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6 章 手眼小成
第51节 在公司内,开始逆袭!

  虽然我写的这篇文章是让人想吐,不过会司内部的报纸就相当于《人民日报》一样,属于超级洗脑型的报纸,但它比《人民日报》有个优点,就是每月才两期,并且免费,而不像人民日报那样,天天发,天天洗,却怎么也洗不干净,洗的老子现在用来擦屁股还嫌脏。

  通过OA的邮箱将文章发出去之后,便是无事可做。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叶子喧外出的事,便问:“你昨晚去了哪里?”

  “看看武则天。”

  “你找到她了吗?”我问。

  “她并非那么容易找的。”叶子暄一边盯着电脑屏幕一边打字,一边回答。

  “上次鬼市掌柜不是率五鬼捣毁了她所炼的四个魂魄吗?我有想想不明白,那次他为什么不直接抓住武则天?”

  “李红衣一人,便可以让鬼市老头让路,更何况是武则天?”叶子暄淡淡地说:“她的实力不可小觑,但李红衣与武则天目前也有诸多烦心之事,首先一直被二皮脸追赶,那个二皮脸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本事,但也是一个难缠的角色,所以鬼市老头才有机可成,找到了武则天所藏魂魄的地点——他并没有正面与武则天交手,轻而易举地破坏了四魂,否则,鬼市老头不会这么快完成任务。”

  原来如此,我说,同时我心中不由自主地又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与鬼市老头之间的交易。

  我知道叶子暄肯定不会说,但还是顺口问了一句:“你与鬼市老头之间的交换是什么,还不能说吗?”

  叶子暄在我意料之中,没有回答。

  不过也因为我这个问题,气氛一时之间变的尴尬起来,我便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说:“其实这种事能说来还是最好说出来,让我也能帮你出出主意——虽然我知道,不一定能帮上忙。”

  叶子暄依然没有说话。

  我又接着说道:“其实与那些幽冥之人签约也未必都是坏事,比如我与那个二皮脸,确切一点说是姣儿与二皮脸,大家都在相互利用罢了。”

  叶子暄终于开口:“既然已经签了契约,那就应该尽快完成,否则如果万一他要了姣儿的命,那么我们可没有起死回生之术来救她。”

  叶子暄说的话我明白,那就是我们各自签约的事情,我们各自管好就行,他不干涉我与二皮脸如何,我也不要去干涉他与鬼市老头如何。

  既然这样,我也不再问,换了话题:“那你看到武则天了吗?”

  “没看到。”叶子暄答。

  随后,稍微好转的气氛又陷入了沉默。

  因为领班们不来,那些整日扭着屁股的骚会计也不来仓库,每次打内线电话与我们对账。

  这些会计其实也挺搞笑的,她们的生活圈子也窄,看到的男人大部分都是工厂的。

  也正因为如此,工程师以上级别的,没人看得上她们;工程师以下级别的,她们又看不上,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也是极其寂寞。

  所以才会出现前面,领班们一来,她们也会来,享受着被捧的感觉。

  领班们一不来,虽然我与叶了暄并没有驱逐她们,她们也不来了,因为没人捧她们了。

  我与叶子暄很少与她们乱聊,其一,确实不漂亮,当然这是最不重要的,漂亮不漂亮无所谓,在这个工厂中,哪怕凤姐与芙蓉姐姐都是嫦娥一般的存在。

  重要的是其二,我们不是来泡妞的,终极目的就是斩断隐藏在这个工厂内的邪恶日本人的黑手,打掉进丰的门牙——新东堂——与其与她们聊天消磨时间,还不如想想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出牌。

  吴主任又来了。

  我急忙走到他的跟前:“吴主任您好。”

  吴主任笑了笑说:“仓库搞的不错,像超市一样整洁。”

  我说:“我们这也是依照您的工作要求来做的,一次做对,努力做好!”

  吴主任更是高兴说:“好好干,咱们工厂缺的就是人材!”

  随后,他离开了仓库。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情大靓,这一定是逆袭的前奏。

  不由对叶子暄说:“叶兄,远的不说,近的就是我们这个月工资绝对有几百块奖金……”

  我话还没说完,电话机响了,看了看号码,便对叶子暄说:“你接吧,人力资源处的。”

  叶了暄接了过去之后,说:“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好的,再见。”

  挂掉电话之后叶子暄说:“涂大壮他老婆,还有他大舅子小舅子又到门口闹事,现在人力资源处压力巨大,燕熙被他领导批了一顿,所以她打电话问问我,他们何时能离开这里。”

  “这种事情不是已交给警方处理了吗?”

