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6 章 手眼小成
第35节 下一个目标

  看到叶子暄拿出银镯子,女孩很惊讶地看了看,然后说了一句我们怎么也想不到的话来:“大叔,你不是想泡我吧?泡我也要编一个好点的理由啊?怎么编出一个这么二的理由?如果想泡我,至少也要弄一个金镯子啊,你弄一个银镯子,好意思吗?”

  我捂着胸口,现在还隐隐作疼,尼玛,蛊惑术果然牛逼,竟然能让这个女孩死命的给了我一拳,这是要打死人的节奏啊,但还是忍不住地走到她跟前。

  这小姑娘刚才说话还像是从总裁办出来的,有点文化,转眼之间说出的这句话我真的不乐意了,尼煤的,大叔?我们都是未婚青年好不好?用家长的话说就是只要没结婚我们还是孩子。于是说道:“姑娘,虽然厂区中女孩较少,但请你自重,ok?刚才你中了蛊惑术,我们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结果我被你打了一拳也就算了,你还说我这哥们泡你,他风度翩翩,玉树临风,能泡你?”

  谁知我这一说,这小姑娘更是有理了:“叫你们大叔你们还不乐意,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想用英雄旧美这一招吗?没有一点新意,再说,别扯什么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什么的,那又不能刷卡。”

  叶了暄这时让我先别说话,继续对那女孩说:“姑娘,你真的误会了,有些事情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但是请你相信我没有恶意。你一定要戴上它,否刚你真的会出事。”

  女孩又笑了,完全是嘲笑的意味:“几天前都知道我要出事,但一直安然无恙,因为那是在梦中。想泡我的话,先报上你自己的条件,有车有房这是入门,但是要看车是什么车,房是什么房。”

  我又忍不住了:“妹子,向往物质生活没错,可是不能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吧?今天你应该也收到一封公司内部发的邮件了吧?让大家都小心一点。”

  女孩又乐了:“别拿那封邮件来唬我,我是总裁办公室的,任何面向全公司与事业群发放的邮件,都是我发出的,然后各个部门与事业群再向下转发。”

  我看了看叶了暄,叶子暄也挺无语。

  女孩说:“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想泡我,没那么容易,我要回去宿舍了,你们不要跟来,否则我们马上拨打公司安全与保卫部的电话。”

  说到这里,女孩向公司的干部公寓大楼的方向走去。

  “走吧,人家是有身份的人。”我说:“我们要是经理的话,她可能对我们就不是这种态度了。”

  叶子暄叹了口气,说:“回去。”

  在去宿舍的路上,我问叶子暄:“既然是祭祀仪式,这要死几个才能完成武则天的祭祀啊?”

  叶子暄说:“五个就够了,代表金木水火土。”

  “但既然她们是祭祀品,怎么尸体还在?”

  “祭祀品是她们的魂魄。”叶子暄答道。

  “那还差两个。”我说:“希望这个总裁办文员安然无恙,否则“好日子”就真的要来了。”

  来到宿舍门前打开门,土豆与牛子还没有回来,小黑钻在被窝中,看到我回来之后,马上跳了出来,我喂过他之后,它又洗了洗脸,很听话地跳在床上。

  叶子暄摸了摸它的头说:“小黑这个样子,倒让我越来越放心了,看来你的手眼能力越强,越能让它听话。”

  不多时,土豆与牛子也回来了。

  土豆看到我们二人说:“我今天看到你们两人了。”

  “你在哪见的?”我问。

  “在仓库办公室外,我站在那里看了看,没有向你们打招呼。”土豆笑了笑说。

  “你们与我们同一个生产区域?”我问。

  “牛子是另外一个部门的。”土豆说。

  虽然土豆边说边笑,但可以看得出,他笑的很勉强,便问他怎么了。

  土豆叹了口气说:“我带领的二三十个员工闹情绪,每天都不好好干活。”

  “为啥?”我问。

  土豆说:“大家来工厂干活,不就是图一个赚钱吗?如今赚不到钱,自然闹情绪。”

  “工资降低了吗?”

  “没,底薪还上调了150块。”

  “那还闹个毛啊。”我说。

  “没加班。”土豆说:“加班才能赚钱,加的班越多,工资越高,现在没加班,所以就不能赚钱。”

  “日系车的销量不好。”我说。

  谁知我这一说,土豆不禁有些毛了:“是中日合资的销量不好,原装进口的好的不行,草,混一天是一天,对了,这位大哥叫什么?有厂证吗?”

