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架空历史 > 东宫 > 第 1 章 正文
第8节 (8)

  永娘引着我道绪娘住的地方去,那是一处僻静宫苑,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叫绪娘的女子。她躺在床上,满面病容,但是仍旧可以看出来,她本应该长得很漂亮。侍候她的宫人说道:“太子妃来了。”她还挣扎着想要起来,跟在我身后的永娘连忙走过去,硬将她按住了。

  我也不晓得怎么安慰她才好,只得对她重复皇后说过的话:“你不要太难过,毕竟你还年轻。”

  绪娘垂泪道:“谢太子妃,奴婢福薄,现在唯望一死。”

  我讪讪地说:“其实……干嘛总想死呢,你看那我还不是好好的……”

  我听到永娘咳嗽了一声,便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于是我问:“你想吃什么吗?我可以教人做了送来。”上次我病了的时候,皇后遣人来看视,总问我想不想吃什么,可缺什么东西。其实东宫里什么没有呢?大约就是用这话来表示特别的慰问吧。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安慰病人,只好依样画葫芦。

  绪娘道:“谢太子妃。”

  我看着她的样子,凄凄惨惨的,好似万念俱灰。最后还是永娘上前,说了一大篇话,来安慰她。绪娘只是不断拭泪,最后我们离开的时候,她还在那里哭。

  我们回到中宫的时候,皇后已经命人起草宝林的诏册了,李承鄞的脸色看上去很难看,皇后正说道:“东宫应和睦为宜,太子妃一团孩子气,许多地方照应不到,多个人帮她,总是好的。”她抬头见我正走进来,便向我招手示意,我走过去向她行礼,她没有让身后的女官搀扶我,而逝亲自伸出胳膊搀起了我,我简直受宠若惊。每次皇后总是雍容端庄,甚少会这般亲昵地待我。

  “那个赵良娣,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皇后淡淡地说,“就将她贬为庶人,先幽闭三个月,太子亦不得去探视,否则我便下旨把她逐出东宫。”

  我看到李承鄞的眼角跳了跳,但他仍旧低着头,闷闷的说了声:“是。”

  一出中宫,李承鄞就打了我一巴掌,我没提防,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都打懵了。

  阿渡跳起来拔刀,“刷”一下子已经将锋利的利刃横在他的颈中,永娘吓得大叫:“不可!”没等她再多说什么,我已经狠狠甩了李承鄞一巴掌。虽然我不会武功,可是我也不是好惹的。既然他敢打我,我当然得打回去!

  李承鄞冷笑:“今日便杀了我好了!”他指着我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知道是你!是你做成的圈套,既除去绪娘肚子里的孩子,又无限了瑟瑟。”

  我气得浑身发抖,说道:“你凭什么这样说?”

  “你成天就会在幕后面前装可怜、装天真、装作什么都不懂!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在幕后面前告状,说我冷落你。你嫉妒瑟瑟,所以才使出这样的毒计来诬陷她,你简直比这世上所有的毒蛇还要毒!现在你可称心如意了,硬生生要赶走瑟瑟,活活的拆散我们!如果瑟瑟有什么事,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我告诉你,只要我当了皇帝,我马上就废掉你!”

  我被他气昏了,我推开阿渡,站在李承鄞面前:“那你现在就废掉我好了,你以为我很喜欢嫁给你么?你以为我很稀罕这个太子妃么?我们西凉的男儿成千上万,个个英雄了得,没一个像你这样的废物!你除了会念诗文,还会什么?你射箭的准头还不如我呢!你骑马的本事也还不如我呢!如果是在西凉,像你这样的男人,连老婆都娶不到,谁会稀罕你!”

  李承鄞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我的心里一阵阵发愣,三年来我们吵来吵去,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我没想到他回这样恨我,讨厌我,不惜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我。永娘将我覆上撵车,低声安慰我说:“太子时因为赵良娣而迁怒于太子妃,太子妃不要放在心上。”

  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他也是因为觉得赵良娣受了不白之冤,所以一口气全出在我身上,可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凭什么他要迁怒于我?

  他说我嫉妒赵良娣,我是有一点嫉妒她,我就是嫉妒有人对她好,好到任何时候任何事,都肯相信她,维护她,照应她。可是除了这之外,我都不嫉妒别的,更不会想到去害她。

  赵良娣看上去和和气气的,来跟我玩叶子牌的时候,我觉得她也就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罢了,怎么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而且我可不觉得皇后这是什么好法子,绪娘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即使封了宝林,李承鄞又不喜欢她,在东宫只是又多了一个可怜人罢了。

  晚上的时候,我想这件事想的睡不着,只得干脆爬起来问阿渡:“你瞧赵良娣像坏人吗?”

  阿渡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中原的女孩儿想什么,我一点儿也闹不明白。咱们西凉的男人虽然也可以娶好几个妻子,可是如果大家合不来,就可以再嫁给别人。”

  阿渡点了点头。

  “而且李承鄞有什么好啊,除了长相还看得过去,脾气那么坏,为人又小气……”我躺下去,“要是让我自己选,我可不要嫁给他。”

  我说的是真心话,如果要让自己选,我才不会让自己落到这么可怜的地步。他明明有喜欢的人了,我却不得不嫁给他,结果害得他讨厌我,我的日子也好生难过。现在赵良娣被幽禁,李承鄞恨透了我,我才不想要一个恨透我的丈夫。

  如果要让我自己选,我宁可嫁给一个寻常的西凉男人,起码他回真心喜欢我,骑马带着我,同我去打猎,吹筚篥给我听,然后我要替他生一堆娃娃,一家人快快活活的过日子……可是这样的日子,我知道永远都只会出现在梦里了。

  阿渡忽然拉住我的手,指了指窗子。

  我十分诧异,推开窗子,之间对面殿顶的琉璃瓦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一袭白衣,坐在黑色的琉璃瓦上,十分醒目。

  我认出这个人来,又是那个顾剑!

