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小说 > 小时代1.0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3节 Chapter 01.3

  顾里还想和对方争辩的时候,手机里传来对方挂断的嘟嘟声。顾里望着手里的手机,吃惊地张着口,仿佛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实。一分钟的震惊之后,顾里愤怒而用力地把手机盖“啪”的一声摔上了,于是手机盖也非常愤怒而用力地从手机机身上脱落了下来……

  如果要对“雪上加霜”下一个定义的话,就是当顾里还没有从手机盖断开机身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时,几个骑漂亮山地车的十五六岁的小男生突然从她身边飞快地冲了过去,于是满天纷飞的泥浆劈头盖脸地朝顾里扑过来。顾里突然从白雪公主变成了一只斑点狗,她显然被这个状况震住了。

  如果要对“最后一击”下一个定义的话,就是最后的那个漂亮小男孩,回过头对目瞪口呆的顾里大声说了句:“大姐,对不起啊。”

  顾里把断成两半的手机朝食堂的桌子上一丢,望着我的眼睛,咬牙切齿地说:“他凭什么叫我大姐?他以为自己有多小?”

  “被十五岁的男生叫姐姐不是经常有的事情吗?”南湘喝着食堂送的每日例汤说。

  “NO!姐姐和大姐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物种!就像阿姨和大姨一样!两个世界的生物!如果说他们把我溅得一身泥点如同斑点狗一样是一次意外的话,那么,那个小孩子叫我大姐,就是一次蓄意的侮辱!蓄意的!侮辱!”顾里把目光从南湘脸上转过来,继续望着我,“林萧,难道我看起来就真的那么老吗?!”

  “呃,事实上……”唐宛如并不打算错过这个打击报复的机会。

  “你不准回答这个问题!”顾里果断地制止了她,然后转头,依然把目光诚恳地望向我,“我才二十一岁!”

  “你过几个月就马上到来的二十二岁生日我还没想好送你什么。”唐宛如迅速地把握住了这一次机会。

  看着顾里迅速结冰的脸,我赶紧说:“这种事情现在很多见的,我们都遇见过这样的事情。不用这么介意。”

  “是吗?”顾里的脸色缓和下来。

  “我没有。”唐宛如说。

  “我更不可能有。”南湘演绎了“雪上加霜”。

  顾里望着我:“林萧,你呢?”

  “我倒是还没有啦……”我话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刚刚完成了“致命一击”的动作,看着顾里慈禧一样的脸色,我迅速地补充,“……不过我相信会很快!”

  南湘看着面容扭曲的顾里,说:“你如果还是这样每天都打扮得像要去出席慈善酒会,并且永远不改你对黑色的热爱,那么哪天在街上被别人叫妈,我都不会惊讶。”

  “你呢,今天遇见什么事情?”南湘打击完顾里之后,望向我,她们终于在晚饭快要结束的时候想起了询问关于我的话题。

  我告诉她们我的一天乏善可陈,除了早上差点用闹钟杀死一个女人之外没有任何爆点,早上来学校完成开学的注册手续,然后顺便帮大一的班导师带领大一文学院新生处理开学的相关事宜。大一的男生里面,百分之八十的人戴着眼镜,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里有一半的人穿着裤腿短三寸的裤子,露出里面的白色尼龙袜子,最后剩下的百分之十,扔进人海里,就永远也不可能再寻找到他们。

  汇报完毕之后,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我翻开屏幕之后变得目瞪口呆,我终于也和她们三个一样,拥有了开学第一天的爆点事件,而且我相信是所有人里面最大的爆点。

  手机屏幕上的短信内容是:“林萧小姐,我们已经决定聘用您作为《M.E》杂志执行主编的特别助理。具体情况已经发邮件到您填写的资料上的电子信箱。请查收。”

  在我目瞪口呆的同时,南湘嘴里交替重复着“我的天!”和“真的假的?”,而顾里则理智地要求我调查清楚,有可能是诈骗集团的短信。

  剩下唐宛如非常地淡定,我可以理解,因为她完全不看书。她宁愿窝在沙发上用一堆爆米花电影打发掉一个下午,也不愿意阅读一本足够让人声泪俱下或者灵魂扭曲甚至毛骨悚然的小说。你就算告诉她“郭敬明是唐朝的一位诗人”,她也依然是这样淡定地说一声“哦,是吗”,而且她一直认为王朔和王蒙是兄弟。

