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7 章 手眼合一
第56节 救出美惠

  我盯着江娜的眼睛,她也盯着我,屋内瞬间又静寂下来。

  她的眼神很坚定,或许是因为长期接受各种各样的突然事件,不论从精神,心理,还是思想更加成熟。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是依然是那句老话,现在看她的眼睛,就像看星空,看的见,却看不透。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与小女子计较,我想了想,便说:“那好吧,我们彼此都相信对方,你以后想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我也不会再问了,不过,我有消息还是告诉你的,这里剩下的要做的,就是你们的事情,我们走了。”

  说完之后,我对叶子暄,还有美惠招了招手,便要离开。

  江娜让人将那个进丰小弟,与夜场妹全都带走回问话,同时把这栋楼给封了。

  不过当我们想带走美惠时,江娜却又不让,说:“她也留下,我们回去好做口供。”

  我说:“其他人都可以带走,但是她不能带走。”

  江娜突然之间笑了:“赵大龙,你长本事了啊!”

  我也笑了:“不是长本事,而我觉得,你们带走了那么多人,我们只带走一个不行吗?”

  江娜说:“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你们全部带走。”

  “信,当然信,不过我感觉,我们在这里浪费口舌,还不如你们多找证据去抓进丰的人,我与叶子暄也去找泰国和尚更现实,你说呢?”

  江娜此时退了一步说:“那好吧。”

  我与叶子暄还有美惠在众目睽睽中离开。

  美慧的那些姐妹们要美慧一起带她们走,不过美慧此时已自身难保,只是低着头,没吭声。

  在走出门时,我想了想又因头对江娜说:“哦,对了,你们还可以带走一个人。”

  说到这里,我指了指那个一脸头发的枯骨说:“把它带走之后,让王中皇看看,说不定他能看明白这是什么,也说不定根据这个,研究出来什么奇门异术,然后就可以精进不少,再然后,等我们在外面被打时,他就可以过来像超人一样救我们,要不然,目前这种情况,不是警察救良民,而是良民救警察——我没有一点嘲笑他的意思,只是善意提醒!”

  江娜站在那里没有动,目送我们彻底离开。

  走出这栋楼时,面前又是一个看似温馨的世界。

  或许刚才,美慧从被抓到被救太快,当时没有反应,现在终于反应了过老,竟然张着嘴巴在大街上哭了起来。

  叶子暄说:“你现在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说:“你如果能控制住,也不用慧明对你讲什么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了,我有时再想,我非修道之人,我应该做的是什么?难道不是替天行道,快意恩仇吗?我与魁星之王不能比,他是李淳风转世,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好么好命,如果太压抑自己,我真怕也会疯掉。”

  叶子暄说:“走吧。”

  随后我们来到刚才捡手机那个小广场,美惠这才停住了哭说:“谢谢子龙大师,还有叶大师。”

  “不用谢,我们之所以带你出来,是想知道,谁通知有人要杀你。”

  “我的手机呢?”她问。

  叶子暄把手机还给她。

  她查了一下通讯记录,然后找到了那个号码,说:“就是这个号码。”

  “这个号码怎么了?”我问。

  “你记不记得前段时间,有个姐妹扎小人害我?”

  “记得,那个很久了吧?我不是让你做了一些保护措施吗?”我说。

  “没错,然后我这样做之后,那个姐妹就不见了。”她说。

  其实说到这里,我对美慧说的这个姐妹去向,还有些疑问,因为我当时说的方法根本就是胡编乱造,没有一点用处。

  “你当时不是说她是去其它夜店了吗?”

  “没错,但是就在今天凌晨,她突然之间给我打电话,说我会遇到恶人,让我尽快离开公主姣,最好能远离北环这块区域,我问她为什么,她就一直哭,所以我今天晚上,上班时越想越害怕,害怕是不是她要害我,所以就给你打了个电话,想着能不能给我个护身符什么的,却没想到,不是她,竟然是夜店中的那些看场子的同事,我真的不敢相信。”

  叶子暄问:“我刚才在那个房间中听你说的,我就想问,你的那个姐妹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说:“没错,她怎么知道你要遇害?难道说,她知道那个和尚的手段?如果真知道,为何要提醒你呢?她还扎小人害你,不是吗?她现在在哪?”

  “我打她的电话问问。”美慧说。

  叶子暄把手机递给美慧,然后美慧拿起手机拨打了那个号码。

  很快,美慧的表情有些惊讶,对我们说:“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既然如此,直接找她吧,她既然能放出这么重要消息,一定很不简单。”叶子暄说:她住哪里,你知道吗?”

