷之音。世人只道青丘公子琴技歌声绝世,成风流雅事,却不知道那是璟自小修炼的迷术。如果璟现在能用迷之音,他得连耳朵都塞上,一只又瞎又聋的老虎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杀九尾狐了。

  老虎的耳朵动了动,猛地和身向上一跃,从半空扑下,看似是攻击左边的九尾狐,铁链般的尾巴却狠狠地剪向了右边的九尾狐,九尾狐向外跃去,身子躲开了,毛茸茸的打尾巴却没躲开,被老虎尾剪了个结结实实,一下子就断了两条。

  璟喉头一阵腥甜,嘴角沁出血来,白色的雾气淡了许多,老虎长大了一圈。

  九尾狐失去了两条尾巴,再不像之前那么灵活,因为白雾淡了,它也不容易躲藏了,老虎开始凶猛的扑杀它。不一会儿,九尾狐又被老虎咬断了两条尾巴。

  篌说:“璟,如果你认输,承认你就是不如我,我让你死个痛快。”

  璟面色煞白,紧抿这嘴,一言不发。篌说:“那我只能一条条撕断你的尾巴,让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老虎又咬断了九尾狐的一条尾巴,璟一面对抗着体内好似被撕裂开的痛苦,一面还要继续和篌斗。

  老虎一爪拍下,九尾狐又断了一条尾巴,篌怒吼着问:“璟,你宁愿五脏俱碎,都不愿意说一句你不如我吗?”

  璟的身体簌簌轻颤,声音却清冷平静:“如果是以前的大哥问我这个问题,我会立即承认,我的确很多地方不如他。可现在你问我,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我瞧不起你!你不过是一个被仇恨掌控了内心的弱者!”

  篌气得面容扭曲,怒吼一声。

  一声虎啸,好像半天里起了个霹雳,震得山林都在颤抖。老虎几蹿几跃,把九尾狐压在了爪下。

  璟跌倒在地,满身血迹。

  篌咆哮着说:“现在谁是弱者?你还敢瞧不起我?说!谁是弱者?”

  璟一言不发,看都不看篌。

  猛虎一爪用力一撕,九尾狐的一条尾巴被扯下,璟的身子痛得痉挛。篌怒吼着问:“究竟谁比谁强?你回答啊!究竟谁不如谁?你回答我……”

  白虎的后爪按着九尾狐,前躯高高抬起,两只前爪就要重重扑到九尾狐的身体上,将九尾狐撕成粉碎。

  突然,篌的身体僵住,怒吼声消失,白虎的身体在慢慢地虚化。

  篌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到心口有一支刻着交颈鸳鸯的箭,他摸着箭簇上的鸳鸯,喃喃低语:“意映!”

  篌抬眼看向天空。

  一匹白色的天马降落,一身黑裙的意映趴在天马上,手中握着一把铸造精美的弓。

  因为身体虚弱,大概怕自己射箭时会掉下,意映用绳子把自己捆缚在了天马上。现在,意映解开了绳子,身子立即从天马上滑落,她好似站都再站不稳,却用弓做杖,一步步,蹒跚地走了过来。

  篌盯着意映,心口的鲜血一滴滴滑落,唇畔是讽刺地笑:“这是我为你设计铸造的弓箭。”

  “这也是你给我的!”意映一把扯落了面纱。

  她的脸犹如干尸,几乎没有血肉,一层干枯的皮皱巴巴地黏在骨头上,偏偏一双眼睛依旧如二八少女,顾盼间,令人毛骨悚然。

  篌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不知道他究竟是想笑还是想哭呢:“你救他?你竟然来救他?如果没有他,你我何至于此?”

