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架空历史 > 东宫 > 第 1 章 正文
第19节 (19)

  陛下闲闲地“哦”了一声,说道:“你们两个倒是夫妻同心,同进同出。”

  李承鄞却面不改色地说道:“敢问父亲大人,为何会在此?”

  我没想到李承鄞会这般大胆,既然大家都是来逛窑子的,何必要说破了难堪。没想到陛下只是笑了笑,说道:“为政不得罪巨室,身为储君,难道你连这个也不明白?”

  “陛下的教诲儿臣自然谨遵,可是陛下亦曾经说过,前朝覆亡即是因为结党营私,朝中党派林立,政令不行,又适逢流蝗为祸,才会失了社稷大业。”

  我觉得这两人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这两个人哪像在逛窑子啊,简直是像在朝堂奏对。我觉得甚是无趣,陛下却淡淡一笑,说道:“唯今之计,你打算如何处置?”

  “翻案。”

  陛下摇头:“十年前的旧案,如何翻得?再说人证物证俱已濒茫,从何翻起?”

  李承鄞也笑了笑:“物证么,自然要多少有多少。至于人证……父亲大人既然微服至此,当然也晓得人证亦是有的。”

  陛下却笑着叹了口气:“你呀!”好像是每次我闹着要骑那性子极烈的小红马,阿爹那种无可奈何又宠溺的语气。想起阿爹,我就觉得心头一暖,只是眼前这两个人说的话我都不懂。没过一会儿,突然听到脚步声杂沓,是相熟的歌伎在外头拍门,急急地呼我:“梁公子!梁公子!”

  陛下和李承鄞都瞧着我,我急急忙忙爬起来:”出什么事了?“

  “有人闯进坊中来,绑住了悠娘,硬说悠娘欠他们银子,要带悠娘走呢!”我一听就急了:“带我去看看!”

  李承鄞拉住我的胳膊:“同你一起去!”我回头看看陛下,低声道:“你陪父皇在这里!”陛下却对我们点点头:“你们去吧,我带了人出来。”

  我和李承鄞穿过廊桥,一路小跑到了楼前,只听一阵阵喧哗,还有王大娘的声音又尖又利:“想从我们坊中带走人,没门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为首的泼皮是个胖子,生得圆圆滚滚,白白胖胖,留着两撇八字胡,贼眉鼠眼,长得一看就不是好人。我一看这个胖子就怒了:“孙二,怎么又是你!”

  说到孙二这个人,还是打出来的相识。孙二是专在酒肆赌坊放高利贷的,有次我遇上他逼一对孤儿寡母还钱,看不过去出手跟他打了一架,把他揍得满地找牙,从此孙二就给我三分薄面,不会轻易在我面前使横。孙二眨巴着眼睛,认了半晌终于认出我来了:“梁公子……你穿成这样……哈哈哈哈……”

  我都没想起来我还穿着女装,我毫不客气一脚踏在板凳上,将裙角往腰间一掖:“怎么着?要打架?我扮成女人也打得赢你!”孙二被我这一吓就吓着了,挤出一脸的笑容:“不敢,不敢。其实在下就是来讨债的。梁公子,这个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悠娘她一不是孤儿,二不是寡妇,三没病没灾的,你说她欠我的钱,该不该还?”

  我问悠娘:“你怎么欠他钱了?”悠娘原是个老实人,说道:“何曾欠他的钱?不过是我同乡夫妻二人到上京城来做点小生意,没料到同乡娘子一病不起,又请大夫又吃药,最后又办丧事,找这孙二借了几十吊钱。孙二说我同乡没产没业的,不肯借给他,非得找个人做保,我那同乡在上京举目无亲,没奈何我替他做了保。现在我同乡折了本钱回老家去了,这孙二就来向我要钱。”

  我听得直噎气:“你这是什么同乡啊?赖账不还还连累你……”孙二手一扬,掏出借据:“梁公子,若是孤儿寡母,我也就放她们一马。反正咱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他一念诗我就发晕,身后的李承鄞“噗”一声已经笑出声来,孙二却跳起来:“哪个放屁?””“你说什么?”李承鄞脸色大变,我拉都拉不住,殿下啊别冲动别冲动。

  孙二扫了李承鄞一眼,却对我拱了拱手:“梁公子,今日若是不还钱,我们就要得罪了。”

  “她是个保人,你要讨债应该去找她同乡。”李承鄞冷笑一声,“《大律》疏义借贷之中,明文解析,若借贷者死,抑或逃逸,抑或无力偿还,方可向保人追讨。”孙二没想到李承鄞上来就跟他讲《大律》,眨巴着眼睛说:“现下她同乡不就是跑了,难道还不是逃逸?”“谁说她同乡是跑了,她同乡明明是回家去了,你明知借债人的去向,为何不向其追讨,反倒来为难保人?”

