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8 章 手眼通天
第51节 继续激战

  魁星之王收起五行周天之后,火速向先天罡气追去。

  先天罡气跑向门外,魁星之王,叶子暄也跟了出去,我尾随其后,与小黑也来到别墅之外。

  但是刚到别墅之外,迎面却传来了唢呐的“滴滴嗒嗒”之声,“滴嗒”之声很喜庆,是谁在结婚时吹的调子。

  但是现在结婚,一般都不会这么复古吧?

  听到这调子之后,魁星之王停了下来,叶子暄也停了下来,先天罡气已经不知去向。

  我与小黑也停了下来,因为那唢呐的调子越来越近,同时还有四个人,抬着一顶轿子慢慢走来。轿子是红色的,就是接新娘的轿子。

  原本星月朗朗的夜空,突然之间变成了如血一样的红。

  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变成了色盲,只能看到红色一样。

  我当时便施出玉环手眼,直接穿透轿子看到了里面的人,不禁暗暗吃惊,里面坐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看韩剧的女同学。

  除了女同学之外,还有那个自认为自己是富二代的男同学。

  他们都穿着红衣服,本来很喜庆的颜色,如今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叶子暄与魁星之王估计都应该看明白了这一点,随着轿子前来,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但突然之间,魁星之王拎起水果刀就像轿子冲去之时,叶子暄急忙拉住了他:“魁兄,不要冲动,你难道没想过,为什么这两个死人会以这种结婚的方式出现吗?”

  魁星之王冷笑:“我们追老贼,老贼便用这种方式挡我们。”

  叶子暄说:“你说的没错,这是一个风水阵法,名字就叫冲喜,我们现在就在这个阵中。”

  魁星之王说:“冲喜?有什么可冲的?我们都没有病没有灾!”

  叶子暄说:“就因为我们没有病,没有灾,所以才过来冲我们,让我们有病有灾!”

  听叶子暄说到这里,我不禁想回头,进别墅之内,但是却发现,我们刚才出来的门,已经回不去了。

  就在这时,轿子在我们面前,新娘与新朗从里面走了出来。

  面无表情,犹如死人一般,尤其是新娘那猩红的嘴巴,满脸的血,顿时感觉头发倒竖。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也忍不住动手,只怕她先动手,就准备施出骷髅杖准备打她时,叶子暄也一把拉住了我:“不要碰她!”

  魁星之王终于再也忍不住,拿起那把水果刀已经这具血尸完全肢解,就像玩水果忍者一般。

  除了肢解了这具女尸,还有那具男尸。

  叶子暄不禁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各位小心。”

  魁星之王说:“如果我们一忍再忍,老贼何时得而诛之?不过两具死尸而已,又何必忍让?”

  他话的刚落音,那两具刚肢解的男女双尸血顿时如潮水一般流了过来。

  这血流向我们脚下时,我本想躲开,但是还没有躲开时却发现这血如502胶水一般,沾在了脚底,怎么也动不了。

  如果只是动不了,或许无所谓,但这血中还有无数的线虫正在蠕动。

  魁星之王依然冷笑:“想让这些小虫钻进我的身体控制我?做梦!一个小小的阵法而已!”

  当时一掌打在地上,顿时地动了一下,稍后地面出现裂缝,血全部渗入地下。

  渗入之后,我们这时又能动了,我不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就在渗入前的一瞬间,还有一只准备往我身上爬。

  然而还没有等我们高兴太久,那血又从地缝之中涌现出来,犹如血海一般。

  叶子暄看到这里,便冲血砍了一刀,当时便杀出了一条“血路”。

  血被分成了两半,当中有一条极窄的路,随后叶子暄顺着血路跑去,一边跑,一边在血路撒符。

  血路变成了符路,两边的血被彻底分开,符落地面,则血不能合在一起,如果不撒这些符,两边的血还会重合,但他刚到符路那头时,突然之间一股力量将他打了回来。

  符路很窄,他极大可能会落在血上面,魁星之王这时拉了他一把,拉到了符路之上。

  我们三人站在符路上,就像站在独木桥上一般,稍有不慎就会跌进血中。

  “前面就是先天罡气,各位小心!”叶子暄说。

  魁星之王从空中直接跳到叶子暄面前,持水果刀对远处的先天罡气说:“老贼,今日我必将让你粉身碎骨!”