  美慧点了点头,但是又补了一句:“她没来上班,也没人去看过她。”

  根据美慧所说,我们来到丽园最后一栋楼。

  楼道口大门紧锁,恰巧有一个人拿着电子钥匙进门,我们就跟着那人走进楼内。

  来到五楼,在最后一间房前敲了敲门,然后说:“是我,美慧,小蝶开门。”

  但是敲了一会,也没有见到人。

  叶子暄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然后拿出一根铁丝就开了门。

  门打开后,屋内一片漆黑。

  美慧就要进去,却被叶子暄拦住,他先是伸手在门后打开电灯开关,这才走了进去。

  十平方米内的房子,屋内一览无余。

  地上全都都是鞋子,甩的到处都是,床上有许多包,不过看上去很廉价,桌子上有很多香水口红。

  这些都不是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在桌子上的手机。

  叶子暄戴上手套,来到手机边,手机关机,想打开,已经打不开了,完全没电,除此之外,这手机上还有一层微尘,看样子,至少有五天左右没有动过。

  叶子暄不由问:“你说这个手机什么时候与你通过电话?”

  美慧大概也看明白了一些,不禁有些害怕,声音有些抖:今天早上——可能,可能她不用这个手机呢?

  叶子暄拆开手机,拿出电话卡,安到了自己手机中,拨打了美慧的电话。

  美慧的手机顿时响起,她不禁吓了一跳,手机又掉在了地上。

  叶子暄说:“确实是这张卡。”

  随后又把那张卡安进了没电手机。

  美慧的手机掉了,也不敢再捡,我捡起她的手机,然后试了试这个号码,先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约三秒之钟后,一个神奇的事情出现了,从听筒中竟然传出呜呜的悲鸣声。

  这哭声非常凄凉,我听得一不禁阵发冷。

  肉眼看不清这个手机怎么回事,但是通过宝镜手眼可以看出,这个手机确实在震动——虽然没电,但是呼吸灯还一闪一闪的。

  叶子暄从我手中接过美慧电话问:“你是……”

  屋内此时很静,虽然叶子暄未用免提,却依然可以听清里面在说什么。

  她说:“我是美慧的姐妹,小蝶,同在公主娇上班,上一次,我被进丰选做祭品,魂魄一直未散,而游荡在这里,我得知,进丰又要选祭品时,所以以打电话的方式告诉给美慧。不过,她对我有误会,以为我要害她——幸亏遇到你们。

  听到这里,美慧不禁问“你不是拿小人扎我吗?”

  “我并没有,是你误会了。”她说:“是一个妒忌我们之间的姐妹感情的人,从中挑拨,美慧,你离开这里吧,我真的劝你,上岸,不要再做这一行了。”

  我不禁唏嘘,这叫做人之已死,其言也善吗?

  不过也解了我的疑:我说我随便给美惠说的方子怎么就有效了呢?原来不过是泰国和尚从中做梗。

  唏嘘之后,更是愤怒,我现在想的不是要幽冥灵珠这么简单,而是要把进丰彻底推倒,这群王八蛋。

  叶子暄说:“美惠,进丰,你是不能回了。”

  “可是,我不能回,我又能去哪里?”

  “当然是另谋出路吧,也不要再干这行了,就此上岸,你会什么?”

  “我……”

  “学个技能去吧。”我想了想说:”你什么也不会,会操作电脑吗?我说的不是你上Q,或者跳劲舞,而是办公软件的应用,尤其是excel中的公式,学会这个,你去找一个正规单位上班吧,虽然可能来钱不快,但是也稳定,可以慢慢洗白,这不好吗?”

  美惠却有些迟疑:“子龙大师,我上次告诉你,我为什么做这个了吗?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

  听到这里,看着这个场面,我突然有些气急,不禁脱口而出:“你就一傻逼,要钱还是要命,这个时候还不选吗?”

  美惠叹了口气:“子龙大师,是我没得选,我弟弟真的很需要钱。”

  “他怎么了?得了重病?他多大了?”

  “没,比我小两岁,他要盖房子娶媳妇。”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是你生他的吗?他已经是成年人了,你不考虑一下你自己吗?”我想了想说:“其实我也不该说你,我只是想你做为我们的朋友,我们帮你而已,至于你愿不愿上岸,你自己选吧,我们也不勉强。”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