  “那她同乡去哪里了我如何知道……”李承鄞将悠娘轻轻一推:“你同乡家住何方?”娘都快傻了,结结巴巴地答:“定州永河府青县小王庄……”

  李承鄞说:“行了,现在借债人地址确切,你要讨债就去找他讨债,不要在这里闹事。”王大娘趁机插进来:“我们姑娘说得是,你要讨债只管向那借钱的人讨去,为什么来坊中跟我们姑娘闹事。快出去!快出去!快出去!”她一边说一边推推搡搡,孙二和几个泼皮被她连哄带推,一下子就推出了大门。孙二在外头跳脚大骂,王大娘拍着李承鄞的背,得意地说:“好姑娘,真替妈妈争气!你是悠娘手底下的孩子?这个月的花粉钱妈妈给你加倍!”我在旁边笑得打跌,那孙二在外头骂得气急败环,却又无可奈何。我看着他突然对手底下的人招了招手,几个人凑在一处交头接耳,嘀咕了一阵就分头散去,我不由得道:“哎哟不好,这孙二只怕要使坏。”

  “关上门!关上门!”王大娘连忙指挥小子去关门,“别再让他们闹进来。还有我那两盏波斯琉璃灯,先把灯取下来再关门,明天就是灯节了,这灯可贵着呢,千万别碰着磕着了……”这边厢还在闹嚷嚷摘灯关门,那边厢孙二已经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回来了,每人手中都提着一个竹筒,也不知道里头装的什么。王大娘一见就急了,撵着小子们去关门,门刚刚半掩上,那些无赖已经端起竹筒就泼将出来,只见拨出来黑乎乎一片,原来竹筒里装的全是黑水。大半黑水都泼在了门上,正关门的小子们闪避不及,好几个人都被溅一身漆黑的黑水,而王大娘的裙子也溅上了,气得王大娘大骂:“老娘新做的缂丝裙子,刚上身没两日工夫,这些杀千刀的泼皮……看老娘不剥了你们的皮……”王大娘待要命小子们开门打将出去,那孙二早和那些无赖一哄而散,逃到街角去了,一边逃还一边冲王大娘直扮鬼脸,气得王大娘又叫又跳又骂。

  悠娘上前来替王大娘提着裙子,仔细看了又看,说道:“妈妈慢些,这好像是墨汁,用醋擦过,再用清水漂洗就能洗净。妈妈将裙子换下来,我替您洗吧……”

  王大娘扶着悠娘的手,犹在喃喃咒骂:“这帮无赖,下次在遇见老娘看不打杀他……”一边说,一边又命人去擦洗大门。奈何那簇新的榉木大门,只刷了一层生漆,竟然一时擦拭不净。王大娘瞧着小子擦不干净,愈加生气。我看那墨迹已经渗到门扇的木头里去了,突然灵机一动,便唤身边站着的一个小使女:“把燕脂和螺子黛取来。”悠娘瞧了瞧我的脸,笑着说道:“梁公子扮起姑娘来,真是十足十的俊俏,便是不化妆,也要把咱们满坊的姑娘比下去。”

  我笑嘻嘻地拉着李承鄞:“这儿有个比我更漂亮的,快去取来我好给他好生画画!”李承鄞又气又恼,甩开我的手,使女已经捧着燕脂和螺子黛过来,我将盒子塞在他手里,说道:“画吧!”

  李承鄞瞪着我说:“画什么?“我没好气:“上次你的瑟瑟用白纨扇打死一只蚊子,你不是替她在扇子的蚊子血上画了一只蝴蝶?你既然有本事画蝴蝶,今天自然有本事画这门。”

  李承鄞”哼“了一声,我看他不情愿的样子,便踮着脚攥着他的领子说:“你要是不肯画这门,我可要把后楼贵客的事嚷嚷出来!”李承鄞又瞪了我一眼:“敢!”

  我一张口就叫:“大家快去后楼看皇……”最后一个字硬被李承鄞捂住我的嘴,不曾叫出来。他不用笔,立时用手抓了燕脂,门上画了个大圆圈,然后把里头填满了燕脂。再接着拿了螺子黛,在那墨迹上点点画画,我很少看到李承鄞画画,更甭提用手指头画了,周围的人都啧啧称奇,我也觉得好奇极了。只见李承鄞以手指勾转,涂抹间不逊于用笔,甚是挥洒如意,渐渐勾勒出大致的轮廓,然后一一细细添补,周围的人不由都屏息静气,看他从容作画。

  最后终于画完了,一看,哇!墨迹被泼成大片山峦,水雾迷茫露出重峦叠嶂,然后青峰点翠,山林晴岚,红日初升,好一副山河壮丽图。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