  这条路,两边都是血,我们与先天罡气完全是同一直线上的。

  魁星之王便要运行五行周天,但转眼之间,先天罡气已几乎冲到他面前,魁星之王不得不再次收起他的五行周天,然后也向先天罡气冲去,犹如两辆相撞的火车一般,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同时二人升到了半空。

  我站在路面上,只能仰望。

  叶子暄也没闲着,不过他不是去帮魁星之王,而是想破除冲喜之阵。

  叶子暄说:“冲喜本来是家人有病有灾,这时尚未婚配的人便结婚来冲喜,希望病好灾过,但现在是被先天罡气反向操作:可以把我们几个理解是家人,而男女双尸是帮我们冲喜的,这有点像给活人送花圈一样,带诅咒性质,双尸带有极大的怨气,一但我们碰他们,他们的怨气会更大,他们怨气越大,便会传输给先天罡气,他也会越发厉害。所以冲喜这个风水阵,主要是借力打力。无奈魁星之王偏要杀之而后快。”

  “但是说这些没用了,要不我让鬼差帮忙看看。”我说。

  叶子暄说:“不必,叫他们来,也是只送死而已。”

  “这里面有极重的怨气,我们越反抗,怨气越重,先天罡气就会越厉害,所以我们必须去掉这些怨气。”

  “怎么去?”

  叶子暄看了看魁星之王与先天罡气,然后盘腿坐在符路上,点上香,念咒做法。

  此咒为招魂咒,只见招魂咒这条咒语的字从他的嘴中念出,落进血之中,顿时翻腾起了血浆一团团的怨气从里面喷涌而出。

  看到这里,我终于能够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急忙用化佛手眼,去渡化这些怨气。

  别的帮不上,这还是能帮的。

  随着叶子暄不断用咒语搅动血浆,随着我的佛光普照,那怨气逐渐消失,血也慢慢退去,稍后天空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样子,而不是四面八方全是血红。

  这时再看魁星之王与先天罡气,他们都在墙壁之上,二人依然在近距离交手。

  叶子暄这时站起身来,准备去帮魁星之王时,呜呜的警报声响起,在很远就能听到江娜的声音:“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厉。”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小猫从一边的红高梁地中跑了出来,冲叶子暄便也黑虎掏心。

  这只小猫就是那个八尾小黑,就在它跳出来之后,小黑喵了一声,也扑向了它。

  叶子暄也急忙转身,一刀向八尾小黑劈去,准备结束掉它,但是八尾小黑却转身又向我扑了过来,眼睛之中闪烁着无比仇恨的光芒。

  它怎么又跑到了这里,它之前去了哪里?我已来不及细想,就在它跳到我面前时,急忙施出军持手眼。

  军持手眼一出,也如宝印手眼一般,只是军持手眼的面太窄,只能命令小黑。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八尾小黑根本不吃这一套,不过是后退了一步,离我不远处,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就在这时,江娜赶到。

  从几辆车上下来目测有三四十名特警,手持冲锋枪,迅速在车前车后摆好冲锋队形。

  看到八尾小黑一时没动,小黑正准备一击必杀之时,突然之间砰的一声,一颗子弹穿过小黑背上面一指之的,然后子弹直接镶嵌进了墙壁之上。

  谁放的枪?现场顿时乱了。

  趁这个当,先天罡气迅速逃走,就在叶子暄与魁星之王面前。

  八尾小黑也趁乱逃走。

  江娜根据子弹的方向,马上对着对讲机说道:“一号,你怎么了?”

  但是江娜刚说完,又一枪打了过来,这一枪是向魁星之王打去的,不过也是打偏了了一点。

  看到这种情竟,叶子暄与魁星之王急忙跳到院内,与小黑也急忙跑进了院内。

  我打电话给江娜:“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的狙击手出了事!”江娜此时也非常急。

  靠,这狙击手是傻逼啊,这能乱打吗?只一枪就要命了。

  就在这时,手机中听到一名警员要去冲锋,干掉狙击手,江娜没有让他冲锋,说:“你也疯了吗?他在玉米地之中,隐藏非常好!”

  随后,她又对我说“我现在不与你说了,我要去找人帮忙。”

  我挂掉了电话。

  墙外在内讧,墙内同样也在内讧。

  魁星之王问叶子暄:“刚才先天老贼走时,你为什么不拦住他?”

  “我无法拦住他。”叶子暄答。

  “是你故意放走他的吗?”

  “魁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禁问。

  “此事与你无关,我马上就要得手,我怀疑,叶子暄认识先天罡气!”魁星之王非常愤怒。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