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节 魂兮归来(四)

  枣树上结的冰糖枣已有拇指大小,果皮却仍青着,不到入口的时节。四哥打下两个来,掂在手中,道:“你这么偷偷摸摸的,就为这个事,该不是怕被你师兄们晓得了,笑话你儿女情长吧。”

  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我这样同我的师兄们全没干系,不过担忧墨渊晓得他胞弟在凡世历劫,势必要去瞅一瞅,凡世浊气重,有碍他仙体恢复。四哥会这么想,大约他觉得女儿家面皮都薄些,即便我已上了岁数,亦不能例外。哪晓得我这一张脸皮竟比他估量的要厚上许多,我有点汗颜。

  四哥伸出根手指头来,道:“若是允你七八炷香,我今夜便无须睡了。顶多允你一炷香。夜华他不过下个凡尘历个小劫,没甚大不了的,这你也要跟去瞧上一瞧,黏他黏得忒紧了些。”

  我不动声色地红了红耳根子。今日这功夫下得不是时候,我竟忘了下午他在回廊上同折颜争了两句口角。但能得一炷香的时辰也令我满足了,谢了四哥放开步子往山门走。

  他将手中掂着的两粒枣子投进一旁荷塘,轻飘飘道了句:“若过了一炷香你还不回来,莫怪做哥哥的亲自下来提你。”可见四哥他今日赌折颜的气赌得厉害。

  昆仑虚星河璀璨,夜色沉沉,凡界却青天白日,碧空万里。我落在一间学塾的外头,隐了行迹,听得书声琅琅飘出来:“叔向见韩宣子,宣子忧贫,叔向贺之……”

  我循着琅琅的书声往里瞧,一眼便瞧中了坐在最后头一个眉清目秀的孩子。这孩子的一张脸虽在凡人里头算出众得很了,却稍嫌稚嫩,约莫长开了也及不上夜华那张中看,但眉眼间冷淡的神色却搬了夜华十成十。

  书声毕,授课的夫子睁眼瞟了瞟手中的课本,道:“柳映,你起来与他们解解这段吧。”眉眼冷淡的这个孩子应声而起。我心中一颤。本上神眼色忒好了些,这孩子果然是转世的夜华。我就晓得,他无论转成什么模样我都是认得他的。

  他一条一条解得头头是道,夫子捻着一把山羊胡子听得频频嘉许,令我想起十六师兄子阑当年在课堂上的风光。

  这事其实是段丢脸的伤心事。当年本上神年少无知,被一众师兄带得不上进惯了,课上墨渊讲学,我觉得没意思,便常与志趣相投的十五师兄丢字条传小话,以此寻乐子。但我们道行浅学艺不精,十回里头有九回都要被墨渊逮住。墨渊他责罚人的法子万古长青,一被逮住,势必是当着众师兄的面背一段冗长的、枯燥的佛理。可怜我连他指定的那些佛理的边边角角是什么都不晓得,更遑论当场诵出来。我踌躇复踌躇,期期艾艾。十六师兄永远是在这时候被提起来,当着我的面流畅背出那段佛理,等闲还能略略将诵的段子解一解。于是乎,凡是有识之士,都立刻能一眼瞧出来我这个不长进的弟子,诚然的确是个不长进的弟子。

  十五师兄和我同病相怜,我们觉得子阑实在聪明得讨人嫌,指天指地地发誓,一辈子都不跟这种聪明人相好,还写了封书两两按了手印,埋在昆仑虚中庭的枣树底下,以此见证。

  可如今,夜华在学堂上的这副聪明相,我瞧着,却讨人喜欢得很。

  我隐在学塾的窗格子外头,直等到他们下学。

  两个小书童帮夜华收拾了桌面,簇着他出了门。我也在后头跟着,不晓得如何才能自然地显出身形来凑上去跟他搭个讪。我辗转着,犹豫着,踌躇着。背后嗖嗖两声,我下意识一拂袖子,两颗疾飞而来的小石头立刻拨转方向,咚咚砸在路旁一株老柳树的树干上。

  动静引得夜华回头,三四个半大毛孩子唾了声,跑开了。边跑边唱着一首童谣,这童谣一共七句话,道的是:“米也贵,油也贵,柳家生了个小残废。前世作孽今世偿,天道轮回没商量。纵然神童识字多,一个残废能如何。”我脑子里轰了一声。抬眼去看夜华的右臂。

  天君他奶奶的。夜华是他的亲孙子,他一颗心却也忒毒了些,转个世也不给备副好肉身,夜华右臂的那管袖子,分明……分明是空荡荡的!!

  簇着夜华的两个小书童忠心护主,要去追那几个小兔崽子,被止住了。那几个小兔崽子我瞧着眼熟,在脑中过了过才想起是夜华的几个同窗。身为过来人,他们的心思我自然摸得透彻,多半是自己功课不好瞧着夜华却天纵奇才,于是生了嫉妒之心。可嫉妒归嫉妒,默默在一旁不待见便得了,编个这么恶毒的儿歌委实太过。哼,这样不长进的兔崽子,将来吃苦的时候,就晓得当年做这些混账事的糊涂了。

  夜华左手拂了拂右臂那管空荡荡的袖子,微皱了皱眉,没说什么,转身继续往前走。我看在眼中,十分心疼,却又不能立刻显出身形,以防吓着他们几个,只能空把一腔心酸生生憋回肚里去。

  我从黄昏跟到入夜,却总没找着合宜的时机在夜华跟前显出真身来。那两个小书童时时地地跟着他,跟得我分外火大。夜华他戌时末刻爬上床,两个小书童宽了他的衣裳服侍他睡下,熄灯后立了半盏茶的工夫,终于打着哈欠退下去睡了。

