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 盲鱼

  第二天一早,方木在睡梦中猛然醒来,眼前似乎有曚昽的白光。方木起身下床,拉开窗帘,看到漫天大雪正从天空中徐徐落下。半个小时后,陆大春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到崔寡妇家。他告诉方木,出山的路已经被大雪封死了。“看来你得多呆几天了。”他不无遗憾地说。

  方木倒暗自庆幸——这下有机会调查陆家村了。

  崔寡妇热情地留陆大春吃早饭,陆大春摆手拒绝了,说还得赶回去。方木看看陆大春脚上几乎被雪水浸透的鞋子,随口问道:“还麻烦你跑一趟,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她家没电话。”陆大春冲崔寡妇努努嘴,“村里就一部电话,在我爹家。”

  “你爹是?”

  “呵呵,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爹就是村长陆天长。”陆大春笑笑,“有事就去我爹那儿打电话吧。”

  “那倒不必,我有手机。”

  陆大春又笑了:“那玩意儿在咱这儿没用的,不信你看看。”

  “哦?”方木掏出手机一看,果真一点信号都接收不到。

  “你就安心呆着吧,路一通了,我就送你出去。”陆大春顿了顿,又强调道,“我爹让我告诉你,没事别出去瞎转悠。封山了,山里的狼找不到吃食,有时会跑到村子里来。”

  方木连连答应,陆大春又扭过脸去嘱咐崔寡妇好好招待方木,说罢,就起身走了。

  方木送他到院子外,目送陆大春深一脚浅一脚地消失在雪幕中。也许是大雪的原因,村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看不见。方木看看左右的民居,惊奇地发现除了崔寡妇家之外,周围的几间房子都是新盖的,连样式都几乎一模一样。

  大雪很快就在方木身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越来越重的寒意也沁入方木的体内,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随后,恐惧感也油然而生。大雪封山。没有手机信号的村庄。这就是与世隔绝。

  吃早饭的时候,餐桌上多了一个女孩,崔寡妇只是简单地说了句“这是我女儿,陆海燕”,就不再说话了。陆海燕的话也不多,一直在闷头扒饭,不时偷偷地用眼角瞟方木一眼。

  吃过饭,陆海燕放下碗筷就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崔寡妇收拾好碗筷后,又在看《还珠格格》。方木觉得无聊,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堂屋门口看雪。

  漫天的雪幕给人一种视线无限延伸的错觉。似乎所有的事物都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陆璐的凭空出现让事情有了转机,而一切谜团的答案,也许就在这个小山村里。想到这些,方木略略提起些精神,刚一抬头,却发现陆海燕就站在自己身边,神情寂寥地看着大雪。

  她看起来不超过25岁,身上的衣物虽然时髦,却并不合身。看得出她不久前刚刚哭过,眼睛周围还有尚未消肿的痕迹。也许是注意到方木正在观察她,陆海燕显得有些不安,似乎随时打算抽身离去。方木不想放过这个攀谈的机会,就开口问道:“你叫陆海燕吧?”

  姑娘低下头:“嗯。”

  “多大了?”

  “二十三。”

  “我比你大,你叫我方哥吧。”

  “嗯。”陆海燕抬起头,充满好奇

  地看着方木,“你是从城里来的?”

  “嗯,C市。”

  “C市……”陆海燕低声念叨着,“比S市还大吧?”

  “是的,去过C市吗?”

  “没有。”姑娘的神情更加寂寥,“我连S市都没去过。”

  “哦?”方木扭头看看堂屋里的液晶电视,“你家的条件并不差啊,怎么会连这么近的城市都没去过?”

  陆海燕撇撇嘴,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有钱有什么用?呆在这里,跟坐牢似的。”

  方木一愣:“坐牢?”

  陆海燕笑笑,并不作答,而是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哦,我是摄影家协会的,来拍几张照片。”

  “这破地方有什么好拍的。”

  “当然有,今天的雪景就不错。”方木想了想,“要不,你带我四处走走?”

  陆海燕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她让方木在院子里等一会儿,自己去披件衣服。再出来的时候,陆海燕身上多了一件貂皮大衣。也许是方木眼中的诧异被她误解为惊艳,陆海燕还有些小小的自得。大雪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陆海燕和方木在村子里并肩缓行。已经接近晌午了,村子里依然静悄悄的,如果不是那些房顶飘出的炊烟,几乎让人认为这是一个无人居住的村庄。陆海燕目不斜视地走着,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方木为了展示自己所谓摄影师的身份,不得不时常拍几张照片来充数。

  即使在镜头中,方木也意识到了这个村庄的不同寻常。不仅所有的房屋都大致相同,而且在农村很常见的猪圈鸡舍在这里都看不到。然而从各家门前丢弃的垃圾来看,日常消费品中不乏高档烟酒。他们靠什么获得如此富裕的生活?