  “也许你该说,如果没有你,一切会截然不同!”意映看向璟,眼中有极其复杂的感情,她曾一再伤害他,可他却宽恕了她,她曾经鄙夷地把那种善良看成软弱,可直到自己也经历了伤心彻骨的痛苦。她才明白,仇恨很简单,宽恕才需要一颗坚强宽广的心。

  意映朝着篌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可是偏偏我先遇见的是你!那年的五月节,我和女伴在高辛游完,看高辛百姓放灯,没想到出了意外,不小心掉进了水里,我不会游水,偏偏又被水草妖缠住,是你救了我,你撑着一叶扁舟,一边带着我观赏花灯,一边帮我寻找同伴,我看你不是第一次来高辛,问你来高辛做什么,你说‘特意来看一个女子,听说她来看花灯了’,我明知道自己已经订婚,心里竟然微微有些失落,后来,寻找到了我的同伴,你听到她们叫我‘意映’,突然问道‘你是防风小姐’?我说‘是’,你盯着我看了一瞬,笑着说‘原来是你’!说完,你就撑着扁舟,滑向了灯海,我听到远处有人叫‘涂山公子’,你应了一声,女伴们都看着我哄笑起来,我们都以为你就是和我定亲的涂山公子,特意来看我。我眺望着你离去的方向,又惊又喜,心里居然也回荡着一句话‘原来是你’!我准备好嫁衣,欢喜地等着出嫁,却传来你病重的消息,婚礼被取消。父亲打听你不是生病而是失踪,舍不得把我这枚精心培育的棋子浪费在个死人身上,想要退婚,我却眼前总是你的身影,花灯如海,你撑着小舟,笑吟吟地说‘原来是你’!我不顾父亲的反对,穿上嫁衣,千里迢迢赶到青丘,唯一的念头就是,我一定要找出杀害你的凶手,谁杀了你,我就为你杀了他!虽然你没有娶我,可我以你的妻子自居,尽心尽力地侍奶奶,当我确信是涂山篌害了你时,我决心要为你复仇。等篌回来后,就设法杀了他。那日是上元灯节,你刚做完一笔大生意,从轩辕城归来,我搀扶着奶奶去迎接你,满府都是花灯,你提着一盏水晶灯,徐徐行来,我呆呆地看着你,耳畔轰鸣的是‘原来是你’!”

  意映竭尽全力才射出了那一箭,此时,顾着说话,再走不稳,背荒草一绊,跌倒在地上。她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泥污,仰头看着篌:“那一刻,我的恨化作了满腔欢喜,我不管你究竟是谁,你又做过什么,只要你还活着,我就很开心。”

  意映柔声问:“篌,我只想知道,你对我可有一份真心?”

  篌冷笑,讥讽地说:“人都要死了,有真心如何,没真心又如何?”

  意映往前爬了几步,颤颤巍巍地站起,她回头对璟说:“我答应篌设置这个陷阱,不是为了诱杀你,而是为了诱杀篌。我以前就和你说过,我和你不一样,辜负了我的人,我必要他偿还!瑱儿的毒已经解了,我留了一封信给他,让她知道他的父母做错了事,希望他长大后,能帮我偿还欠你的。璟,对不起!不是你不好,而是你太好!老天知道我配不上你,所以,让我先遇见了他!”

  意映走到篌身前,抱住了篌,在篌耳畔说:“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你答应过我做交颈鸳鸯,同生共死。”她一手紧抱着篌的腰,一手握住篌背上的箭,用尽全部力量往前一送,箭穿过篌的心脏,插入了她的心脏。

  篌虽然受了致命的一箭,可体内的灵气还未散尽,完全可以推开意映,可不知道篌是没反应过来,还是对意映有一分真心,竟然任由意映紧紧地抱住了他。篌好像对于意映想做什么一清二楚,在意映刚握住箭时,他竟然伸出双手,紧紧搂住了意映,一边把意映用力地按向怀里,一边对璟笑说:“这一次,依旧不公平,又有人帮你作弊!还是我的妻子!”

  当箭刺入意映的心口时,篌用尽所有残余力量,向前冲去,狠狠一脚踹在了璟的心口:“一起死吧!”