  我吁出一口气来,解了隐身的诀,坐在夜华床边,借着窗外的月光,先挨近细细瞧了瞧他,再伸出手来隔着被子将他推醒。他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半坐起来蒙眬道:“出什么事了?”待看清坐在他跟前的不是他的书童而是我时,他愣了。他木愣愣呆望着我,半晌,闭上眼睛复躺下去,口中含糊道了句:“原来是在做梦。”

  我心中一抖,急匆匆再将他摇起来,在他开口之前先截住话头,问他:“你认得我?”我心知他必定不认得了,方才那句大约也只是被闹醒了随口一说,

  可总还揣着一丝念想,强不过要亲口问一问。

  他果然道:“不记得。”皱了皱眉,大约瞌睡气终于散光了,顿了半日,道:“我竟不是在做梦?”

  我从袖子里掏出颗鸽蛋大小的夜明珠来,好歹借着点亮光,拉过他的手蹭了蹭脸,笑道:“你觉得是在梦里头吗?”

  他一张脸,竟渐渐红了。

  我大为惊叹。转生后的夜华,竟原来如此害羞吗?

  我挨着他坐得更近些,他往后靠了靠,脸又红了红。这样的夜华我从未见过,觉得新鲜得很,又往他跟前坐了坐,他干脆退到墙角了,明明一张白净的面皮已红透了,面上却还强装淡定道:“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我房中的?”

  我想起从前看的一段名戏,讲的是一个叫白秋练的白鲟精爱上一个叫慕蟾宫的少年公子,相思成疾,于是乎深夜相就,成其一段好事。夜华这样,令我起了一丝捉弄之心,掩面忧郁道:“妾本是青丘一名小仙,几日前下界冶游,慕郎君风采,于郎君结念,甚而为郎憔悴,相思成灾,是以特来与郎一夜巫山。”末了再含羞带怯瞟他一眼。这个话虽麻得我身上一阵紧似一阵,但瞟他的那个眼风,我自以为使得很好。

  他呆了一呆。半晌,脸色血红,掩着袖子咳了两声道:“可……可我只有十一岁。”

  …………

  一炷香的时辰很快便过了。转世的夜华比他寻常要有趣很多。看来这个凡世的柳家教养孩子,比九重天上孤零零坐阵的天君教养得法些。我略放宽了心。

  我未同他说什么因果前世,他也信了我确然只是一个于偶然间为他的风采倾倒,动了凡心种了情根暗暗思慕上他的小仙。只不过一直纠结于自己不过十一岁而已,是怎么将我这看来已超了豆蔻年华许多的女神仙倾倒了的,且自己还残了只手。

  劝服他的这个过程分外艰辛。

  我期待他能像一般孩子那么好哄,但他这辈子投生投的是个神童,将要是个才子。才子这等人向来要比一般人更难说动些,于是我只能指天指地发誓做保,时不时还须得配上些柔弱怅然的眼风,低泣两声,这么一通闹腾,才终归使他相信了。

  临别时我们彼此换了定情物,我给他的是当初下界帮元贞渡劫时他送的那个珠串。这个珠串能保他平安。我不能常陪着他,他戴上这个珠串也可叫我不那么忧心。他将脖子上套的玉佩取下来,套在我脖子上。我凑到他耳边,不忘将大事再嘱托一遍:“万不能娶旁的女子,得空了我便多来看你,等你长大了,我就来嫁给你。”他红着脸镇定地点头应了。

  我说得空了便多去瞧瞧夜华。可回到昆仑虚后,却一直没能得出空来。

  墨渊终于定下了闭关休养的日子,在七日之后。折颜要为墨渊炼些丹药,令他闭关时带进洞里配着疗养,点了我来帮他打下手。我成天在药房与丹房中徘徊来去,连歇下来喝口茶润嗓子的空闲都没有。赶在九月初二上午,将炼成的丹药装在一个玉瓶中呈给墨渊,让他带进了洞。他入洞前神色恹恹,没同众师兄说什么话,只单问了我一句:“夜华他对你好吗?”我诚实答了,他点了点头,入了洞。

  墨渊入关后,总算没神仙再来朝拜了。我数了数山上的茶叶,将将喝尽。

  十五个师兄一一告辞回自己任上,留下了各自的小童子帮着九师兄照应。我跟着折颜和四哥便也告辞下山。

  下山后,我一路飞奔前往凡界。

  算来夜华如今已该十七八岁了,凡人就数这个岁数的风华最茂,不晓得六日前才十一岁的小夜华,他在凡世里风华茂起来时,会是个什么模样。

  我怀着一颗激动的心,轻飘飘落在柳家大宅前。

  可将柳家的地皮一寸一寸翻遍了,也没找着夜华。这一颗激动的心被冷水浇个透心凉。

  我失望地出了柳家,寻个僻静处显出身形来,想了想,走到柳府前找了个看门的小仆一问。这一问,才晓得夜华他早几年便登科及第,去这凡世的天子脚底下做官去了。

  柳府的小仆眼朝天豪情万丈:“我们大少爷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神童,天纵奇才啊天纵奇才,十二岁就入了太学,五年前皇帝爷爷开恩科,少爷随便一考就考了个头名的状元,从翰林院编修平步青云,如今已经做成了户部的尚书大人,天纵奇才啊天纵奇才。”

  我对夜华做的什么官没兴趣,但晓得他的落脚处在哪里却很欣慰,重抖擞起精神来,捏了个诀闪上云头,朝他们天子的脚底下奔过去。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桃子集小说阅读网提示:唐七公子《三生三世》系列小说第二部——《三生三世枕上书》已全部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