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小说 > 小时代1.0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12节 Chapter 04.2

  正是上课时间。所以女生宿舍也没什么人。

  我看了看守楼的阿姨并不在门口,于是扶着简溪去了我们宿舍,记得寝室唐宛如的柜子里有跌打用的正红花油。

  简溪坐在我的床边上,我跪在地上帮他把药油涂抹在那一大块被我踢得肿起来的膝盖部位。整个过程里,简溪一动不动,转过脸去看着窗外,面红耳赤。而我更加地不愿意说话,眼珠子一直盯着地面,没有挪动过。气氛非常微妙地尴尬着。因为……他今天穿的是一条窄腿的牛仔裤,没办法挽到膝盖上去。于是他只能把裤子脱了。

  我假装非常见过世面地把空调调高,镇定地说:“不要感冒。”他点点头,尴尬而吞吐地说:“不、冷。”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面对简溪的下半身(……)。之前有很多次我们去游泳或者海边游玩,他也是穿着到膝盖的宽松的沙滩裤。以前每次看见唐宛如的腿,我都会觉得真是肌肉嶙峋,但是在帮简溪推揉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男生的腿比女生结实多了。而且还有非常让人难以面对的,扎手的……嗯,怎么说,毛发……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终于适应了这样的刺激。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一层又一层内疚的感觉,从胸腔里翻涌出来。我抬起头,看见简溪也正好低着头在看我。我眼睛又红了。我问他:“疼吗?”“疼。”他点头。额头前面的头发碎碎地挡住眼睛,在阳光里投下半透明的影子。我把脸贴在他的膝盖上,趴在他腿上。心里恨不得把自己吊在房梁上,放血谢罪。但是在我无限心疼和内疚的同时,我突然意识到现在自己的姿势非常微妙,我的目

  光正好对着某一个我非常无法面对的地方,于是我的脸瞬间发烫,我尴尬而僵硬地把脸稍微朝边上转了一转。然后我眼角的余光里,简溪的脸也迅速地烧红了。我依然装作非常见过世面的样子,假装镇定地匍匐在他腿上,内心迅速思考着该如何又自然又迅速地改变这个姿势……还没等我想好,简溪就先忍不住了,他咳嗽了两声,身体朝后面缩了一缩,对我

  说:“林萧,你这样,我……”“乱想什么呢你!”我脸像发烧一样,用力张口在他肿起来的膝盖上咬了一下。简溪疼得“啊啊”乱叫。在我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瞬间就发生了这一辈子我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事情。其恶劣程度足以进入排行榜的前三名。

  事件为:先闻其声后见其影,随着一声高亢嘹亮的“林萧我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破门而入的,正是肌肉嶙峋的唐宛如。

  映入她眼帘的是裤子脱到膝盖下面的简溪,我正跪在他面前埋头趴在他的大腿上。而他正在“啊啊”地呻吟着。

  她的那一声尖叫几乎响彻了云霄,险些把110招来。

  简溪惊慌失措地站起来想要拉起裤子,我动作没那么迅捷,他的膝盖重重地撞在我的下巴上,我痛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差点昏死过去,感觉都可以看见一整幅星空图了。

  简溪赶忙弯下腰来扶我,结果手上的裤子刷一声掉了下去。

  于是他用正面,面对了正在意犹未尽惊声尖叫的唐宛如。

  唐宛如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的人生,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先是无遮无拦地观赏了卫海,接着又是切中要害地观赏了简溪——这个她人生中出现过的最帅的男人。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

  幸运的是,那天简溪穿的是四角内裤。

  不幸的是,是非常紧身的四角内裤。

  唐宛如尖叫了差不多一分钟,在我觉得她已经快要断气了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轻轻地抬起手按住胸口,郁结地说:“我受到了惊吓。”

  那一刻,我是多么地想抽死她啊。

  在之后的第三天,我和南湘在客厅里看书的时候,她突然轻描淡写地对我说:“唐宛如对简溪某个部位的评价很简洁,只有三个字——很饱满。”

  我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冲到唐宛如房间门口“咣咣”砸门,我发誓当年特洛伊战争里扛着巨木撞城门的那些肌肉男都没我勇猛:“唐宛如我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

  结果开门的是出来倒水喝的平静的顾里。她镇定地对我说:“唐宛如不在。”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用一种无比下流的目光上下打量我,对我说:“听说很饱满?”我抄起一个沙发靠垫砸过去:“喝你的水吧!”

