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番外三:所谓桃花

  夜华君自沉眠中醒来的次年,九重天坐镇凌霄宝殿的天君老人家,要做一个满万岁的寿辰。

  这个寿辰打算办得尤其隆重,因除了聚八荒众神共贺自己的大寿外,天君他老人家还琢磨了一层更深的意思。要借这个机缘,为夜华君得以重回九天之上,酬一酬天恩。

  既然存了这个考量,赴宴的神仙上到几位洪荒上神,下到一众平头小地仙,便都请得很齐全。

  听说几位上神今次也很卖天君面子,连素日不怎么搭理九重天的折颜上神,都接了帖子。

  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一放出去,四海八荒都动了几动,家中有女尚待字闺中的天族神仙们,动得尤其厉害。

  试想,墨渊上神、折颜上神、白真上神,三尊金光闪闪尚未婚配的上神齐聚一堂,此种境况万万年难得一遇,万一哪家闺女撞了大运,趁着这个晚宴叫三尊上神中无论哪一位瞧上,容他们高攀上去……再则,夜华君虽已有白浅上神做了正妃,但侧妃的位子仍空悬着……

  诸位心中的算盘打得雪亮,于是乎,大宴这日个个仙者皆拖家带口而来,凌霄宝殿上容不下这许多神仙,只得临时将宴会挪到老君一向办法会的三十二天宝月光苑。

  八荒众神一如既往地惦记自己敬重自己,且还拖家带口来惦记自己敬重自己,让天君感到很满意。因此,宴会上譬如哪家女眷想僭越礼制来奏个小曲献个小舞,天君也准得挺痛快。

  一时宝月光苑莺歌燕舞,赴宴的女仙们个个祭出看家的手段争奇斗艳,园子里本燃了八部高香,熏出的些微佛味儿全被女仙们的脂粉掩得严严实实。

  因夜华君坐的太子位上有白浅上神镇守,上神今日一袭红裙,衬着天上地下难得一见的绝色容颜更显貌美,令人不敢直视。上神的面色虽做得十足柔和,但女仙们若想将眼波朝着太子殿下处抛一抛……当然等闲者的确不敢抛这个眼波,偶有两个年纪小不懂事的,那眼波尚抛在一半,已被上神她轻描淡写点过来的目光冻成了冰渣子。

  太子殿下手中握着杯茶暖手,嘴角含着淡淡笑意,并不说话。但十成中有九成女仙都心细地留意到,纵然她们今天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跟花蝴蝶似的,太子殿下的眼神却坦坦荡荡的一丝一毫也未放在她们身上。她们觉得,有可能是自己打扮得还不够鲜艳扎眼。

  太子殿下此时正颇有兴致地瞧着他面前的几案。长案前,白浅上神凝神剥着一个核桃,手边积了一大堆核桃壳,一个空茶杯中已装了整整半杯剥好的核桃肉。核桃肉,据说补脑。

  太子殿下瞧了半晌,伸手到杯中捞了一块,却被白浅上神急急地按住手:“再等片刻,你看,你拿的这个尚未去衣,核桃衣味苦,连着一起吃倒显不出核桃肉的美味,我将手上这个核桃剥好就来去衣,你先用旁边的糕点垫一垫。”

  蹙眉又想了一想,拿过一根细竹签忧心忡忡地道:“我还是先将这一块去了衣让你尝尝,或许我剥完了再给你你却不如现在有胃口了。”侧头瞧见折颜上神跟前的桌子上竟搁了一盘果肉丰厚的板栗,顺手捞过来殷切地向太子殿下道:“我估摸单吃核桃容易腻,夹着栗子吃不错。你等等我再给你剥两把栗子。”折颜上神并了两根手指敲打桌面:“哎哎,你别给我顺完了,好歹留半盘,真真还要吃的。”

  太子殿下咳了一声,道:“既然四哥爱吃这个,还是留给四哥吧。”半垂眸瞧着准太子妃的白浅上神,含笑暖声道:“我的伤已大好,不用再将我像阿离一般养着。”

  就见白浅上神抬手握住太子殿下的右手,放在手中轻轻摩挲,望着太子殿下的眼睛:“怎么能说已经大好了呢?”

