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5 章 眼脉初通
第14节 武媚之心

  看到天空之中,竟然出现廖碧儿这个样子,我不由感觉很可怕,于是我揉揉眼睛,努力说服自己这是幻觉——但这并不是幻觉。

  “廖碧儿?她的脸怎么会在空中呢?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比较诡异的云层?”我问。

  “只有升天的人,才会出现在空中。”叶子暄。

  这一句顿时提醒了我:“廖碧儿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我们不再议论龟壳,而是急忙赶往廖碧儿的门前。

  她房门紧闭,我上前敲了敲门之后,却没有见她开门,不由向里面叫了一声:“大明星,你的两位粉丝又来看你了。”

  叫了几声之后,却没有传出一丝声音。

  不是吧,如今真的成了明星,就不认识我们这邻居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叹了一口气,果然人气易变,天气难测。

  叶子暄却眉头一皱说:“有血腥味。”

  他这一说,果然提醒了我,顿时觉得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入鼻孔之中。

  “她果然有危险!”叶子暄飞起一脚撞开门,迎面便看到倒在地上的廖碧儿。

  这个时间很冷,但是倒在地上的廖碧儿却穿的很薄,甚至可以说穿的很性感,超短裙,露脐T。

  她身边有一条血迹,血迹来自她的手腕。

  这血迹流出几个数字:705

  她为什么要割腕自杀?临时时穿的这么漂亮,便是表明对生活还有向往的。我想到这里,然后上前像叶子暄一样试了试她的呼吸,然后说:“她还有呼吸。”

  叶子暄马上拿出电话,打120。

  谁知他刚拨通电话,刚说到我们住的具体地址,有人割腕自杀时,他突然之间飞了起来。

  我当时吓了一跳,以为叶子暄什么时间可以飞了,但很快意识到,明显不是这样,而是他被一个看不到的东西所拉了起来,进接便撞到了墙壁之上。

  叶子暄滚了一圈站起,来到皮箱之前,提出天师刀的同时,拿出了风水罗盘。

  我看情况不妙,急忙用手眼观之,却发现,这个刚才让叶子暄飞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红衣。

  我急忙告诉叶子暄,刚才是李红衣搞的鬼。

  “李红衣?”听到这里,叶子暄也很惊讶说:“她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但她现在又回来了。”我说。

  说完之后,便再看李红衣,她依然一身红衣,白头发,就像白发魔女练霓裳一般,不过这时看到她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杀气,一点也不像我们上次送她走时,她那流露着祥和之光的眼神。

  “李姑娘,我们是故人见面,何必以这样的方式开场?”我问:“你上次不是离开了,怎么又回来了呢?”

  她冷冷地笑道:“你们打死了王魁,我怎么能轻易的离去?”

  “那王魁是骗你的,哎,我又怎么说,你才能明白?”我突然感觉对于她,我语言贫乏了。

  “王魁骗我,你们也在骗我!”李红衣更是愤怒。

  李姑娘,请赐教我们哪里骗你?我们兄弟二人做事,向来光明磊落,绝不欺骗妇孺幼小!”我说:“上次我们利用紫薇打鬼阵将你困住,到最后不还是把你放走了吗?”

  “但是你们一真没有告诉我,你们在找幽冥灵珠。”她说。

  听到这里,我不禁感觉这妹子简直是胡搅蛮缠。

  幽冥灵珠是她李家的东西不假,但这都是过去时了。

  现在幽冥灵珠一直是各派人马争夺的对像,现在是现在,我有必要告诉她吗?

  我想了想之后说:“李姑娘,是这样的,这颗珠子已经不在属于你了,所以我就没告诉你各方人马都在争,我想这不叫欺骗吧,再说你要投胎转世,还记挂这颗珠子做什么?”

  李红衣依然冷笑:“我与兄长,冒死将幽冥灵珠送至神都,岂能落外人手中?”

  听到这里,我不再说什么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与岳飞一样,都是忠君爱国型的,我现在哪怕说破天,她也不会听。

  “所以,我就没有去投胎,而是重新找到了这颗幽冥灵珠,释放了幽冥灵珠里面的灵魂,作为对武皇的敬意。”

  “幽冥灵珠有灵魂吗?”我问。

  “没错,武皇死后,含幽冥灵珠下葬,便是将她的魂魄保存在珠子之中,哪怕**腐烂,则灵魂不灭。如今武皇重现,便要重建大周辉煌。”

  “武皇是武则天?”