  璟的身子飞起,落入了清水。

  那一脚大概用尽了篌的全部灵力,他怒睁着双目,气息已断,身子却去势未绝,像一头山野猛虎般向前扑去,带着意映落入了清水。

  意映紧紧地抱着他,依靠在他怀里,眼角的泪珠簌簌而落。

  被一只交颈鸳鸯箭连在一起的两人一起消失在滚滚波涛中。

  小夭赶到清水镇时,正是夕阳西下。

  一片血迹斑斑的荒地:一匹未系的天马,悠闲地啃吃着草叶;一把染血的鸳鸯弓,静静躺在草丛里,弓身上反射着点点金色的夕阳。人,却一个都不见。

  小夭很清楚璟根本不擅长与人打斗,他和篌之间的差距就如山林中的狐和虎的差距,山林里老虎不见得能捉住狐,可狐如果和老虎正面决斗,肯定是死路一条。篌口口声声地说着公平决斗,实际却是用己之长去和璟之短比试,让璟不管答应不答应都是死。

  可是小夭不相信,她一遍遍告诉自己,璟一定活着!一定活着!因为再过二十四天他就要迎娶她,他怎么可能不活着呢?

  小夭沿着河岸,不停地叫着:“璟——璟——”没有人回应她。

  小夭不肯罢休,嗓子已经嘶哑,依旧不停地叫,静夜跪在她面前,哭着说:“我们都搜寻过了,没有族长。”

  胡哑和幽在荒草地里走来走去,幽停留在岸边一堆被压倒的草上,胡哑对小夭说:“这是族长的血,应该是因为灵力凝聚的九尾狐被一条条砍去了尾巴,族长的五脏受到重创,再难支撑,倒在了这里。”

  胡哑在四周走了一圈,抬头看幽,幽摇摇头,胡哑说:“这是族长最后停留的地方,他受了重伤,动作会很迟缓,不管朝哪里移动都会留下踪迹,除非……”幽点点头,胡哑指着清水说:“除非族长从这里跃入了河中。”

  静夜欣喜地说:“那就是说族长逃掉了,他一定还活着。”

  静夜看了一眼幽,阴沉着脸说:“幽说不一定。如果族长是逃掉的,那么篌应该还活着,可是她闻到了篌的死气。”胡哑指着地上一长串的血,从远处一直蔓延到岸边,“这些血全是从篌的心口流出,到岸边时,血里已经没有一丝生气,说明他生机已断。”

  小夭急切又害怕地问幽:“你能闻到篌的死气,那……那别人的呢?”

  胡哑说:“族长是狐族的王,幽没有能力判断他的生死。”胡哑看小夭面色煞白,目中都是焦灼,好似随时会大哭出来,不忍心地补充道:“目前,只有篌,闻不到防风意映的死气。”

  小夭说:“反正你们肯定璟掉进了河里。”

  胡哑说:“族长总不可能凭空消失,这是唯一的可能。”

  “我去找他!”小夭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身影瞬间就被浪花卷走。

  胡哑叫:“已经派了船只在顺河寻找。”

  静夜流着泪说:“让她去吧,如果什么都不让她做,她只怕会崩溃。“

  这一夜,清水河上灯火通明,有的船顺流而下,有的船逆流而上,来来回回地在河里搜寻,还有几十个精通水性的水妖在河底在河底寻找。

  到后半夜,更多的船、更多精通水性的水妖陆续赶到了清水镇,加入搜寻的队伍,清水河上热闹得就像过节。

  天色将明,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颛顼赶到。

  他一身戎装,风尘仆仆,显然是在军中听闻消息后,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驱策最快的坐骑飞奔而来。

  小夭仍在河里寻找璟,从昨天傍晚到现在'她就没有出过水。她在水下,一寸寸地寻找,竟然从清水镇一直搜到了人海口。

  船把小夭带回清水镇,小夭不肯罢休,竟然想从清水镇逆流而上,所有人都看出小夭已经精疲力竭,可没有人能阻止她。小夭跳进河里时,双腿抽搐,根本无法游动,她却紧紧地抓着船舷,就是不肯上来,好似只要她待在水里,就能靠近璟一点,就能让璟多一分生机。

