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7 章 手眼合一
第57节 送走美惠

  听完我的话,美惠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低着头说:“可是,我们是血浓于水的呀。”

  叶子暄听后不禁叹了口气,颇感无奈。

  血浓于水,这四个字让我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我再指责她,我是不是会被说成“置亲情于不顾?”我是一个绝情的?但是我感觉不吐不快,便说:“你现在也不小了,我没有歧视你的意思,你目前这种情况,想再找熟人结婚,可能吗?但你终究要嫁人。那么你弟弟有没有替你考虑过你的婚事?你弟弟有没有考虑过“血浓于水”替你攒嫁妆?”

  美惠没有说话。

  “你弟弟只比你小两岁,却让你做这个,来为他盖房子娶媳妇。其实你的家事,我本来不该多说,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不过我是作为朋友才对讲你的——我从住进302开始,从一开始见到人的死亡,当时内心充满了恐惧,接着见的多了,见怪不怪,甚至有种麻木的感觉;但随着经历不断增加,我又开始反省自己的麻木,我现在的想法是:希望身边的朋友能过的好一些。”

  叶子暄这时也说了一句:“美惠,你现在已被亲情绑架,但你知道吗?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人身安全。另外,你弟弟知道你做这个的吗?”

  美慧迟疑了一下说:“他知道。”

  草,我真的无语了。

  屋内也顿时又陷入了寂静。

  小黑此时很紧张地看着我,估计它从来没见过我今天发脾气,我摸了摸了它的脑袋,示意它不要怕,我生气并不是因为它,而是因为我自己,太喜欢多管闲事,但是又完全管不了,因为管不了,所以这闲事摆在我面前,我看着又生气。

  看来,我这大悲咒是白背了,始终无法达到心静如水。

  想到这里,我不禁气的对着地面狠狠跺了一下脚,美惠当时吓了一跳。

  叶子暄说:“大龙,别激动,虽然美惠的经历,我听后也很生气。”

  我对他说:“我没激动,我今个要把话说完,不说完会被憋死,大的妖魔鬼怪搞不定也就算了,如今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再搞不定,那还搞毛?”

  随后转过脸对美惠说,在对她说话之前,我平息了一下怒气:“美惠,我说句不好听话,你听了别生气。古话有一句话叫做“哀之不幸,怒其不争”,你妈把你弟生下来就要负责管教,至少要教会他懂礼仪,知廉耻,如今呢?明知姐姐做这种事,却还心安理得拿这种钱,我真的很鄙视!”

  说到这里,我又看了看那个灰尘手机说:“那个叫小蝶的,不管你们昔日发生了什么样的误会,在她成为祭品之后,还想着通知你逃跑,你弟弟可以吗?当你打电话时,让我们来救你时,你弟弟能做到吗?与你血浓于水的人,未必会关心你,关心你的人,也未必会血浓水。”

  美惠依然纠结:“我也想上岸,但是我的弟弟……没有房子,所以无法结婚,我妈哭着求我,说你也不想你弟弟没有房子结不了婚吧,所以我现在,真的选择不多。”

  “你弟弟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赚钱?你难道要养他一辈子?你在这行还能做几年?目前这种情况又非常凶险。我们不是救世主,在我们面前有很多人都比我们更厉害,我们也只是遇到一个救一个,救得了你这次,未必能救得了你下次。”我说:“你慢慢考虑吧。”

  美惠此时说:“谢谢子龙大师,还有叶大师,我想,要不然去其他夜场,再做一个月就收手。”

  “好心劝不回该死的鬼,随你吧。”我无奈地说道。

  美惠说:“子龙大师,我很对不起小蝶,你能不能让她安心离开呢?”

  “此事,交给叶子暄办理。”

  叶子暄当时便取符,焚香,撒米烧纸,又念往生咒,送走小蝶。

  美惠对着灰尘手机拜了几拜说:“小蝶,真的对不起,若是有机会,来世做亲姐妹。”

  真***无奈。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听到走廊中,传来了急促的皮鞋声——男式皮鞋声,而且还不少。

  我还没有反应过怎么回事,叶子暄已经关上了房门。

  接着便听到门外的通通通的踹门声,砰砰的刀砍门声。

  “进丰的人跟来了。”叶子暄说。

  美惠的脸已是白纸一般,死谁都怕,她也不离外。

  我透过猫眼向外看了看,约有七八个人,清一色的拿着黑鹰,穿着黑西装。

  “这里的房东死了吗?”我不禁小声说道:“怎么可以放任什么垃圾都进来?”