  “我已告诉她,让她不必着急,今天太阳落下之前,就会有结果。”

  “他们果然又来了,我无语了。”我叹了口气。

  叶子暄淡淡地说:“人在做,天在看,昨天江娜不是说今天就能出刘贴南的尸检结果吗?所以我们静待结果就行。”

  时间很快,确实如流水一般。

  又过了一天,其实刚开始来这个汽车公司的时候,我觉得还挺新鲜的,但现在完全没有了感觉,就像坐牢一般,或许我在外面闲散惯了吧。

  晚饭之后,像往常一样回到宿舍。

  土豆与范伟依然边抽烟边吹牛。

  土豆看到我们回来说:“大新闻,我们以后能转运了。”

  “转什么运?”我问。

  “门口那几个闹事的被警察抓了,以后我们就能转运了,你想啊,他们整天打着横幅,又是烧纸又是放鞭炮的,咱们公司能好运吗?以后说不定晚上有加班了,加的越多越好,就靠这个赚点钱。”土豆说。

  “抓走了?”我问。

  “警察对他们说,已经查明涂大壮杀人,随后畏罪跳楼自杀,如今却来讹诈工厂,全部拘留。当说到这里,那涂大壮的女人,还有女人的兄弟就开始相互指责,男人说是他姐姐想要一笔钱,所以就让他们一起来声讨工厂;女人说是他弟弟怂恿他这样做,要不然,她拿了五万块就会走了,最后,他们全被抓了。”土豆说。

  听到这个结果,我并没有多开心,只是感觉他们真的如叶子暄所说,讹诈的不是工厂,而是自己的良心。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很声动地解释了涂大壮一家,如今指责涂大壮的女人是主谋,或者他小舅子,大舅子是主谋,已经不重要了,只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我与叶子暄就这样一有空就在厂工转悠,熟悉工厂地型,一方面寻找可疑的线索。

  涂大壮与刘贴南这条线自毁之后,又有有牛子与他那伙伴也无意中自毁了,我们把希望就寄托在了孙品管身上。

  我有一空就在OA上面查集团公司的内线联系电话,这电话会写明能够联系到谁。

  但是看遍了各个部门,尤其是把品质部的电话,与中研院的电话详细看了一遍,但也没有找到那个什么姓孙的孙子,仿佛自从牛子这条线出事之后,他也从人间蒸发了。

  厂内KTV不会再有人去交易了。

  原因很简单,那里已经暴露,如果真有人感觉什么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还去交易,那么不是脑残就是傻逼,这完全是往枪口上撞,自投罗网。

  我突然之间想到一个的问题,便问叶子暄:“叶兄,你说李广知道我们身份之后,他向公司日方高层汇报后,会不会下一个行政命令,阻止我们查下去?”

  叶子暄说:“未必,这里开的是工厂,不是情报站,那些真正的日方高层就是来华赚钱的,他们根本不参与收土卖土,如果他们有心想阻止,我们早被D级处罚待遇了,还用坐在这里继续上班吗?再说,像李广这种人,他来到工厂工作,也是经过中方高层与日方高层共同同意才进来上班的,所以像李广绝对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是阴阳师。”

  “如果我们真的找不到孙品管,就逼迫李广承认自己是阴阳师,此计如何?”我说。

  叶子暄笑了笑,没发表看法。

  这天下午,我与叶子暄吃过之后,去公司的体育看台看,看有人打球,一个老者也走着去,走着走着,他突然之间跌倒了。

  我草,不是吧,一个世纪大难题出现在我们面前。

  扶?那么就算我与叶子暄卖肾卖心卖肝卖肺,估计也没有能力做成这件善事。

  不扶?但是我们又于心何忍呢?

  就在我犹豫之时,叶子暄已经走上前去,将老头搀起。

  老头的身体很好,并没有受伤,上来就给叶了暄鞠躬道:“阿里嘎豆!”

  我顿时明白了,这就是那工厂中百分之二十的人!

  于是急忙上前走去:“YOUAREWELCOME!I’MZHAODALONG,I’M……”

  我本想再说的溜一些,好好表现一下,但是却说了两句再说不出来,一急就接着说道:“我们是生产部仓库人员,我们住在四人宿舍,我们……”

  叶子暄打断了我的话,不卑不亢地对他说:“你好,我们要去看体育了,祝你身体健康。”

  说完之后,叶子暄便拉我离开说:“你说那么多干什么?”

  我此时心情荡漾说:“叶兄,你还看不出来吗?他有定是领导,我们扶了他——不日我们将要高升,到那时,也正是与日本阴阳师,邪术师对决的开始。”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