  直到颛顼赶到,他强行把小夭从水里拎了出来。

  小夭面色青白,嘴唇紫黑,目光呆滞,头发湿淋淋地贴在脸颊上,整个人冷如冰块,颛顼叫她,让她喝点酒,她没有任何反应。颛顼掐着她的脸颊,强迫她张开嘴,将一小壶烈酒硬给她灌进去,小夭俯下身子剧烈地咳嗽,整个人才像是活了过来。

  潇潇用帕子把小夭的头发擦干,又用灵力把她的衣衫弄干。颛顼用毯子裹住小夭,想抱她离开。小夭的眼睛惊恐地瞪着,一边往后缩,一边用力地摇头,颛顼无奈,只能由着小夭坐在岸边。

  小夭呆呆地看着河上的船只来来往往,不管颛顼说什么,她都好像听不到,只是过一会儿,就问一句:“找到了吗?”

  一直到正午,清水被翻了个底朝天,不但没有找到璟,也没有找到篌和意映,唯一的收获就是一枚玉镯。青碧的软玉,不见任何雕饰,只是玉本身好,色泽晶莹、质地细腻,因为还未做好,形状还没全出来。

  静夜看到,哭着说:“族长说小姐不喜欢戴首饰,镯子戴着倒不累赘,所以自己动手做了这镯子。”

  小夭猛地站起.颛顼拉住她,问道:“在哪里发现的?”

  一个人分开众人,上前奏道:“在河下游,已经靠近入海处。”

  小夭急切地说:“璟……璟在那里!”

  “因为发现了这个玉镯,所以小人们把上上下下又搜寻了一遍,连大点的石头底下都没放过,可一无所获。想来是顺着水流,漂入大海了。”

  “那去大海里找。”小夭的声音好似绷紧的琴弦,尖锐得刺耳。

  众人不敢多言,低声道:“入海口附近已经都找过了。”

  不管涂山氏的人,还是颛顼派来的人,都尽了全力,把附近的海域都找了,可那是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别说一个人,就是把一座山沉进去,也不容易找到。何况海里有各种各样凶猛的鱼怪,神族的身体含着灵气,是它们的最爱。

  颛顼下令:“继续去找!”

  “是!”众人上船的上船、下水的下水,不过一会儿,全部走空了。

  明亮的阳光下,河水泛着一朵朵浪花,迅疾地往前奔涌,没有迟滞,更没有一丝悲伤,丝毫没有意识到它吞噬的是两个人的幸福。

  小夭摇摇晃晃地说:“我要去找他!”

  颛顼说:“就算去找璟也要吃点东西,你没有力气怎么去找他?乖,我们先吃点东西。”

  小夭想挣脱颛顼的手,固执地说:“我要去报仇!”

  颛顼看了潇潇一眼,潇潇立即快跑着离开,不一会儿,她摇着一艘小船过来,颛顼揽着小夭飞跃到船上。

  船向着下游行去,小夭手里握着那枚没有做完的镯子,呆呆地盯着水面,像是要看清楚,无情带走了璟的河究竟长什么模样。

  潇潇灵力高强,船行得飞快,太阳西斜时,船接近了入海口,从河上到海上有不少船只,依旧在四处搜索。

  潇潇撤去了灵力,让船慢慢地顺着水流往前漂。

  小夭摸着镯子喃喃说:“就在这里找到的镯子吗?”小夭挣扎着站起,想要往水里跳。

  颛顼拉住她:“你连站都站不稳,你下去能干什么?”

  船晃了一下,小夭软倒在颛顼怀里,却仍坚持要下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水面:“我……我……去找他!”