  村子很小,方木和陆海燕不到半个小时就走了一遍。站在村口,陆海燕转过身对方木耸耸肩膀。“我说吧,这地方很没意思的。”

  方木不这么想,他觉得恰恰相反——陆家村很有意思。

  这时,临街的一栋房子开了门,一个矮胖女人拎着一只塑料桶踉跄而出,刚走到门口,就把满满一桶脏水泼在街面上。方木拉着陆海燕向后一躲,还是被溅到了几滴。

  “哎呀呀,对不住对不住。”女人抬起头,语气立刻变得满不在乎,“是燕子啊,这丫头,走路也不看着点。”

  陆海燕看着矮胖女人,一脸怨气,而当她看到女人身上穿着跟她一模一样的貂皮大衣时,神情中又多了一丝不屑。

  矮胖女人毫无顾忌地上下打量着方木,嘎嘎地笑起来:“你家姑爷啊,燕子?”

  “说什么呢?”陆海燕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人家是城里来的摄影师!”

  矮胖女人倒不关心方木的身份,她凑过来问陆海燕:“燕子,不是今天发东西吗?咋还不送来?”陆海燕没好气地答道:“我哪知道?”

  “你去问问大春嘛。”矮胖女人促狭地挤挤眼睛,“你开口,大春肯定听。”

  陆海燕的脸色一变,拉起方木就走。

  一直走出百余米,陆海燕才放开方木,一个人晃晃悠悠地在前面走。方木追上去,看看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带我到地里看看?”

  “哦?”陆海燕似乎在想心事,有些心不在焉,“啥也没种,有啥好看的?”

  说罢,她就像下了决心似的,在一个路口右转,疾步而去。方木不明就里,只能快步跟上。

  几分钟后,陆海燕径直走进一个大院子,还没走到门口,就大喊“陆大春,陆大春”。

  很快,陆大春披着外套,趿拉着鞋奔了出来,看见陆海燕,顿时满面喜色。

  “燕子……”忽然,他看到了尾随而至的方木,笑容顿时僵在嘴角,“你……你怎么也来了?”

  陆海燕走到陆大春面前,噼头就问:“大春,我弟弟……”

  “进屋说,进屋说。”陆大春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转头对方木说,“你要打电话是吧?右边第三家就是我爹家,你去那里打电话吧。”说罢,就把陆海燕拽进屋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方木四处看看,躲在旁边房子的屋檐下,点燃了一根烟。第二根烟吸完,就看见陆海燕从陆大春家里大步走出,边走边抹眼泪。方木见陆大春没有出来,急忙跟过去:“你怎么了?”

  陆海燕没有回答他,几乎是一溜小跑地回了家。

  此后的整整一个下午,陆海燕都躲在房间里。崔寡妇依旧木雕泥塑般坐在堂屋里看《还珠格格》。方木问她为什么不看别的节目,崔寡妇告知这里根本没有卫星信号。

  “哦?”方木吃惊地扬起眉毛,“这日子岂不是……太单调了。”崔寡妇移开目光,表情木然地看着那台液晶电视的屏幕:“我岁数大了,习惯了。”

  晚饭依旧丰盛但沉闷,方木回到自己的房间,掏出手机一看,依旧没有信号。他扭头看看窗外,大雪似乎小了点,一直灰暗的天空中,隐隐有了些亮色,不时有嘈杂的人声传来。

  方木想了想,穿过堂屋走到院子里,看到陆海燕也面向那片亮光,若有所思。

  “这是干吗呢?好热闹。”

  “哦,今天是分东西的日子。”陆海燕淡淡地说,“瞧着吧,今晚男人们又会闹大半宿。”

  “分东西?”方木想起上午那矮胖女人的话,“难道你们村是按需分配啊——共产主义?”

  “呵呵。”陆海燕笑笑,“每个月的今天,村里都会把吃穿用的东西分给我们。”

  “哦。”方木点点头,他扭头看看堂屋里的液晶电视,又看看陆海燕身上的貂皮大衣,疑惑仍在,“那购置这些东西的钱,从哪里来呢?”

  “不知道。”陆海燕耸耸肩膀,“有吃有喝就行了,谁在乎这个?”

  方木无语。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家不去领东西吗?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陆海燕的表情变得有些无奈,“一会儿就会有人送来的。”果然,十几分钟后,陆大春和陆三强就抬着几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走了进来。看见方木站在院子里,陆大春一怔,随即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陆三强倒是挺热情,递根烟过来,又攀谈了几句。

  “这么多东西啊?”方木指指编织袋。

  “是啊。你住在崔寡妇家里,我爹特意让我拿过来的——不能委屈了你啊。”

  方木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看陆海燕。陆海燕并没有回应方木,而是表情复杂地看着陆大春。陆大春的目光有些躲闪,和陆三强把东西抬进堂屋里,和崔寡妇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崔寡妇坐在堂屋里整理着送来的东西,翻着翻着,她提出一个黑色的提包,上下端详着,一脸不解。

  “这是个啥东西,这么沉?”