  “放肆,竟敢直呼武皇名讳!”李红衣说到这里,便摔出那半截白陵。

  我急忙躲开。

  “本来上次我完全可以借廖碧儿的身体还魂,尤其是你给她一张招魂符时,简直是天赐良机,但我最后把这个机会让给武皇,我把她从幽冥灵珠释放出来之后,就让她上了廖碧儿的身。”

  听到这里,李红衣终于解答了长久以来的困惑,那就是为什寥碧儿可以背那么难懂的诗,为什么廖碧儿演的那么像武则天,为什么廖碧儿那么喜欢喝酒,为什么廖碧儿喜欢喝酒却又在古色古香的小巷子中,为什么她哪怕冬天了也要穿着范冰冰式的龙袍跑来跑去,原来是这个玄机。

  我不由对她说道:“李姑娘,上次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去转世为人,否则的话,不止你的兄长担心你,我也担心你啊,毕竟我与你兄长相识一场,从某种程度来讲,我也是你的兄长,正所谓长兄为父,那我就再替你拿个主意,你赶紧去投胎吧。”

  李红衣冷笑:“我不管你是谁,如今廖碧儿必须死。“

  李姑娘,既然武媚娘上了她的身,但为什么要致她死地呢?”

  叶子暄虽然看不到李红衣,不过他在我身边,听我说话,也听出了一个大概,便说:“

  “廖碧儿身边的705,便是武则天死的那一年:公元705年,有死有生,生则死,死则生,循环而已,先前王魁曾经说过,廖碧儿出生清明,特异体质,如今我终于弄明白,她现在的死,是要祭祀一个人,就是武媚娘,让武媚娘复活,等廖碧儿死了,武则天也就活了,你看外面。”

  我急忙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夜,那张悬在夜空中的廖碧儿的脸越发光明。

  “一开始,我以为那是廖碧儿,现在我终于明白,那是武则天的脸。只要这边廖碧儿完全断气,那么武则天就会在天空中复活。”

  街头上已经开始挤起了人,这个寒冷的冬夜,人们都在看着这个奇异的天气,他们只管看热闹,却根本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哪怕这个天像如此诡异。

  这时,叶子暄急忙来到廖碧儿身边,拿出凝血药帮廖碧儿止手腕上的血,李红衣看到这里,又像叶子暄冲去。

  我慢慢地抽出大唐刀:“妹子,你别怪我!”

  大唐刀刀尖瞬间有四张符开始旋转,我持刀冲向李红衣。

  李红衣可能没想到我会来真的,她可能认为我只会吹牛,但是我这次是真的来真的。

  就在她的白陵快接触到叶子暄时,她看到我拿着钟馗宝剑冲向她,急忙收回白陵,然后向我打来。

  我急忙拿剑去挡,却不想出了一件很郁闷的事,她的白陵竟然缠住了我的钟馗宝剑,然后她用力一拉,宝剑就被她夺走了。

  靠,这山寨的钟馗宝剑果然伤不起。

  李红衣却彻底发怒,飞身向我冲来。

  我当时便感觉,这下歇菜了,小人与女人难养也,我不该拿剑对她,应该了解她的内心,走入她的内心,去了解她,去关心她,去爱护她,现在倒好,她发飙了。

  就在她冲向我之前的那一刻,我本能的伸出左手去挡了一下,这一挡,却挡出意外之喜,李红衣惊叫了一声,退了回去。

  我急忙看我左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隐隐约约的杨柳枝。

  我的打鬼利器终于出现,看到这里,我顿时有了极的底气,当下大笑:“李姑娘,我刚才一番苦口婆心劝你,你却不听,以为我没什么本事,如今我让看看杨柳枝手眼的厉害!”

  说到这里,便向她身上摸去。

  李红衣愣了一下之后,说了句:“无赖!”迅速消失在窗口之外。

  “不好意思,我不是想摸你,是你逼我的!”我说:“如果李淳风兄在天有灵,有怪莫怪。”

  赶走李红衣之后,楼下传来了120急救声。

  我们将廖碧儿一人替一会,背到楼下,来到120车前。

  来的人是小慧,我们便与她一起去了她的医院。

  廖碧儿只是割腕,并非大伤,处理起来很快,等小慧把她安顿好病房之后,她问我:“她是谁?”

  “我们的一个邻居。”

  “你们的邻居怎么这么漂亮?”

  听到这里,我不有些不乐意了,你说我们找不到女朋友,没人看得上,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有个漂亮的女邻居,一开始是被李红衣盯上,然后又被武则天上了身,这还有王法吗?现在送到了医院,好了,小慧竟然连这干醋都吃。

  我不由将她拉到一边说:“小慧,你上次说,你不是泡面,谁想泡就泡的?”

  小慧估计以为我又提叶子暄的事,所以头往上仰起,当然,本千金绝不是随便的人。”

  “哦,我知道了,我想告诉你,你不用再等叶子暄的消息了。”我说:“你可以自己找到如意郎君了。”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