  叶子暄说:“事不过三。我们第一次在西郊,第二次在“进丰总部”,这两件事估计让泰国和尚非常恼火,泰国和尚生气,那么这些小弟就要跑断腿,以后我们想再清静,也清静不下来。”

  “我们不是还没有做第三次吗?”我说。

  美惠此时全身发抖,坐在床上,抽出了一只烟,狠狠地吸了几口之后,突然站了起来,说:”子龙大哥,叶大哥,我连累你们了,他们也是找我的,我出去。“

  我不禁挥了挥手让她坐下:“有叶子暄在,还轮不到你添乱。”

  叶子暄这时让我退后,他打开了门。

  那些人本来正在踹门,这门一开,腿自然就伸进了门内,叶子暄又要关门,看到这里,我也过去帮忙一起关门。

  当时便夹到几个进丰小弟的几条腿,他们顿时“啊啊”乱叫。

  叶子暄再次开门,那些人收回腿,却已是一拐一瘸,后面又冲上来两人,却被叶子暄随手从门后的床上,扯出一条毛毯,蒙住了脑袋,就在这两人用忙脚乱之时,我从地面上捡起一只目测有十二厘米的高跟鞋,冲这两人的脑袋上砸去,只需两下,这两人便躺倒在地,不在动弹。

  这时,地上躺着一个被夹腿的家伙问:“你们是谁?敢不敢报上名来?我们带回我们夜场的佳丽,碍你们什么事?”

  “名字不敢报,因为我们太害怕进丰了。”我蹲到他前说:“你们是看场子的吧?真是丢人,我们抢了你们的佳丽,你们来抓我们啊,怎么不抓啊?来抓啊,我等着你抓呢,不行换你们老大来,躲起来向乌龟一样。”

  那小弟此时已经眼睛冒火:“你有种,我忘不了你。”

  “我知道你们进丰的人,还是有些骨气,一条大蜈蚣都不怕。所以我也不指望能从你的嘴里听到一些什么——因为你要说的,我们几乎都知道了。”我不禁冲他笑道:“所以,你回去告诉你们夜场经理,走夜路了终究会见鬼,别以为随便让别人消失,他就不会消失!”

  “你敢威胁?”

  这家伙嘴还真硬,听他这样说,我冲着他的脑袋打了一巴掌:“你看,我不敢威胁你——但我敢打你!”

  我的话刚落音,其中一个家伙想逃,我扔出手中的高跟鞋,直中那人脑袋,完美一百分,他也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

  这里的声音惊动了一边的邻居:一个中年男人打开门看了一眼,急忙关门,不过被我叫住了。

  中年男人非常害怕:“大哥,我刚才什么也没看到。”

  我说:“你别怕,我们是好人,我只想问一下,房东在哪里?”

  “房东不在,我们就是每月直接给房东打钱的。”

  “既然如此,那你帮忙报警吧。”

  中年男人急忙点头答应。

  随后,我与叶子暄,带着美惠,在进丰小弟呻吟声中,拂衣离开这里,深藏功与名。

  来到楼下,美慧突然说:“子龙大师,叶大师,你们能不能陪我去家,我想收拾一下东西。”

  我与叶子暄明白了美慧的意思,或许是刚才那群进丰小弟让她改变了主意。

  在去她租屋的路上,美慧问:“子龙大师,那个人会报警吗?”

  “他不会。”叶子暄答。

  “你们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让他报警呢?”美惠问。

  叶子暄答道:“这些人抓了也是白抓,进丰的人太多了,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抓其来,其实仔细想想,江娜那样做也无可后非,先前我对大龙说过江娜还是可信的。可能有些时候,她做的让人不能理解,不过现实如此,做每件事都很难。我们真的不能像武侠片中那样,看谁不顺就打谁——那不过是成人的童话,我们必须活在真实的世界中,换位思考一下,每个人都很无奈。”

  叶子暄这句话是答美惠的,不过却是说给我听的,我也没说什么,刚才对江娜,或许确实太过分了一点——

  在美慧回房间收拾东西时,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心情如何?”

  “刚才进丰小弟找上门让发泄,心情不错。”我说。

  叶子暄淡淡地笑道:“我知道你的压力大,但你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助,比如你那天所说的他们有一把炸弹,但是我们却可以抽老千:慧明给我东西确实好用。所以,我们尽力面对就行。”

  他刚说完,美慧已收拾完东西下来。

  我们拦了一个的士,与美慧一起直奔火车站。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