  我把叶子暄厂证递给他,他看了看说:“名字不错。”

  “他这个不怎么喜欢说话。”我说。

  土豆点了点头。

  我们各自上床,开起了夜谈会。

  不过土豆与牛子一个话题,我与叶了暄一个话题。

  土豆与牛子的话题就是谈女人,这几乎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在学校时男生宿舍中,七八个人也是一样谈论这个。

  我与叶子暄此时所说的,就是那个总裁办的文员。

  “她今天下午中了蛊惑术,我怀疑她可能过不了今晚。”叶子暄说:“我越想担心。”

  “但是人家根本不甩咱们,怎么办?”我说:“算了,不说她了,你那个银镯子怎么回事?”

  “银本身就是辟邪之物,只要文员戴着,一但有阴气或者晦气碰到她,马上就会响铃,不过这铃声别人听不到,而我可以听到,并且根据这个镯子,可以准确判断她的方向,这个镯了我轻易不示人的,它是我奶奶戴的。”

  “传家宝啊!”我说:“理解,我说怎么没有见你拿出来过,是那个文员不识货,这个东西可比金子,钻石强多了,你也不用多想,不是我们见死不救,而是救无可救。”

  就这样我们不知什么时间又睡着了。

  睡的正香,我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很冷,不由迷迷糊糊地伸出左手把被子又盖了盖,但依然全身冰冷,突然意识之中感觉这样不对,发现在我的床前,竟然站了一个黑影,顿时没了睡意,我当时坐起,用手眼所观,这黑影就是今天的文员,此时我已明白,此女人已经死了。

  那文员看到我醒来时,直接穿墙而过。

  叶子暄也已感应到有鬼气逼来,也醒了过来。

  我们马上穿好衣服,跟着她一起出去,这次不是麦地,而是路边的一个大沟之中,不过这次没有见到李广。

  女尸依然裸体,叶子暄掏出手套,将她翻了过来,在她的背后,依然是两只纹出的圆睁眼睛,茫然地“看”着我们,同时叶子暄又摸了一下她的屁股说,她也是被选中的祭品。

  我刚想对那个文员说,不听我们言,吃亏在眼前,就在这时,只感觉自己的脑后一阵阴风,我不由看去,竟然是那个大手,叶子暄当下掏出天师刀,但大手抓起了文员的魂魄迅速消失在我们眼前。

  叶子暄又打电话报警,这次出警的依然是昨晚的那个警员,不过这家伙今天的态度好了很多,直接让我们走了。

  看来,他的上司还真给力,简直与太君一样,我当然知道,主要还是因为江娜的作用,否则我们哪有可能这样轻松进出警局。

  回到宿舍时,两名工友并没有睡觉。

  他们看到我们回来,然后问:“你们两个去哪了,每到半夜出去,昨晚也不在。”

  “出去散散心。”我说。

  土豆说:“我总感觉你们不像是做仓管的。”

  “我们不是做仓管,那你说我们做啥。”我问。

  “不知道,反正感觉不像,做仓管哪像你们一样,一个穿西装,一个穿风衣的?”

  “我们这不是刚来,后勤上还没有给我们发工装啊,只有穿自己的。”我说:“睡吧,明早还要上班。”

  随后,我们就睡到天明。

  工作依然如昨日。

  搞定收发之后,我们就开始看OA,是否有邮件,看完之后,我与叶子暄就开始闲聊:如果依照你说的要死五个,那么还有一个,不知道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就在这时,我们桌子上的内线电话机响了,我拿起听筒:“你好,这里仓库。”

  “你是赵大龙吧!我找叶子暄。”

  是燕熙。

  “美女有找。”我把电话递给了叶子暄。

  他接过电话,然后听了一会说:“下午吃饭的时候,你在饭堂等我们。”

  “怎么了?”

  “燕熙说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她自己一个大手抓走了。”叶子暄说。

  “看来下一个是她。”我说:“这样说,她的屁股也不错。”

  “所以我要镯子送给她。”叶子暄说。

  “听燕熙这样说,我也终于明白这些人为什么知道自己要死了,原来就是因为她们做了一个梦。”

  “为什么那个大手还要给她们托一个梦呢?”我问。

  “为了让她们恐惧,越恐惧越能增加怨气,这魂魄的力量也越大,成为祭祀品之后,越能让人尽快起死回生。”叶子暄。

  我听到这里,突然之间恍然大悟:“如此说来,我知道大手是谁了。”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