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4 章 三生三世
第40节 妒忌如毒

  刘清芳是银行大客户经理,住在这种富人小区很正常。

  与之配套的屋内装修,除了用豪华形容,实在找不出第二个形容词了,总之就是与302相比,302简直就像是地狱深处,不过,我感觉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倒也挺想302的。

  以前去某个屋子,我们进去就进去了,但现在感觉这里太干净了,很怕自己把这屋子搞脏了。

  刘清芳笑了笑说:“别客气,随便坐,你们是喝茶还是喝红酒?”

  我与叶子暄刚坐在沙发上,本想说什么也不喝,但她已端了三个装着红酒的高脚酒杯,分别放在我与叶子暄的面前,她自己留了一杯,坐在我们对面说:“不要太拘束,我不太喜欢太拘束的客人。”

  红酒看上去很诱人,但在我与叶子暄的眼中,却像巫婆皇后送给白雪公主的苹果,看看可以,吃就免了,谁又知道这红酒中暗藏什么玄机呢,如果这根本不是红酒,而是鹤顶红呢?她连朋友都可以加害,更何况是我们的呢?

  想到这里,我于是说道:“刘女士,谢谢你的盛情款待,不过我们做心理分析,就像开车一样滴酒不沾,否则容易出现分析错误,对你的心理状况容易引误导。”

  刘清芳点了点头,端起红酒喝了一口。

  在她喝酒时,我看到这屋中的四壁,每面墙壁之上,都贴了一道钟馗像,与这屋中的摆设有些格格不入,除了钟馗像之外,在每一个房间门口,还放了一把锃亮的剪刀。

  每把剪刀的刀口都是向外叉开的。

  可以确定这剪刀不是随便摆放在那里的,难道她本身就心中有鬼吗?

  “你一个人独居吗?”我向她套近乎。

  “是,老公与我早已分居,儿子也不要我这当妈的了。”她惨淡地笑了笑说:“只留下我一个人住在这大屋子中。”

  我本来想问为什么,却不想叶子暄单刀直入:“刘女士,是这样的,你最近有没有做过让你非常后悔的事?”

  刘清芳一边喝酒一边说:“我做每一件事,我都感到后悔。我嫁给我老公,我很后悔,我有了我儿子,我也很后悔。我感觉我老公很没用,他太不上进,每个月拿着两千多块的工资,有什么好的未来?我的儿子也没用,考试成绩没有一次拿过班级第一名,他又有什么前途?”

  “你们住在这里,就表明生活很不错了,就算你老公一个月赚两千,又有什么关系?”

  “这套房子是我买的,你知道别人的眼光吗?我理应能嫁一个更好的。”刘清芳说:“我在银行做大客户经理,每个月赚很多钱,是我老公工资的几十倍,那么有能力,又能怎么样呢?我与顷莲相比,我比她差吗?我有稳定的职业,而她呢,没有。但是她却有一个混的很开的老公,在南环这一片名头非常响,但我呢?在姐妹们面前,我都不敢提起我的老公。”

  我这时才知道,原来瞎强的老婆叫倾莲。

  “然后呢?你就妒忌她?”我问。

  “女人的妒忌心是比较强。”刘清芳说。

  “所以你将饺子送给了她?”我问。

  叶子暄这时说:“刘女士,我们也不想废话,实话告诉你吧,南联一哥的老婆,现在已经被我们治好了。”

  她听到这里,手不禁抖动了一下,酒杯也随着抖动了一下,说:“没想到这么快。”

  但又很释然地笑了笑说:“其实从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根本不是什么心理咨询师,我加油的地方,最多就是便宜一点,但从来没有说要提供心理咨询的。”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让我们进来。”我问。

  “因为我知道,该来的事,总归要来的,而且,我一个人也挺孤独,你们陪我聊聊天也好。”

  叶子暄淡淡地说:“那个饺子你做了什么?怎么会是一个男童?”

