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6 章 手眼小成
第65节 尸卵

  约半个小时之后,二十五面避鬼旗全部做完,叶子暄从水中将它们捞出来之后交给我。

  这二十面旗不需要晾晒,从锅中拿出来之后,迅速就变干了。

  从形状与颜色,完全与冲压机械上面的插的三角红旗一致,如果换上之后,保证不会有人发现。

  这时叶子暄对燕熙说:“你的锅是不能再用了,要再换一个锅。”

  燕熙笑了笑说:“这都是小事情,只要你的事做成就行。”

  然后,与燕熙告别,我们又来到车间。

  一台冲压机械大约有四米多高,相当于两层楼的高度。

  平时为冲压顶注油,都是顺着梯子爬上去,对于这个,难不到我。

  于是我与叶子暄各分了一些旗帜,不断爬上爬下,把旗帜完全换了一遍。

  不多时,二十五台冲压机械全部由普通旗帜换成了叶子暄做的避鬼旗。

  换过之后马上立杆见影。

  这车间本来有一股怪味,待这旗一放,这股怪味马上就没了,估计就是常年凝结的阴气散发的味道吧。

  其次通过手眼所观,不时有一些魂魄似乎想靠近这些冲压机,但是不等它们接近,那面旗帜马上就会显示出一些符咒的条纹来,随后这些符纹会飞向魂魄,轻则将魂魄弹出旗帜范围之外,重则直接打散魂魄。

  叶子暄说:“一方面减弱阴气,另外一方面再驱逐他们,这样不会再发生鬼遮眼的事,你完全可以放心。”

  如此看来,鬼遮眼这件事,以后完全可以无视了。

  做完这一切,我们走出了车间,夜班人员才开始上班,我们所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回宿舍时,我问:“那个秘密地下室,你看能不能用个障眼法进去呢?”

  叶子暄说:“没那么容易,李广或许已经知道了我用纸鹤侦查的事,所以我们今天在走廊之中相遇,已经暗中较量过,我周围的法场与他附件的法场相交,他确实深不可测,而且他周围的怨气极重,看来他也确实在那里秘密研究怨气的力量。

  “毕竟这小子能找到完颜金汤墓中的土,就说明他真的不简单,更何况他又能拘魂,又能炼魂的,咱们现在就像看到一个刺猬一样,无处下手。”我说

  回到宿舍

  土豆对我说:“今天你真勤快,在生产线上转来转去。”

  我说:“领导给我了这个工作,我努力把它做好吧。”

  土豆笑了笑说:“对了,我们今天发了这个月上半个月的报纸,这上面还有你的名字,咱们车间的人谁会写文章?你是第一个,你要真的好好努力,做一个厂长助理还是有可能的,到时又是我们这些领班的老大。”

  我笑道:“你说别吹我了,我现在就是想着,生产线不出事就行。”

  我一边说,一边上床。

  少了范伟,宿舍中又安静了许多。

  或许是叶子暄很少说话,所以土豆也不怎么与他说话,而我是处于话多与话少之间,最关键是我与土豆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因此我上床上之后,就开始逗小黑。

  小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病了,一直闷闷不乐,也不怎么叫。

  我看了看它尾巴上的伤口已经完全好了,于是就揪揪它的尾巴,但它依然无精打彩。

  我是真的有些急了,便对叶子暄说:“叶兄,小黑是不是病了?”

  叶子暄站起来,要接小黑仔细看看,但小黑对他完全充满了敌意,根本不让他抱。

  叶子暄说:“小黑没事,不过就是它现在的恶念还在,所以心中的仇恨没有消失,有些讨厌我们而已。”

  听到这里,我默念出宝瓶手眼,希望张老头的话能当真,用这宝瓶收集小黑的恶念。

  谁行宝瓶出现之时,小黑竟然去吸那个奶嘴。

  ——好囧!

  我顿时感觉尴尬无比。

  不过随着小黑吸这奶嘴之时,奶瓶之中,渐渐地出现了一些黑色液体,这就是小黑的恶念吗?

  不多时,小黑停了下来,果然活泼了一些,对我亲近了些。

  我刚才还感到很囧,现在却感觉稍稍欣慰,毕竟小黑现在又开始卖萌了,它翘着五条尾巴在床上走来走去——不过,叶子暄依然是不能抱的。

  看到小黑高兴,我也有些兴奋,一时之间睡不着了,便对叶子暄说:“叶兄,要不要去黑网吧上网去,很久没有魁兄交流,也不知道他的近况如何,而王中皇一直抓不到完颜金汤,是不是该请他出手了?”

