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 灰飞烟灭(三)

  正预备揣着这几个话本重新杀回天泉泡着,院子的大门却响了一声,徐徐开了。

  我抬头一望,夜华储在后宫中的那位典范,带着一脸微微的笑立在门槛后头。

  我心中感叹一声,这位典范大约是做典范做得太久,身心俱疲,今日竟公然两次违夜华的令,无怪乎从前有个凡人常说过犹不及,凡事太过了,果然就要出幺蛾子。

  典范见着我,略略矮身福了福,道:“方才妹妹来过一回,却不巧误了姐姐的时辰,本想到天泉去亲自拜一拜姐姐,没承想姐姐又回这院子来了,妹妹便又急匆匆赶过来,还好总算见着了姐姐……”

  她的言辞十分恳切,奈何头脸光滑,半丝儿汗水都没有,气息也匀称得很,委实没令我看出急匆匆赶过来的光景。

  我因今日一大早被这位典范的两个婢女嚼了舌根,心中略有不爽。且听她此时姐姐姐姐的唤个不停,方才好不容易顺下去的一口气,腾地又冒上来。我一贯不大爱听别人叫我姐姐,因当年小时候尚同玄女玩在一处时,她便前前后后地唤我姐姐。玄女这一根刺,刺在我心上许多年,乍一听典范唤我姐姐,那一根刺便扎得心中愈加不快。

  我少年时天真骄纵,十分任性,近十万年却也不是白调养的,性子已渐渐地沉下来,忒淡泊,忒娴静。即便此时看这位典范有些不大顺眼,仍能揣着几个话本子敷衍:“你拜我的心既如此急切,为何昨夜初见时不拜,却这个时候来拜?”

  她一张笑脸倏地一僵。

  近旁一株硕大的桃树底下立了张石桌,周边围了两三只矮石凳,我估摸着同她这一番唠嗑还须得磨些时辰,踱过去自坐了。典范僵了一僵,半晌,笔直地挺着她的身子,扯出来个笑容道:“天宫与别处有些个不同,若是一场慎重的参拜,必得收拾出合宜的礼度,才显得出参拜者的虔诚。按照天宫的礼节,姐姐方至天宫妹妹便该来参拜的。可这件大事情,君上却没同妹妹提起,是以昨夜初见,妹妹竟没认出姐姐来,殿前失仪,倒让姐姐笑话了。今晨妹妹本欲来此拜会姐姐,却又延误了时辰。此番妹妹来得这样迟,便先给姐姐赔不是了。”

  她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果真不愧为四海八荒一众后宫的典范。可那几声姐姐,实在叫得我头晕。

  我抚额抬了抬手中的扇子,点头道:“却是我初来乍到,不懂这九重天上的规矩了,无妨,这规矩听起来倒是个挺有趣的规矩,那你便依着这个规矩,快些拜吧。”

  她愣了好一会儿,回神道:“方才,妹妹已经拜过了啊。”

  她这个话说得十分新鲜。我回过头去从头到尾细细想一遍,却只想得起来她矮下身来略略那一福。难不成,那略略的矮身一福,便算她这个没甚斤两的太子侧妃拜了我这个修了十四万年才修炼成功的上神了?

  这天宫的规矩,听起来倒像模像样,做起来,委实水了些!

  我心中不满,但因我是个大度的仙,不甚计较这些虚礼,于是只将几丝不大顺的气沉到肚子里去,宝相庄严地颔首道:“哦,拜过了啊,这个拜法真是个平易近人的拜法……”

  我一句话尚未说完,一直盈盈立在一旁的典范,连方才拜我那一拜都只是略略动了动腿弯的典范,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两手一揖,伏倒在地。院门口有一副衣角隐约闪过。

  我抽了抽嘴角,咳了声,道:“你这又是在做甚?”

  典范抬起一张刚柔并济的脸,涩然道:“方才那一拜,妹妹正是依的侧妃拜正妃的规矩,此番的这一拜,却是要拜恩人,姐姐这几月来对阿离的照拂,实让妹妹感激不尽。阿离打小便失了母妃,怕姐姐也听说过,将姐姐认作他的母妃,想来也是因姐姐蒙上脸来的模样,同他亲生的娘没什么区别,还望姐姐多担待些。君上对阿离的母妃用情很深,阿离的母妃当年跳诛仙台,君上跟着一同跳了下去,天君将他救上来时,还只剩半口气,一身的修行也差点化个干净,在紫宸殿躺了六十多年。那时,若不是君上的母妃日日抱着阿离到他床前,一声一声地唤他父君,指不定君上就再醒不来了。姐姐瞧,这一揽芳华满院的桃花,便是君上醒来之后,为了纪念阿离的母妃种下的。君上这两百年来没一时愉悦,姐姐既同阿离的母妃长得像,妹妹实在觉得,这是个缘分。如今妹妹的这一拜,其实也望着姐姐能早日同君上成婚,以慰藉君上那颗已死了一半的心。”