  “饺子里包了人肉,一个七岁多孩子的肉。”她说很淡然,然后问了句:“她当时吃的时候,还打电话告夸我的手艺不错。”

  “你在饺子里了包了人肉?”我不由说:“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叶子暄这时问:“仅仅就是因为妒忌她吗?你就杀了一一个七岁的男孩?我感觉这个理由太勉强了。”

  “人很多时候,做事都不需要理由,这男童是我儿子的前面的一位,也就是说,他死了,我儿子就会成为班级第一名。”

  听到这里,我突然感觉自己就是废柴。

  刘清芳儿子班级第二名,她还感觉不够好,想当初我是前三十名——我们班只有四十个学生。但父亲母亲从来没有说过我什么,只说我要好好做人,不要学坏,现在想来,我是多么幸运,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

  真的应了叶子暄的一句话:住的屋子再宽广,也不如自己的心宽广。

  这时,她接着说道:“冬至前一下午,这个时间我儿子与我老公已经离开我,去租房子住了,我开车回来时看到了第一名的孩子,便停在了他身边。他认识我,叫我一声阿姨,我说带你回家,然后他就点了点头,毫无防备地上了车。也难怪,他家是穷鬼,根本就没有坐过私家车,看着他,我越想越气,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他学习那么好?于是就把他带到了我家,给他做了点饭,饭中放了我平时睡不着时吃的安眠药。”

  “然后呢,然后你就杀了他?”我不由问。

  “没错,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我把他变成了尸块。”她一边说,一边不时地喝着红酒,似乎在讲述着与自己无关的事:“第二天刚好冬至,我便做了一些人肉饺子送给倾莲,其实我并没有想过她吃过饺子之后会怎么样,我只是想让她吃掉这些人肉饺子,但没想到她竟然出现了食物中毒的现象,那时我还在想,人肉有毒吗?”

  “你这种心态,注定你是悲剧。”叶子暄淡淡地说。

  “我一直很悲剧,所以我现在把该说的都说了。”刘清芳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你们要报警吗?”

  “你认为我们不该报警吗?”

  “那我先去洗洗澡,换件漂亮的衣服,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她说完向浴室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由说:“她不会跑了吧?”

  “她不会跑的,如果要跑,早就跑了。”叶子暄叹了口气:“如果心里容不下其他人,最终也容不下自己。”

  “她的心理素质不错,竟然一点也不知道怕。”我说。

  “她怎么可能不怕?如果不怕,她就不会贴那些影响美观的钟馗像,与在每个门口都放剪子。”叶子暄说:“她还是怕,那个孩子会回来找她。”

  我们刚说到这里,突然从浴室放向,传来了刘清芳的惊叫声。

  我与叶子暄急忙向浴室方向跑去。

  浴室门外,也放着一把剪子。

  不过我们现在不是看剪子的,而是刘清芳已经脱光衣服正在浴室内洗澡,但是洗澡间内的水不断上涌,就像恐怖电影中的一样,既打不开浴室门,也无法关闭莲蓬头,只能任水不断淹没自己。

  看到这里,叶子暄就去拧浴室的门把手,但是根本拧不开。

  我看一边有一个吸尘器,便拿起吸尘器去砸浴室的门,但也没有任何效果,根本砸不开。

  叶子暄说:“我想是那个男孩,在医院中我们没有抓到他,现在他回来了。”

  随后掏出着罗盘正针开始侦测男孩在哪里,我也拿着佛牌去照他,但还没有照,在澡堂门口的那把剪子慢慢地动了一下,然后像飞刀一样向我们飞来。

  我与叶子暄急忙闪开,这剪刀竟然扎进了我们身后的墙壁——如果我们被它扎中,后果真的不敢想像。

  小黑自始之终也没有吭声,它现在想吭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吭声,因为它又看不到。

  但还没有我们回过神来,从其他的门口处,又飞来了几把剪刀,就在我们在这剪刀阵中躲来躲去之时,突然从耳边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童笑:“咯,咯……”

  似乎是那个男童嘲笑我们自不量力,或者是笑我们,不该帮助坏人。

  叶子暄躲闪几次之后,掏出一些法符。

  随后扔出法符,与那些剪刀碰在了一起,竟然撞出了火花。

  稍后,那些剪刀便陆续落在了地面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这时,我们再去救刘清芳时,浴室门已经自动打开,她像一袋面从浴室之中趴倒在地——但浴室之中,并没有水。

  叶子暄蹲在她面前,试了试她的呼吸,说:“她死了。”

  说完之后,叶子暄叹了口气说道:“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只是她不懂。”

  这时,看到了刘清华的背部,我终于明白,她说的该来还终究要来的意思:在她的背后,竟然有许多耳朵型的疙瘩,或者那叫饺子型的疙瘩,左右各一排,很整齐,但却看的非常瘮人又恶心。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