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修真 > 阴阳手眼 > 第 3 章 三眼一体
第11节 三眼一体

  叶子暄将尸丹摔的粉碎,尸丹碎沫顿时散落一地。

  叶子暄的这个动作,把小黑吓的又往我怀中钻。

  我摸了摸了小黑的脑袋,让它安静下来,起身对叶子暄说道:“叶兄,说实话,刚才的那一幕,我心中也很不爽,只是有心无力。”

  叶子暄叹了口,从口袋掏出一幅崭新的扑克牌,拆掉扑克牌的盒子。

  将五十二张扑克全部洒向空中,在这些朴克牌散落之时,他随手抽了一张,然后翻开看了看,是大鬼。

  “我能抓住牌中的大鬼,却抓不住生活的大鬼;当我终于抓住生活中的大鬼时,他却又是一个炸”叶子喧说:“我现在已经忍无可任,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重启天眼。”

  听他说完之后,我也不再说话,抱着小黑坐在一边。

  重启天眼哪有那么容易,那个假的魁星之王已经言明了,除非观音,黄角大仙,燃灯古佛出手相助,只可惜想见为些人,恐怕几辈子也没有这种命,我心中暗想。

  叶子暄想了一会儿,从皮箱中取出三柱香来,走到张道陵的画像之前。

  燃香之后插入香炉之中,对张道陵拜道:“奉请天师照符令,天上日月来供应,南斗北斗推五行,奄佛显灵敕真令,八卦祖师其中形,玉旨奉令天师值,文政星君到此镇,七星五雷让两边,六甲神将到宫前,六丁天兵守后营,天宫赐福神共降,招财进宝聚当明,弟子一心三拜请,重启天眼。”

  他虽念了这么多,但张天师的画像依然只是画像,并没有变出一个人来,我用手眼看了看,也没有看出这幅画像有什么蹊跷;通过小黑的眼睛看了看,依然如此。

  于是我不由说道:“叶兄,其实天师早已显灵,就是托梦给我。如果你能帮我解开那个梦,放下执念,让我渡化于你,说不定一方面能助我手眼之大成,另外一方,张天师见你比较你听他的话,说不定他认识一些高级神仙,也可能会帮你开天眼,这样一举两得,如何不好呢?”

  叶子暄拜了之后,见并没有效果,也没有回答我的话,就又默默地坐了回去。

  其实他的心情,就是我的心情,虽说这一段时间,一少见死人,但刚才那个中年女又跳楼,给我的视觉冲击还是非常大的。

  如果没有三招两式也就算了,但是偏偏却一身本事。

  我倒无所谓,只要王魁不主动找麻烦,随他去就行,但叶子暄却未必会咽下这口气,他此时估计想把王魁五马分尸的感觉都有。

  而我只是想,现场的那些人们不要那么冷漠就好。

  以前新闻上说,一个人跳楼,或者跳桥,都会有人在下面起哄,我以为那只是新闻,而如今发生在身边时,这种感觉让我愤怒之极。

  他们跳楼或跳桥,都是有原因使然,却在下面喊着让别人跳,此种人,其心可诛,与南联那些黑社会毫无差别,甚至比他们更该千刀万剐。

  想到这里,我又叹了口气,打破了沉默,说:“我看看魁星之王在不在?”

  随后打开电脑,搜索到没有加密的wifi信号开始上网。

  魁星之王并不在线,想给他留言,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他先前说过,如果王魁跑到西区,他会去找王魁,如今王魁不但没有被他抓住,反倒来去自如,还弄了一个千年厉鬼跟在身边逍遥快活。

  关掉电脑,又摸起了电话,最后决定还是打电话给江娜吧,只希望她的狙击手,能够偷袭成功,将王魁一枪爆头。就算不爆头,也希望能把王魁打一个卧床不起。

  想到这里,我便把所发生的事,全部讲给了江娜,江娜在电话那端说:“我们已经监控到了,会尽快处理,不过我们并没有看到有一个红衣女子坐在王魁的摩托上。”

  “嗯,你们能看到王魁就够了。”我答道。

  挂完电话之后,我二人坐在屋中依然沉默,郁闷的气息弥漫着整个房间。

  想来想去,如果我不租住在302,如果我不失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如果……

  只可惜,时间无法到流。

  屋内出奇的静,地面上散了一地的扑克牌,那张大鬼已经叶子暄揉成了一团。

  小黑此时在我怀中微微颤抖,

  若是平时,它肯定会睡觉,但是现在却不敢再睡了。

  继续这样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想了一会,便说:“小曲不是说,他同乡在小区外面卖传家的散酒吗?不如我们去尝尝,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再想也没用,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更何况我们现在一点也得意呢?”