  “他不是一样在追捕武则天吗?”

  “二皮脸不是在追吗?魁星之王现在等于帮它们的忙,这二皮脸能迅速抓到武则天,那我交不出幽冥灵珠怎么办?倒不如让他去抓完颜金汤,让二皮脸陪武则天多玩一会儿,这样减轻一些我的压力。”

  叶子暄想了想说:“也有道理。”

  随后,我们就准备去上会网,让土豆先睡。

  走到宿舍区时,那个宿管问我们去哪里。

  我拿出手机,他马上说:“你们去哪里都行。”

  我冲叶子暄笑了笑,不得不说,会拍照还是有好处的。

  接着继续抱起小黑,走出厂区,向蝴蝶围走去——

  或许是初春吧,蝴蝶围的夜市又热闹起里,毕竟这里住着大量的工厂工人:foxconn,还有我们工厂,以及一些其他的小加工厂——把这个郊区的小村子经济完全盘活了。

  这次去黑网吧,有些不一样:就是网吧里中,很空,只有一个人正在打游戏。

  平时这里都是人挤人的,如今竟然空空如也,有些不正常,但我也没多想,而网吧老板看到我们,就像沙漠中的人看到水一样说:“赶紧来坐。”

  我与叶子暄坐在到一边。

  登上Q之后,我把最近发生的事告诉给了魁星之王,虽然他不在线,但是把我的请求也说了明白,就是请他去追完颜金汤,另外如果有可能,请他帮忙来对付李广这小子。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流水声,这水滴嗒滴嗒的,在这很空的网吧中,清晰入耳。

  我不由回头看了看,发现那个上网的家伙一边看着视频的美女一边扣着鼻屎,一边笑着,一边流着口水。

  我心中暗想:“大哥,你不会讲究些吗?这样的话,你能泡到妞吧,口水流的就像尿尿一样!”

  我继续上网,但很快发现有些不对,他如果真流口水,绝对不可能如此持续,也不可能如此的响,我不由回头仔细看,发现这水不是他的口水,而是从他身上流下来的,随着这水流下,他的身子也慢慢的瘪了下去。

  就在这时,老板突然之间跑到他身边:“快快,出去,你的网费我不要了!”

  那人站了起来,向外走去,随着他一路走去,一路湿湿的水。

  “他怎么么了?”我问。

  “他没事。”老板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

  但我与叶子暄都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于是跟着这个人走了出去。

  刚到楼道之中,只看他像一个放气的气球一般,慢慢倒在地上,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由衣服包着的一张皮。

  我走到这个人身边,就看到了这人双目外突——与牛子死因相同。

  我蹲下身子要仔细看,谁知黑网吧老板却拉着我说:“你别碰他,要不然的话,小心你也会这样!”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老板。

  “现在我网吧,算是彻底没了生意了,我也不知道得罪谁了,就这样的弄我,原本我这里的生意不错,但是从一周之前,就有这种人出现,全身流水,最后变成一张皮,有好奇者碰了一下,然后他也步了这种人的后尘,搞的我现在完全没了生意。”

  “报警吧。”我说。

  “抱警?你这是把我往死里逼啊,这怎么能报警呢?”他一脸的害怕:“如果报警,我这大牢是坐定了。”

  我没在回答他,随后用宝镜手眼仔细看了一下,并没有从这里衣服内的人皮看到什么奇特之处。

  “他刚才流的水,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他的体液?骨头,肉,内脏,血,化成的水?”我问。

  叶子暄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理解了。”

  就在这时,那个人的魂魄出现在我们面前。

  最近实在太紧张,以致于有很强的攻击性,我当时便默念出宝剑手眼,那魂魄马上说:“请饶命,请你们救我。”

  “你已经死了,我们怎么救你?”我问。

  “我知道你们二人都是非凡之人,所以想让你们帮我看病。”

  “你的尸体只剩下一张皮了,我们无法帮你看病。”我说。

  “不是帮我的尸体,而是帮我的魂魄!”他说。

  我一时乐了:“我不是医生,我怎么帮你看病?”

  他说:“我知道你可以,我真的很痛苦!”

  就到这里,他的魂魄的肚子开始变大,就像牛子的魂魄一样,不多时便完全涨破,从里面滚出一个肉团来。

  上次牛子的肉团叶子暄没看清楚,现在他完全看清楚了说:“这个东西是尸卵,快追!”

  虽然我不知道尸卵是什么,但叶子暄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们急忙追了过去。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