  晚饭结束之后,我们就回到了寝室。虽然来自不同的学院,但是我们四个用尽了各种手段调到了同一间寝室里。

  学校的寝室极尽奢华之能事。完全没有寻常大学里八人一间或者四人一间的拥挤场面,也不需要穿越一整个走廊去尽头的盥洗室洗澡刷牙,也没有可能出现莘莘学子打着手电挑灯夜读的场面,顾里将之称呼为“电视剧里虚构的情节”。我们拥有的真实人生是:二十四小时持续的电源,二十四小时随时提供的热水,单独的卫生间,四个人共同住在一个套间里面,两人一个卧室,卧室里有单独的空调,并且四人共用一个小客厅。顾里甚至从宜家买回了沙发和茶几摆在客厅里,又在客厅中央摆上了一块羊毛混纺的地毯,于是我们的生活里开始有了下午茶和瑜伽时间。

  ——看上去,我们的真实生活,更像是“电视剧里虚构的情节”。

  虽然回到寝室后我们并没有继续关于《M.E》的事情,但是我却因为这个失眠了,我躺在床上睡不着,于是翻身起来,把书架上的《M.E》杂志通通搬下来。在搬下来的过程里,有一本落下来砸到了南湘的头上,导致她差点休克了过去——每本差不多一公斤重、又厚又大的时尚杂志,确实有当做凶器的潜质。

  我翻开最新一期的Cast页,执行主编位置后面的名字是:宫洺。

  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名字,这就是我即将面对的老板。

  虽然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宫洺”这两个字背后所代表的一切。

  客厅里顾里用座机打电话给她男朋友顾源,告诉他她的手机坏了,暂时无法用手机联系。

  我们都觉得她和她男朋友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叫顾里,一个叫顾源,也许将来生个儿子可以叫顾城或者顾乡,那么他们就是幸福欢乐的吉祥三宝,可以手拉手去大草原上奔跑跳跃了。而且更妙的地方在于,顾里在念会计专业,将来的志向是做注册会计师;而顾源在念金融投资,多么般配。投资赚钱,偷税漏税,实在是绝妙组合。

  而南湘站在阳台上,背对着我沉默地发着短信。

  我知道她在发给谁。

  但是我什么都不能说,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算是表达了我的立场。她回过头给我一个苦涩的微笑。

  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闪动的光亮,像夏天里灿烂的星辰。

  在我们平凡而又微茫的生活里,并不是只有轻松的欢笑和捧腹的乐趣。在时光日复一日的缓慢推进里,有很多痛苦就像是图钉一样,随着滚滚而过的车轮被压进我们的心中。

  我们的痛苦来源于爱。但我们的幸福也来源于爱。

  窗外浓厚的夜色被寂静衬托得格外沉重,像是一池无风天里的湖水。黄色的路灯下,偶尔会走过一对互相依偎的约会男女。他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像是大写的“幸福”二字。

  南湘和我一样,也没有睡着。她在床上轻轻地翻身,怕吵醒我。

  我把头盖进被子里,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发了条消息:“你睡了吗?在干吗?”

  过了几秒钟,手机的屏幕亮起来,简溪回我说:“我在看书,《爱与匕首》。你怎么还不睡?”

  我飞快地打字过去:“我很想你。”

  过了一会儿,消息回过来:“我也是。你快睡吧,睡了也可以想我。我周末去看你啊。”

  我把简溪的短信贴在胸口上,觉得一阵温热。

  我又把手机里简溪的照片找出来,照片上的他穿着白衬衣,干净的头发,高高瘦瘦的样子,像是模特一样。照片里他还背着书包,这是高三的时候,他对着镜头微微笑着,露出一点点牙齿。

  他就像一棵树一样。

  开学的第一天过去了。

  其实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一天一天地转动过去。秒针、分针、时针,拖着虚影转动成无数密密麻麻的日子,最终汇聚成时间的长河,变成我们所生活的庞大的时代。

  而我,和我们,都是其中,最最渺小微茫的一个部分。

  梦里很多摇晃的绿色光晕,后来渐渐看清楚了,那是一整片巨大而安静的树。

  树影晃动成的海洋,朝大地的尽头倾斜着。

  滚滚而去的绿色巨浪。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