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节 法医实验室门外的等待

  河边的小马路,冷冷清清。夕阳洒在河面上。

  蓝月的眼睛锐利地盯着河面。

  很快,蓝月出现在了罗周家的楼下,她的身后还背着一个塑料的画筒。在楼下,她向楼上罗周的窗户仰望。她的脸上掠过一种奇怪的表情。

  叶萧在法医实验室门外焦急地等待着。

  许多文职警官都已经开始下班回家了,叶萧的女同事也穿着便服走过了叶萧身边。她不解地问:“叶萧,你怎么还不回家啊?”

  叶萧指了指法医实验室的牌子:“我在等方新的分析结果,你先回去吧。”

  女同事说:“刚才文好古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还是因为冠状动脉阻塞而引起的心肌梗死。”

  叶萧说:“我早就料到了,谢谢你。”

  女同事忽然想起了什么:“还有,昨天你要我帮你查的我也帮你查过了。”

  “结果怎么样?”

  女同事摇摇头:“儿童福利院说二十年前的领养记录的档案早就没有了,不过他们已经答应我了,他们会派人到档案局去帮你找的,如果找到了,他们会立刻通知我们的。”

  “谢谢你。”

  “那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别再熬夜了。”

  叶萧点点头,看着女同事渐渐远去。

  走廊里渐渐地冷清了下来,人们都已经下班了,只有他还等在法医实验室门口。

  罗周一个人在家里,他始终守在窗边,显得惶惶不可终日。

  门铃声忽然响起,罗周被门铃声吓了一跳,他有些害怕,不知道该不该开门。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门前,缓缓地把门打开。

  门口站着的是蓝月,蓝月背着一个塑料画筒。

  罗周立刻吓了一大跳,他后退了一步,用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蓝月微笑着:“不欢迎我吗?”

  罗周犹豫了片刻,看着蓝月的眼睛,终于把蓝月放了进来。

  罗周隔了许久才说出话来:“蓝,蓝月,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在找你!”

  蓝月轻轻地抿了抿嘴唇,靠近了罗周:“你害怕了?”

  罗周忽然后退了一步:“是的,我害怕了。”

  “你怕什么?是怕我吗?”说完,她又靠近了罗周,步步紧逼。

  罗周显得很痛苦,但他终于承认了:“是的,我怕你。”

  “告诉我,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是因为萧瑟?”

  罗周大声:“你难道不知道吗?萧瑟死了,她死了!”他显得惊恐万分。

  “你知道她为什么会死?那是因为——”她忽然停顿住了。

  “因为什么?”

  “因为她是楼兰公主,所以,她必须要遭到惩罚。”

  罗周摇摇头:“天哪,楼兰公主只不过是一个戏中的角色而已,与萧瑟有什么关系?”

  “我恨公主,我恨所有人,我也恨——你。”

  当蓝月说完那个“你”字,罗周仿佛受到了电击似的,浑身发抖,他有些喃喃自语:“没道理,没道理的,你没道理恨他们,没道理恨萧瑟。”

  “不,当然有道理,萧瑟是有罪的,她和她最要好的女朋友的未婚夫偷情,你说是不是有罪?还有,那些人,那些人千里迢迢,千里迢迢,到古老的,古老的——”

  她忽然说不下去了。

  罗周叫道:“别说了!”

  蓝月也叫道:“不,我要说!你也是有罪的,你——就是你——”她用手指着罗周。

  罗周摇摇头:“不!不!”

  “难道你忘了吗?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就在这间房间里,就在这张床上——”蓝月用手指着罗周的床。

  罗周低下了头,痛苦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罪。”

  蓝月说:“我说过,总有一天,你会为你的一时冲动而后悔的。”

  罗周吃了一惊,他的耳边又回想起了那天晚上蓝月对他说过的话——“罗周,你会为你今晚的一时冲动而后悔的。”

  罗周猛地摇摇头:“原谅我吧,我求求你,蓝月。”

  “别叫我蓝月。”她立刻打断了罗周的话,“我不叫蓝月。”

  “不,不管你叫什么,蓝月,我都是爱你的。”

  “谎言,又是谎言,就像二十多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一样,你们为什么总是喜欢说谎?为什么?”

  说完,蓝月打开了画筒,从画筒里取出了一幅画,摊开在罗周的面前,然后又把这幅画悬挂在正对着窗户的那面墙上。

  这就是白璧画的那幅《魂断楼兰》的海报。

  画中的女子抱着一颗男人的头颅,以一种摄人魂魄的目光看着前方。面对这幅画,罗周目瞪口呆,他也把目光转到了画中女子所看的方向,那是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见河对岸的万家灯火,还有点点星光。

  罗周的话语里充满了恐惧:“你这是干什么?”

  蓝月问:“你不是喜欢楼兰吗?我把楼兰还给你。”

  罗周问:“你在说些什么啊?”

  蓝月沉默了片刻,叹出一口气,然后说:“罗周,这些天,你有没有感到你的自己的身上有某种不舒服?”

  罗周以疑惑的眼神看着她:“不舒服?什么意思?”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罗周想了想,说:“是的,我是觉得我这些天总是头疼,精神恍惚,时常有某种奇怪的幻觉,还有幻视与幻听,今天早上,我的胸口还有些发闷。”

  蓝月点点头:“这就对了。”

  “对什么?”罗周有些无法忍受了,脸色非常难看,浑身不停地发抖。

  蓝月也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些透不过气?”

  罗周点了点头。

  “透不过气就应该把窗户打开通通风。”

  罗周照做了,他打开了身后的窗户,一股风钻了进来,吹乱了他长长的头发。

  蓝月微微一笑:“你再摸摸你的胸口。”

  罗周果然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他的脸色忽然变了,变得非常痛苦,大口地喘起了粗气,显得呼吸困难。他的耳边忽然回响起那晚叶萧对他说过的话——

  “萧瑟的验尸报告已经出来了,死因是冠状动脉阻塞而引起的心肌梗死。”

  罗周终于明白了,他指着蓝月,目光里痛苦而仇恨,嘴巴里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你,你——”他却说不出话了,额头全是汗珠。

  罗周忽然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蔡骏心理悬疑系列小说《幽灵客栈》已更新完毕,请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