  我默默地望着典范片刻,心中一动。

  她这一番表白,真是表得我心生感慨。

  既是想点透本上神在团子他爹跟前是团子他娘的替身,便应点得更加通俗易懂一些。似她这般九曲十八弯地绕,亏得本上神英明,在凡界游荡时瞧了许多这样桥段的戏本子,方能入木三分地领会她这个话背后的意义,若是换凤九这样一根筋的,岂不是白废了她一番心思。但她这一大拜却拜得好,只膝弯里一跪,便将这番原本像是挑拨的话,晒得亲切又自然,甚至贴心贴肺。

  我虽领会透了典范这个话背后的含义,却十分遗憾不能遂了她的心思,同夜华大动一场干戈,就他爱我还是爱团子娘这个话题,吵个天翻地覆地覆天翻。其实典范也不大容易,现今夜华对她的光景很不见好,她对夜华倒是看得出来深种了情根。这么一出郎无情妾有意的风月戏,郎心如铁铁得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那有意的妾不定背地里躲着哭了多少回。她一边悲苦着,一边为了刺激自己的情敌,还要讲些思慕对象的风流史,顺带将自己也刺激了,可怜见的情敌没刺激成,自己却深受刺激,何其可叹。

  我起身踱过去用扇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淡淡道:“你心底里求的东西,并不是人人都想要的,做神仙,还是不要做得太聪明。唔,有个事还须提点你一句,我受四海八荒的神仙朝拜,一向依的是青丘的礼。若是要正经来拜一拜我,提前三日便须沐浴斋戒焚香,三日之后行三跪九叩的礼。这礼虽大,不过,即便是你的夫君夜华君与我行这样的礼,我也是受得起的。但我并不爱小的们这样正经来拜我,揖一揖手,心意到了便是了。倘若今后你还要提说正经来朝拜我,便依我青丘的礼,做不到,便不要再跟我提什么天宫的规矩。再则,我阿娘并没给我添什么妹妹,你这小小的年纪称我姐姐也不大合宜,便还是依照礼度,称我一声上神吧。”

  这一番话说完,我心情略有顺畅。眼风里不经意瞟到她伏在地上的一双手,紧紧收成拳头。小孩子家,面上虽做得滴水不漏,到底还有些少年意气。

  我啧啧叹了两声。招了奈奈,绕过地上的典范,出门再次朝那上清境的天泉杀去。

  看不出夜华倒是颗情种。

  得出这个认识,却不知怎的,令我心中微闷。

  可他当初既爱团子娘爱得那样深,若典范确是照我推断的为了争宠亲自将团子娘逼得跳了诛仙台……

  以他那冷情冷面的性子,还不早将典范劈了?

  我揣着这个疑问一不留神念叨了出来。

  走在一旁的奈奈低声道:“上神料得不错,是劈过一回的。”犹疑了一会儿,再道:“那时君上方醒过来,身上不济,且万念俱灰,没有一丝活气息,整日只一个人关在殿中,连小殿下也不理。君上的母妃乐胥娘娘十分忧心,便着了奴婢去宽慰君上。那时,也只当奴婢说起奴婢的主子来,君上才能略有动容。君上醒来不过两月,天君便着了一顶软轿要将素锦娘娘抬进洗梧宫。那一日风和日丽的,是个黄道吉日,素锦娘娘却没能进得了洗梧宫,奴婢亲眼见着君上面无表情将一把冷剑刺过她的胸膛。奴婢看着那像是致命的一剑,遗憾天君却及时大驾,将她救了回去。后来,上神便也见着了,她由天君保着,成功入了洗梧宫,不过君上只当她是养着我家主子眼珠的一个罐子罢了。伺候她的一些宫娥常觉着她可怜,可奴婢却觉着她是自作自受。”

  我讶道:“眼珠?”

  奈奈咬牙道:“她那一双眼珠,正是从奴婢命苦的主子身上偷来的。”

  我沉吟了半晌,若往常遇到这种奇异的事,定要追一个根究一个底,此番却不知怎的,心中隐有抗拒。我叹息了一声。

  奈奈一双眼微红道:“往常奴婢天真,奴婢的主子也天真。这桩事后奴婢才明白,主子当初能在天宫平安待过三年,实属不易。乐胥娘娘说君上以为将自己的心思瞒住,便能保住主子。可他的心思瞒住了天上诸位神仙,包括主子,却终于没瞒过唯一想瞒过的天君。”



  关注桃子集小说阅读网,获取更多精彩小说。
  
桃子集小说阅读网提示:唐七公子《三生三世》系列小说第二部——《三生三世枕上书》已全部更新完毕。