  颛顼掐住她的下巴,用力抬起她的头,强迫她看四周,几乎怒吼着说:“你看看,有多少人在找他?他们比你身强体壮,比你熟悉这里的水域,比你懂得如何在水下寻人,你下去,我还要让他们紧跟着你、保护你,你是在找人,还是在给他们添麻烦?”

  小夭的嘴唇颤抖着,身体也在颤。

  颛顼拥住她,放柔了声音:“小夭,如果璟还在,他们肯定能找到。”

  小夭紧紧地盯着再水下搜寻的人,他们两人一组,互相配合,真的是连一寸地方都小放过。

  潇潇撑着船,慢慢地跟在搜寻璟的人身后。

  从太阳西斜一直搜寻到半夜,小船已经进入深海。

  这是一个没有星星也没有风的夜晚,天上的月儿分外明亮,月光下的大海分外静谧。上千人依旧在搜寻璟,因为每个人都戴着涂山氏紧急调来的夜明珠,上千颗明珠散落在大海里,就好像上千颗星辰,在海水里摇曳闪烁。

  从落水到现在,已经两日两夜,所有搜救的人都知道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可没有颛顼的命令,没有人敢放弃,甚至不敢有一丝懈怠。

  小夭盯着黑色的大海,喃喃说:“我不明白。以前每一次出错,我都知道哪里错了,有的是因为他仁而不决,有的是因为我不相信他,没有抓紧他,可这一次我们究竟哪里错了?他赶去看一个病危的孩子没有错,他小心地带了所有暗卫没有错,他在出发前给我写了信没有错,他在立即被乱箭射死和能拖延时间的决斗中,选择了决斗没有错,我一接到他的信就立即赶来,我也没有错,那究竟是哪里错了?”

  颛顼说:“你们谁都没有错。”

  “如果我们谁都没有错,那为什么会出错?”

  颛顼回答不出来。

  “以前出错了,我们改了,一切就会好,可这一次怎么办?哥哥,你告诉我:我们究竟哪里做错了?我改,我一定改,不管我做错了什么,我都改。小夭的身子痛苦地向前倾,喉咙里发出干呕声,两日两夜没有进食,根本吐不出东西,她却一直在痛苦地干呕,就好似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小夭小夭”颛顼轻托着小夭的背,灵力能减轻身体的痛苦,却无法减轻小夭的痛苦,她的痛苦是因心而生。

  月儿静静地从西边落下,太阳悄悄地从东方探出,半天火红的朝霞将天与海都染得泛着红光。

  一个统领模样的军士来奏报:“已经接连搜寻了两夜一天,不少士兵灵力枯竭昏厥了。陛下看是稍做休息后继续寻找,还是再调集人来?”

  颛顼说:“稍做休息后继续寻找。再传旨,调一千水族士兵过来。”

  军士欲言又止,一瞬后,弯身应诺:“是!”

  精疲力竭的士兵爬上船休息,连水都没力气喝,横七竖八躺在甲板上。

  不少人陆续昏厥,时不时听到大叫声:“医师!医师!”

  还有人连爬上船的力气都没有,爬到一半,扑通又掉进海里,连带着后面的士兵全摔了下去。

  也许因为颛顼在,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纵然摔了下去,他们不过苍白着脸,紧咬着牙,再次往上爬。

  小夭呆呆地看了他们一会儿,目光投向了无边无际的大海。

  大海是如此广袤无垠,就算倾大荒举国之兵,也不过沧海一粟。

  她找不到璟了!

  小夭低声说:“让他们别找了。”

  颛顼说:“也许,璟会被哪条渔船救了;也许,他会碰到鲛人,被鲛人送回陆地。”

  小夭的泪如断了线的珍珠簌簌而落:“还有二十二天,才是我们大婚日,他抓紧点时间,依旧赶得回来。”

  话刚说完,小夭突然直直地向前倒去,颛顼赶紧伸手抓住她。两日两夜没有进食休息,又悲痛攻心,小夭终于再撑不住,昏死过去。

  颛顼小心地用毯子裹住小夭,把她揽在怀里,细细看着。

  小夭面色发青,嘴唇泛白,两夜间就好似整个人脱了形,颛顼觉得胸口发闷,涨得疼痛,他望向天际绚烂的朝霞,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小夭,一切都会过去,迟早你会忘记他!”

