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5 章 眼脉初通
第15节 向华强之死

  我一说让小慧赶紧自己找对像,小慧却又慌了,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你先前不是还主动要做媒婆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变卦了?”

  “先前我不太了解局势,所以才想着要把你与叶子暄撮合,如今了解叶子暄的家庭的一些事,我只想说,有些事情确实不能强求,一切随缘吧。缘分到了,就是你的,缘分不到,强求没用,更何况我现在明白,他真的不适合你,你不如再找一个对像吧,祝你好运。”

  小慧听后顿了一会儿,然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你们照顾照顾病人吧,她明天早上应该就没事了。”

  说完便走了。

  我知道她有很失望,不过这样也好,衷心祝愿她能找到一个意中人。

  回到廖碧儿病房之后,我对叶子暄说:“廖碧儿现在应该没事了吧?那天空中的武则天形象又如何?”

  叶子暄说:“我们出去看一下便知。”

  我与他一起走到了外面。

  天空中廖碧儿的脸,或者说是武则天的脸已经消失,漆黑的夜依然一片漆黑。

  叶子暄微微笑道:“武则天的面孔退去,看来我们是及时救了廖碧儿,所以让她复活的计划并没有实现。”

  我也舒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如果武则天真的活过来,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呢?”

  叶子暄笑道:“谁又能知道呢?不过李红衣所说,幽冥灵珠主要作用是藏魂,然后在某一个时间,能够让替身,以死来祭祀这个魂魄,达到魂魄复活的目的,如果真是这样,一直传闻说幽冥灵珠可以让人长生,也确实没有错,从一开始,人们争夺这颗珠子,都是冲着“长生”的名头来的,只是他们不知道,并不是把珠子含在口中就能长生的。”

  “前段时间炒难与黄铜,都得到墙壁上的那张脸的指令,要去抢幽冥灵珠,不过最后失败而死,墙壁上那张脸,你说会不会就是李红衣?”

  叶子暄摇了摇头:“我觉得不会,既然李红衣可以直接从幽冥灵珠中释放武媚娘的魂魄,那么也就是说,其实幽冥灵珠对她并没什么用,就像我们买了一个手机一般,我们要的手机,而非是一个壳,幽冥灵珠对于李给衣来说,不过是一个壳而已。”

  “既然她不要,那么墙壁上那张脸又是谁?”

  “不清楚,不过它来自阴曹地府是肯定的,只可惜我们既不认识判官,也不认识阎王,否则那张脸肯定无可遁形,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直接去幽冥之地,拿着那颗珠子问问懂行的人,看它究竟有什么用途。”

  夜风吹的正紧,虽然没有下雪,但是这种天气,却要比下雪更冷,医院的院子中,灯光清明,散发出一阵阵的黄晕,显得幽暗而哀伤。

  随意用手眼观之,便可以看到阵阵的黑色气体,不断上浮。

  这黑色气体,就是阴气。

  我并没有惊讶,因为这里就是医院,如果没有这种东西,反倒很奇怪。

  我虽然知道阴气存在,但我却忘了重的阴气容易招来怨鬼,而这怨鬼,又为何不能是武则天呢?

  我与叶子暄回到病房之后,开始了守护廖碧儿之旅。

  叶子暄说,他要准备打坐,尽快让自己眼脉通畅,识得真人与假人。

  于是他说在廖碧儿旁边,找了两把椅子对起来,开始打坐。

  屋内没了椅子,我便来到走廊中的长椅上,躺在那里休息。

  随后看了叶子暄一样,便又看到他的天地人三才的三眼之脉微微发光,我此时只希望那葛玄送给他的通脉莲能尽快疏通的眼脉。

  虽然坐在长椅上有些冷,不过还是抵不住困,于是就慢慢的睡着了。

  突然之间感觉自己一阵冰凉,然后急忙醒来,才感觉全身真的像放在冰窟之中,此时已经第二天早晨。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是大卷。

  大卷很惊讶地说:“六哥,大冬天的你怎么睡在这里,不怕冻啊?”

  “哦,我没事,放心。”我笑了笑说:“皮厚,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向哥。”大卷说。“你们呢?”

