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7 章 手眼合一
第44节 被追成为常态

  听大庞这样问,我不由笑道:“我送花是一回事,人家接不接受是一回事,就算人家出于面子问题接受了,答应不答应又是一回事,不要混为一谈,所以喜糖这东西太早。”

  大庞说道:“子龙大师,不是我说你,现在这社会,哪有像你考虑的哪么多,不管她接受或者不接受,只要你把花送到,就代表她已接受,然后,你懂的。”

  我不由说:“大庞,你找到女朋友吗?”

  大庞不禁摇头说:“没,可怜我们兄弟二人,现在还在找工作。”

  我便说道:“没有找到女朋友的人,来给要找女朋友的人当参谋,这不就等同于纸上谈兵吗?咱们都是邻居,我只想这花能送出就送出,送不出留给自己,只希望以后见面不要生分就行。”

  小庞这时说:“大哥,你就别出馊主意了,赶紧过来找工作是正事。”

  我说:“没事,慢慢积累,什么都会有的,我期待你们兄弟二人,早日分开住。”

  “分开住容易,只是再找人填补难。”大庞说。

  这时小庞说:“大哥,你看咱们城市这不是建地铁吗?要修路上桥,工期不限,一天三百,就在文化路上。”一天三百?这个节奏,绝对是金领的节奏。

  大庞听后马上说:“明天咱们就去项目经理那里报名,先赚点钱再说。”

  路上桥,与立交桥还不太一样,这个我也知道,似乎上面要走专门的车吧,似乎就是地铁,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因为修这个工程,每天北环堵车堵的像是发生了重大事故一样。

  二庞兄弟研究报纸之后,我回到屋内,将花放在桌子上,希望等她回来时,她能够欣喜地接到花,然后再来一句: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小黑喵的一声,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放开它,让它回到窝内。

  随后躺在床上,在内心默默祈祷,希望张天师,孟婆,各方诸神,诸佛,诸仙都保佑我。

  祈祷完毕,我不禁想起小黑刚才的表现。

  小黑是只猫,更是一个手仙,所以不怕狗很正常,不过它不怕狗,是先前我在东风渠散步时,别人都溜金毛,银狐这些性格温驯的犬种,但不想一个仿佛特牛的**,弄了一只头牛梗,直接被小黑用眼神秒杀,当时便被吓坏了,不论是见到金毛,还是见到一银狐,都是战战兢兢,哪怕一只京巴也能吓到它。

  而刚才,那只母黑背,也被小黑的眼神秒掉,不过似乎比先前更厉害,可以“控制”那只黑背去咬它的主人?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小黑,小黑在窝中也看了看我,眼神依然很清晰,我并没有觉得它有可怕。

  不过不管小黑是用眼神“控制”母黑背去咬它的主人,还是母黑背被小黑吓的精神紊乱,才去咬主人,小黑都该被记一功,让那个狗老板好好长点教训,***,大白天放狗咬人,真把自己当成地主了?

  曾佳做梦能通过那个小口,我感觉绝这个阴间阳间相连接的小口,绝对没有她做梦看到的那么简单,仅仅只是一条路。

  原因是我与叶子暄虽然没有看到小口内有什么,但是当时披到的人们看后被吓了一跳,应该是非常可怕的东西。

  我想到这里,拿起手机不禁打电话给叶子暄。

  向他说了一下今天遇到曾佳,并说她做梦能够通过幽冥之地的那个孔。

  叶子暄听后说:“她能通过很正常,这时她的体质决定的,不过她目前只是做梦,要想真正能够通过,必须像王魁那样将她改造,这样她才能真的通过,畅游幽冥之地,而不死,对了,你现在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休息。你呢?”

  “正在看书,看唐朝的书,看看有没什么新的突破口。”

  “那好,你忙,做事时叫上我。”

  “嗯,好。”叶子暄说完后挂了电话。

  我开始闭上眼睛,准备养足精神,等着傍晚来临。

  这样一觉睡到了七点钟左右,洗洗脸,然后拿起那束花开门来到姣儿面前。

  由于此时住的人不多,只有305,我,还有姣儿,304到底有不有住人也不清楚,因此走廊内倒也挺静的。

  我咳了一下,走廊中的灯开始亮起,来到姣儿门前,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敲了敲门。

  我幻想着当姣儿打开门,看到这一束玫瑰时,先是惊讶,接着是高兴,然后就是拥抱,却没想到打开门,不是姣儿,而是一个陌生女子。

  虽说此女子长相也不错,但却还是让我呆了半天,稍后回过神来问道:“姣儿,你不是整容了吧?”