  小夭昏迷了四日,鄞说她身体一切正常,可她却好像得了重病,昏迷不醒,即使在昏迷中,她都会痛苦地颤抖,却就是醒不来。

  颛顼急得不行,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守在小夭身边。

  四日四夜后,小夭终于醒来,整个人干瘦,犹如大病初愈。

  颛顼也累得瘦了一大圈,他想带小夭回去,小夭不肯,颛顼只得又陪着小夭在东海边待了十几日。

  夜夜小夭都在等候,日日她都会下海,颛顼拿她一点办法没有,只能派潇潇日日跟随着她。

  直到十一日,还有四天,就是望日——璟和小夭的婚期,小夭对颛顼说:“我要回神农山。”

  颛顼带着小夭回到神农山,小夭看到黄帝时,问道:“外爷,我的嫁衣修改好了吗?”

  黄帝说:“好了。”

  “嫁妆都装好了?”

  “装好了。”

  小夭好像放下心来,回了自己的屋子。

  黄帝面色阴沉,着不远处的青山。早上刚下过一场雷雨,青山苍翠,山下田里积了不少水,一群白鹭一低头、一抬头地在觅食。

  黄帝沉默地伫立了很久,才开口问道:“璟死了?”

  颛顼说:“死了。”

  黄帝闭目静站了一瞬,好似突然之间很疲惫,苍老尽显,他弯着腰.向屋内走去:“这段日子,你荒于政事了。”

  颛顼说:“我并未荒于政事,即使在东海边,依旧每日不敢懈怠,白日都是让潇潇看着小夭,我只能晚上陪她。”

  黄帝疲惫地说:“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最好。涂山氏的生意遍布大荒,族长突然出事,不仅仅会影响到大荒的各大氏族,你若处理不好,甚至会影响整个大荒,危机现在的安宁。”

  颛顼在庭院内站了一会儿,跃上坐骑,赶回紫金顶,不能休息,而是立即传召几个重臣和心腹。

  十四日夜,天上的月儿看上去已经圆了,依旧没有璟的消息。

  章莪殿冷冷清清,没有丝毫送亲的样子,可那早早就布置好的喜庆装饰却依旧在,没有人敢用,也没有人敢取下,人人都在努力的装作明日没有什么特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半夜里,小夭从梦里惊醒,好似听到有人叩窗,她光着脚就跳到了地上,几步跃到窗旁,打开窗户:“璟……璟,是你回来了吗?”

  苗莆一手拿着明珠灯,一手拿着衣服:“小姐,只是风吹树枝的声音。”

  小夭觉得头有晕,站不稳,她倚在窗上,喃喃说:“真的不是他吗?”

  明亮的月光下,窗外一览无余,只有花木,不见人影。小夭失望伤心,幽幽问“苗莆,你说为什么我一次都没有梦见璟昵?”

  苗莆把衣服披到小夭身上,又拿了绣鞋给小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夭的问题,只能含糊地说:“奴婢不知道。”

  小夭仰头看着月亮,说道:“我很想他。就算真的见不到了,梦里见见也是好的。”

  苗莆鼻子发酸,她跟在小夭身边,看着小天和璟一路走来的不容易,本以为一切要圆满了,却变故突生。

  小夭说:“大概因为我没有亲眼看见,一切都不像真的,总觉得他随时会出现。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说消失就消失?为什么他都没有和我道别?我宁可他死在我怀里,好歹两人能把最后想说的话都说了,可这样算什么昵?头一日我还收到他亲手写的信,叮嘱我要好好睡觉,别总夜里看书,可隔一日,所有人就都说他没了。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我恨他!”小夭对着月亮太叫:“涂山璟,我恨你!”