  我指了指病房说:“我与叶子暄看我们的邻居。”

  大卷点了点头说:“那好,六哥,我们先过去了。”

  大卷走后,我走进病房,然后看了看叶子暄,他依然在打坐,便对他说:“天色已亮,正是吃饭之时。”

  叶子暄睁开眼睛。

  就在这时,大卷突然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对我说:“六哥,不好了,向哥出事了!”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向华强一定出了极大的事,便急忙说:“我们过去看看。”

  叶子暄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来到向华强门口时,看到有两个护士,一个不断地吐来吐去,另外一个吓的脸几乎没有血色。

  如此看来,向华强一定死状很惨,要不然不会让护士变成这个样子。

  于是我与叶子暄小心翼翼地走进病房,来到向华强面前。

  他没有我想像中的恐怖,但我也忍不住像那个护士一样,想吐。

  他死了,死状非常恐怖:睁着双眼,整个人,就像木乃伊一样,神似钟正南皮包骨时的情景。

  叶子暄拜开他的嘴巴看了看说:“他是被嘴对嘴吸光阳气吸而死,你可以摸一下他的脖子。”

  我试了了一下,他的脖子很硬,就像摸在石头一样。

  “这就是被阳气吸干的结果,身体硬的像铁块?”我说:“是谁吸的?”

  叶子暄说:“我现在就把向华强召上来问问,结果便知。”

  他说到这里,抽出一张黄符,剑指夹符贴在了向华强的额头上。

  同时念道:

  “荡荡游魂何处留存,虚惊异怪坟墓山林。今请山神五道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查落真魂,收回附体、筑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勅令。

  在他刚念过之后,向华强便“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

  这一个动作,当时我便胆战心惊,这只招魂魄,怎么将他招了诈尸?

  我急忙用手眼观去,却发现,附在他身上的并非是向华强,而是廖碧儿——或者说不是廖碧儿,而是武则天。

  我急忙把这结果告诉给叶子暄。

  说时迟,那时快,向华强从床上坐起,直挺挺伸出双手便冲我而来。

  我抽出大唐刀向他迎面砍去,却发现这刀砍在他身上,也如砍在石头一般。

  先前有李红衣夺刀,如今又有向华强就像炼了金刚铁布杉一样,心中好不丧气,不过此时不是丧气的时候,他已经逼我的跟前。

  叶子暄飞起一脚从侧面便他撞去,同时手持二符,一符贴在头顶,一符贴在胸前:“一符送鬼卒,二符诛恶鬼!”

  向华强边踢被贴符,撞在了墙上,滚倒在地。

  看叶子暄已将他制服,我便舒了一气,准备想用手眼再观武则天是否还在,却不想就在这时,向华强突然又站起:“你们竟然敢如此对我,我要你们都去死!“

  这个声音是女声。

  “你是谁?”叶子暄问。

  向华强说:“我建立大周,本想一统万代,但是有人翘我根基,我要重建大周!”

  果然是武则天。

  其实廖碧儿也挺有福的,竟然长了一幅武则天的面孔。

  叶子暄淡淡地说道:“你已经死了,如何重建大周?”

  “我没有死,我利用幽冥灵珠可保我长生。”她说。

  “你可以长生,却是以杀人为基础,你这样不感觉有愧吗?”

  “我乃皇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们二人竟敢如此对我说话,我一定要你们的命。”

  叶子暄冷笑道:“如果能要我们的命,你早就要了,何必说了这么多的话——是不是你吸了他的阳气?”

  “没错,因此人偷看我的遗诏,当然要死!”

  “你杀了他?也就是说他快想起来了那遗诏的内容,那你说,你的遗书中有什么?”

  “哈哈,此事当然不告诉你们,而且幽冥灵珠之妙,你们永远也不会懂的,但是我知道有何用,只是我的肉身不复存在,所以我要尽快找到肉身。若两位肯坐我的爱卿,若有一日,我重新登基,两位便是我的左右国师,与李淳风,袁天罡齐名!”

  听到这里,叶子暄淡淡地说:“原来你是早有图谋,只怪我当时天眼未来,不能看透你,让你在寥碧儿身上为所。”

  向华强,不,武则天冷笑道:“若非你们将幽冥灵珠拿到这个城市,我的魂魄也不会跟到这个城市,这一切,要怪,也只能怪你们自己,呵呵,我见证了你们这些诸多贪婪,那个女人不是一直想当明星吗?我成全她,她的一颦一笑都是学我的,我让她成名,这有什么不好?”

  “不过,你已经死了,想要复活,是根本不可能的。”叶子暄冷笑“如果你知趣,速回地府,如果不知趣,我可以马上让你魂飞魄散。”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