  当是时上神她微微仰着头,一双波光流转的眼睛里似含着苦涩,似含着轻愁,那张脸配上那样的神情,连她们这些女仙瞧着都觉得很要命。太子殿下竟然还能沉稳以对,令她们觉得相当钦佩。当然,太子殿下到底是真沉稳还是假沉稳,这个恕她们眼拙。

  关于太子夜华,有太多赫赫的传说。过往的每一个传说,穿越仙山雾海传到众位女仙的耳朵里,都令她们对太子的仰慕拔高一分。这种仰慕经年累月地积下来,逾千年后,终使得夜华君成为她们闺梦中的头一号良人。

  其实她们今天,虽然奉各自父母的命,主要是将眼波放在墨渊、折颜、白真三尊上神的身上,但夜华君自她们幼年已然深深烙印进心中,这种印记一时半会儿岂能消除得了。宴会甫一开场,已将爹娘的嘱咐忘在脑后,个个眼光只有意无意地朝太子殿下处扫。当然,只敢偷偷地扫。

  曾经,她们在各自的梦中,都梦想过许多次般配得上太子殿下的女子该是如何。初听闻是青丘的白浅上神时,因白浅的年纪,难免为她们的太子殿下委屈。

  这种委屈经历时光的淬炼,又难免转成些个小算盘,觉得白浅的年纪忒大,竟也能做夜华君的正妃,她们这等青春正盛美貌初放的年轻仙娥,没有道理般配不上夜华君。须对自己自信些。

  然而,待今日于煌煌朝堂上亲见传说中白浅上神的真颜,好不容易提拉出来的自信,却似水中的一个泡泡,被烈日稍一烤,啪的一声就灭了。

  十中有九个仙娥顺命地觉得,输给这样一个美人,她们认了。

  但另有一两成仙娥挣扎地觉得,做仙,不能这么肤浅,或许这个白浅上神空有一副皮囊,若性子怪癖些对太子殿下不够温柔顺从,她们,说不定还能努一把力,寻个时机撬撬这位上神的墙脚。

  宴过三巡,却连这一两成颇有胆色的仙娥,也纷纷打了退堂鼓。上神她老人家对太子殿下岂止温柔顺从,所作所为,简直称得上一个宠字。

  宠这个字涌出来,她们自己首先吓了一大跳。显然将这个字放在一向神姿威严的夜华君前头不大合宜。

  但今日她们所见,白浅上神帮君上他剥了核桃又剥栗子,剥了栗子又剥花生,榛子松仁也剥了许多;伺候的仙婢倒给君上的茶,白浅上神她先尝了觉得温热适宜才端给君上;一干位阶不低却难得上一趟九重天的真人来敬君上酒,也一一被白浅上神挡住,实在挡不住的,则全进了她的肚子。上神这等将君上护得严严实实的做派,令诸位预备撬墙脚的仙子陡然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意欲遁了。

  但难得见一次太子,此时遁了岂对得起她们头上逾十斤的金钗、身上仅二两的轻纱?她们很纠结。

  纠结中她们有一事不是十分明白,上神方才剥给君上的那些个坚果,她们雪亮的目光瞧得清清楚楚,悉数被君上包起来趁着上神不注意放入了她的袖袋。但,君上为着上神的心既已到如此地步,那为何上神被下头的小仙们敬酒时,君上却并不拦着,只在一旁高深莫测地把玩着一个空酒杯?她们觉得,是不是自己还有机会?

  但仅一刻钟后,她们便醒悟了。

  美人什么时候最有风情?

  凡界有个西子捧心愈增其妍的掌故,还有个昭君含愁的掌故。美人,一旦和愁绪扯上边,便愈添其美。

  但除了前两个掌故外,凡界还有一个贵妃醉酒的掌故。

  可见,和愁绪扯上边的美人,再饮酒饮至微醺……

  她们瞧着夜明珠的柔光底下,醉眼迷离倚在太子殿下肩上的白浅上神,大彻大悟。美人含愁微醺,此种风情,方可称之为风情无边。太子殿下方才,只是静候着这一出罢了。她们心碎地觉得,太子殿下高,太子殿下忒高。高明的太子殿下半抱半扶着这样一个微醺的美人,俊美的脸上倒是一派端严,像是他扶着的不是个美人,是个木头桩子。

  或许,是她们想多了?小仙娥们的心中,又有一些澎湃起伏。

  趁着一支歌舞结束的间隙,太子殿下着天君跟前伺候的仙官轻声吩咐了一两句什么,又见那个仙官颠颠地跑到高座跟前同天君耳语了一两句什么,天君冲着太子殿下点了一点头,太子殿下便扶着上神先撤了。