  夜风徐徐,银盘无声。

  小夭无力地垂下了头,泪如雨一般坠落:“可是,我舍不得恨你,我知道,你不能守约,你肯定也很痛苦。”

  苗莆用衣袖悄悄擦去脸上的泪:“别想了,睡吧!”

  小夭对苗莆说:“去拿截汤谷扶桑枝来。”

  苗莆猜不到小夭想干什么,也没问,立即跑去拿。

  她回来时,小夭站在廊下,居然搬着个梯子。苗莆把用玉石包着的扶桑枝拿给小夭:“小姐,拿来了。小心点,这东西看似无火,实际全是火,手要握在外面的玉石上。”

  小夭放好梯子,接过扶桑枝,爬到了梯子顶,用扶桑枝把廊下的大红灯笼点燃。

  小夭跳下梯子,想要搬梯子。

  苗莆已经明白小夭想干什么,立即说:“我来!”她是颛顼训练的暗卫,灵力高强,轻轻松松地把梯子移到了另一盏灯笼下。

  小夭爬上去,点燃了灯笼。

  安静黑沉的夜里,苗莆陪着小夭,一个搬梯子,一个点灯笼,将章莪殿内的红灯笼一盏盏点亮。

  廊下、门前、亭中、桥头花灯挂在不同的地方,样子各式和样,圆的、八角的、四方的材质也各种各样,羊皮做的、鲛绡做的、琉璃做的、芙蓉做的可不管什么样的花灯,都是同一种颜色——吉祥喜庆的红色。

  随着一盏盏红色的花灯亮起,整个章莪殿都笼罩在朦胧的红光中,平添了几分热闹和欢喜。

  点亮殿门前最后的两盏红灯笼,小夭跳下梯子,望着满殿的喜庆,对苗莆说:“好了!”

  回到屋内,苗莆看小夭眼眶下有青影,劝道:“天就要亮了,小姐赶紧歇息吧!”

  小夭坐到镜前,对苗莆说:“帮我梳妆。”

  这段日子,小夭连饭都懒得吃,几曾梳妆打扮过?苗莆愣了一下,明白了小夭的心意,她忍着心酸说:“是!”

  苗莆并不会梳理嫁妇的发髻,那要专门训练过的老妪才会梳,可因为璟出事了,本来应该来的老妪都没来。苗莆梳了小夭最喜欢的垂云髻,把以前璟送给小夭的步摇为小夭插好。

  小夭对着镜子照了照,和苗莆一起动手,为自己上了一个淡妆。

  小夭问:“我的嫁衣呢?”

  苗莆打开箱笼,拿出了红底金绣的嫁衣,有些迟疑地叫:“小姐?”

  小夭展开双手,肯定地说:“我要穿!”

  苗莆咬了咬牙,展开嫁衣,服侍小夭穿衣。

  自颛顼迁都轵邑后,西边和中原的衣饰渐有融合,小夭的嫁衣就兼其二者之长,有神农的精致繁丽,也有轩辕的简洁流畅,穿上后,庄重美丽,却不影响行动。

  待收拾停当后,小夭就好似等待出嫁的新娘一般,安静地坐在了榻上。

  小夭问:“苗莆,你知道定的吉辰是什么时候吗?”

  “不知道。”

  “你说璟知道吗?”

  “肯定知道。”

  “那就好。”

  小夭从榻头拿了一册帛书,竟然翻阅起医书来,苗莆呆呆站了一会儿,出去端了些汤水糕点来,摆在小夭身侧的小几上。

  正午时分,黄帝来章莪殿,看到小夭穿着嫁衣端坐在榻上,嫁衣的明媚飞扬和翻看医书的沉静寂寞形成了诡异的对比。

  仲夏日,灿烂的阳光从窗户活泼地洒入,照在小夭身上,却没有照出吉祥如意、一世好合,而是生离死别、一生情殇。

  低垂着眼眸的小夭是多么像她啊!黄帝好似看到眼前的小夭守着一个寂寞的屋子迅速老去,青丝染上了飞霜,花般的容颜枯槁,朝云殿内苍老寂寥的身影和眼前的小夭重合,黄帝竟不忍再看,猛然闭上了眼睛。