  “笔记本电脑。”方木随手接过来,看了一眼牌子,“索尼的,好东西。”

  “哦,那是给我的。”陆海燕懒洋洋地拎起电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陆海燕又半打开门,脸色微红:“方哥,有空吗?”

  陆海燕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透着一股单身少女的特有味道。床上有一台索尼随身听,旁边散落着几盘磁带,都是九十年代初流行歌手的专辑。书桌上有一个小小的书架,几本全日制初中教材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一切都显得整洁却刻板,唯一给这个房间带来些生机的,就是书桌上的一个鱼缸。方木之所以会注意到这些鱼,是因为它们体型细长,呈淡淡的粉红色,细细看去,这些鱼的身体都是透明的,能清楚地看到它们的嵴椎和内脏,宛如一条条玻璃鱼一般在水中畅游。

  陆海燕注意到方木在观察那些鱼,莞尔一笑:“好看吗?”

  “哦,好看。”方木回过神来,“你找我有什么事?”

  陆海燕有些难为情地指指电脑包:“麻烦你了,方哥。”

  电脑的包装已经打开,电源线、说明书什么的摊了一桌子,陆海燕却一脸茫然。方木帮她连接好电脑,开机,屏幕亮起的时候,陆海燕的脸上有一点兴奋的神色,却依旧是手足无措的样子。追问之下,方木才知道陆海燕几乎对电脑一无所知。

  方木教了她几样简单的电脑操作,帮她在屏幕上打出了“陆海燕”三个字。陆海燕高兴得像个孩子,由衷地说道:“方哥,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方木却感到一丝悲哀,陆海燕的物质生活不可谓不丰富,精神生活却贫瘠得可怜。

  “可惜不能上网,否则你的电脑就可以物尽其用了。”

  “上网?什么是上网?”正在兴致勃勃地玩自带小游戏的陆海燕表情茫然。

  方木微叹口气,细细地给她解释了互联网。陆海燕听得一脸神往,不时发出轻轻的惊叹。

  “坐在家里就能知道全天下的事……还能和各地的人交往……”

  陆海燕眼神迷离,仿佛喃喃自语般说道。忽然,她起身环顾四周,苦笑了一下:“我像个古代人,是吧?”

  方木只能笑笑,不置可否。

  “再给我讲讲外面的故事吧。”

  陆海燕转身面对方木,规规矩矩地坐好,“我很想知道。”

  所谓“外面的故事”,对于方木而言只是日常生活,而对陆海燕而言则是难以企及的梦境。她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似乎依旧停留在十几年前。方木的心中疑窦丛生,陆家村虽然地处偏僻,但也不至于完全与世隔绝。从陆海燕的年龄来看,正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心的阶段,是什么让她十几年都不肯踏出这个小山村一步呢?

  陆海燕依旧沉浸在对那个世界的美好畅想中,嘴里还喃喃自语:“怪不得,他一定要出去看看……”

  “谁要出去看看?”

  “哦,没什么。”陆海燕回过神来,急忙岔开话题,“方哥,你简直是无所不知。”

  “哪里。”方木没有追问,随手指指那个鱼缸,“这种鱼我就没见过。”

  “呵呵,这叫盲鱼。”也许是发现自己知道方木不了解的东西,陆海燕显得有些得意。

  “盲鱼?”

  “是啊。”陆海燕把鱼缸捧到方木面前,“你瞧,这种鱼是没有眼睛的。”

  “嗬,那这种鱼可够稀有的。”方木也来了兴趣,“你在哪里弄到的?”

  “大春送我的。”陆海燕的脸有些微红,“他是在龙尾洞里捞的。老一辈人讲,龙尾洞里有一条地下暗河,那里的鱼因为永远都看不到光,眼睛就慢慢退化了。”

  “那……你把它们养在有光的环境里,它们的眼睛会不会恢复功能呢?”

  “我不知道。”陆海燕的目光变得柔和,“但是我希望可以。”

  两个人一直聊到十点多钟,直到崔寡妇来敲了门,陆海燕才恋恋不舍地送方木回房间。方木关好房门,把两天来的所见所闻写在了记事本上,最后在陆家村三个字旁边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方木走到窗前,雪看上去很快就会停下来。透过越来越稀薄的雪幕,村子里的灯光显得更加耀眼。和方木初到时不同,今晚的陆家村显得十分热闹。到处都有光亮和男人们大声的谈笑,还能嗅到酒肉的香气和女人身上的脂粉味道。也许,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