  那女子也很惊讶:“谁是姣儿?”

  不是吧,这是新来的租客吗?姣儿什么时候离开也没说一声吗?想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阵失落。

  那女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请问你是……”

  “我住在302,你是新来的吗?姣儿呢?”

  “姣儿啊,她回家两天,让我先住在这里两天帮她看门,我是她的同事。”

  “回家两天,原来如此,哦,好吧。打搅了。”我说到这里,转身要走。

  “你要送花给她吗?给我吧,我帮你转交给她。”她听到我是邻居之后,态度也有些好转。

  我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是给她还是不给她?但转念一想,这花是能随便送的吗?便说道“哦,这花是别人让我稍的,我现在要把花给人家,我就是想问是一下姣儿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她要是回去了,就算了。”

  “这样啊,那好吧,我要洗澡了。”她说完,便关上门。

  我叹了口气,草,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今天买花的方式不对吗?

  要回到302时,这二庞兄弟不知何时正站在我身后,一直看着。

  大庞说:“子龙大师,她也不错啊,你不如顺手送给她也好啊。”

  “算了,留给我自己吧,这些天我也够累的,看看花朵也不错。”我说完,带着满腹的失落回到屋内。

  这一夜,一直睡的恍惚,似乎都是送花成功了,姣儿也乐意接受,但是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知道是完全就是扯。

  我看了看桌子上花,却意外地发现,玫瑰花竟然完全枯萎。

  不由暗暗骂了一句:这是什么花卉市场,简直是骗子。

  但也无可奈何地把花扔进了垃圾筐-

  稍后就是一周过去了。

  这一周,我与叶子暄都没有什么新动作,依然只能从长计议。

  不过江娜倒是打来电话说魁星之王沉入花园口水底,是死是活不清楚,派人下去去找,也没有找到,就这样彻底消失了。

  叶子暄听后也没说什么。

  我在电脑上看了一下本地新闻,倒是有王中皇因为在花园口有出色表现被采访的记录,我越来越感觉,这鸟人绝对是袁天罡。

  如魁星之王被打沉了,那他更好行事。

  哎,现在是魁星之王有事没事,都是头疼,都怪这个**李广,抱着牺牲自己的精神,非要去弄个什么自卫队。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我该如何摆脱那个狗老板。

  虽然那天在狗老板那里耍的很爽,但是我还是怕这长的像沙皮一样的家伙,冷不丁的拍我黑砖。

  这一周,我都没有敢在外面多呆,他也从来没出现过,我也以为这事就这样算了,反正是他讹人在先,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但是我错了,他没有拍我黑砖,直接拿着黑鹰冲我而来。

  这天晚上,我抱着小黑正在吃饭,突然之间听到有人说:“就是他!”

  我顺着声音回头一看,狗老板!

  这次他没有只领两个卖狗伙计,而是领了十多个人,全部拿着黑盈,路人纷纷躲闪。

  看到他们,我本来想说一番大话吓唬他们一下,却不想他根本不与我废话,拿着黑鹰直接冲来,真他娘的像拍戏一般,我抱起小黑就撒腿跑开了。

  ——跑回302?那些人一定会跟来。

  ——向偏僻的角落中跑?也不行,这帮鸟人还是会跟来,越偏僻,这帮人越好下手,真的被砍死了也没人知道。

  一边跑,一边想,突然想起拐过去之后还有一个小小的警务室,于是就回头像警务室跑去。

  满心欢喜地跑向警务室,却又顿感无比失望:警务室内虽然灯火较亮,但是里面却空无一人。

  狗老板肆无忌惮地跑了过来,或许他们早就知道,这里一到晚上就没民警。

  看到这里,小黑就在怀中,如果想让它去咬他们,简直易如反掌,就算是不咬,只需要一巴掌,绝对可以拍死他们。

  但始终忍住了,不能因为想爽,而犯了大错——于是继续选择了跑,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帮鸟人跑的也挺快,不过我总算是练过。

  我从警务室跑向我刚才吃饭的地方,又从吃饭的地方跑向警务室,来来回回几次,本来很害怕的人们,竟然慢慢的习惯了,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

  这群瘟神真是烦,我不禁此时感觉,艺到用时方恨少,若我能学会释空子的如来神掌该多少,就算学不会,那学会玄僵大将军的撒豆成兵也行啊,叹!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