  小夭听到声音,抬头看去,见是黄帝,她探头去看窗外的日冕。

  黄帝走进屋子,看小几上的糕点和汤水一点没动,他说:“小夭,陪我吃点东西。”

  小夭收回目光,拿起一块糕点,一点点吃着。

  黄帝陪着小夭,从正午一直等到天色黑透,苗莆把明珠灯一一打开。

  因为璟的突然身亡,颛顼这段日子忙得焦头烂额。

  等忙完手头的事,天色已黑,他顾不上吃饭,就赶来小月顶。

  小夭这段日子都在章莪殿,他也径直去往章莪殿,坐骑还在半空,就看到章莪殿笼罩在一片喜庆的红色中。

  待飞近了,看到——从门前,廊下到桥头,亭角的花灯都点亮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照出了各种各样的喜庆。

  坐骑落在正殿前,颛顼跃下坐骑,阴沉着脸问:“怎么回事?”

  潇潇弯身奏道:“是小姐昨夜点燃的。”当日布置时,所用器物都是最好的,这些灯笼里的灯油可长燃九日。

  颛顼静静地凝视着廊下的一排红色花灯,潇潇屏息静气,纹丝不动。

  半晌后,颛顼的神情渐渐缓和,提步要去小夭的寝殿。

  潇潇立即跪下,小心地奏道:“小姐换上了嫁衣、上了妆。”

  颛顼猛地停住了步子,面色铁青,一字一顿地问:“她穿上了嫁衣?”

  “是!”

  颛顼没有往前走,却也没有回身,潇潇弯身跪着,额头紧贴着地,看不到颛顼,却能听到颛顼沉重的呼吸,一呼一吸间,潇潇的身子在轻颤。

  一会儿后,颛顼转身,一言不发地跃上坐骑,离开了章莪殿。

  潇潇瘫软在地,这才敢吐出一口一直憋着的气,背上已经冒了密密麻麻一层的冷汗。

  潇潇走进寝殿,向黄帝和小夭奏道:“黑帝陛下有要事处理,今晚就不来了,明日再来看陛下和小姐。”

  小夭心神根本不在,压根儿没有反应。黄帝却深深盯了潇潇一眼,什么都没说,挥了下手,示意她出去。

  小夭低声问:“是不是吉辰已经过了?”

  黄帝说:“小夭,璟不会回来了,你的一生还很长,你忘记他吧!”

  小夭说:“外爷,我想休息了,你回去休息吧!”

  黄帝担心地看着小夭,小夭说:“我没事,我只是……需要时间。”

  黄帝默默看了一会儿小夭,站起身,脚步蹒跚地走出了屋子。

  小夭走到窗前,看着天上的圆月。

  望日是月满之日,璟选定这个日子成婚,应该想要他们的婚姻圆圆满满吧?可竟然是团圆月不照团圆人。

  小夭告诉黄帝她只是需要时间,可是,这个时间究竟是多久呢?究竟要有多久才能不心痛?

  小夭问:“苗莆,你说究竟要有多久我才能不心痛?”

  苗莆讷讷地说:“大概就像受了重伤一样,刚开始总会很痛,慢慢地,伤口结疤,痛的轻一点,再后来,伤疤慢慢脱落,就不怎么疼了。”

  小夭颔首,她不是没受过伤,她很清楚如何才能不痛苦。

  想要不痛苦,就要遗忘!时间就像黄沙,总能将人心上的一切都掩埋。

  可是——

  璟,我不愿意!

  如果不痛苦的代价是遗忘你,我宁愿一直痛苦,我会让你永远活在我心里,知道我生命的尽头。

  我已经穿起嫁衣,对月行礼,从今夜起,我就是你的妻!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