  她们留神太子殿下低头时白浅上神正偎过来,太子他似乎笑了一笑,说了一句:“这个样子,不枉我等这么久。”白浅上神嘟囔了一句什么,整个人朝他怀中又靠了靠。小仙娥们的心,一齐啪地碎了。

  太子殿下将白浅上神搂在怀中,笑意十分温存,抬头搀着她离席时,倒又恢复了一向端严的神色,但脚底下的步子,却不像脸上的神情那样端严得四平八稳。

  年轻的小仙娥们哀怨地望着太子殿下的背影,唏嘘一阵,复又惆怅一阵。看来,她们的爹娘说得不错,果然她们走过的路不如爹娘们走过的桥多。她们今日正经应将目光放在墨渊、折颜、白真三位上神身上,否则也不至于受这个打击,且浪费许多时间。

  小仙娥们拾起破碎的心,黏巴黏巴补缀好,收拾起精神,次第整了容颜,目光虚虚一瞟,瞟向墨渊上神。却见高座上哪里还有墨渊的人影。

  听说这位尊神素来不爱这种宴会,今次能来天君亲做的这个席面上露一露脸已是不易,当然不能指望他老人家坐到最后。

  再则,墨渊上神的地位太过尊崇,她们不如各自胆肥的爹娘,敢将他老人家从前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形象放在风月事中计较。本没有抱着这种奢望,他半途离席,列位仙子倒不至于多么失望。目光又转向折颜同白真两位上神。

  这两位上神倒是没有开溜。

  但是折颜上神的目光,竟然也没有放在她们的身上。折颜上神正在帮白真上神剥葡萄,白真上神趴在长案上打瞌睡。白真上神似乎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折颜上神皱了皱眉头,将随身携的一顶大氅披在白真上神身上,然后,温和地望了一会儿白真上神的睡颜,低头帮他掖了掖领角,还掏出帕子来揩了揩他嘴角流出的口水,还温柔地抚了抚他的鬓角……

  石化的小仙娥们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发现什么。

  多年以后,提及这场宴会,天君依然记忆犹新,时常感慨。因此后天宫里头办的宴会,再也没许多年轻小仙娥齐聚一堂争相同自己献舞的情景,但凭这一点,尤显得那场宴会的珍贵。

  连宋君清正严肃地摇着扇子宽慰他父君:“那些小仙皆是为父君而来,父君自那以后再未做过寿宴,天宫中寻常宴会又岂能劳动得了她们轻移莲步,父君也要怜悯她们一番心意,万莫怪罪。”一席话说得天君瞬间开怀。

  伺候天君的仙伯仙官们恍然,怪不得天君底下有三个儿子一个孙子外加一位天后数个妃嫔,却每每最爱同三儿子说说话,不是没有道理。

  白浅上神好八卦,听说这个事后十分稀奇,一日在喜善天天门口截了连宋君堪堪问上去:“那些小仙娥再不上天宫果真是因你父亲?看不出天君宝刀未老,一大把年纪依然能俘获许多芳心,且都是一颗颗稚嫩的芳心,令人钦佩,令人钦佩。”

  连三殿下展开扇子莫测一笑:“这个疑问,你不如存着回去问问你的夫君。”

  收回扇子时,却又想起当年寿宴第二日,南天门旁遇到夜华君时的两句闲谈。

  他问:“天上天下多少人欲见白浅的真颜,多多少少存着些难言的心思,我以为你必不会让她赴这个宴会,你携她一同入宴,倒是出乎我意料。不过,既然已经赴宴,我记得你一向守礼数,父君寿宴这等大场合,一半就开溜却不大像你的作风。且我隐约瞧见你临走时,传音入密同折颜上神丢了句什么?”

  夜华轻飘飘答:“他们拖家带口地来,有什么心思,你我想必心知肚明。有些念想,早断了早清静。连同那些男仙对浅浅的,也是一个道理。如此方得一个太平,你说是不是?”太子殿下说这番话时,像想起了什么,眉梢眼角,都透着一段温软之意。

  时隔许多年后,连同自己也经历许多红尘事,九重天数一数二的花花公子连宋君再回想起这段话,琢磨着,这些话说得,其实挺有点意思。三月春盛,烟烟霞霞,灼灼桃花虽有十里,但一朵放在心上,足矣。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桃子集小说阅读网提示:唐七公子《三生三世》系列小说第二部——《三生三世枕上书》已全部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