  叶子暄点了点头。

  我们便一起来到楼下。

  小曲正在保安亭中玩手机,看到我们依然很高兴说:“两位大哥,又要出去?”

  “嗯,我们想去你的那个同乡那里,喝点酒。”我说。

  “就在小区外面,左拐然后有一个小胡同,走进胡同里面就是。”小曲显然能为我们提供一个消息非常高兴,在他眼里,一定非常羡慕我们的生活,可是却不知道,我们依然在羡慕其他人的生活。

  我们走了之后,他还在说:“你们要是再看到江首长时,只要能在她面前常提我的名字就行了,顺便说一些我的英勇事迹,比如智斗采花贼什么的。”

  看来这家伙还不死心,我回头对他说:“别玩手机了,拿几本相关的书看看。”

  依照小曲说的路线,我们确实在巷子里找到一个烟酒店,与其他烟酒店不同的是,这里还摆放着一个大酒缸,一个年轻男人正在从缸中往人们的碗中舀酒,酒缸旁边是几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上,果然坐着清瘦老头,腰间别了一个葫芦,一边喝,一边说真是好酒。

  我们进入巷子时,还有几个人,从我们面前晃晃悠悠地走过,一边走,一边也说好酒。

  我们刚到烟酒店前面,便到一个年轻女人,估计应该是老板娘,向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来买酒,还是想唱酒。

  我说:“想尝尝你们的传家酒,多少钱?”

  “酒香也怕巷子深啊,我们现在正在推广阶段,不要钱,只要你们能喝,想喝多少都可以。”

  听到这里,我们就在一边坐下,老板娘给我们一人端了一碗。

  这碗的大小,估计盛酒应该有3两左右,三碗下来的话,就是一斤,普通人应该也确实喝不了这么多,按照烟酒店的说法,三碗不回家,也没错。

  我喝下一碗,一开始没什么感觉,但很快就觉得,果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如果其它的酒喝完心中难受,这个确实有种一醉结千愁的感觉。

  叶子暄喝完,倒也没什么感觉,一连喝了五六碗。

  这时老板娘走了过来:“没想到这位大哥也是能喝的主啊,只要能喝,咱就管到底。”

  这句话顿时让那腰间挂葫芦的老头有些不爽,不由说:“年轻人,要不咱们比两下?”

  虽然我喝了三碗之后,已经是醉眼朦胧,但是却并不傻,悄悄用手眼看了看这老头,发现这老头背后,竟然有一道小小的金光,看来果非凡人。

  这时那一边舀酒的店主说:“兄弟,你是不知他酒量,如果知道,就别掺和了。”

  叶了暄终于淡淡地笑了,说:“没事,棋逢对手。”

  于是二人便开始比,这一喝竟然喝到了天黑。

  叶子暄却丝毫没醉意,但是那老头却已开始有些醉意,说:“阁下好酒量,不过你也是作弊而已。用了醉牛这种宝贝。”

  “你知道?”叶子暄淡淡地问:“为何还要和我比?”

  “老夫也是贪杯而已,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有这种好酒,张道陵那个老家伙,让我来,我还不来呢。”他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最近有些困难。”

  “他为何不来。”叶子暄问。

  “大家都忙,不过他来不来无所谓,我现在就是想告诉你开天眼秘诀。”老头虽然已有几分醉意,但说话还算清晰:“天眼传人,则身上都有一条眼脉,这条眼脉,又叫灵脉,灵脉贯通三眼:天眼,人眼,地眼,三眼一体,天眼若启,须打通眼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眼失明,其实就是你的眼脉不通,目前你人眼还在,再打通地眼,便有很大几率重启天眼。”

  “地眼在哪里?”

  天眼在头部,地眼与天眼相对称,便是在丹田。老头笑了笑,然后从葫芦之中倒也一颗草来,我这里有通脉莲一颗,送给你。希望对你打通眼脉有帮助。”

  老头说完,便准备走了,走之前对舀酒的年轻人说:“你们夫妇做生意够意思,祝你们发财。”

  年轻人说道:“真的谢谢你,欢迎明天再来。”

  老头很快便不见了。

  叶子暄扶着我,离开这里。

  却不想刚走出小巷,我伸手拍脑袋之时,不让自己迷迷糊糊,却用手眼看到二七塔顶乌云聚顶,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从四周吸收阴气。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