  但是在事故发生的当下,我只恨不得真的昏死过去。所谓的两腿一蹬,一了百了。我实在难以面对一向怪力乱神并且离经叛道(其实就是精神病)的唐宛如。于是我决定用顾源的事情转移她对我和简溪的关注。人在需要自我保护的时候,一定会丢出别的东西去牺牲,换取生存。

  而事情的整个过程,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详细地从简溪口里听到。

  事实是他昨天在顾源家里玩游戏,下午走的时候把手机丢在了顾源家,到了深夜才想起来。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就是那个女人!”我控制不住地插嘴。)简溪问:“顾源呢?”那个女的说:“他在洗澡。”

  简溪问:“你是谁?”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之后简溪用家里另外一个手机给顾源发了条短消息问他怎么回事。但是顾源却没有回复。

  “我并不肯定是顾源出轨,但是又不能完全不告诉你们,因为这总不正常吧?而且,”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我和唐宛如,“告诉你们两个完全没有任何正面的积极作用,除了火上浇油煽风点火添乱添堵之外,你们也只会同归于尽。所以我才打电话找南湘商量。”

  我抬起头用非常抱歉而内疚的眼神看了看简溪。他低头用充满怨恨和无奈的眼神回看了我,冲我耸耸肩膀吐了吐舌头,像个十七岁的少年。

  我突然开始忧郁起来,问简溪:“现在怎么办?”简溪拍拍我的头,说:“他们两个应该会好好谈一谈吧。总有办法的。别担心。顾

  源很爱顾里,这个我知道。”我点点头。身后传来唐宛如的深呼吸。我回过头去,看见她用力地捧着自己的心口,像是林黛玉般无限虚弱地说:“我受到了惊吓。”我恨恨地说:“总有一天你会受到恐吓!”

  南湘和顾里坐在花坛边上。

  身边是陆陆续续上课下课的学生。有一些情侣牵着手走过去,有一些女生正在等自己的男朋友,等待的中途拿出小镜子照照自己的脸,顺便把那两扇纠缠成一片的睫毛刷得更加纠缠不清。还有更多单身的戴着深度近视眼镜像是要投身祖国四化建设的人,他们背着双肩包,气宇轩昂地走在学习的宽阔大道上,露出短了两寸的裤子下面的尼龙袜子。

  等待他们的未来是光明的。

  而顾里却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样的未来。

  南湘伸出手,放在顾里的手背上,说:“你们一定要好好谈谈。”

  顾里微笑着,说:“嗯。放心,没事。”

  南湘看着眼前镇定的顾里,没有说话。

  多少年来,她永远都是这个样子。镇定的、冷静的、处变不惊的、有计划的、有规划的、有原则的一个女人。

  甚至有些时候可以用冷漠的、世俗的、刻薄的、丝毫不同情弱者的、拜金主义的、手腕强硬的……来形容。

  她像是美国总统一样,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哪怕是世贸双子被炸平了,她也依然是镇定而冷静的,她不会伤春悲秋,只会思考如何控制损失。

  顾里站起来,说:“顾源一定会找我的。我们等着就行了。”

  又是这样漫长而灰蒙蒙的冬季——

  我们的爱,恨,感动,伤怀。

  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我们无限遥远的未来。

  我们呼朋引伴的草绿时代,我们促膝长谈的漫漫长夜。

  都被灌录在固定长度的那一段胶片里。随着机器的读取,投影在黑暗中的幕布,持续放映。主演们在幕布上悲欢离合,观众们在黑暗中用眼泪和他们共鸣。

  我们都仅仅只是这个庞大时代的小小碎片,无论有多么起伏的剧情在身上上演。我们彼此聚拢、旋转、切割、重合,然后组成一个光芒四射的巨大玻璃球。

  我们是微茫的存在,折射出心里的每一丝憧憬和每一缕不甘。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