  我正犹豫要不要大喊一声“有刺客”,他突然像只大鸟儿一般,从殿顶上一滑而下,如御风而行,轻轻敲起群殴就落在我窗前。

  我瞪着他:“你要做什么?”

  他并没有答话,只是盯着我的脸。我知道我的脸还有点儿肿,回到东宫后,永娘拿煮熟的鸡子替我滚了半晌,脸颊上仍旧有个红红的指印,消不下去。不过我也没吃亏,我那一巴掌肯定也把的脸打肿了,因为当时我用尽了全力,震得我自己手掌都发麻了。

  他的声音里有淡淡的情绪,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谁打你?”

  我摸了摸脸颊,说道:“没事,我已经打回去了。”

  他执意追问:“是谁?”

  我问:“你问了干嘛?”

  他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去杀他。”

  我吓了一跳,他却又问:“你既然是太子妃,谁敢打你?是皇帝?是皇后?还是别的人?”

  我摇了摇头,说道:“你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他却问我:“你肯同我一起走么?”

  这个人真是怪人,我摇了摇头,便要关上窗子,他伸手拦住窗扇,问我:“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我觉得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生气?”

  “三年前的事情,你难道不生气么?”

  我很认真的告诉他:“我真的不认识你,你不要再半夜到这里来,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这里是东宫,如果被人发现,会被当成刺客乱箭射死的。”

  他傲然一笑:“东宫?就算是皇宫,我还不是想进酒进,想出九出,谁能奈我何?”

  我瞪着他,这人简直狂妄到了极点,不过以他的武功,我估计皇宫对他而言,还真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我叹了口气:“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就是来看看你。”他又问了一遍,“你肯同我以其走么?”

  我摇了摇头。

  他显得很生气,突然抓住了我的手:“你在这里过的一点儿也不快活,为什么不肯同我走?”

  “谁说我过得不快活了?再说你是谁,干嘛要管我过的快不快活?”

  他伸出手来拉住我,我低喝:“防守!”阿渡抢上来,他只轻轻地挥一挥衣袖,阿渡便踉踉跄跄倒退数步,不等阿渡再次抢上来,他已经将我一拉,我只觉得身子一轻,已经如同纸鸢般被他扯出窗外。他轻功极佳,携着我好似御风而行,我直觉风声从耳畔不断掠过,不一会儿脚终于踏到了实处,却是又凉又滑的琉璃瓦。他竟然将我掳到了东宫正殿的宝顶之上,这里是东宫地势最高的地方,放眼望去,沉沉宫阙,连绵的殿宇,斗拱飞檐,琉璃兽脊,全都静静地浸在墨海似的夜色中。

  我摔开他的手,却差点滑倒,只得怒目相向:“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却指着我们脚下大片宫阙,说道:“小枫,你看看,你看看这里,这样高的墙,四面围着,就像一口不见天日的深井,怎么关得住你?”

  我很不喜欢他叫我的名字,总让我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我说道:“那也不关你的事。”

  他说道:“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同我一起走?”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我是绝不会跟你走的,你别以为你自己武功高,我要是吵嚷起来,惊动了羽林军,万箭齐发一样将你射成个刺猬。”

  他淡淡一笑,说道:“你忘了我是谁么?我但有一剑在手,你就是把整个东宫的羽林军都叫出来,焉能奈何我半分?”

  我差点儿忘了,这个人狂傲到了极点。于是我灵机一动,大牌他的马屁:“你武功这么高,是不是天下无敌,从来都没有输给过别人?”

  他忽然笑了笑,说道:“你当真一点儿也不记得了么?三年前我比剑输给你。”

  我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抖了抖:“你?输给我?”这话也太惊悚了,我半点儿武功都不会,他只要动一动小手指头,便可以将我掀翻在地,怎么会比剑时输给我?我连剑士怎么拿的都不太会。

  “是啊。”他气定神闲,似乎再坦然不过,“我们那次比剑,赌的便是终身,我输给你,我便要做你的丈夫,一生爱护你,怜惜你,陪伴你。”

  我嘴巴张得一定能吞下一个鸡蛋,不由得问:“那次比剑如果是我输了呢?”

  “如果那次是你输了,你自然要嫁给我,让我一生爱护你,怜惜你,陪伴你。”

  我又抖了抖,大爷,玩人也不是这么玩儿的。

  他说道:“我可没有让着你,但你一出手就抢走了我的剑,那一次只好算我输给你。”

  我能抢走他的剑?打死我也不信啊!

  我快刀斩乱麻:“反正不管那次是谁输谁赢,总之我不记得曾有过这回事,再说我也不认识你,就凭你一张嘴,我才不信呢。”

  他淡淡一笑,从袖中取出一对玉镯,说道:“你我约定终身的时候,曾将这对鸳鸯配分成两半,我这里有一只鸳佩,你那里有一只鸯佩。我们本来约好,在六月十五月亮正圆的时候,我在玉门关外等你,我带你一同回我家去。”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